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1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14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3/21 20:47:40

凌晨,日军指挥部外两名站岗的士兵一起瞪大了眼睛,手中的步枪枪口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向上。

阴暗的日军司令部小道上,井上营正光着脚穿着睡衣左手握着军刀倾着身子狂奔跑。

“是,是少佐阁下!”一名士兵惊恐地说道。

“好像是!少佐阁下怎么了?梦游吧?”另一名士兵也惊恐地说道。

“梦游?梦游有睁着眼睛的吗?”

“不管怎样,要让少佐阁下回家去,这关系日本军人的军容。”一名士兵表情严肃信心坚定地说道。

另一名士兵也严肃起来,点了点头。

还没等两人开口,井上营正已跑近眼前,只见井上营正右手一动,两人眼前立刻两道白光,把两人酝酿在喉咙里的话硬生生地按了回去。

井上营正在两人面前不到十厘米处停下。

“少佐好!”两名士兵立刻训练有素地立正。

“记住,你们刚才什么都没看到。守住大门,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入。擅自进入者,可就地击毙!”

“是!”

“明天找军需官领一件新的军服。”

“是!”

井上营正飞快地跑进指挥部,两名士兵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胸口,两人的胸口左侧的军服都让井上营正用刀割出一指长的刀口,立刻额上都渗出冷汗,知道井上营正的话不是在开玩笑,于是两人同时把枪栓一拉,子弹上膛,警惕地看着四周。

井上营正推开办公室的大门进来,顺手把门关上,在黑暗中急切地轻声叫着:“玉子!”

井上营正猛然一转身,抱住了身后的一个黑影。

井上营正两手飞快地在玉子身上摸着:“告诉我,玉子,是不是出事了?这么晚找我,一定是出事了!你是不是受伤了!抱着我!抱紧我!我害怕!我害怕失去你!”

“井上君!”玉子紧紧抱住井上营正,忍不住抽泣起来。

听到玉子的哭声,井上营正反而笑了起来:“你哭了!太好了!说明你没受伤!知道吗?我听到你扔石子的时候,正在做梦,我梦见,你给我生了五胞胎,五个儿子,个个像你一样白,像我一样强壮,你在没完没了的喂奶,我在没完没了的洗尿布,累得满头大汗,但很幸福。一听到你扔石子发信号,我就惊醒了。这是你又一次违反规定主动联系我,真把我吓坏了。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胎生五个,你当我是猪啊!”玉子含泪笑着,“你怎么知道我以后一定生儿子?重男轻女,这么喜欢男的,你一个人过去!”玉子假装要挣开井上营正的怀抱,却被井上营正抱得更紧。

“谁说我重男轻女了?再伟大的男性,他的生命也是女性给的。只要是你生的,不管男女,哪怕是一窝猪崽,那也是我井上营正骄傲,是大日本帝国的骄傲。”井上营正激动地说。

“你才生猪崽呢!”玉子用力推开井上营正,“今天我来,的确是出事了。就刚才,有人潜入了我的房间。”

“没伤到你吧?”井上营正抱住玉子的双肩上下再次仔细打量。

“没,对方武功很高,抢了我几件衣服就跑了。”

“抢衣服?”井上营正沉思几秒钟,“如果是我,我就抢人。”

“没正经!”玉子轻轻拄了井上营正一拳,“我怀疑是闻永刚最近接头的那个人。”

“如此说来,你的身份可能已经暴露。玉子,我现在以你的上级身份命令:退出吧!玉子,我不能让你承担任何危险!”

玉子一把推开井上营正,自己也后退一步:“你没穿军服,你不是我的上级。井上君,我不能退出,这次的任务负责人是你,如果你仅仅因为个人感情原因就放弃的话,军部会怎么处置你?我们今后还怎么能在一起?”

井上营正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是啊,擅自放弃战斗任务,这是叛逃,军部的处罚最高可以就地枪决。

“不要说危险,我们来到中国,哪一分哪一秒是安全的?我找你不是向你请求退出,我是想让你冷静地想出解决方法,就像你上次设局公开枪毙黄国青一样,你知道吗,我们差点就把易谷县的抗日力量一网打尽,差点就完成任务了,那才是你井上营正的风格。”

井上营正长吸一口气,说道:“好吧,玉子,我会马上想办法把你说的罗老板和他的侄子除掉,你再坚持几天。我会在你身边加派人手保护你,如果你遇到危险,马上开枪示警,我和我的人都会以冲锋的速度赶到你的身边,千万不要冒险。”

玉子抱住井上营正:“这才是我心中的井上君。”

井上营正轻抚着玉子的头发:“答应我,千万不要让自己处在危险之中,这样我的心,会流血。”

玉子突然推开井上营正,纵身飞出窗外。

黑暗中,井上营正把手中的刀放在指挥桌上,抓起电话:“命令松本小队长马上到指挥办公室,马上!”

放下电话,井上营正才打开灯,从靠墙的柜中取出一套军服,认真地换上,把衣服上的每一道褶纹仔细地抹平。

“啪”,指挥部外传来一声枪响,井上营正立刻记起自己的两道命令:最后一道命令是让松本小队长马上到指挥办公室,而之前的一道命令是,擅自进入指挥部者,就地击毙!莫非!

井上营正抓起指挥桌上的军刀撞开门就冲了出去。

楼下,两名日本士兵正用带着刺刀的步枪指着松本新近,松本新近双手抱头蹲着,头几乎全埋在膝盖间,腰间的枪套空着,手枪躺在离他三四步远的地上。

看到井上营正来了,两名日本士兵立刻收起枪立正站好。

井上营正无奈地苦笑着:“松本小队长,起来吧!”

松本新近惊恐地一扭头,看见井上营正,立刻神气起来,向前跨一步捡起手枪插入枪套,站起身就给了两位哨兵每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八嘎!”

“住手!”井上营正眯着眼命令。

“嗨以!”松本新近立正站好,眼睛还凶巴巴地瞪着两名士兵。

井上营正苦笑着,回头看了两位哨兵一眼,说道:“松本小队长,你居然,居然让自己的部下缴了枪!”

松本新近痛苦地回答:“这两个混蛋太放肆了!明明认识我,明明知道我是接受少佐阁下的命令来的,居然还敢阻拦我!居然还敢向我开枪!我想他们要么是晚餐吃了一桶火药,要么就是疯了!”

“他们在执行我的命令,没有错,也没有疯。”井上营正背着手说道。“不过,你作为一名小队长,这么轻易地就放下武器,这难道不是一名军人的耻辱!”

“少佐阁下,请原谅我不这么认为。这是我的军营,是我的家,不是你死我活的战场。我能怎么做?拔枪还击,打死他们?不,我不能,他们是我的同胞,是我的部下,我不能向他们开枪。作为一名小队长,我觉得我有义务保护我的部下的生命,哪怕放弃我的人格尊严。”松本新近振振有词地解释。

井上营正无语了,自己早就听说松本新近的脸皮之厚刀都割不穿,现在看来,这名小队长的脸皮恐怕能经得起一小时的机枪扫射。井上营正围着松本新近走了两圈,停下说道:“松本小队长的行为让我想到了一个中国故事。”

“请少佐阁下指教。”

“说中国有个国王就曹操,他有两个儿子,分别是曹丕和曹植。有一天,曹操想试一下两个儿子的才能,于是分给两个儿子每人一个任务,让他们出城去完成。当时天黑了,曹丕来到城门口,守门的说,没有曹操的手令谁也不许出城,于是曹丕就回去找他的父亲要手令,结果曹操取消了曹丕的任务。而曹植到了另一个城门口,守门的也不许曹植出去门,曹植就拔剑杀了一个阻挡自己的人,说自己是奉曹操之命前来,谁挡就杀谁。结果,城门立刻打开,曹植出去就完成了任务。曹操知道后,非常喜欢曹植,甚至于要立曹植为太子。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能力不同啊!松本小队长,你听懂了吗?”

“属下,听懂了。”其实松本新近还是满脑袋浆糊。

看着松本新近的表情,井上营正知道松本新近多半没听明白,只得摇摇头,心中暗暗叹息,黄国青怎么由这样的人抓住了,松本家的祖坟一定风水特别好。

“跟我来吧!”井上营正向着楼内走去。

松本新近紧紧跟着。

突然,松本新近脑中灵光一闪:我明白了,少佐是把我比成曹丕!曹丕,可是日后统一中国当了皇帝的啊!少佐的意思是,自己有征服中国、统治中国的能力!少佐啊!你可真是我的知己!

松本新近激动得视线都有点模糊了。

清晨,邓卓和唐功走进十里香茶馆,闻永刚立刻迎上来,将两人带进家中。

“茶馆周围的情况怎么样?”邓卓问。

0

绝密的电码1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