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宋周定鼎>第九章 攻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攻守

小说:宋周定鼎 作者:妙笔书丹青 更新时间:2017/5/7 19:29:58

李岱点头示意,俯身拾起铁骨朵。只见这铁骨朵长有长余,入手沉重,整个像铁棒一般,前头一个拳头大小的铁锤头,正合李岱使用。他见远处五名登上城头的契丹兵结阵而守,守兵冲了几次都没办法把他们赶下城去,后面的契丹兵正源源而上已经给辽军在城头开辟出一小块安全的空地。当下不再迟疑,两步冲到近前,大喝一声铁骨朵如同铁棒当头劈下。

领头的一个契丹兵身材最是高壮勇猛,已经砍死了三名守城兵士,此时正挥刀赶开守军兵刃,见铁骨朵风声猛恶急忙双手挥刀迎上去。只听得一声哑响,那刀直接被劈坏,折成了弯尺一般,下落速度却丝毫不减连同弯刀一起落在那高壮军士头上。登时把那军士头颅击碎,头骨如同被铁棒击碎的西瓜一般飞出老远,尸身立刻栽倒。李岱右手下压左手上抬,把铁骨朵向自己左侧横扫过去,那铁骨朵锤头如同毒蛇忽的昂起头来,正正击打在旁边另一个契丹兵侧后的脊背处,“啪”得一声那契丹兵被这巨力打折了腰脊,上身反向折成两半被打得飞落到城下去了。

其余三个契丹兵见李岱神力惊人,铁骨朵打在人身体上如同击打稻草人一般,吓得一发喊转身向后便逃,却把另外两个刚登上城头的契丹兵挤成一团,李岱几步就追了上来又砸死一个。

后面一个契丹兵穷鼠啮猫,嚎叫着回身挥刀劈来,却被李岱仗着兵器长大,一挺铁骨朵如同长枪般顶在胸口,那契丹兵胸口“咔嚓”一声连同皮甲都整个凹陷下去立刻了账。周围几个契丹兵吓得肝胆俱裂,顾不得城墙高大,纵身跳了下去幸喜这些兵士为了登城轻便大都着皮甲,所以虽然摔了半死却还得以活命。

城上城下的两方军士见李岱神勇如此齐齐喊了一声,守军声势大振,契丹军士则不由得气沮,城头上几处攻上来的契丹兵也纷纷被赶了下去。

那压阵的千夫长见城上的兵卒全部被赶下城来,很多逃跑的兵士连兵刃都丢弃了,不由大怒,一声大喝,几名亲兵立刻上去把那逃下来的几名军士绑到阵前一一斩首示众。接着又大声呼喝命令,一时间城下千百支羽箭同时向李岱射来。李岱一面躲到垛口后面,一面拨打羽箭。身上还是中了三箭,旁边的军士也有三四人被射翻。

射在李岱肩臂上的一支箭最重,在上面开了一个血洞,还好箭头没有倒刺,李岱拔掉箭簇见上面寒光闪闪没有污迹铁锈之类这才放心。回头看时,却见杨狗子他爹杨行田,大腿中了一箭已经跌倒在地。狗子扑上前去正在旁边护持,便急忙一边躬身躲箭一边跑到跟前查看。

辽国军士箭术无双,步军攻城又用的是步弓,劲力更大。这一箭直接在杨行田大腿上射了个对穿,那箭是三棱透甲锥,伤口裂开很大,鲜血顺着箭杆汩汩而下,转眼之间已经流了满地都是,杨行田已经彻底动弹不得。城头上箭如雨下,射得所有人都抬不起头来,狗子扶着他爹想找地方去救治,但是杨行田身体长大又着了甲,狗子半天都没拖动。

李岱在一个阵亡的军士尸身旁先寻到一面长盾,这盾是阵列中用的,有三尺长,一般要用双手才能使用,李岱力大,一手挽盾一手夹起杨行田,一面遮挡羽箭一面健步如飞,几下跳到城垛口后面。狗子也连滚带爬的跟了过来,见李岱已经把杨行田平躺放下,在伤口上方扯了布条用力扎住,见狗子过来,便让他把干净的里衬脱下来,先挥刀斩断箭头,然后一下子便把箭杆抽了出来。接着把狗子叠好的衣服里衬压在正反两个伤口上面,再拿布条紧紧绑住。

李岱出手极快,处理的干净利落,眼看着伤口被压住血已经不怎么流了。李岱嘱咐狗子好好看护他爹,隔一刻钟略松松伤口上面扎着的布带,省的大腿不过血时间太长出问题。如果再有什么事情再来喊他。由于本队正在守城,擅自下城会被当作逃兵杀死,杨行田还要在城头挨上小半个时辰。

这时候折五娘见这里伤亡太大,已经带着一队兵士赶到这段城墙。她高声问道:“你们队还有几个人?队正呢?李岱回头看了看答道:“二十多个人都在这里!队正已经死了!”

折五娘点点头,指着李岱道:“你来做队正”,又对身后道:“你们十个人也编入丙队。”

李岱也不客气,点头应是。他这两天在城头连番血战,早已经被同队的人视作支柱,今天在休息的时候还有其他几个队的人过来专门就为了看一看他这个以一当百的好汉,他当队正同队的人都是服气,都很高兴和他在一个队中战斗。

一轮密集的箭雨之后,辽军又一次冲了上来,不过这次的气势已经大大的衰退了,李岱在城头上神勇的表现震撼了敌我双方,眼看天色又要黑下来,很多辽军士兵更希望应付一下早早收兵,而不是面对这个杀神。

李岱简单的把十个新人安排到了队里,让他们同老兵配合,让狗子护送他爹杨行田先行下了城墙,自己一手持盾一手拿着铁骨朵就站在垛口边上,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最终这一次的攻势草草结束,压阵的千夫长其实也已经对这次进攻不报什么希望,敷衍了一阵,终于等到中军耶律何鲁不那边传来了收兵的将令。

这次辽军在府州城和寨堡下面丢下了四百多具尸体,两天下来伤亡人数已经远远超过一千人,辽国军中士气大跌。府州军甚至在辽军退兵之时冲出了城外,很多辽军的部队甚至连城下的伤兵都丢下了。最后辽国丢弃的伤兵全部被杀死,双方交战经年,彼此有血海深仇落入对方手中几乎没有幸理。

当天晚上,折五娘巡营,传令李岱去见她。这时李岱已经给自己包扎好伤口,正在看望杨行田,杨行田下城之后被送到伤患营内,经过两天恶战,寨堡中已经有五十多名伤患,而只有一位医官根本顾不过来。李岱到时,见杨行田躺在床榻上,狗子在一边也不知道如何照应,只是手忙脚乱的在喂他爹喝水,绑扎伤口的布条上还不时有血水渗出。

狗子见了李岱如同有了主心骨,连忙过来问道:“东岳大哥,我爹爹这样子,医官实在忙碌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也没什么好办法,可如何是好?”东岳是李岱刚到麟州别人问起的时候他自己给自己胡乱取的字,狗子却是记住了。

杨行田睁眼看了李岱到了,略略抬起上身向李岱示意,道:“李岱兄弟,多谢你救命之恩了,不然城头那个乱样子,我就交代了。”

李岱笑道:“杨大叔你不必客气了,我和狗子兄弟相交,你就当我是子侄辈招呼就是了,救命之恩什么的,说得太客气了,一起打契丹狗,都是袍泽应尽之意。大叔你流了这么多血还是躺下好好修养。”杨行田不善言辞,流血过多又实在疲惫,点了点头道声多谢就又躺了下去。

李岱见杨行田的伤口还没有处理,依然在缓缓流血,便皱了皱眉,道:“狗子去附近的农户家中借针线过来,如果有酒和盐的话也一并要来些。”

狗子应了转身出去,他父子在麟州军多年,乡亲朋友不少,不一会就讨了上述几样东西过来。李岱看那酒水十分寡淡,不知道酒精的浓度是不是够消毒杀菌用,聊胜于无吧!于是先用水洗手,之后又用那酒水冲了一下手。取缝衣针在油灯上烧过消毒。之后对杨行田道:“大叔,你伤口还在流血必须要治一下,我还懂得一点医术,不过治的时候有一些疼痛,大叔你权且忍耐一二。”

杨行田点头道:“刀口舔血的日子这么久,一点疼能算啥哩,你就动手好了。”

李岱点头,先烧了一些开水,把盐化开,再把消过毒的缝衣针穿上线,让狗子扶杨行田侧过身子,把绑在伤口上侧的止血布带扎紧些,然后把按在伤口上的布带解开。见拿开布带之后伤口的鲜血又慢慢流了出来,于是先用酒水冲洗两侧伤口,接着又用盐水擦洗一遍。之后开始缝合伤口。

这个活计李岱之前也没做过,不过这两天李岱亲手杀死的契丹兵士都已经超过了十个,再做这活计连手都没抖上一下。他前后各缝了七八针,终于把伤口缝个结实,虽然缝得针脚十分丑陋却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那杨行田也十分硬气,缝合的时候一声没吭,只是终究还是疼得额头全是冷汗。李岱缝好伤口之后又让狗子去医官那里讨要了一些止血的草药,敷在伤口上面,见这时候伤口终于不再流血,就又用干净的棉布按这伤口重新绑扎上。

李岱又嘱咐狗子给他爹多喂一些干净的淡盐水,同时强调了保持伤口卫生的注意事项之后才离开伤患营。现在战时情势紧张,天气也暖和,守城的兵士便都直接在城下休息。李岱刚回到自己的队中,要了吃食正在狼吞虎咽,就见一个军将走来问道:“哪位是李岱队正?将军命你随我见她。”

8

第九章 攻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