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16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16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4/3 16:10:44

邓卓左右看了看,才遮住嘴小声说道:“女人的病,你别瞎操心。”

闻永刚顿时一阵尴尬。

邓卓又笑着对五妹说道:“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我让闻老板给你买一只乌鸡,称两斤板栗,炖上一锅汤,喝了保证你像兔子一样活蹦乱跳。”

“可是……”五妹气愤地说。

“别可是了,休息一会就好了,”邓卓打断五妹的话,“你的闻哥哥只是送我们出城,天不黑他就能回来。”

邓卓说完就上了马车,唐功也紧随其后。

闻永刚抓住五妹的手,沉思一会,小声说道:“五妹,你,你进去休息一会儿吧,我马上就回来。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我说过会陪你的。”

五妹听得心头一颤。明天?明天是一个什么日子?

闻永刚驾着马车飞快地走了。

五妹转身向茶馆内走去。

茶馆不远处的一个睡在路边的乞丐立刻站起来,抛下身边的破席和乞讨的饭碗飞快地向远方走去。

五妹在茶馆门口突然站住,扭头看着乞丐的背影,心中波涛汹涌。

一路上,闻永刚三人走得特别顺利,出城的关卡甚至连车厢都没打开看一眼就放行了。

但一出城,邓卓就感觉自己的屁股不对劲了,不断地离开棉布包裹的座位,车也晃个不停。

“闻老板,这车,不会就是你说的最好的车吧?”邓卓实在有点受不了了。

“这哪叫‘奔驰’,简直就是‘笨死’,坐船都没这么摇得厉害。”唐功双手抓着椅子,身子晃得像个不倒翁。

车停了,闻永刚跳下车,看一眼车轮胎,然后打开车厢门对邓卓说道:“罗老板,没气了。”

邓卓立刻手一指闻永刚:“咒谁呢?你才没气了!”

闻永刚立刻笑着说道:“我是说,车胎穿了,没气了。您这口仙气,一万年都吐不完。”

“打住!一万年吐气的是王老九他哥(王八)。”邓卓说着就和唐功跳下了车。

果然,马车的左边轮胎干瘪得像放了气的气球。

“车是好车,不过,这路是太烂了,”闻永刚望着来的路说道,“到处是尖石子,车胎不穿都是稀奇了。”

“别找理由,闻老板,说说现在怎么办吧。”唐功催促着,他的职业嗅觉提示着他,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绝对是个拦路打劫、杀人埋尸的好处所。只有到了二分队,自己悬着的心才能放下来。

“不用着急。”闻永刚却很轻松。“我常租疾风车行的车,人家车行早想到这一点。车下面有工具箱,不要一柱香的时间我就能把车胎补好。来,你力气大,借你两只手帮我把车抬一抬,我把车胎取下来。”闻永刚弯腰伸手从车下取出一个小木箱。

唐功走到车旁,右手指着闻永刚,说道:“我这人特别小气,两只手我不借,一只手要借多久就借多久。”说着唐功左手四指托住车身,端盘子似地把车托得一只轮子离地一尺多高。

“小心小心,再高就翻车了。”闻永刚赶紧叫住唐功。

唐功收回两个指头,只用左手食指中指托着这两百多斤的马车,轻松地看着闻永刚,好像自己手中只是托着一张纸一样。

“**警卫员,单挑一个连。看来,这话还真没有掺水。”闻永刚笑着赞道,伸手拔出车胎的气门芯,车轮顺着闻永刚的力量轻轻一转。

“不要动!”邓卓突然喝道,吓得闻永刚连忙缩手。

“放心吧!就这鸡毛一样的份量,三天三夜我都不颤一下。”唐功以为邓卓是在命令自己,还在自我炫耀着。

邓卓没有理会唐功,快步走上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包在手上,轻轻地从车胎上取下一个什么东西,举在眼前仔细端详。

一道耀眼的光芒闪了一下,唐功立刻心中一凉,手差点就松了。

“我说怎么就把车胎扎穿了,原来压到钢针了。”闻永刚见邓卓的表情有点怪异,又说道:“扎根钢针没什么稀奇的,这年头,走在路上踩颗地雷都有可能。”

“快点修车吧,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邓卓心中隐隐一丝不安。

闻永刚立刻用铁钎取下车胎,在路边找一个水洼,给车胎打足气,然后将车胎一点点按在水中找着破损点。

唐功把车放下,小声对邓卓说道:“叔,这像是……”唐功悄悄伸出五根手指。

邓卓点点头,也小声说道:“一模一样,不过,这根针没有毒。”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唐功问。

“暂时我还不明白,不过,她这么冒险,一定是有很紧急的情况,我们一路上必须要多加小心。”邓卓警惕地四下看看。

不远处,一辆马车快速靠近。

唐功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看着马车,右手背在身后,一柄匕首就按在了掌心。

马车行驶到邓卓的车前停下,驾车的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国字脸,脸上的肉都陷得贴着骨头。

“哟,闻老板,车又坏了?要帮忙吗?”汉子说道。

“徐老板,多谢了,车胎穿了一个针眼,补上就好了。徐老板,这么急着上哪去啊?”闻永刚一边在车胎针眼处贴着胶皮一边回答。

“乡下来信,说我娘不行了,连夜得赶回去。这不,我就叫上两个兄弟,租下疾风车行最好的马车往回赶。你那辆车是‘奔驰’,我这辆的名字叫‘宝马’,那跑起来真叫一个快,飞一般的感觉。”徐老板说道。

“那你得抓紧,迟一步就后悔一辈子。”闻永刚停下手中的活催促。

“好,先走了。后天上你那喝君山银针。”徐老板缰绳一抖,车箭一样射出。

“好咧!等着你!不许赊账!”闻永刚也冲徐老板的背影吼了一嗓子。

唐功这才把手中的匕首收进袖中。

闻永刚快步走到车的旁边,对唐功说道:“来,再借你两根手指。”

唐功伸手左手两根手指,在车下一点,车身便黄狗撒尿似地斜了起来。

闻永刚飞快地换上内胎,再套上外胎,装上气门芯,拿着气筒“扑哧扑哧”地打着气,不时停下用手指捏捏轮胎,看是否气打足了。

气足了,闻永刚把工具收好,把工具箱再放到车下。

“行了,我闻永刚茶艺一流,修车也是一流。”

“上车吧。”邓卓示意唐功。

“轰”,“嗒嗒嗒嗒”。

地雷!歪把子机枪!

闻永刚立刻拔出了枪,唐功也把匕首举在面前,邓卓则面色冷峻地看着枪响的方向。

“至少离我们一里路。快,把马车藏到那边的树林中,阿狗,消除这里所有痕迹,然后进树林躲一躲。”邓卓冷静地命令。

闻永刚立刻坐上驾驶位,一抖缰绳,载着邓卓向着不远处的树林奔驰而去。

唐功则走到路边,抓住一棵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树,右手一用力,将树连根拔起,然后抓住树干将树倒过来,飞快地在地上扫着,将路上的足迹、马蹄印、车辙全部扫除,又拖着树枝沿着来路飞快地跑出一里多路,接着,两手握住树干,右手向着树梢处一抹,枝叶就纷纷脱落,小树就成了一根长棍,最后才把长棍扔入草丛,自己转身飞奔小树林。

树林深处,闻永刚把马拴在树上,和邓卓一起躲在一丛灌木后盯着枪响的方向。

枪声已经停了有一会儿了,两人视线中渐渐出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黑点。

鬼子的军车。一共两辆,上面坐满了鬼子,驾驶室的顶端架着机枪。

两辆军车摇摇晃晃地从邓卓的视线中开过去,像两只喝醉酒的乌龟。

鬼子的军车终于消失了,天色阴暗下来。

邓卓心中断定,鬼子并没有注意自己三人,于是对身边的人闻永刚和唐功说道:“鬼子全撤了。走,我们去看看。”

闻永刚将子弹上膛,把枪插在腰间,警惕地驾着马车向刚才打枪的地方过去。

唐功也把车厢门打开,让邓卓坐在里面,自己在车后小跑着跟着。

车停了,邓卓下车。

地面上有三滩血迹,到处是马车的残骸,邓卓认出来,就是闻永刚修车时徐老板驾驶的那辆车,看样子,徐老板和他的母亲团聚了。

“这是,这是徐老板的‘宝马’。可徐老板人呢?”闻永刚四下找着。

邓卓看看地上的血迹,叹道:“闻老板,不用找了,他们肯定是被鬼子带走了。流这么多血,他们不可能还活着。看来,宝马的安全性能还有待提高啊!我们马上走,这里还不太安全。”

“走吧!可惜了!徐老板是一个懂茶的人啊!”闻永刚叹息着,跳上‘奔驰’,载着邓卓和唐功飞快地向着驶去。

找到二分队,天已经黑了。闻永刚把城里的情况跟范队长一说,范队长立刻决定让邓卓等人留在二分队。

“罗老板在我这里绝对安全,只有我这把二十响的盒子炮在,就算阎王发牌黑白无常来催,见到我,他们也得缩着脖子躲着跑。”范队长拍着腰着早已磨破的枪套说道。

0

绝密的电码16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