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我是反贼>第四十一章 蹴鞠大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 蹴鞠大赛

小说:三国之我是反贼 作者:又枫青 更新时间:2018/3/1 3:10:59

冰封万里雪皑皑,径堵千重港口塞。昨日剪桃修几树,忽如一夜梨花开。

蹴鞠赛事进行了半月,今日终于迎来了半决赛,明晚便是除夕了。

现在场上的两队,一边是代表裴元绍所在的战兵营第一部,一边是代表管亥所领的近卫营(即司令部所在直属单位,其实战斗人员只有三百余人,其余大部是非作战人员)。

为了拿下这场比赛,裴元绍手下的三个曲长张彪、王实、萧竹亲自领衔上场,裴元绍也亲自担任场外指挥;近卫军也由赵信、孙仁、许由担纲主力,由早就落败淘汰的朱小美串班夺权,抢了管亥的场外指挥权,惹得管亥只能吹胡子瞪眼,然后可怜兮兮地看向玄晔……

其实这一场,已经演变成了战兵营与近卫营,即主力与精英二强之争!

主裁判是徐杰,副裁判杨智。

比赛一开始就很激烈。

通过“手势令”,确定了由战兵队一方先发球。

中线发球后,张彪带球疾奔,近卫队的一人横向拦截。

张彪仗着自身高大魁梧,膀大腰圆,不避不让,等那人奔到身前时,身形微转,把球向左边拨去,王实跟上,接住了球,继续前驰;同时张彪斜着肩膀,猛地向拦截那人身上撞去。

那人躲避不及,被他撞中胸口,连退了好几步,险些摔倒,好不容易稳住脚步,张彪趋步奔行,急绕到他的身后,右手按住他的臂膀向后压,同时右脚探出,两边使力。那人终於保持不住平衡,“砰”的一声,摔倒在地,砸起一片尘土。

张彪用的是标准的角抵(摔跤)技巧,而且两人的接触又是发生在争球的时候,所以这不是犯规。

观看比赛的乡民,有的围在场地周边,有的爬到西面的小土山上,有甚者站在阳谷城墙上隔河相望,看见此情,有欢喜大叫的,有懊恼大呼的。

蹴鞠、角抵都是老百姓喜欢的游戏。前汉孝武皇帝於元封三年在长安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角抵表演,“三百里皆观”,可见其受欢迎的程度。并且,角抵和蹴鞠一样,都在天子招待外国使者的宴席上出现过。天子让外国使者观看蹴鞠、角抵,目的当然只有一个:耀武扬威。

蹴鞠本就激烈,又糅合了角抵的技巧,玄晔坐在“特别”观众席上,看着场中情形,回想起了前世的足球比赛和橄榄球比赛。此时的蹴鞠就好像是两者的结合体,激烈、凶狠的程度尤且胜之。

王实从张彪处接到球,半点不停顿,直扑对面的球门。

赵信、孙仁两兄弟见状,知王实也是个大块头,怕一人挡他不住,俩人一对眼,一左一右,分别从两边包抄。

他们接近王实的时候,张彪刚刚把拦截那人摔倒,赶不过去、救不了场,不过还有萧竹等人。

萧竹年纪也不大,尚未加冠,也就十八九岁,与赵信、孙仁年纪差得不多,相貌清清秀秀的,平时话也不多,看似像个羞涩少年,但这会儿在场上却像变了个人似的,飞奔疾走如电掣。从王实带球起,他就跟在后边作为扈卫,见赵信、孙仁两兄弟逼迫过来,毫不犹豫,迎上了偏弱的孙仁。

孙仁也很了解他,知道他外表的清秀都是骗人的,实际悍然无比,不欲与他正面冲突,先用技巧把他甩掉,疾跑猛停、中途转向,连来了两三次,萧竹却如跗骨之蛆,紧追不舍。

孙仁没办法,眼见赵信也被对方的另一人缠住,而己方的队员或在远处、或也被拦截,根本已无人能再防守王实,总不能眼看这王实进球,他只得改而与萧竹正面放对。两人都没用花哨,硬碰硬,就像是个两个铁拳相撞,场外诸人只听得“嘭”的一声,萧竹被撞出三四步去。

孙仁年纪虽轻,却也是经历过战场厮杀的,又终日跟在玄晔身边,练武吃住,营养充足,身体长得精壮起来。玄晔激动地站起来带头,诸人又一片喝彩之声:“好!”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孙仁撞开了萧竹,自家也踉跄后退,差点摔倒。他稳住身形,转看王实,王实已带球奔到了球门外,只差十来步远了。他发力疾奔,却终功亏一篑,在离王实两步远的地方,眼睁睁看他将球轻巧地踢入一个门内。

这时的球门不像后世那么宽大,而像是个开口的小木箱子,开口虽小,也有人防守,要一脚射入其中确实有些难度;然而却有六个球门,一字排开,人少了要方守住也确实不易,踢的一方选择更多,更灵活。

不方便捡取,球门原是由三木板构成,球进入门中撞上后边的木板,不会滚走。现在场上已经改造成为正规的球门了,有顶,造得好像个小屋子似的,精致又结实。

徐杰举起手,大声说道:“战兵队下一城,得一球!”

场外众人鼓噪欢叫。场上的张彪、王实、萧竹等人顾盼骄傲,近卫队的诸人则垂头丧气。杨智奔上场中,把球捡回来,交给赵信,叫道:“现在由近卫队开鞠,都各归本域,各归本域!”

两队各回己方主场,孙仁开球。

孙仁鼓舞士气,说道:“才丢一城,算得甚么!方才这一局,只不过是暖暖脚罢了!无论是蹴鞠还是别的,咱们近卫队什么时候输过?”指着对面,大声说道,“萧竹,刚才没撞倒你,不算数。咱们这局再来!你敢应么?”

萧竹怎会认输?他巴不得再与孙仁比个高下,应道:“为何不敢?就怕你腿软,不是对手!”他们同从聂城就跟随玄晔,是旧相识,老兄弟,但赌场之上无父子,蹴鞠也一样,性子上来,管他三七二十一,先爽快了再说!他二人一问一答,不但带动起了近卫队的士气,更激发起了张彪等人的斗志。

这第二局,比第一局更要激烈。

才开球没多久,双方已各有两人摔倒在地。场上尘土飞扬,场外如痴如狂,对抗得越激烈,观看的众人越兴奋。尤其那些会蹴鞠的,时而摩拳,时而顿足,见到一个好球,高声喝彩,见到一个坏球,恨不争气,只后悔不能亲自上场替他。

一面观看场中比赛,一面注意乡民们如癫似狂表现,见他们此等模样,玄晔嘴角露出笑容,心道:“汉朝的足球联赛,定将从这里风靡全国!”

突然间众人齐声欢呼,如同雷动。他转眼往场上看去,却是孙仁与萧竹又撞在了一处,果然如他们刚才的对答,这一次还是半点的花哨没有,依然硬把式,纯粹的身体撞击,吃亏的却是孙仁。这一回,萧竹大概准备充足,撞击的力量更大,孙仁抵挡不住,仰摔地上。

赵信见自家兄弟吃亏,怎肯容忍?

恰好战兵队一人将球送到了萧竹的脚下,萧竹带球奔行,欲入对方门中。赵信腿快,斜插上来,当面拦截,那“鞠”是用皮革作成,内以毛发充实,弹性不是太好,大多数的时间只能在地上滚动,除非技巧高明的,能用它玩出些花活儿。萧竹的技巧不算高明,所以在带球时只是老老实实地踢动。赵信横插上来,身子倾斜,一个铲踢,从他脚下将球抢走。

萧竹正往前冲,刹身不住,等他停下身来,赵信已带着球重返战兵队的场域中。

不料对方时刻都留有一人守在己方门前,见赵信奔来,急往上前拦截纠缠,由于可以用摔跤的手段,球门又小,赵信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射门的空挡。张彪离后场不远,也忙甩掉对方盯梢的,撤回本域,与留守那人前后夹击,将球夺回。其实,近卫队的许由早就盯上他了,于是冷不丁地斜插进来,将球从张彪脚下重新抢走。

张彪擅长角抵,虽然把球丢了,但在争夺的过程中,却用了个巧手,故技重施,企图又将许由摔倒在地,扳回点面子。岂料许由怎是易于之辈,他出身游侠,不仅悍勇,还奸猾得很,一个左右腾挪,再借力打力,反倒将张彪干翻在地,接着带球邸近一个球门,一脚将球射入门中!

扳回一城,全场沸腾了。

中场休息,有各自的战友将装有热水的桶取来,给诸人饮用。双方休息的时候,战兵营人众,大多涌到了张彪等人边儿上,纷纷给他们打气鼓劲;还有自觉蹴鞠水平高的,想换人上场,场上的人刚刚棋逢对手,瘾还没过够,哪个愿意,结果当然是被拒绝。

其间,场外指导裴元绍少不得出谋划策,安排些战术技巧,他可是在他们身上下了重注的;朱小美也是上蹿下跳,净出些鬼主意……

休息一刻钟,继续下半场比赛。

战兵队开球,张彪亲自带球,在己方两人的配合下,单刀直入,中路突破,勇闯对方球门。相比于上半场“热身”和试探,双方都打起了精神,寸土不让,一开场就明显地陷入了胶着。

场上二十四个人便捷若飞,驰逐追赶,激烈的身体碰撞,轻伤不下火线,一时间尘土飞扬。足球的控制权连连易手,时而被攻入近卫队的域中,时而被攻入战兵队的域中。场外的乡民们看得如痴如醉,欢呼大叫不断……

足球来回易手四五次后,几次射门都被留守的后卫舍命拦下,只各有一次得分,比分仍旧持平,不分上下。临近结束之际,足球重落入赵信脚下,他将球传给许由后,指挥余下的诸人前、后、左、右散开护卫,保护着许由再度杀入对方域中。

张彪、王实、萧竹率众阻截。奈何赵信因专职斥候训练,身手矫健,步伐诡谲;孙仁又是拿出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而许由又号称“武林高手”;其余队友无比不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特战精英,不仅身体壮实武艺高强,而且配合默契。这下拿出全部实力,不管是贴身还是游斗,对手完全占不了便宜,节节退让。

最终,这一局仍以许由进球、三比二、战兵队失利告终,一场比赛下来,观看的众人都是大声为他们喝彩。

日渐中午,气氛越发的热烈。随着比赛的进行,观看的人已不止有原来阳谷城的住民,还来了不少附近的里民,甚至离此地较近的邕泉亭和纸坊亭住民也有来的,来得晚的没有位置,他们只得站在较远的一处土丘上,兴致勃勃。

这上千近万人的场面,自然少不得一些精明的商人,推着小车拉东西来贩卖的,远地方的人少不得没吃早饭就上路了,午饭肯定也要就地解决,路边小吃摊鳞次栉比……

下午是半决赛另两队的角逐:战兵营第二部即吴病所部,对战一路拼杀晋级的一个民兵队即纸坊亭队。这场比赛更吸引乡民的注意,因为这是军与民的较量,乡民们自然更亲近民兵队,场上一边倒地给民兵加油鼓劲!

场上的民兵队看到乡民的热情和支持,又有当地的作坊主拿出重金赞助,他们是真敢拿性命豁出去的!经过浴血奋战,摸爬滚打,竟然不负众望,真的以五比四险胜吴病的战兵队。可是把吴病的老脸丢尽了,更让他痛心疾首的是存了好几久等着过年享用的白酒,一次性输个精光。

结果一经公布,全场的热情彻底引爆了,秦汉之际,去上古未远,齐、徐之地,向来民风彪悍,此刻他们的激动和疯狂,完全不输给后世的球迷。他们当即冲进场中,将那队获胜的民兵高高抬起,敲锣打鼓,“衣锦还乡”!

冬季日短夜长,场已终了,乡民们仍久久不愿离去,来得远的回到家肯定也都天黑了。然而他们却丝毫不减热情,兴致勃勃地谈论方才的比赛,憧憬着明日的赛事。

明晚就是除夕之夜,明日上午也是更激烈的总决赛,又会有怎样的情景呢?

……

大年三十上午,决赛。巳时初刻(9点),随着一声清脆的铜锣声,比赛正式拉开帷幕。

这时的阳谷城外人山人海,城墙上也挤满了人,还不断有人从各地赶来看热闹。

各地轮流驻防的守备队以及水师营的将士,为了观看这场比赛,一大早就请假赶来了,看完之后再赶回去。有住得远的,比如柿子亭,需要提前一日连夜出发赶路,才能赶上早上开场。这天寒地冻、雪花飞舞,也打消不了他们的热情。

尤其是纸坊亭的乡民,甚至全亭出动,来现场为他们的民兵队加油鼓劲。

中场开球,一球踢出,双方二十四人龙精虎猛,奔走抢夺,气氛马上热闹起来。由于赵信、孙仁、许由三人没有上场,又没有昨日那么棋逢对手,对抗的激烈程度或不及昨天,但是气氛却远比昨天更热烈。场上各队的叫喊声、场外观众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这么重要的场合,玄晔自然不会缺席,近卫队他当然全认识,与他们对阵的民兵队却全是生面孔。

在比赛开始后,他特别注意了一下,发现了一个熟面孔,是周里原来的里监门周文。不过很快就发现,周文的球技并很好,力量也不是特别出众,基本没有和对手硬碰硬的,但身手灵活,跑得特别快。

玄晔忍不住转脸,看了眼在场外给别家队员加油的赵信,难怪他俩关系不一般,原来在敏捷灵活这一点上气味相投。

……

然而上半场,民兵队仍以二比一的比分落后近卫队。

面对劣势,下半场,乡民乃至全场都在一个劲地给民兵队加油呼喊。

近一个时辰的激烈角逐,惨烈斗争,在观众声振寰宇的呐喊声中,冠军终于出炉了。毫无悬念,以近卫队这一方获胜告终。

这也无怪,两队对垒,球门就是城门,对方就是敌军,人数相当、而且又在受到规则限制的情况下,要想突破敌军的包围、截击,将球攻入对方门中,没有一定的战术水平是不可能的。就算这种“战术”的观念还很原始,属於自发的、本能的萌芽状态,但毕竟是“战术”。

近卫队成员文化水平高,也经过战场历练,战术指挥水平与民兵不可同日而语,他们又个个身强体壮,武艺高强,配合默契、娴熟,想不赢都难。

然而,民兵队以其惨烈、坚韧、和默契,赢得了广大群众的一致好评,虽败犹荣。

比赛结束后,玄晔现场亲自颁奖:冠军队是一个纯金打造的缩小版的“三角底座支撑的蹴”形奖杯(价值十万钱),亚军是银制的奖杯;另外,冠军队每人发一块金牌,亚军每人一块银牌。

……

0

第四十一章 蹴鞠大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