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2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22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4/19 8:39:05

唐功见松本新近不出意料之外地装装聋作哑,知道自己的角色要上场了,于是凶巴巴地向邓卓请示:“老大,这浑球听不懂中国话,问不出什么东西,你看怎么办?”

松本新近掩饰着自己的激动,依旧用日语大呼小叫着,眼神却不断瞅着邓卓这个“老大”。

“问不出话,那抓他就没价值了。”邓卓说道。

松本新近心中一阵狂喜。

“把他嘴堵上,抬出去到猪圈里埋了。”邓卓惋惜地看了松本新近一眼。

赵小全立刻从桌上抄起一条毛巾向着松本新近走了过来。

“我会说中国话——”松本新近终于在毛巾被塞入口中之前说出了一个“话”字,赵小全的手立刻停在松本新近的嘴边。“请不要,不要把我埋在猪圈,那样,我的灵魂会一身猪粪,我的祖先不会收留我的灵魂。”

邓卓示意赵小全把毛巾拿开,说道:“哦,听得懂中国话。那行,我们想请松本新近先生帮一个忙,去你们宪兵监狱救一个朋友,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们就只能利用后面的猪圈挖的一个土坑,来解决你在中国的住房问题。”

“说吧,你们想救谁?”

“黄国青。”

“不可能!”松本新近条件反射地拒绝了。

邓卓做了一个手势,赵小全拿着毛巾金刚怒目地走了过来。

“等一等!”松本新近长叹一口气,想像着自己满身猪粪的样子,无奈地说道,“我同意。”

晚上,易谷县的大街上空无一人,没有路灯,只有淡淡的月光,好奇地看着下面精彩的一幕。

松本新近一身军装神色肃然地走了出来,身边跟着两个目光如电的日本军人,不,准确地说,是穿着日本军装的中国军人,邓卓和唐功。

“我再提醒一次,我们三人胸前绑的都是一样的炸药,TNT,一公斤,威力有多大,你比我更清楚。如果你敢耍花招,我可以向你承诺,你的尸体碎块不会低于一千个,拼积木都拼不还原。”邓卓边走边小声恐吓着。

一小队巡逻的日本士兵经过,见到松本新近,立刻立正敬礼,松本新近和邓卓两人也回礼走过,像检阅部队一样。

等松本新近三人走远,这一小队日本士兵才继续他们严密地巡逻。

宪兵监狱很快就到了,松本新近走到门口,两名站岗的日本士兵立刻立正向松本新近敬礼,松本新近三人一边回礼一边就往监狱内走。

一名日本士兵伸手拦住了松本新近,口中吐了一句日语。

松本新近知道,这是自己亲自下的命令:凡是进监狱的人必须要有自己亲手签名的通行证,而且只能用一次。多好的战士啊!纪律性真强。没有通行证,自己就无法进去带走黄国青了。

唐功见邓卓微微点了点头,立刻会意地上前冲这个伸手的鬼子“啪啪啪啪”四记耳光:“八嘎!”

这个原则性超强的鬼子两个嘴角两个鼻孔立刻淌出四条血线,眼前黑黑的,金星直转,但依然很专业地两手紧贴裤缝点头立正:“嗨以!”

松本新近愤怒了,满脸杀气左右看看这两个士兵。素质太差了,居然被敌人几巴掌就屈服了,武士的尊严何在!大日本帝国军人的颜面何在!

松本新近眼神凶恶地看着另一个站岗的日本士兵,希望他的觉悟能高一点。这个日本士兵一见松本新近看着自己,立刻挺胸抬头看着天,似乎对这一切熟视无睹。

松本新近更加愤怒了,上前“啪啪啪啪”一顿耳光,每打完一记耳光,这个日本士兵就点头“嗨以”一次。

邓卓用手指在背后轻轻捅了捅松本新近,松本新近才狠狠地瞪了两名哨兵一眼,带着邓卓和唐功向监狱里面走去。

两名哨兵擦着脸上的血,心中都是百感交集。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啊!怎么能让队长写通行证批准自己进去呢?教条主义害死人啊!

松本新近本想带邓卓和唐功在监狱里面多转转,拖延一点时间,但他马上发现,邓卓进来后,对监狱里的结构似乎比自己还熟,直接压着自己就向黄国青的牢房去了。

这都是闻永刚的功劳,闻永刚早就安排人利用送饭送水的机会查出了黄国青的位置,并画出了监狱里的详细地图,而这一切,现在都清晰地刻在邓卓的脑海里。

邓卓几乎是拖着松本新近来到黄国青的牢房前。

黄国青满身血污地躺在一堆干草中,光着脚,脚踝上扣着粗粗的铁链。

邓卓一指牢门上的铁锁:“钥匙在哪?”

松本新近低声回答:“牢头手上,明天早上才来。”松本新近撒了个谎,以为只要没钥匙,邓卓就拿这扇特制钢铁牢门没办法。

“开锁。”邓卓冲唐功命令。

唐功活动活动指头,上前抓住那把七八斤重的铁锁,稍稍用力,锁扣竟被生生折断,比折断筷子还要轻松,而且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然后牢门一推就开了。

松本新近惊得咽了一口口水,幻想着唐功这双手要是在自己身上捏一下,那还了得!

唐功进去轻轻推了黄国青几下,黄国青没反应,唐功伸手探探黄国青的鼻息,扭头对邓卓说道:“晕了。”

“换衣服,背他走,快!”邓卓命令。

唐功立刻脱下自己的衣裤,原来,唐功的日军军服里面还穿着一套日军军服。

唐功用指头一捻,捻断黄国青的脚链,麻利地给黄国青换上日军军服,再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日军军帽擦去黄国青脸上的血污,给黄国青戴上,一个箭步就跨出牢门。

邓卓立刻押着松本新近向外走。

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刻,邓卓知道,唐功远看是背着一个日本士兵,可只要隔近多看两眼,就会发现太多的疑点:黄国青衣服上慢慢渗出的血污,还有脸上的伤口,还有光着的脚。现在,就看自己和唐功的胆略,还有赵小全等同志的配合了。

四人来到监狱门口,两名肿着脸的哨兵立刻吸取教训,挺胸立正昂首看天,对松本新近要多尊敬就有多尊敬,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出来的时候多了一个人,更谈不上盘问了。

松本新近一边走着一边在心中发誓:等自己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枪毙这两个笨蛋!这两头蠢猪!

邓卓等人无惊无险地离开了宪兵监狱。

街道上,四人又遇了一队巡逻的日本士兵。

日本士兵认出松本小队长,立刻严守纪律,立正向松本新近敬礼,只是目光古怪地看着四人,特别是唐功。

邓卓轻轻扯了一把松本新近的衣服,提醒他不要乱动。

就在松本新近和自己的士兵擦肩而过的一瞬,松本新近心中的武士精神突然被引爆了,松本新近转身用日语大吼一声:“游击队——”

邓卓立刻左手把松本新近向鬼子们的方向一推,右手迅速出枪“啪啪啪”摞倒三个鬼子。

城中立刻很多地方枪炮声大作,这是赵小全等同志在干扰鬼子的判断。

鬼子们立刻一阵“哗拉拉”的拉枪栓的声音,但一见眼前的松本新近胸前冒着白烟,立刻很专业地后退十几步卧倒,有的甚至把枪一放,用手把头压在地上。

松本新近听见导火索“丝丝”的声音,鼻腔里全是针一样扎人的硝烟气味,白烟熏得自己的眼睛火辣辣的,这一刻,松本新近反而不害怕了,抬头看一眼朦胧的月亮,向东方跪倒,深情地拜了三拜,然后向天伸出双臂,悲壮地疾呼:“母亲大人万岁!大日本帝国万岁!大和民族万岁!”

“噼里啪拉嘭嘭!”一连串的爆炸声响声,声音相比炸药而言,并不算大,就像放鞭炮一样,不对,就是在放鞭炮,因为烟雾淡一点以后,松本新近还跪在那里,只是衣服全炸烂了,胸脯乌黑乌黑,脸乌黑乌黑,嘴也厚了许多,头发像烫了一样,身边到处是鞭炮爆炸后留下的渣滓。

“鞭炮!”松本新近捡起自己的军帽戴好,转身向邓卓唐功离去的方向狂吼一声 “八嘎——”,吼得易谷县的鸟雀都惊得扑棱棱乱飞。

易谷县抗日二分队。

“我大骂一声‘八嘎’,‘啪啪啪啪’四巴掌,两个笨蛋哨兵就立刻老实了,这日本人,就是贱,非要你揍他,他才尊敬你。叔,我那句‘八嘎’,学得像吧!”唐功得意地讲述着。

“像,真像,货真价实的日本伦敦口音。”邓卓狡猾地笑着,“我见过的人中间,就你学外语最有天赋。这人智商高了,学什么都快。”

唐功更得意了。

范宇凡叉着腰哈哈大笑:“真痛快!就这么,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把电报员弄出来了。赵伙计,你跟罗老板设计配合得真绝!”范宇凡对赵小全竖起了大拇指。

赵小全竟然有点腼腆起来:“都是首长设计的,我只是执行任务。范队长也功劳不小,如果不是你安排人接应,我们也不会这么顺利地出城。”

0

绝密的电码2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