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1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17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4/4 12:00:23

闻永刚呵呵笑着:“有你这话,那我就能放心地走了。”

“走?不行,天这么黑了,路上又出了状况,明天再回吧。”邓卓对闻永刚说道。

“可我城里还有事,再说了,这进城出城的路几十条,我比老鼠还熟,不会有事的。”

“明天再说吧。”邓卓的语气不容商量。

闻永刚一时愣在那里。

范队长一看气氛不对,立刻对闻永刚说道:“你看你看,一来就要走,好象我们二分队不懂得待客之道。我们中国,那是礼仪之邦,你至少也得在这里吃过晚饭。唉,别推,推就是不给我范宇凡面子,你要是不给我面子,那我也用不着给你面子。我会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闻永刚无奈地笑了笑:“好吧。”说完扭头向易谷的方向望了一眼。

晚上,五妹疲惫地推开房门,一进屋便合上门,背靠在门上。黑暗中,五妹两眼紧闭,似乎无比痛苦。

“谁!”五妹突然眼一睁,右手一指,十几枚毒针就飞了出去。

“玉子,是我!”一个让五妹熟悉得心跳的声音传来。

一粒火苗出现,点燃了桌上的煤油灯。

井上营正一身军装庄重地站在那里,右手捏着一根火柴,火苗还没有完全熄灭。

“是你!”五妹,不,不是五妹,现在她叫和田玉子,和田玉子又惊又喜。

井上营正右手轻轻一摇,火柴就熄灭了,一盏漆黑的煤油灯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温暖的黄色。井上营正扭头看一眼身边的椅子,椅背上密密地扎着十几枚毒针。井上营正叹道:“玉子,差一点,我就成了你的手下之鬼。”

玉子走上前,盯着井上营正甜蜜地一笑:“如果不能躲开我的追魂针,那你就不是我的井上营正。”

井上营正也调皮地一笑:“看来,今后我们结了婚,我得至少买十份生命保险,哪天我要是累了老了,反应慢了,也能给你和孩子们留点什么。”井上营正说着就抓住了玉子的手。

井上营正身上严整的军服突然刺痛了玉子,玉子一把推开井上营正,后退两步,严肃地说道:“井上少佐,这里不应该是你出现的地方?你违纪了。”

井上营正也严肃起来,拉拉自己的衣角,漠然地说道:“我没有违纪。我现在就是以大日本帝国陆军少佐的身份来见你,并向你下达新的任务。”

“属下听命。”玉子立刻立正低头,心中却是波澜起伏。到底是什么事?井上君从来不用军衔命令自己的啊!

井上营正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拇指大的一个小瓶,递到玉子面前:“这是蛇毒,我命令,明天除掉闻永刚,立刻归队!”

玉子脑中立刻一阵眩晕,但专业素质让她马上清醒过来。

“为什么?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易谷县的抗日名单我还没拿到,二分队也没有消灭。井上……,少佐阁下。”

井上营正一把将玉子搂在怀中:“玉子,我的玉子。我害怕,我害怕失去你。这两天我一直心神不灵,天照大神似乎也不再保佑我了。密电码一直没有进展,我的‘引蛇出洞’计划没有成功,今天,我让人在城外伏击罗老板,结果,我的人亲眼看着他们上路,却带回了三具陌生的尸体。想我井上营正,一生尽忠尽孝,上天却对我如此不公平,悠悠苍天,何薄于我!现在,闻永刚等人已经打草惊蛇,你的身份可能已经暴露,我不能让你再冒险了。想到你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想到我做为男人却不能在女人最危险时刻保护她,玉子,我会疯狂的!你明白吗!你明白吗!去他妈的荣誉!去他妈的任务!没有你的帮助,我一样会铲除一切敢于抵抗的中国人。以我现在的军功,就算军事法庭要追究,也不会处以我死刑的。我只要你安全,安全,安安全全地坐在我的身边!”井上营正松开手,退后一步。“和田玉子,接受你的任务。”

玉子紧紧地把蛇毒抓在手中,咬着牙向井上营正重重地点头:“嗨以!”

“等你的好消息。我该走了。”井上营正说着就向一扇虚掩的窗户走过去。

“井上君,你不会,不会是从窗户进来的吧?这可不符合一个武士的尊严。”

井上营正抬头看着顶墙:“尊严?只要我的玉子能安全,我连生命和武士的荣誉都能放弃,尊严,算什么?”

井上营正说完纵身跳出窗外,出窗的一瞬,两手轻轻一带,窗户就悄无声息地合拢了。

玉子站在房中,手心握着那瓶蛇毒,泪水像熔岩一样溢出眼眶,连绵不绝,滚烫似火。

明天除掉闻永刚,可井上君,你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明天是你我相识十周年纪念日,明天是我获得新的生命的日子,往年的这一天,你和我都坐在富士山下看樱花,难道你都忘了吗?

清晨,在地上睡得正香的唐功被邓卓一脚踢醒。

“嗯?叔,是不是开饭了。”唐功从地上坐起来,眯着惺忪的睡眼抬头看着邓卓。

“除了睡就记得吃,你跟一种生活在农村的可爱动物差不多了。”

“嘿嘿,你就明说我像猪吧,这绕弯子的话,我听得懂。”唐功被骂了还得意地笑着。

“这段时间的书没白念,都能听绕弯子的话了。走,我们去见见闻永刚,我昨晚似乎猜出那根针是怎么回事了。”邓卓伸出手,唐功抓住邓卓的手,借力从地上站起来。

邓卓和唐功找到范宇凡,范宇凡正蹲在一个简易土灶前用树枝搅着一锅什么东西,一看见邓卓和唐功来了,马上站起来,笑嘻嘻地说道:“怎么着,闻着香味就找来了?行家!真是行家!看见没,今天的早饭,我亲自选料,亲自下厨,这叫荠菜藕片菱角金貂银鱼什锦八宝粥,滋阴补气,明目润肺,蒋介石都喝不上一口。”

“那还真不能错过,来一碗。”邓卓被范宇凡说得咽了一口口水。“对了,什么叫金貂银鱼?”

范队长一边给邓卓唐功盛着粥,一边笑着解释:“我们这里的黄鼠狼最肥的时候,一身金毛,所以我们叫它‘金貂’;这里湖泽多,哪儿都能打到鱼,我们把鱼就叫做‘银鱼’。这些东西,荤的素的,遍地都是,鬼子相封锁我们,做他娘的白日梦去吧。”

邓卓喝了一口粥,粥很清淡,似乎根本就没放佐料,米粒也少得可怜,荠菜藕片菱角在口中咬得“嘎嘎”作响,荠菜还带着一些苦涩,并不好吃,但邓卓知道,这些就是二分队的日常补给。我们的战士就是天天嚼着野菜野味、睡着泥地沙地与武装到牙齿的鬼子作战,所以,尽管它吃起来塞牙缝,尽管它吃起来堵喉咙,尽管它咽下去似乎还有点反胃,邓卓和唐功依然吃得很香,像吃宫廷御膳一样。

“对了,闻老板呢?叫他也一块来吃一点。”邓卓边吃边说道。

范队长停下手中的筷子:“他来不了,天一亮就回城了。”范队长说完,又继续喝粥。

“什么!为什么不报告我!”邓卓突然脸上的表情电闪雷鸣。

范队长愣了一愣,说道:“一点小事,值得报告吗?放心,闻老板不会走丢的。”

“你呀你!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邓卓把手中的碗往地上一放,“阿狗,我们走!”

唐功立刻一口把手中的粥喝完,把碗放在地上,又抓起邓卓没吃完的半碗粥,一昂头喝干,然后箭一样追着邓卓出去。

范队长看着邓卓和唐功离去的背影,右手抓着脑门,眼珠飞快地在眼眶内转着,汗水就渗了出来。

易谷县十里香茶馆门口,邓卓和唐功远远站着,仔细打量门口一阵,确定没有什么危险,才疾步如风地走进十里香茶馆。

茶馆内并没有看到闻永刚,也没有看到五妹,只有几个伙计在忙碌着。

邓卓走到一个包间前,对伙计赵小全打了一个手势,赵小全立刻把毛巾往肩膀上一搭,小跑过来。

邓卓把赵小全拉进包间,示意唐功在门外守着。

邓卓神色严肃地对赵小全小声问道:“闻老板在哪?五妹在哪?”

赵小全不屑地打量邓卓一眼:“不知道?”

邓卓一愣,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居然这么跟自己说话,于是手指点着赵小全的鼻子,脸上表情更加严肃地说道:“赵小全同志,你知道我的身份,我现在是以上级的身份在命令你,说,闻永刚在哪?五妹在哪?”

赵小全歪着头盯着邓卓:“我是知道,但我不告诉你?”

“你!你反了你!”邓卓气得鼻孔都要喷火耳朵都要冒烟了。

赵小全说道:“我们店里的人都看得出来,您对五妹有意思。没错,五妹是长得漂亮,鲜花一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你也不能看见到漂亮花就想采吧?您是领导,领导也不能以权力之便挖下属的墙脚吧?居心不良,这是要犯作风问题的。我建议您多多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上级也应该有上级的素质。我明说了,闻老板和五妹约会去了,地方我知道,我不会让你打搅他们的,有事您跟我说,我现在就去传达。”

0

绝密的电码1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