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我是反贼>第七章 抵达聂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抵达聂城

小说:三国之我是反贼 作者:又枫青 更新时间:2019/2/1 12:57:32

红日西斜,烧红了半边云彩;沃野青青,与远近的林木、小河、城郭连成一片:“穿过眼前这片小树林,便是聂城。”

暮风清凉如水,三三两两的玄鸟从头顶上飞过,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视线可及,城中升起炊烟袅袅。钱袋激动起来,催促道:“快,快,快,马上就要到家了。”

聂城是座乡城,坐落于漯水之阳,是博平县的西境,两者相距约二十里。

因为世道不宁,所以城门口有两个乡勇执矛站岗,一高一矮,一壮一瘦。天黑正欲闭城,却见牵马拉车的来人正是外出贩货的钱袋,看那架势,像是十分地发达了,不仅驾上了轺车,车上的货物还堆积如山。

他们停止了关城,并笑脸迎了上来。

“老钱,这一趟出去回来,老母鸡变鸭了?”一个高而雄壮的门卒打趣道。

“岂止是变鸭,简直摇身一变,成了金凤凰!”另一个矮而精瘦的门卒倒持长矛,伸长了木柄猫着腰,身形矫健地过来拍了一下钱袋的屁股蛋子,笑嘻嘻道:“我来看看有没有变金腚子,金腚下金蛋嘞!”

衣锦还乡,人生三大快事之一,钱袋也笑得不见了眼睛和鼻子,手持马鞭,拱手客气道:“什么发达了,这都是东家的,我也就是个跑腿的,天色尚早,你们就准备闭城回家吃饭了?”

高子答道:“什么还早,您别看现在日头还挂在天边,一眨眼就掉下去了,我家可点不起灯,早点吃完了免得摸黑。”

瘦子把长矛交于左手,右手一指玄晔,道:“对了,这位贵人怎么称呼?”

钱袋连忙恭恭敬敬地介绍道:“这位是平原城的少东家,姓玄,名晔,子子华。”又指了指张勇,“少东家的表弟,阿勇。”

玄晔微微颔首,算是见礼了。

瘦子连忙拱手还礼,自报家门道:“我叫秦虎,他叫张彪。”

原来,这个短小精瘦的乡勇门卒便是秦虎,那个高大雄壮的名叫张彪,前者名不符实,后者倒名如其人。

“瘦虎”主动过来帮忙牵马,“彪子”在前引路,一行入城而去,捎带着关上了城门。

玄晔因为是第一次进入汉代的城池之中,颇为新奇,左右顾看,张勇紧跟在他的身侧,钱袋则只顾与那两个热情的门卒一路调侃说笑。

不多时便在一处院子门前停住,张彪快步向前去敲门,并喊道:“嫂子,快开门啊,你看谁回来了?”

这会儿功夫,玄晔打量这座院子,从门外看去,院子不大,院墙用黄土夯筑,约一人来高,没有涂刷石灰,因为风雨浸蚀,坑坑洼洼地露着黄泥在外。墙头的杂草又发芽了,两扇矮矮的木门也上了年纪,崩裂着粗粗细细的裂缝。

院子里有了反应,“谁啊?是彪子吗?”然后打开了院门,现出一个美貌的妇人,大约二十五六,荆钗布裙,衣裙上常有补丁,虽然“年轻”,盖因久为人妇,眉眼熟媚。她虽衣着简朴,却掩不住她姣好的容颜。

玄晔不禁也为之眼前一亮,暗道:“钱袋这个家伙又老又丑,又瘦又穷,尖嘴高颧,活像个猢狲,端得好福气,好运气,如何娶得这样的美人?难怪他火急火燎地要回家,原来家有娇妻啊。”

不仅玄晔如是想,那两个门卒之所以这么好心送地他们回来,又热心肠去敲门,亦或为她而来,此时也不住地往那美妇的脸上、体上瞧看。

那美妇见到钱袋,面露惊喜,笑若桃花,如春风般和煦。

钱袋也激动,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她抱起,回到屋中好好疼爱一番,以解相思之苦,但因有外人在,却是不敢做出此等荒唐之举,只是相视一笑,把院门全部打开,延请诸人入院。

院中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两只母鸡正蜷伏在鸡埘之中,有一个五六岁的孩儿衣衫破烂,正蹲在鸡埘旁边,溜着鼻涕,许是在研究母鸡孵蛋。母鸡见生人进来,咯咯咯地叫了起来,他也怯怯地转过脸来,也是瘦脸高颧,与钱袋十分挂相。可惜了美妇良好的基因。

钱袋带着他们穿过院子,抱起地上的孩儿,进入堂屋。

堂屋里没什么东西,只在地上铺了一领席,席前一个矮案,墙上挂了个竹编的箩筐,除此之外,别无长物。虽然寒酸,但和院中一样都被打扫得很干净,席子、矮案甚至地上、墙上都是一尘不染。看得出来,这钱袋的妻子必是个爱干净的。

请诸人坐下,钱袋有点不好意思地对玄晔说道:“家里没什么东西,少君远来,必然渴了,且请稍等,我叫贱内去烧点温汤。”不知不觉,他成了主,玄晔成了客。

玄晔没坐,却道:“不急,先把车上的货物卸了,我看这院门太窄,车是进不来的,马却要解下鞍鞯,牵进院来。还有,我和阿勇晚上住哪里?”

院中的房屋是“一宇二内”的样式,即一间堂屋,左右各一间房,似乎不太够用,而且天色说黑就黑,玄晔一路风尘仆仆,衣上、头上、脸上满是灰尘,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接连两日两夜没合眼,很是困顿了。尤其张勇,走着路都几乎要睡着了,他也想洗个澡,早点歇息。

钱袋一拍脑袋:“是了,我竟然昏了头,必先将君等安顿好。”于是吩咐自家婆姨去收拾另一间房,他们则去院外搬卸货物,收拾马车。

“虎子”和“彪子”也主动殷勤帮忙,忙活得差不多时,玄晔察言观色,吩咐钱袋把车上运来的酒肉拿些出来去厨房赶紧做了,并留秦虎和张彪一块吃顿饭。

因为怕变天下雨,货物都堆在堂屋之中,堂屋本来就不大,这下更无“立足”之地,于是把席案搬来院中。各自落座,一边吃酒,一边互相闲谈,钱袋和妻子在厨房洗米烧火做饭,切肉洗菜,收拾碗筷……

玄晔热情地劝酒,并有意无意的向秦虎和张彪二人询问此间的地理风俗,捎带一些物产物价。

秦虎对答如流,张彪有些心不在焉,竟然视案上的美酒如无物,却频频瞩目于那狭小的厨房。美酒在前,厨房中纵有什么美味的食物也还未熟,或许比美酒佳肴更吸引人的还有美人如玉。

秦虎见到张彪这个样子,不住地对他使眼色,并有意无意地去碰他的手臂,踩他的脚趾,终究不改其“志”。

当玄晔问起他二人的生活状况时,张彪才突然一怔,或是想起什么,神色暗淡下来,转回目光,正视玄晔,然后不住地唉声叹气,欲言又止。

“兄弟有何难处,旦说无妨,只要我帮得上,必不推辞。”玄晔一边说,一边端起案上的酒椀与他二人碰了一下,豪迈道。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酒这个东西,三杯两盏下去,三两句话之后便能称兄道弟,两肋插刀!

别看张彪长得膀大腰圆,却是个婆婆妈妈的人,精瘦的秦虎却颇为活络,牵线搭桥道:“玄君贵人贵言,当然帮得上,彪子,有话便说。”

张彪端起酒椀,一饮而尽,只嘟囔道:“一文钱难死英雄汉啊!”

秦虎与张彪既是同乡,又同住一城,还是“同僚”,朝夕相处,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可是伯母的病情又加重了?”

提起母亲,张彪捶胸顿足,偌大的汉子竟然红了眼:“只一个感冒发烧,就因为无钱抓药,一拖两拖再拖,竟然快要了阿母的性命!”

玄晔初见张彪如此,虽有些动容,稍一思索,就不以为然了,似自言自语道:“严格来说感冒不是病,一般五六天之后就会自己不药而愈,怎么能危机生命?”

秦虎却道:“我们年轻人当然挨一挨就过去了,老人家就不同了,身子虚弱,吃得又不好,若无药石调理,恐难痊愈,越拖反倒愈严重了。”

玄晔忽然想通了,“这两个门卒之所以对钱袋的归来表现得如此热情,无事献殷勤,定有求于人,开始我还以为是来蹭饭的,后来以为是为了观美,原来却是为了借钱。”又考虑到聚众大计,天赐的收买人心的机会,怎能放过,当即从腰间解下一包铜钱,抛在案上:“拿去治病,再买些东西给老夫人补一补身子,不够再来问我要。”

张彪和秦虎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案上的一包铜钱,喉咙间咕咚咕咚地不知是在吃酒还是在咽口水。张彪不敢动,秦虎却替他做了主,抓起钱袋塞入他手中,道:“治病要紧!”

张彪捧着钱袋,离席,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给玄晔行了一个叩头大礼,忍声离去,却哪里还在乎案上的美酒,锅中的美食,厨中的美色……

张彪走后,玄晔继续劝酒,疑惑地问秦虎:“母亲病重,纵然自己没钱,城中总有亲朋好友,或富裕人家,如何不去借?”

“怎么没借?”秦虎一边喝酒,喝完了再倒上,想了想道:“这东郡夹在兖州和冀州中间,是渡河南下北上的枢纽之地,历来兵家必争。去年黄巾闹了一年,这里便乱了一年,黄巾来时铺天盖地如蝗虫一般,所过之处席卷一空,躲在城里或能幸存。”

酒酣之时,秦虎也放开了胆子,一肚子的怨气遮拦不住:“过完黄巾过官军,想必您也知道这官军是什么德行,所谓‘匪过如梳,兵过如剃’,又是‘自家人’,当然要进城,进城干什么?吃什么?吃老百姓的肉,喝老百姓的血!”

“田里没有收成,城里又被洗劫一遍,谁家有余粮、余钱?这十余年来,瘟疫、旱灾、水灾、蝗灾,天灾人祸轮番着来,颌门覆灭的比比皆是,能活着就不易了,人人朝不保夕,即便谁家有那三瓜俩枣,谁敢借钱借粮给别人,没准借出去的就是自己的命啊!谁敢借?”

“聂家。”钱袋从厨房中出来,说道:“聂家就敢借!”

0

第七章 抵达聂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