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我是反贼>第三十九章 那些名人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九章 那些名人1

小说:三国之我是反贼 作者:又枫青 更新时间:2018/2/27 0:36:31

曹操(公元155年生),字孟德,一名吉利,小字阿瞒,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州)人,他的出身是比较复杂的,当然这也不能怪曹操,而得怪他老爸。

曹操的老爸叫曹嵩,是东汉末年宦官集团公司“十大股东”之一曹腾的儿子。世人都知道,曹腾是个大“太监”,哪来的儿子?所以,曹嵩只能是个养子。至于曹嵩的亲生老爸是谁,就搞不清楚喽,即“莫能审其生出本末”。换句话说:曹嵩是个野种!(就因为这个,曹操曾被光着屁股长大的发小袁绍骂做“乞丐携养”,即骂曹操的死鬼老爸不知道是从哪个垃圾桶里捡来的野孩子,老爸是野种,当然你曹操也就是野种啦!)

曹操的老爸是野种,曹操的老爸的老爸是臭名昭著的大太监,曹操的出身可真与玄晔(空降黑户,不知所出)有得一拼,同为难兄难弟!(有人也说曹操是“夏侯氏”之子,但终究是搞不清楚!)

当然,曹操又比玄晔幸运,因为他祖父曹腾,历侍四代皇帝,名望深重,权势滔天,汉桓帝时就被封为费亭侯;他父亲曹嵩当过大司农(掌管国家财政税收和支出,油水十足),又官至太尉,是个杠杠的官二代、富二代,他们曹家又在中宫宦官和天下士人当中有着丰厚的人脉关系,可以说曹操天生具有当军阀的根底!这就把一大批人甩在身后老远,其中就包括黑户玄晔、草鞋摊主刘备以及江东瓜农孙坚等人。

这么说来,曹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他的童年应该美得不要不要的了。可事实是,同为难兄难弟的曹操,与玄晔一样,个子不高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更甚者模样长得还有些对不起观众,让人不由怀疑曹阿瞒出生时是不是被猪亲过!

年少时,曹操追求的并不多,容貌就是其中相当重要的一项,以至于容貌的美丑能在他的心灵上烙下终身不能磨灭的痕迹,尤其身在高富帅的圈子当中,对比尤其强烈。

相对于曹操的容貌、个子,他更伤心的是从小失去了母爱(母亲被休早逝),既无慈母的教诲,也听不到父亲的教导(父亲忙着做官、捞钱、娶妻、造人),可谓:“自惜身薄祜,夙贱罹孤苦。既无三徙教,不闻过庭语。”

童年的曹操是在孤寂中,与地上的蚂蚁共同渡过的。有心理阴影的他,进入青春叛逆期后,便变成了个十足的不良少年:游手好闲,飞鹰走狗,耍枪弄棒,“单挑蛟龙”,装疯卖傻,成名阿瞒。

然而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孤独也使他养成了阅读的好习惯:经史典籍广泛涉猎,诸子百家,无所不读,诗歌、书法、音乐,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兵书,而且还练就了一身好武艺。

成年之后,曹操被曹嵩安排保送进入太学(两年学制),混一个官场“资格证”,同时结交自己的朋友圈,比如许攸、张邈等人。他在京城,学习交友之余,又继续了浪荡作风,潜入张让的家中偷窥太监的夜生活,伙同袁绍抢别人的新娘,反正什么刺激玩什么,一看就是个十足的古惑仔。

知识改变命运,浪荡之余,他也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为自己的事业、官场作准备了。

因为曹操形象不佳,又有宦官之后和养子之后的双重“不堪”身份,在世人清流之中备受轻视和打击,一度跌入自卑的深渊,甚至已渗透到血液当中,也许只有血液流尽的那一刻,自卑这个魔鬼才会离开他的身体。

同时,曹操又是谁都不服的。在他的身上,自卑和骄傲,叛逆和孤独,抵触与奋进,性格的复杂性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这些复杂的性格,在曹操的身体里碰撞,激荡,交融,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汉廷的整个官场将会很快体会到他的卓尔不群。

“你们这些士人不是看不起自己么?我就偏偏要来个乾坤大挪移!”他回头就琢磨出了一个法子:策划包装炒作自己,即专门借助天下首席名士之口给自己造势,把自己的名头树正一点,甚至把自己塑造成地球卫士!

通过老爸曹嵩的关系网和铺桥引路,曹操先找到时任少府(皇家财务总管,官品两千石)的乔玄,得了个“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呼?”的风评。

这个乔玄可不得了,不仅是大名士,还是名士中的“战斗机”,不负所望,他的这番话一下就把曹操捧到天上去了,完全是把他当做全国人民的大救星了!所谓搭上名人,树上开花,这种炒作方式千百年来都是屡试不爽的,很快就便产生了效果。

尝到甜头的他,又找到南阳名士何颙,得了个“汉室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的头衔。

他觉得还不够,又去找了大汉新闻头条“月旦评”的主编许邵,强迫他给自己按了个金牌评语:“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

这三枚重磅炸弹一经投放,立竿见影,名望蹭蹭地往上飙升,直达T500榜首!汉廷以察举用人,有了名望,步入官场便是水道渠成了。

果然,熹平三年(公元174年),二十岁的曹操被举为孝廉,入京都洛阳为郎(官员储备)。不久,被任命为洛阳北部尉(首都北部分区公安局局长)。在任上,曹操又干了一件名动天下的事情,棒杀了大宦官蹇硕的叔父!(曹操已经深谙炒作的精髓了!)

想那蹇硕是好惹的么?虽然有父亲曹嵩罩着,但你收获了名望,总得付出点代价吧,于是曹操被明升暗降,调离洛阳任顿丘令。

曹操火中取栗暂时逃过一劫,但这事儿没完!光和元年(178年),曹操因堂妹夫濦强侯宋奇被宦官诛杀,受到牵连,被免去官职。(飞来横祸,所有亲戚,只有他一人被牵连,而且这亲戚有点远吧。)其后,在洛阳无事可做,回到家乡谯县闲居,读书,造人。

光和三年(180年),经过曹嵩活动,曹操又被朝廷征召,任命为议郎(言官,无实权),多次上书进谏,无果(鬼才鸟他)。

中平元年(184年),黄巾起义爆发,乱世来临,曹操被拜为骑都尉,受命与名将皇甫嵩等人合军进攻颍川的黄巾军,结果大破黄巾军,斩首数万级。(镀金了)

此时,被迁为济南相,这可是两千石的地方大员,这时曹操才30岁,确实是平步青云了,应该可以让自己骄傲一下了罢?然而此时的曹操,他的才能和志向岂是止于一郡太守?

济南国,隶属于青州,治东平陵(今山东章丘枣园西北)人口45万,领10县:东平陵、土鼓、历城、台县、著县、菅县、东朝、邹平、梁邹、于陵。与玄晔的良山所在的东平国(属兖州)不远,但也不接壤,中间隔着一个济北国,却有济水沟通。

听说30岁的曹操要来济南担任相国,不仅玄晔慌了,济南王刘康也不淡定了。

刘康于是召集各利益代表举行秘密会议,虽然内心惶惶,表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淡然道:“哎呀,来了个菜鸟,一个新手,无趣无趣!”

“我可听说,曹操这个人不好搞啊!”

“也是,他来了就要跟他斗,要是斗赢了他,又胜之不武,不过瘾啊!哈哈……”

一直以来,刘康和那十个县的官员、地方豪强勾结在一起,又和朝中当权的宦官保持联系,组成了一个势力强大的关系网。历任的济南相国只有两个结局,要么进这个关系网变成同类,要么就被边缘化,最后被迫恢溜溜地主动辞职离去。以致几十年前,安帝亲自下了一道诏书:“诏州郡不得迫胁驱逐长吏!”

不止是“迫胁驱逐长吏”,在早先的时候,一些胆大包天的强宗招募游侠,还攻打过郡府、县廷。这些事情在日后中央集权强大的朝代是不可想象的,但在此时是活生生发生在眼前的。这些办事的地方官员和属吏可都是当地人,世代为官,经营了上百年,早已结成一个牢固的利益团体,而且个个都巴结朝中权贵,从来不把任何外人放在眼里的。

“他要过来济南当官,可以,咱没意见!但是前提就是,得听咱们的话,至少不能干预咱们的施政,旦只管终日吃喝便可,否则他就做不了几天。”

因为人才选举、任用制度的缘故,各州、郡、县除长吏是由朝廷任命、异地为官的之外,底下的椽史、佐吏多由本地人任之。一个空降下来的长吏,若无强硬的手腕,没有令人折服的能力,怎么可能做到政令畅通?有些郡守就索性把政务都交给本郡人去做。

是故十几年前有一句民谣:“南阳太守岑公孝,弘农成瑨但坐啸”。弘农人成瑨是南阳太守,任用了“江夏八俊”之一的南阳人岑晊为郡功曹,把一切的政务都交给了他,搞的好像岑晊才是太守似的。成瑨这样的还算好的,至少能“但坐啸”,有些长吏因为得罪了本地的豪强势力,还往往会被“迫胁驱逐”。

“是这个道理!”

“但这一次不同了,人的名树的影,这次来的是大名鼎鼎的曹操,他连蹇硕的叔叔都敢乱棍打死,可不是个安套路出牌的主,他老爸可是三公,他老爸的老爸可是十常侍的元老,后台硬得很啦?所以……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大家都懂的,心照不宣。

大事议定,这些官员就自动夹起尾巴,排着队来巴结曹操。

可是,曹操偏偏就是不吃这一套,要不就是闭门谢客,要不就是干脆将那些送礼的人乱棍打出!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明明确确表示:他没有打算加入这个关系网,也不会灰溜溜地离开,而是选择了第三中做法,那便是扯破这个关系网,粉碎这个利益集团!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都是官场的老油条了,很快明白:“哦,曹操一来,新官上任三把火,要整顿吏治啊!”

大家听到,都笑了。

“嘿嘿,给你三分脸,你还真就当做一层皮了!菜鸟就是菜鸟,不知轻重,好啊!你要玩是吧,行啊!你怎么玩啊?你难道把所有的官吏都罢免了不成?哼,别忘了那句老话,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就是,你姓曹的,要整顿吏治,你要把我们这些官都给换了,那谁来办公?难道要县府关门不成?别忘了咱每个官儿后面都是一个关系网,没有过硬的后台,咱也不可能在这个富得流油的地方当县长了。你姓曹的敢得罪这么多人?”

“反正啊,我们马照跑,舞照跳,该吃吃,该喝喝,姓曹的这犊子,难道能翻了天不成?”……

这些济南的官吏们,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自己的后路,有人反而替曹操担起心来了:“哎哟哟!这么冲的性子,以后怎么在官场混喽!”

……

此刻,他们一直念叨的曹操在做什么呢?

济北国相国府,曹操也是焦头烂额,他手中握着一大批各县官员的黑名单。

“他们贪赃枉法的罪状已经确凿,要不要弹劾奏免他们呢?一旦这样做了,必然郡国震动,天下震动,我老曹就更加出名了!可另一方面,自己也可能被他们的朋党记恨反击,这个国相可能就做不长久了。”

“干不干?抛个铜钱赌一把,反面?干了。”

……

于是,他们很快就没时间为曹操担心了,因为他们被罢免了,曹操真的动手了,他派人整理了这些人的材料,上奏朝廷,首先一家伙就罢免了八个县令和县长!

“我的个天呐,一共才十来个呀,曹操一下就拿掉了八个!”大家伙都倒吸一口冷气啊,再看曹操的时候啊,那小眼神就像是看一个怪物一样。

曹操可没有因为这些眼神,停下自己的脚步,他把吏治风暴向纵深的地方发展,继而查处各级大小属吏,该杀的杀,该关的关。曹操可不管县府之中还有没有人手办公,既然是贪官污吏,就该统统下狱,治罪,杀头。

一时间,济南国沸腾起来,大街上老百姓都在欢呼高喊:“曹,曹,曹……”

另一帮人也在喊:“操,操,操……”

曹相国于是乐呵呵地走出府门,拱手向两边行礼:“曹某不敢当,不敢当,诸位抬爱了!这是曹某人应该做的,谢谢!”

曹操到底是空降的相国,哪有那么多人手开展“打黑扫黄”活动,自然不可能一网打尽。于是,那些作奸犯科的官吏个个震恐逃遁:“啊呀呀呀!排队去巴结你,你都不吃这一套啊!得,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全部卷起铺盖卷跑外地去了,还不忘回身嘲讽:“你以为你不给老子腐败,老子就不能腐败了?我告诉你姓曹的,现在中原大地其他地儿不多,但是容纳腐败的地方多的是,有本事你就来个跨郡追捕?”

曹操当然不可能跨郡追捕了,当时朝廷有严令,“自己的地盘自己管”,跨界到别的地方管事,那是要犯大忌的。

那些逃出来的腐败分子一看,乐了:“哦,曹操,你不是牛上天吗?你有本事追出来呀!”

又开始嘲笑曹操了:“小子,打击整人谁不会?笼络人心才是生存之道啊!你以为你前几任相国做不到这事吗?人家只是不想得罪人而已呀!好你个曹操,你现在砸人饭碗,夺人位置,杀别人的头,关人家的牢房,能饶得过你?你以为你得罪的只是咱们这些济南国的人吗?谁做官不找个靠山,谁抱大腿不捡粗的抱啊?你等着!”

于是,这些被曹操整得逃出来的人,统统跑到京城去找人哭诉了。

“爷啊!打狗还看主人面,姓曹这小子整我们也就算了,可是他如此心狠手黑,打的是您的老脸啊!”

那些被哭诉的京城高官,水平还是很高的,当然不会手下的人一来投诉,自己马上按照他们的要求整曹操,他们都反倒是皱起眉头来骂这些来哭诉的:“混仗东西,曹操整饬吏治,何过之有啊?”

“这!”

高官又话锋一转:“只是,那个,人无完人嘛,曹操还年轻,难免有行错踏空之时。那什么,若有违法事实,朝廷也是饶不了他的嘛!”

下面来哭诉的人,一听这话立刻就笑了:“明白了,爷,明白了,看来是需要给曹操找点小毛病了。”

于是,一封接一封针对曹操的检举信就飞到朝廷之中、皇帝的案头。

“哼哼,不用我们来整你曹操,朝廷自有规矩来收拾你姓曹的,到时候看你吃不了兜着走!”

虽然对曹操的投诉很多,但朝廷原本也没打算替济南国的那些地方豪强和腐败分子出气,曹操这么做其实也有好处嘛:整顿一下吏治,教训一下那些不安分,敢对抗朝廷的地方势力。

所以,曹操在一开始的时候,甚至还获得了来自于朝中的嘉奖和士人的支持,当中就包括了汉帝刘宏本人。

然而,刘宏的想法和一般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他在想:“哇!曹操这小子,灭了这么多官员,这些官员一免掉,他们屁股底下的位置,不就腾出来了吧?哇,这些位置,能卖多少钱呢,每个官位都是明码标价的嘛,对不对?400石的县长,标价400万钱;600石的县令,标价600万钱,一个县除了县令还有县尉、县丞。曹操,你也太爽快了吧?一家伙,帮我免掉了几十顶官帽,就是上亿钱的巨额收入啊!”

看到这一点,皇帝心里就乐开花了,要不是自己的本家、济南王刘康总是老着脸来告曹操的黑状,指不定这就亲自给曹操颁发“最佳员工”奖状了。

除了皇帝卖官之外,还有其他的政府高官也在玩这个买卖。要知道,皇帝是一国之老大,不是人人都能说上话的。于是那些想做官的人,只好拐弯抹角地托关系,找到能和皇帝说说上话的朝廷大官。

在这种氛围的催生下,西邸也开始做卖官的生意了:光和元年,初开西邸卖官,自关内侯、虎贲、羽林,乃至三公、州牧、郡守、县令长各有价,又卖关内爵,五百万。

有钱无德者以此进,无钱有德者空长叹,使吏治败坏。买官者无德,凡到任,无不日夜以贪污为业。得了钱,再买更大的官。

如此,在西邸办公室里卖官的那些朝廷大员,能不富吗?这些大员,也要好好感谢一下曹操的,因为他一家伙就帮他们腾出了二十几棵摇钱树。摸着日益鼓起的钱袋子,能不表扬曹操么?

不过,曹操可不是为谁挣钱而来的,他做的是自己的理想,他依然在济南任上做自己的事业……

在玄晔多方打听下,得知曹操正在两百里外的济南国大展拳脚的时候,内心难免忌惮。因为曹操是官,玄晔是贼!两人是天生的死对头……

0

第三十九章 那些名人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