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1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13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3/17 8:23:53

“你说呢?”邓卓神神秘秘地看着唐功。

唐功慢慢放下茶壶,突然一惊,凑上前,将右手拇指握在拳心,小声问:“五妹是这个?”

右手拇指握在拳心,这个暗号在猎人大队中的意思就是内奸。

“这可是你的结论。我的结论只有看过五妹的衣服才能得出来。”邓卓说着就要伸手拿五妹的衣物。

“小心!”唐功一掌打开邓卓的手,然后转身从另一张桌上拿来一双筷子,小心地一件一件挑着五妹的衣物。

唐功脸红了。

邓卓笑着批评:“你这好色的假和尚,我让你拿她的衣服,你把人家的内衣拿来干什么?”

唐功脸上发热,手上却不敢马虎,一件件地把五妹的衣物摊开,正反仔细看着,不时用筷子从衣物上取出一枚枚钢针。

邓卓将茶杯里的茶喝干,从口袋里取出一块手帕,揉成一团,塞入拳头大小的茶杯,放在桌上。

唐功会意地把一根根钢针插在手帕上。十几分钟后,唐功把每一件衣物都揉成一团,在手中揉几圈,终于确信自己已经找出了全部钢针。这些钢针就是自己出窗时,五妹向自己发的暗器。

“衣服可以检查了,不过还是要小心。”唐功拿起茶杯,把钢针放在自己鼻子下方嗅嗅,立刻头皮一阵发麻:“队长小心!钢针有剧毒!”唐功一紧张,竟直接叫出了“队长”两个字。

邓卓感激地看了唐功一眼,没有批评唐功叫出自己的身份。邓卓用筷子挑起一件衣服,放在鼻子附近闻一闻,说道:“我现在可以断定,五妹就是这个。”邓卓右手拇指握在拳心,“你小子,这次的判断走在了我的前面,进步不小啊!”

“那当然了,这叫那什么?对,熏倒。”

邓卓一阵头晕:“我再强调一次,是熏陶,不是熏倒!你要是对外面说我‘熏倒’你,人家怎么看我!人家还不以为我……”

唐功一摸头:“对对,记住了,熏桃子,熏桃子。对了,叔,你怎么一闻衣服就断定五妹是内奸?”

邓卓把衣服往桌上一放,说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五妹的情形吗?”

“记得,你一见到五妹就色迷迷地盯着人家。”

邓卓不高兴了:“什么叫色迷迷地?庸俗!明明是你心中有色所以才看万物皆色,我那是色迷迷地盯着人家吗?我是第一眼就感觉,五妹不像个中国人。”

“哦,为什么?”

“中国农村女子从小都与农活打交道,所以往往走路的时候步子较大,身体身心会随着步伐节奏左右摆动,而且,大多数有外八字脚。五妹走路太稳了,重心几乎在一直线上,而且,每一步距离不大,两个脚掌几乎完全平行。这让我不由得想到,日本女人走路的样子。日本的女人从小重视礼仪训练,尤其是走路的训练。你回忆一下,日本女人走路是不是都这个样子。”邓卓站起身学着日本女人走路的样子,“不管多热都穿着和服,孵出蛋来出不会把领口松一松,双手总在前面这样扣着,好像生怕有人拽她的裤子。腰微微弓着,脸也朝下,一天到晚都好像在地上找钱。每走一步都生怕走大了会把裙子拉坏,脚掌几乎不离开地面,就这样一小步、一小步地走着。”

唐功呵呵地笑了起来,竖着大拇指:“像,真像,没准叔上辈子真是一日本娘们!”

邓卓站住一指唐功警告:“小子!留点口德!这可是骂人中最恶毒的话!”

唐功立刻自己掌嘴:“忘了忘了,日本人在我们根据地的意思等于‘禽兽不如’。叔,五妹走路我也看过,我觉得跟我见过的中国女人没什么两样啊!”

邓卓得意地笑着:“一个人的外表可以伪装,姓名可以更换,习惯也能掩饰,但伪装也好,更换也好,掩饰也好,终究是假的,蒙一般人还可以,蒙我猎人大队队长,她还是嫩了点。所以我就拉着五妹谈话,希望从谈话中找出更多的破绽。但五妹很聪明,我估计,她也猜出了我试探的意图,所以,立刻离开。”

“早知道,我拉她说几句就好了。”唐功无比惋惜。

“那时,我只感觉五妹不对劲,没有多想,但叶可强牺牲后,我离开现场的一瞬间,我就意识到,叶可强是被五妹杀害的。”

“慢点慢点,”唐功打断邓卓的话,“叔,我记得我们在谈论叶可强的时候,五妹并不在旁边,还有,叶可强死的现场,你说也过了,门窗都是反锁的,那五妹是怎么离开的。”

邓卓冷笑说道:“谈论叶可强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身边就潜伏着一训练有素的特工。你知道吗?普通人只能听到十五米以内的人说话,但像我这样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只要自己专注去听,三十米之内的谈话我都能听见。”

“这我相信。少林寺有一项功夫叫‘听音术’,练到极致后,一运气,五十步之内蚂蚁谈情说爱都能听见。”

“至于杀害叶可强后,五妹是怎么离开的?答案就更简单,五妹并没有走,就藏在屋内的某个角落。”

“那,那不是太冒险了!”唐功后悔极了,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到处翻一翻!

邓卓笑着说:“不,这恰恰是五妹的高明之处。因为这段时间鬼子的巡逻特别密集,所以只要枪声一响,鬼子的巡逻会马上就到,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在现场待太长时间。我想当晚应该是这样,五妹去找叶可强,叶可强当然认识五妹,在毫无防备下,五妹抢了叶可强的枪,强迫叶可强写下‘我对不起组织’这张纸条,然后打晕了叶可强,把叶可强的枪放在他的右手,扣动扳机,造成叶可强自杀的假象。五妹知道我们会马上来,鬼子也会马上来,所以立刻躲进了书柜或者其它什么地方。我们到了以后,来不及仔细检查现场,鬼子的动静就来了,所以我们不得不离开,而五妹,也正好由鬼子护送离开,现场也彻底被鬼子破坏。五妹原以为这件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但他不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所面对的,是猎人大队队长。一个优秀的猎人,除了具备敏锐的视力,还必须具备灵敏的嗅觉。那天吃饭的时候,我就说五妹身上有香味,而在叶可强的房间里,居然也有一股这样淡淡地香味。”

“所以你让我去偷五妹的衣服,我还以为……”唐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怎么,现在还要不要到六号那里告我的状。”

唐功一摸后脑装糊涂:“六号是谁?谁取这么怪的名字?不认识,真不认识。”

邓卓也呵呵笑着。

唐功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严峻地说道:“叔,既然五妹是内鬼,那你让我们和闻永刚回来不是很危险?要不要跟闻永刚说清楚,把五妹做了。”唐功的面色凶狠起来。

邓卓一抬手:“不!我们现在只能当今天凌晨的事没有发生。”

“为什么?”唐功觉得自己这一宿不是白忙活了。

邓卓皱着眉看着唐功:“我们怎么跟闻永刚说?说我从五妹走路的样子和身上的气味就断定她是内奸?还是说你深更半夜的摸进五妹家偷内衣?这些证据只有你信我信,没有第三个人相信的。照目前情形来看,鬼子们还不知道我的身份,注意力还在闻永刚身上,如果我们拆穿五妹,那鬼子肯定就会想到,他们撒的网破了,那鬼子肯定就会提前收网,大肆搜捕我们的行踪,这样一来,我们救黄国青就更难了。所以,千万不能打草惊蛇。”

“那怎么办?要不,找个借口让闻永刚离开十里香茶馆。”

“不行。我让闻永刚回十里香茶馆的原因就是,这里离日军驻地近,离关押黄国青的地方近,闻永刚也便于联络其他地下工作人员。别太紧张,五妹目前还不会伤害闻永刚和我们。”

“说个理由我听听?闻永刚我不管,我的职责是确保你的安全,这是六号的死命令。”唐功严肃起来,语气中带着三分命令。

“你想想,鬼子花这么长时间让五妹潜伏在闻永刚身边是为什么?为闻永刚吗?显然不是,如果是,早就可以抓人了。那闻永刚什么东西值得鬼子花这么大的耐心?我想,只有可能两样,一是闻永刚这些年在易谷县发展的同志,二是闻永刚经常联系的二分队,或者,鬼子两者都想得到。只要闻永刚不透露他发展的这些同志,二分队也能在城外活动,那鬼子就绝对不会动手。我们现在要根鬼子拼的,不是实力,而是耐力。”

唐功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所以,你命令二分队出城活动,这就是我们老家说的,千万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篮子里。”

窗外传来一声鸡叫,邓卓和唐功不约而同地扭头看向窗外,天边远远地已出现一条红线,如此灿烂,如此绚丽。

“天亮了,终于天亮了。”邓卓叹道。

“是啊,新的一天又开始了,鬼子的末日又近了一天。”唐功笑着说。

0

绝密的电码1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