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麒麟>第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小说:麒麟 作者:沐南 更新时间:2013/5/22 11:56:04

14

2006年11月13日

“赵姐,你听说了吗?今天的报纸上又说那个什么金麒麟的事儿了。”

“是吗?我这堆报纸还没分完呢,我也没顾得上看,一会儿,送完这些报纸,我也好好看看这件事儿,我一直都想知道那个金麒麟到底什么样儿,到底能值多少钱!”

“那成,你在这儿慢慢分着,我先去送报纸了!”说完,她骑上送报的电动车,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唉,走吧,走吧,一会儿把这报纸一送出去呀,这麒麟啊,又要成为一天最重要的话题了,呵呵。”

今天大河报上对金麒麟案做了最新的报道,杜国安在狱中,请他的代理律师发他布了一个新的消息:当年他们盗墓得到的那只金麒麟正是汉代文物“踏火翔云兽”。而且现在这只金麒麟现在就在他当年盗墓时的另外两个同伙手中,这两个同伙其中一人,现在还是郑州大学某学院的教授。

这个消息发布之后的当天中午,郑州的大街小巷真的到处都散播着有关金麒麟的的各种传闻,有人说那是只祥兽,要能拥有它,就可以升官发财。也有人说,那是只灾兽,拥有它,就会家无宁日,甚至家破人亡。总之一时之间,“金麒麟”已经成了这个城市里最热门的话题了。

15

2006年11月13日

大河报上发布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高天宝的耳中,得知自己的身份已经快要暴露,他更是坐立不安,他马上打电话给唐玉林,约他见面,希望唐玉林能帮他想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唐玉林一开大门,看到高天宝头发蓬乱,还穿着睡衣,眼圈黑黑的,神色很不自然,连忙把他让进屋来让他坐下。

“天宝,你这是怎么了?”

“林哥,您应该也听说杜国安又在报上乱说话了吧?”

“我也是刚刚看到。”说着把桌上的报纸拿了起来:“这次啊,看来这小子是真的想把事情给闹大了,我刚看到这份报纸,也正说要打电话找你商量对策呢。”

“林哥,您说,他姓杜的这么做,到底是什么目的?为什么非要把我的身份揭穿了不可?那只金麒麟又不是在我手里。”说到这儿,他发觉唐玉林眼神不对,暗想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口:“我不是说这个意思,只是他把事情闹成这样,对我们兄弟几个都没有好处啊,您说对吗?”

唐玉林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我原本拦着您,不让您把那只金麒麟交给亮子,也就是为了不让大家的身份暴露,可是现在,怎么弄成了这样?唉。”他抱着头,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

“天宝,你说,现在这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办?”

“林哥,我要是有办法也不会这么急着来找您啊?您一向办法最多,我现在的心里乱的跟麻似的,我哪还有什么主意?我全听您的,您说吧。”

唐玉林又拿了一支烟,用刚吸完的烟头儿把这支新的点着:“照我看,现在的情况啊,咱们是时候和国安见个面儿,好好谈谈了。”

16

2006年11月14日

“国安,二十年不见了,你还好吗?”

杜国安见到来探望自己的人,唐玉林和高天宝,先是一惊,然后苦笑了一下:“大哥,宝哥,你们还是来了!”

唐玉林点了点头:“嗯,几十年的兄弟了,听说你出事儿了,怎么能不来看看你呢!而且听你刚才说的话,你不是早已料到,我们一定会来的吗?”

“唉,该来的,怎么也躲不过去呀!”

“一转眼,二十年了,没想到咱们兄弟三个二十年不见,这头一次坐在一起,居然会是在这种地方儿。你在这儿,过的还好吗?”

杜国安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国安,我和你宝哥这次来的目的,你应该很清楚吧?”

“大哥,我这人,虽然一向很笨,但这次你们的目的我心里却是跟明镜儿似的,你们是想来问我为什么自己掉进去,还要把兄弟们也托下水,是吗?”

唐玉林抬头看了看边上的看管员,又看了看杜国安,微微一点头,示意他说话要注意一点。杜国安笑了笑,指着边上的看管员说:“大哥,您放心,他是自己人,咱说的话,他不敢外传的。”说着,他一伸手,边上的看管员,马上为他递上了一支烟,然后帮他点着。

“大哥,这么多年不见了,您还是那么小心,您老就放心吧,这小子叫王东群,是我一个好兄弟的表弟,他在这儿很照顾我,咱说咱的,没事儿的。”

唐玉林正要说话,旁边的一直低着头的高天宝突然站起来一把抓着杜国安的领子喊道:“你小子到底想干什么?把我拉下水去,对你有什么好处?”

杜国安没有挣扎,只是苦笑了一声:“宝哥,您别急,您好好先听我说,这件事儿之所以闹成这样,我也是被带得没办法了,真的,你相信我。”

高天宝还要说话,唐玉林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示意让他先松开手。高天宝看看唐玉林,又看看杜国安,长叹了一口气,松开双手,又坐回了原位。

“宝哥,大哥,这个事儿,我是真的有苦衷啊。不管你们相不相信我,如果这件事儿,我能自己决定,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伤害兄弟们的事儿的。不然我何必等到这二十年后,我都到这儿了才下手吧,对吧?”

唐玉林想了想,点了点头。

高天宝瞪着杜国安用力的拍了下桌子:“你有苦衷?哼,你的话也能信?你的苦衷无非就是想拉我和林哥给你做伴儿,你有苦衷,这话说出来,你觉得会有人相信你吗?你分明就是有心想害我和林哥。”

唐玉林打断他说道:“天宝,你先别激动,我到想听听国安到底有什么苦衷。”

“宝哥,我知道我在报上说的话伤到了你,我也知道我说什么你也都不会信我。不过,我的苦衷我真的不能说出来,我,我,总之我杜国安可以保证,我会尽全力保全二位哥哥的。”

“国安,你说你有苦衷,可是你却说不出来,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呢?”

杜国安想又再张开了嘴,可是半天也没有说出什么来,最后,左手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然后双手抱着头,一声不吭了。

看管员王东群提醒他们三个,探访的时间已经到了,唐玉林冲他点了点头,然后抽出一支烟递给王东群,他摇了摇头,说工作期间不能吸烟,然后拉着杜国安站了起来。高天宝哼了一声转过身一个人先出门去了,唐玉林也正要出门,杜国安突然叫了他一声:“大哥,您稍等一下。”

唐玉林回过身来:“什么事?”

“大哥,做兄弟的,我想提醒您一句,小心身边人。”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和看管员一起离开了。

唐玉林看着看管员把里面的门锁上,心想,他怎么突然说出这么句话呢?另外,他所说的身边人到底是指谁呢?

17

2006年11月14日

从监狱回来之后,唐玉林这一夜都没有睡好。一早起来,先到楼下买了份当天的大河报。翻看了一遍,上面并没有再提到金麒麟的事,可是有一条寻人启示,却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对着报上的照片看了对看,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位失踪的老太太,应该就是杜国安的母亲!

想想这件事,再想想杜国安昨天的话,这件事会不会和杜国安说的苦衷有关呢?

18

2006年11月14日

昨天晚上陪着几个广东来的客户,喝了一晚上的酒,今天早上一起床,郭亮就觉得头疼的厉害,一进办公室,他就叫秘书去药店帮他买点儿止痛药。

坐在办公桌前,沏上一杯热茶,刚喝了两口,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您好!”。

“您好,请问是郭亮郭先生吗?”说话的人好像故意捏着嗓子,声音听起来非常怪。

“是,我是郭亮,请问你是哪位?”

“你并不认识我,不过我这儿有笔生意想和你谈谈?”

“不好意思,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你谈生意呢?”

“哦,这样啊,如果你没有意思谈这笔生意,那我就把那只金麒麟,什么什么踏火翔云兽的,卖给别人好了。”

郭亮的声调猛然提高:“什么?你说什么?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儿,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怎么好像听不太明白啊。”

“既然你不明白就算了,总之,我想把手上的那只金麒麟卖掉,如果你能出个好价钱的话,我想这个生意就算是谈成了,当然如果不想要嘛,我也不会强求的!”

“慢着慢着,这位朋友,虽然我一向都是做金融生意的,对你所说的东西并不太懂,不过照你所说,那个东西听起来应该是个好玩意儿,我到有几个朋友喜欢倒腾这类的东西,你想要什么条件,说出来,我也许可以帮你们联系一下啊!”

“呵呵,好啊,一口价,一千万,行的话到时候我会再和你联系的。”

“一千万,那可不是个小数目啊,我想我还是有必要帮我的朋友了解一下这货物的来源,据我所知,那个东西应该不是在你的手里吧?”

“这个你不要管,反正我能把东西弄到手,你只要准备好钱,我就给你货,东西是哪儿来的,用不着你管。”

“好好好,爽快,好,没问题,如果你真的能把货交给我,一千万,我想我的朋友应该是不会嫌贵的。”

“好吧,那你等我的消息。”

“喂,喂……”还没等他说话,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郭亮马上按来电显示上的号码打了回去,对方说这是一个公用电话,刚才打电话的人已经走了了。

19

2006年11月14日

今天郑州下了今年的头一场雪,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两三个小时之后,窗外也已变成了雪白的世界。

一个胖胖的小男孩在雪中和另外的两个比他稍矮一些的小男孩一起在雪里打闹,胖男孩儿把另外两个男孩儿拉到身边,对他们说:“咱们三个永远都做好朋友,永远都在一起玩儿,好吧?有谁欺负你们了,就告诉我,我帮你们打他。因为咱们三个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你们说是吗?”

另外两个男孩开心的一起点头,三个人抱在一起,笑声让这个冰冷的世界多了一丝的暖意。

唐玉林从窗口看到了这情景,不禁想起了,自己和高天宝,杜国安,小时候也是这样经常在一起打闹,小的时候杜国安身体不好,经常被别人欺负,每次都是唐玉林和高天宝帮他出头。那时候,唐玉林也常常跟他们说:“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我们三个永远都是好朋友,谁欺负你们,就是欺负我唐玉林!”

后来他们三个又认识了从洛阳搬家来到这儿的郭家的小孩,也就是郭亮,四个人平时天天混在一起,还学着香港电影里的人,一起杀了鸡,烧了香,结为异姓兄弟。

四个人当中,唐玉林的年龄最大,所以其他三个人遇事都以他为首,什么事都由他来决定。

几年后唐玉林在社会上认识了几个盗墓的朋友,在这几个人的不断煽动下,也动起了盗墓的念头,和那伙人干了一段时间之后,慢慢的摸出了一些门道,所以就想着另起炉灶,于是他找来了高天宝他们三个人,商量之后,四个人便组成了一个团伙,干起了这见不得光的买卖。

站在窗边,愣了半天,多少年来的往事,在眼前一幕幕地闪现,手机的短信铃声把他从回忆中猛的惊醒,可是脑海中四个人小时候的样子,却一直不能散去。

想想过去,再看看现在,究竟是什么让兄弟四人弄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呢?真的是因为那只麒麟?还是另有其他原因呢?

20

2006年11月14日

雪,不多久后就渐渐停了下来,唐玉林和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就出车了,可是他一上车,却马上挂上了休息的牌子,他今天还要再去趟市监狱,再见见杜国安,他想要问清楚那天他说的小身心边人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虽然雪并没下太久,但是路面上,还是有点儿滑,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放慢的速度,原本快节奏的都市,好像一下进入了转换了慢镜头。

半个多小时后,唐玉林再次来到了监狱,可是看管人员说,因为今天杜国安已经有人探望过了,所以不能再安排唐玉林去探望。

没办法,他只好回到车上,刚一上车,刚巧林慧打来电话:“玉林,我下午就一节课,不过我头有点疼,所以刚才请王老师帮我代课了,你一会儿能不能来接我回家呢?”

唐玉林答应之后,便直接来到了市二中的学校门外,等着林慧下班接她一起回家。

看看表,还有半个多小时林慧才下班。他下车来到学校门口的商店里买盒烟:“老板,来盒五块的红旗渠。”

商店老板接过他递过来的五块钱,拿了盒烟,递给了他。

无意间他看到店里的柜台上放着一本杂志,封面的图片是一只金色的麒麟,乍一看,和自己藏起的那只样子很像。“难道?”他不觉的说了一句。

“师傅,你也听说这金麒麟的事儿了吧?这是最新的杂志,里面把这个麒麟的事儿说的可清楚了,没事儿你也买本儿回家看看吧!”

唐玉林点了点头,交了钱,买了本杂志,拿到手里仔细看了看封面上印的那只麒麟,细看之下,这图片中的麒麟和自己手里的金麒麟还是不完全一样的,一看图片的说明,原来这图片上这只金麒麟只是杂志社的人根据已经出土的“避水金睛兽”的样子,做出的“踏火翔云兽”的假想图罢了。封面上另外印着几个大字:踏火翔云兽由来大揭密。

唐玉林拿着杂志,回到车上。

杂志上有关金麒麟的文章是一个叫余英伟的人写的,按标题下的作者介绍来看,这个人是专门从事研究汉代文物的专家,刚刚出土的避水金睛兽也是他参与发掘的。

文章中说,避水金睛兽和踏火翔云兽大概产于公元前二十三年一个叫刘代的工匠之手。这一点和高天宝跟他讲的相差不多。

当时的皇帝,汉哀帝刘欣继位之后不理朝政,整日沉迷于鬼狐仙怪的世界里,他命人从各地找来了很多所谓有道的法师到宫中为官,为的就是为他炼丹祈福,保佑他能健康长寿。

他所请来的法师之中,有一个人名叫做董贤,这个人善于心计,又极会奉承,加之多少还会一些所谓的神仙之术,所以很得刘欣的器重。这个人在宫里时日久了,无意间发现到皇帝刘欣有一个特别的爱好,他不好女色,反到对男人很有兴趣,于是他就投其所好,对刘欣百般献魅,又买通刘欣身边的宫娥近臣,为其说尽了好话。刘欣看他长的也算俊朗,做事又很合自己的心意,就把他留在了身边。

董贤做了刘欣的男宠之后,但开始一步步的排挤后宫的其他男宠,又拉拢了许多宫中的法师和官员,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地位。

最后董贤成为了刘欣最为宠信的“宠妃”,他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先找董贤商量,包括国家政事,只要董贤说了话,刘欣都听之认之。宫里宫外的,大家都传言,当今天下,真正说的算的,已经不是皇帝刘欣了,而是他的“妃子”董贤。

自从董贤进入后宫以后,刘欣就更懒得打理政事了,每日也不上早朝,有公文送来时,都让董贤代为打理,他自己则整日都呆在后宫,沉迷于酒色。

当时的民间各处都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刘家天下董家管,董家男子惹人怜,不问早朝不理政,抱得董娘悦龙颜。

后来朝中有一个叫刘代的言官冒死上书,请求刘欣远离酒色,专心朝政。董贤听说后,先命人把刘代的奏章拦下,然后把刘代全家拿下,打入了天牢。

因为刘代乃是皇族,按辈份还是皇帝刘欣的叔叔,刘欣也不好太过偏袒董贤而治了刘代一家的罪。所以干脆装做对此事一无所知,由着刘代一家压在天牢之中不闻不问。

刘代一家被打入天牢之后,朝中的数百名大臣们联名上书,请求刘欣放了刘代一家。刘欣一看这态势,不知如何是好,赶忙来到后宫找董贤来商量对策。

刘欣本来就胆小怕事,一边不想闹得满朝文武百官不满,一边又不想让董贤不开心,只落得个左右为难。最后董贤提出不如找个什么差事让刘代去办,如果办成了,就算他戴罪立功,如果办不成,再给他来个二罪归一,刘欣看到董贤对此事松口了,自然是满口答应,马上命人把刘代一家,放出天牢。

董贤招来手下的几个谋士,让他们帮忙想个什么差事好整治刘代一家,他的一个谋事王章,向他出了个主意:刘欣既然最相信神怪之事,对各种祥兽更是喜欢的不得了,不如就让刘代打造两只天上有地下无的祥兽献给皇帝刘欣,如果造成了,这件事是董贤促成的,那刘代也就算帮董贤立下一功,也可顺便讨得刘欣的欢心,如果打造不成的话,就能治他个办事不利的罪,正好可以明正言顺地杀他解恨。

董贤下定主意后,就去跟刘欣说,他做了个梦,梦里遇到了一位神明,这神明告诉他,人死之后若想要投胎转世,一定要走过一段难过的阴间路才行,这阴间之路一共有两条,一条长年烈火熊熊,另外一条,则是一片冰冷刺骨的汪洋。人的魂魄必须要从这两条路里的一条度过,饱受水火之苦,不然的话就永世不得超生。

刘欣对神怪之事向来就非常相信,对董贤的话则更是深信不疑,对此事自然是信以为真。之后数日,他一直担心,有朝一日,自己死了,难道也要受这样的大罪吗?所以他就忙问董贤,有什么方法可以破解,董贤说已经在梦里帮他问过神明了,神明说普通的人死后,都免不了要受这样的苦,可是因为刘欣是皇帝,是真命天子,所以只要打造两只能避水火的祥兽来相助,就可以帮他度过难关,而且如果能有这两只祥兽保护,还可以直接把他灵魂带入天界,从而可以得道成仙。

可是要怎么才能得到那两只祥兽呢,刘欣召来了宫里的所有法师,共商对策,这时,董贤的谋士王章向刘欣禀报,说刘代正是这方面的能工巧匠,如果把这件事交给他,他一定可以为刘欣打造出两只能避水火的祥兽来帮皇上度过难关。

于是刘欣连忙命人请来刘代,命他在一年之内打造两只能避水火的祥兽,如若不能按期完成,就要对他全家治罪。

刘代奉命回到家中,遍寻各处的有识之士寻求打造的方法,可是最终一无所获。许多朝中官员也都来帮他献策,可是依然没有大的收效。

转眼还有一个月,一年的期限就到了,这十一个月当中,刘代尝试着打造的几只祥兽,送往宫中后都没有得到刘欣和董贤的认可。

正当刘代一家上下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刘代家门外来了一个老乞丐,说得知刘代是个明理的清官,现在有难,特来相助。他为刘代送来两只麒麟,一只是由玉石打造而成,一只则是由纯金打造而成。老乞丐说,只要按照他的方法再对这两只麒麟加以打造,定能达到皇帝的要求。刘代看到这两只麒麟,工艺非凡,特别是这两只麒麟的眼睛,就是真的一样活灵活现的,他心知这宝物定非凡间之物,便问这乞丐,这麒麟是从何处得来,可是这乞丐却一直闭口不回答。

不过这乞丐告诉刘代,他送来的这两只麒麟只能说是一个躯壳,并没有注入灵魂,要想让它们真正成为能避水火的祥兽,还要经过进一步的处理,才能真正完成。说完这些话,他贴耳把这个注入灵魂的方法告诉了刘代,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之后的几天,刘代命人找来了各种的宝石,把它一一镶在麒麟之上。一晃又过了二十多天,眼看皇帝给的一年之期就只剩下两天了,这两只祥兽终于完工了。可是此时的刘代看着这两只祥兽,却好像并不开心!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长吁短叹,众人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最后一天晚上,刘代找来自己的长子刘固,两人在屋中交谈了许久,中间似乎有争执,最后父子二人出来各自抱起一只祥兽,一起回到了卧房。

到了限定的日子,刘欣难得一早上朝,迫切地等待着刘代献上两只祥兽,董贤早已探得消息,说刘代昨夜已经完成了。刘欣命人宣刘代上殿,进殿献宝的人却不是刘代本人,而是刘代的长子刘固。只见刘固双眼通红,头系白绫,身披孝衣,上前下跪,高呼万岁,双手托着一个托盘,高高举过头顶。

刘欣看到他这一身装扮,心知这孝衣定和刘代有关,可是此时他的心全系在刘固手中的托盘之上,所以并未多问,急忙命人把盖在托盘上的红布揭开,当红布揭起的刹那间,大殿之上突然射出两道奇光,刺的人张不开眼睛,过了好半天,大家才勉强适应了这刺目的光线,刘欣揉了揉眼睛,从龙椅上往下一看,这两道光线正是刘固双手托着的祥兽所放出的,两只祥兽分别放出红色和绿色的光芒,多看一会儿,那光就会刺得人眼睛生疼。

此时董贤早已吓的退到了后堂,从门缝偷眼望去,大殿之上祥光万道。身边的几个佣人小声议论,说定是神仙下凡,真的赐给当今皇帝了两只祥兽。董贤一听,突然感觉身子凉了半截,心知大事不妙,不由惊呼,吾命休矣。

刘欣忙命刘固把红布盖上,然后命人大开宴席,要封赏刘固。他还特意让下人把刘固的座位安排在自己的龙椅旁边,刘固坐下之后刘欣才问他为何这身装扮。

原来刘代用自己的生命打造了这两只祥兽,两日之前,刘代把所有的宝石都镶嵌完成后,怎么看,都觉得它们身上缺了几分灵性,转而回想起那乞丐临街前贴耳和他说的那些话。便找来长子刘固命他帮自己完成最后一道工序,刘固本要替献身,可最终还是没有改变刘代的想法!最后,刘代命刘固拿刀在他身上划了七七四十九刀,用流出的鲜血浸透水兽,直到鲜血流干。又命刘固在他死后,把他的尸骨燃起,用燃起的火焰来熏烤火兽,直到骨烧成灰。工序完成之后,这两只祥兽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刘固流着眼泪把父亲的骨灰埋藏,然后才代父上殿,向皇帝献上这两只能避水火的祥兽。

听完这件事,刘欣含泪,一声长叹,紧紧地拉着刘固的手,大呼皇叔刘代一路好走。原来当初老乞丐在刘代耳边交待的,为祥兽注入灵魂的方法,就是要用忠臣的血来浸透水兽,用其尸骨来熏烤火兽,方可打造出这真正能避水火的祥兽来。刘代听后,也曾矛盾过,他不知道是否真的应该用此方法,可是当他把其他工序进行完之后,真的发觉这两只祥兽缺少了些灵性和生气,他心知,最终还是要用老乞丐的方法来继续打造,可是又怕自己死了之后,这份忠心不能让皇帝醒悟,所以他才叫来了长子刘固,一是为了让他帮自己把最后的工序做完,二就是为了让他能在皇帝面前说出自己的良苦用心,希望自己的死,可以唤醒刘欣,可以唤醒沉睡已久的大汉王朝。

刘欣听完之后,连连叹气,自觉心中有愧,又回想起当年自己还是太子之时,皇叔刘代对自己的谆谆教导,后来自己登基之后刘代一直忠心辅佐,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和社稷,可自己却一直听信于董贤之流,不理朝政,打压忠臣。现在刘代用生命表明了自己的忠心,这样的情况下,他如果再继续沉迷下去,怎么对得起皇叔的在天之灵,怎么对的起大汉朝历代的祖先。想到这里,他强忍着泪水,下令马上把董贤和其党羽统统处死,又把宫中那些无用的法师全部都赶出宫去,所有的丹炉器具也尽数销毁,从此之后他专心朝政,早已衰落的大汉王朝终于又迎来了一个中兴的浪潮。

可惜,好景不长,两年之后,刘欣病逝,大汉王朝的气象刚刚复苏,就又一次的跌入了谷底。刘欣死前,特意命人把两只祥兽做为自己的陪藏品,火兽,就放在自己的石棺之中,水兽则放在自己墓室旁边一间专为刘代准备的墓室,他希望刘代的骨血可以永远陪伴自己左右,他知道只要有刘代这个忠实的臣子陪伴着自己,就算没有两只祥兽,他也一样不必惧怕那段阴间长路。

“喂,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唐玉林正看的入神,不知不觉间,林慧已经下了班,坐到了自己的身边,唐玉林赶忙回过神来,随口敷衍了几句,赶忙把杂志收了起来,开车离开了学校。

3

第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