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咫尺的危险2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咫尺的危险22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10/1 8:42:15

“快走,他们知道城里没我们的士兵,拖下去会越打越多。走!”邓卓一拉武腾兰子的手。

邓卓其实是担心自己的这些同胞,武腾兰子的武功太高了,恐怕只有唐功能治住他,这些拿冷兵器的同胞面对武腾兰子无异于羊入虎口。

武腾兰子顺从地提着裙子跟着邓卓,但她那双木屐还有长长的裙子让武腾兰子怎么也跑不快,邓卓只得拿出五分速度边跑边回头看看对方和自己的距离,眼睛还得不断地在四周寻找反击的机会。

这群疯狂的中国人越追越近。

邓卓看见前面有一个水果摊子,摊子的主人已不知去向,邓卓经过的时候,右手一抬,掀翻水果摊,桔子苹果滚落一地,后面的人本能地放慢脚步躲闪着。

邓卓终于和这群中国人拉开距离。

“哟!”

邓卓感觉自己左手一沉,立刻站住,只见武腾兰子坐在地上,咬着牙。

“怎么了?”邓卓关切地问,用力扶起武腾兰子。

“脚扭了,兵哥哥你一个人走吧,我走不了了。”武腾兰子两眼含情地注视着邓卓。

“我忘了你穿的是木屐。”邓卓心中诅咒着倡导穿木屐的日本人,这木屐又夹脚又不利于奔跑,真不知道日本流行穿这个干什么。“小姐,得罪了。”邓卓身子一躬,把武腾兰子扛在肩上就往前跑。

武腾兰子幸福地闭上了双眼。

死肥婆!还挺沉的!邓卓咬牙跑着。

身后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邓卓不敢回头。武腾兰子住在永福路,那一条街住的全是日本人,只要自己进了永福路,谅这帮中国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再继续追了。

邓卓看见前面路边有一个白酒摊子,一张破旧的桌子上堆着十几坛酒,酒坛上都写着“熏倒牛”。邓卓猛然记起唐功说过,“熏倒牛”是能点着火的。

就在邓卓和白酒摊子擦肩而过的一瞬,邓卓也不减速也不回头飞快地拔枪开枪。

“啪”,一条桌子腿被子弹打断,桌上的酒坛子跳水一样跳了下来,白酒淌满一地。

“啪”,邓卓再向背后开一枪,街道上立刻就出现一条火墙,把那群中国人挡在墙外。

“兵哥哥好枪法!”武腾兰子趴在邓卓身上赞道。

邓卓没有回答,因为自己实在没有力气开口回答,这肥婆实在太沉了,自己还扛着她跑了这么远!要知道,以前的体力活都是唐功的啊!

邓卓看到路边不知是谁扔的一辆自行车,立刻放下武腾兰子,忍住胸闷,说道:“小姐,我开车送你。”

“开车?”武腾兰子左右看看,并没有看到什么车。

后面的中国人又追过来了,邓卓扶起自行车,坐上去,对武腾兰子命令:“快,上车!”

武腾兰子微微一笑,迈着小步走上来,坐在自行车后座,伸手就把邓卓的腰紧紧搂住。

邓卓死命地一踩踏板,踩得眼前一黑,自行车才动了起来,摇晃着向前加速。

邓卓心中发誓:以后自己有机会找对象,一定要找一个身材苗条的!

邓卓速度才加起来,前面突然出现四个拿着柴刀的中国人向着邓卓冲过来。

邓卓脚底飞快地加速迎上去,就在双方几乎要相撞的时候,邓卓左手把住龙头,右手飞快地出枪,“啪啪啪啪”连开四枪,然后就借着惯性冲了过去。

四个中国人同时感觉手腕一麻,不自觉地人就站住了,眼睁睁地看着邓卓过去。四把柴刀在空中打着旋,“当”的一声分别嵌在墙上、电线杆上、屋檐上。

剩下的路途无惊无险,邓卓问清武腾兰子的住处(其实不问也知道),准确地把武腾兰子送到永福路三巷250号。

邓卓停下自行车,吃力地扶着武腾兰子走到铁栅门前。

“有钥匙吗?”邓卓问。

“有门铃。”武腾兰子软软地靠在邓卓手上。

邓卓飞快地按了几下门铃,一个面皮白晳不长胡子精瘦的老头跑过来,“哐”的一声打开铁门,两眼刀叉一样警惕地望着邓卓。

“九伯,别这么看,他是我的恩人。今天我遇上闹事的中国人。”

“夫人请!”九伯让出路。

“夫人?原来你已经嫁人了。”邓卓故做惋惜地说道。

“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小姐’。”武腾兰子含情脉脉地看着邓卓。

“不不不,礼数不可乱。夫人,既然已经安全到家,在下就此告辞,以免,以免你的先生误会。”邓卓转身就要走。

“兵哥哥别走!”武腾兰子伸手一拉邓卓,顺势“唉哟”一声倒下,邓卓连忙扶住。

“夫人,你的脚伤似乎很厉害。”邓卓关切地问。

“可不是吗?站都站不了。”武腾兰子靠在邓卓身上。

“既然这样,那……”邓卓迟疑片刻,“夫人,在下学过一点医术,可以帮夫人稍加治疗,减轻疼痛。”

“那就感激不尽了!”武腾兰子妩媚地笑着。

“夫人,失礼了!”邓卓把武腾兰子横抱在胸前,武腾兰子立刻双手抱住邓卓的脖子,头偎在邓卓肩上,额头贴着邓卓的下巴,邓卓跟着九伯慢慢向别墅内走去。

别墅内的布置很精致,脚下是蛇一样蜿蜒的鹅卵石小道,小道两边布满了花坐,开着各式各样鲜艳的花,阵阵花香让邓卓不觉一丝丝沉醉。小道两边还种着几棵合欢树,清风拂过,片片花瓣纷纷扬扬地洒在邓卓和武腾兰子身上。

邓卓不觉心中有点怪怪的感觉,眼神都有点迷离起来。

“喂!泥巴倒哪?”

一个开炮一样的声音骤然打碎了这幅宁静浪漫的画面,邓卓和武腾兰子都惊得全身一颤。

邓卓扭身向声音的方向看过去,更是吓了一跳。

隔着花丛七八米外站着一个人形物体,说“它”是“人形物体”,因为“它”完全不像一个人,从头到脚都是乌黑淤泥,脸上头发上也是,只有那滴溜溜转动的眼白告诉别人,这“人形物体”还是一个人。

虽然只能看见眼白,邓卓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个人。

你个死假和尚,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点缠绵的感觉,你居然就打断了,不吼一声你会死人啊!自己当和尚没恋爱过还不许别人缠绵一下,忌妒!这就是忌妒心在做怪!

“九伯,这人是谁?”武腾兰子紧紧抱住邓卓的脖子,语含杀气地问。

九伯忙走过来:“夫人,您不是老说水池的淤泥要清理吗?今天就找了一个来清淤泥的。力气很大,活干得很漂亮。”九伯表扬着唐功,“出门右拐,走一里地,把淤泥倒河里去。抓紧点,今天干不完别想拿工钱!”

唐功挑起两担淤泥就走,右手搭在扁担上,右手拇指微微翘着。

邓卓明白唐功的手势,唐功在告诉自己,计划一切顺利。

邓卓心中一阵心疼唐功,他让唐功潜入武腾兰子家,想不到唐功居然以这种方式潜入,淤泥又脏又臭不说,挑两担淤泥出门还要走一里地,真苦了唐功。

其实自己给唐功布置的任务并不难,以唐功的身手,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唐功之所以这么做,邓卓知道,唐功是想近距离保护自己。自己刚才不就差点迷失自我了吗?

武腾兰子看着唐功离去的背影,恨恨地对九伯说:“这人贼眉鼠眼的,下次不要用他了。”

唐功背对着武腾兰子嘴角飞快地动着,默默诅咒着和武腾兰子所有有亲缘关系的人。

邓卓也应了一句:“的确贼眉鼠眼,以后找中国人做事一定要小心!”

唐功忿忿地把翘起的右手大拇指变成小指。

邓卓抱着武腾兰子进屋,武腾兰子虽然是日本人,别墅内的布置却是一色的西式风格。金黄的地毯,大气的皮沙发,玻璃茶几上摆着一份诱人的冰镇西瓜,头顶是华丽的**状吊灯,墙上挂着几幅西洋油画,画的内容都是**女人,邓卓只看了一眼就急忙把目光移到武腾兰子的脸上,心中一阵心惊肉跳。

邓卓把武腾兰子抱到沙发旁,正要放下,武腾兰子却紧紧抱住邓卓的脖子楚楚可怜地说道:“能把我抱进我的房里吗?”

“嗯。”邓卓觉得,既然自己在帮人,那就只能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了。

邓卓把武腾兰子抱上二楼,推开武腾兰子的房门,一股刺鼻的香味迎面扑来,邓卓立刻觉得自己神智恍惚,一松手就把武腾兰子放下。

武腾兰子扶着门框站好,把脸几乎要贴在邓卓脸上,柔声细气地问:“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害怕?”

“夫人闺房,在下不能进入,这关系到夫人的名节,请夫人自重!”邓卓猛然后退一步,把武腾兰子留在门口,然后飞快地下楼。“九伯,烧一壶热水,准备毛巾脚盆,还有,准备一些冰块,我要帮夫人疗伤。”

邓卓一直走下楼,径直走到沙发旁,以军人标准的姿势坐着,一动不动。

武腾兰子一直目送邓卓下楼,脸上露出欣赏的笑容,慢慢脱下鞋子,一边解开裙带一边向屋内走着,脚上的伤对她没有一丝影响。

1

咫尺的危险2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