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1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15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4/2 10:12:21

“一切还好,来喝茶的鬼子跟以前数量差别不大,从他们的言谈举止来看,没有怀疑我们。”

邓卓想了想说道:“现在我们要做的事,第一,继续密切观察鬼子的一举一动,越详细越好;第二,消除茶馆的一切痕迹,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几天千万大意不得。”

“这个我明白。”闻永刚点点头,压低声音说道:“我安排的几个人对日军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记载,连哪个鬼子什么时候吃饭哪个鬼子什么时候拉屎都记得很清楚,罗老板可以好好看看。”

“拿来我看看吧。”

闻永刚转身离开。

五妹进来了,边走边盯着邓卓看。

邓卓也微笑着盯着五妹看。

“罗老板,您二位眼圈怎么都有点发黑?晚上都没睡好吧?”

邓卓呵呵一笑:“真让五妹猜对了,我这个侄子,昨晚哭了一宿,吵死人了?”

“哦?男人也哭?我只听说过女人是水,男人是泥,只有女人才能哭出来。”

“没错没错,男人是泥,可我这侄子是个痴情种子,一想到他那死去的相好,就哭成水泥了。你不信,我们再试试。”邓卓扭头对唐功说道:“阿狗,还想你的杨惠妹妹吗?”

唐功立刻鼻子像人揍了一拳一样,酸溜溜的,嘴角的肌肉抽搐着,眼眶里真有了泪花。

“叔!你,你,你缺他妈的大德了!又往我心里捅刀子!”

五妹紧紧盯着唐功的眼睛。

闻永刚进来了,一看见五妹,立刻下意识地把手中的一本账册抓紧,问道:“五妹,你,你怎么来了?”

五妹噘着嘴不回答,见闻永刚手中拿着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闻永刚笑着回答:“一些账目。”

邓卓从闻永刚手中接过账册,故意往五妹面前一送:“怎么?五妹有兴趣?随便看。”

“你们男人的事,我才不管呢。”五妹身子一扭。

邓卓这才收起账册,笑着对五妹说道:“五妹,我看你的眼圈也是有点发黑,是不是昨晚也没睡好,想你的闻大哥了?”

闻永刚紧张地走上前,低着头仔细看着五妹的眼睛。

五妹头一昂,盯着邓卓说道:“我才没想他呢!”

“没想我?那你想谁?”闻永刚更紧张起来,一把抓住了五妹的手。

“嗯!”五妹气得一把甩开闻永刚的手,脸涨得通红。

邓卓一拉唐功向外走,边走边说道:“此时不走,河东狮吼!闻老板,有时间我再来找你!”

邓卓和唐功风风火火离去,闻永刚尴尬地站在那里,好一会不出声,五妹则一直盯着邓卓离去的方向。

“别生气了,我这个朋友,就这毛病。五妹,你怎么眼圈黑得这么厉害?”

五妹轻轻给了闻永刚一拳:“还说呢!前天你说的话像要永别一样,昨天你又一声不吭就把店关了,城里又到处打枪,人家担心死你了,一晚上都合不上眼。你的镯子还给你!”五妹说完从兜里取出手镯拍给闻永刚。

闻永刚急忙把镯子按在五妹手中:“五妹五妹,别生气,哥是为你好。昨天鬼子到处打枪,我走半道就躲起来了,不敢出城了。我什么都不怕,最担心的就是你的安全。我答应过你,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的。这几天,城里的鬼子很凶,你没事的话,就待在家里别出来了。”

“我就待你这儿,哪也不走。就算你要回老家,我也能送送你,看着你平安地出城,我才放心。”五妹说道。

“那好吧,这几天茶馆里也忙,你就在外面帮帮忙吧。”

五妹笑着离开,闻永刚却满脸愁容。

下午,邓卓在闻永刚家中一张张翻着闻永刚提交的日军防务记载,然后又一张张地扔进面前的火盆烧掉,脸色异常平静。

唐功问道:“鬼子是不是防得很严。”

邓卓点点头:“铁桶一样,鬼子是下大工夫了。”

“这下就麻烦了,”唐功急得直搓手,“时间越来越紧,鬼子饿狗守骨头一样,真不知道黄国青能坚持多久。”

邓卓笑了笑:“饿狗也的打瞌睡的时候。孙子说过,‘无所不备,无所不寡’,鬼子的指挥官想牢牢守住所有的地方,只可能任何地方都守得不充分,一定会有漏洞的。我们要找出来。”邓卓继续一张张看着日军防务记载,又一张张地扔进面前的火盆烧掉。

闻永刚匆匆走了进来:“罗老板,有麻烦了。”

邓卓眉头一皱,问道:“不急,慢慢说。”

唐功则立刻走到门口警惕地向门外望了一眼。

“今天中午开始,城里的二鬼子们,就是皇协军,又开始折腾了。成群结队地在街上查良民证,没带就抓,抓了就罚。我记得你们好像没良民证。”

唐功鼻子一哼:“我才不做鬼子的良民。”

邓卓问道:“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吗?”

“有,每隔一二十天这群二鬼子们就出来折腾,说的是查良民证,其实是抓人勒索钱财,抓人以后,只要家里出点钱,最多关两三天就放出来。”

“一群披着狼皮的狗!”唐功骂道。

邓卓扭头对唐功说道:“看来,我们出去不太方便了。”

闻永刚点点头,说道:“我也这么想,要是被这帮畜生缠上就麻烦了,所以,就叫了一辆马车,送你们出城,到二分队那里去,那里安全。”

“现在出去安全吗?”唐功盯着闻永刚问。

“安全。”闻永刚肯定地说道。“这群二鬼子一到下午五点左右,就全进了酒楼妓院,比上班还准时。现在五点半,易谷县的街道上绝对看不到一个二鬼子,我保证你们眼睛里干干净净。”

邓卓看着唐功,说道:“看样子,我们只能避一避。总有一天会收拾这些汉奸的!”

三人来到茶馆门口,门外已停好一辆马车。唐功警惕地四处看看,没有看到什么异常,才向邓卓点了一下头。

邓卓走到马车前,打量马车几眼,笑着夸道:“这马车的质量不错啊!还是充气橡胶轮胎。”

闻永刚一边打开马车车厢,一边看着邓卓说道:“从城里的‘疾风车行’租的,这车档次最高,叫‘奔驰’,充气轮胎,弹簧减震,保管你坐一路就跟坐家里的床铺一样。”

“床铺好,那我还可以睡一路。”邓卓笑着上车坐好。

唐功也跟着上车坐好,顺手把车厢的门关好,两眼透过车厢的窗户来回扫视着外面。

闻永刚跳上前座,抓起了缰绳。

“闻哥!”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车厢外传来,闻永刚立刻跳下车回到茶馆门口。

唐功全身骤然一紧,几乎要站起来,却被邓卓的手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按,自己的屁股便乖乖地粘在了座位上。

邓卓看着唐功,把右手食指中指放在自己嘴角两边一按,示意唐功像自己一样露出笑脸,唐功脸抽搐两下,实在笑不出来,只得两手抓住自己的腮帮子用力向外一扯,扯出一道像死了爷老子的笑容。

邓卓满意地点了点头,才推开车厢门,和唐功一起笑眯眯地看着在茶馆门口和闻永刚拉拉扯扯的五妹。

“我不许你走!我都病了,你还走!亏你还说关心我。”五妹捂着肚子脸色苍白地抱怨着。

“上午都还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了?这样,我安排人和你去看大夫。”闻永刚着急地用袖子擦擦五妹额上的冷汗。

“是你的罗老板重要还是我重要?我要是疼死了,连你最后一眼都看不到了。我就要你和我一起去!”五妹耍起了小性子。

“呸呸!别胡说!”闻永刚急忙抓住五妹的手。“我们的好日子还没开始呢!怎么能随便说死?我答应你,送罗老板出城就回来看你,你先和赵小全去看看大夫。听话。”

“就不!”五妹依然犟着。

邓卓跳下车,唐功紧紧跟上。

“闻老板,你也太不会关心人了。五妹都病成这样了,你还不让她看大夫,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来,我看看。”邓卓说着已经左手抓住五妹的右手,右手就搭在五妹白晳的手腕上。

闻永刚和唐功的眼眶同时放大了。

“闻老板,你似乎忘记了,我就是做中草药生意的,天下的病,十有八九我都能治。哟,五妹,你这脉象挺乱的,藏头露尾,既有邪气亢盛,又有正气相搏,乱,太乱了。”

闻永刚紧张地问:“罗老板,那,到底是什么病?要不要紧?该怎么治?要什么方子?”

五妹冷笑着盯着邓卓,说道:“罗老板,中医把脉,应该是男左女右吧?”

闻永刚立刻盯着邓卓。

邓卓抬头一笑:“现在都新社会了,男女平等了,哪还分什么男左女右?男左女右那是封建社会男尊女卑时才有的思想。”

“罗老板,到底是什么病?”闻永刚急得几乎要哭了。

邓卓没有回答闻永刚,而是松开手对五妹劝道:“进去找地方好好睡一觉,睡一阵子就没事了。”

“罗老板,到底是什么病?”闻永刚心急如火。

0

绝密的电码1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