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五章:路漫漫,任重道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路漫漫,任重道远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7 21:37:38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一年十一月,大将军夏王政在赤汉发动政变,将公并乐、并雷及其党羽全部杀害,然后上表天子,封夏王让为丞相,夏王陵为骠骑大将军,夏王云为大司农,成植为大司马,成封为谏议大夫,原来的官吏,或罢免,或外放。自此,并氏王朝大权便落在夏王家族手中。

大司寇襄雄,字仲伟,南州锦南郡人士,因为这赤汉政变,影响了仕途,被夏王让上奏天子,罢黜官位,贬为锦南郡太守。襄雄离开都城,出城门时正好碰上夏王让,夏王让见到襄雄,说道:“原来是前任大司寇,你可要感谢我兄弟二人呀,公并乐、并雷图谋造反,你却不知,若不是我兄弟二人在天子面前保你,恐怕你连这太守都做不得了。”襄雄对着夏王让作个揖,说道:“那还多谢丞相大人。”夏王让见襄雄并没有什么情绪,也就没在意。襄武出了赤汉,便向锦南去,原来锦南郡地处国土最南,偏远之地,夏王政考虑到,不能把这和公并乐、并雷素无来往的大臣杀掉,只好让他去锦南郡做官了。

襄雄路经敕阳,便去了神树坚的府上拜见,这两人素来有交情,神树坚见了襄雄,问道:“仲伟兄大驾光临,不知有何事?”襄雄说道:“夏王政把持朝政,把我等旧臣统统罢免,只好去锦南做太守了。”神树坚说道:“也无妨,锦南远离朝廷,能放宽心,免遭小人陷害。”襄雄说道:“在下当然能放宽心,只是将军危矣。丞相并雷被害当日,曾与公并乐商议,命将军进京勤王,夏王政也速来顾虑将军,所以,还请将军小心。”襄雄也没有多留时日,便南下了。

第二日,夏王政派遣夏王陵、成植二人带十万大军,到敕阳来,夏王陵先派人到神树坚府上,宣读圣旨:“神树坚勾结公并乐、并雷,图谋造反,今令,速速回京述职。”神树荣大怒,将宣旨之人一剑砍杀。夏王陵听说神树荣斩了来使,便下令大军攻城,这敕阳郡守军不过数千人,甚是危急。神树荣说道:“父亲,我同门师弟山公达,现在在明都侯帐下为将,不如差人去明都送信,联合明都侯,一同起兵,如能诛杀夏王政,我等俱是功臣。”神树坚沉思良久,说道:“子信,此事关系重大,不便让外人去,必须你亲自前往,而且,我不便写书信,恐被外人所知,你既然是我长子,明都侯必然相信。”神树坚便命人备马,让神树荣北上去明都,神树荣走后,神树坚对神树安说:“子安,你可知为父为何让子信前去送信?”神树安说道:“兄长和山穹是同门师兄弟,所以,只有兄长去,才能联合明都侯。”神树坚说道:“不,敕阳兵微将寡,必然陷落,此时已经难以突围,何况,为父已经成为反叛之臣,即便逃出敕阳,又有何处可去?”神树安说道:“孩儿已经明白,兄长足智多谋,必然能够为我等报仇雪恨。”神树坚说道:“若敕阳城破,你可单骑突围,去量州方向。”神树安说道:“孩儿愿和父亲,一同守卫敕阳。”神树坚说道:“子安,如今子信向北方去,因此,你必须突围而走,引夏王政到南方,不然,子信也将性命不保。”神树安听完这话,沉思良久,只得听从父亲。

神树荣出了敕阳,便渡江,飞马朝靖阳去,走了三日,到望雄郡,正准备北上,忽然看见前方一支队伍,旌旗上写着“东阳太守襄武”,原来夏王政表奏天子,让襄武到东州来做太守,便是做了东阳郡的太守。神树荣看到襄武,于是拍马赶去,叫道:“兄长!”襄武看见神树荣,问道:“子信,为何在此?”神树荣说道:“夏王政围攻敕阳,父亲命我到明都去搬救兵,兄长为何来此?”襄武说道:“我听说敕阳危急,想要前去相救。子信,你一人出城,难道神树将军等,还在城中?”神树荣听了这话,恍然大悟,口吐鲜血,落下马来,襄武下马,把神树荣扶起,说道:“子信,敕阳如何了?”神树荣说道:“父亲守城,命我去明都联合英举,前来相救,我到今日才明白,原来,父亲是要我只身突围,看来,敕阳城是保不住了。”神树荣说完,便昏了过去,襄武于是命大军原地下寨,派人去敕州打探消息。

到第二日,襄武派出的探马回来,说道:“昨日敕阳城已经被夏王陵攻破,神树将军自刎而死,神树安单骑从南门突围,生死不明。”襄武听到,拔剑怒斩案板,命令大军回东阳郡。到东阳郡后,神树荣醒来,问襄武,襄武说道:“探马来报,说昨日敕阳城破,神树将军已经被害,子安单骑从南门突围。”神树荣站起来,说道:“兄长且在此等候,我现在去便去明都。”襄武说道:“子信,不可,敕阳城已经被攻破,英举必不会发兵来救。况且,夏王政以谋反罪,陷害神树将军,如果现在你去投奔英举,将军的罪名,反而成立了。”神树荣坐了下来,紧紧握着配剑,说道:“兄长,现在,又当如何?”襄武说道:“可暂时在东阳驻扎,此处远离京城,况且,北有英举、东有烈金、南有海阔,夏王政不敢轻易攻打,子信切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夏王政听说敕阳城破,召集部下大摆宴席,说道:“夏王陵、成植剿灭神树坚,除去去我一个大敌,重赏二位将军。”夏王让说道:“兄长,斩草要除根,先前,公并乐之女不知去向,而今,神树坚虽死,他那两个儿子神树荣、神树安却下落不明,这可是隐患呀。”刚说完,部将戟成治走进来,说道:“大将军、丞相,现已查明,神树荣投奔了东阳襄武,末将以为,可速速剿灭。”夏王政说道:“我早就料到了,襄武区区一个东阳郡,能奈我何。”成封站起来,说道:“大将军,在下以为,可不动干戈,命烈金去剿灭襄武,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不论谁胜谁负,最后,还是大将军获胜。”夏王政说道:“先生之计甚好,可是,我怕夜长梦多,不如早点出掉他。”成封说道:“大将军,神树荣、襄武是个隐患,但不过区区一郡之地,几千兵马,如今,红州海阔、明州英举,才是您的大敌。”方才还笑容满面的夏王政,突然严肃起来,说道:“对,明州英举,先生,你以为该当如何?”成封说道:“英举远在明州,部下兵强马壮,不能像对付神树坚这样容易,大将军现在该做的,应当是将敕州、南州、量州、西州之地,尽数平定,然后假借天子诏书,使诸侯混战。等到西南安定,便足以和北方英举,一决高下。”夏王政说道:“好,先生为我策划战略,诸位,今日痛饮一场,从明日起,平定天下,待我开国称帝,诸位都是有功之臣。”

次日,夏王政禀告天子,天子便下旨与烈金:“神树坚勾结并雷,反叛朝廷,其部下襄武,其子神树荣,流落东阳郡,今封烈金为东州牧,进爵东郡郡侯,命讨伐襄武、神树荣。”烈金接旨,便差人整顿均军马,准备进军东阳。烈金有一子烈铭,字公铸,年二十八,善用方天画戟,勇猛异常,且多有谋略,得知烈金要讨伐东阳郡,说道:“夏王政诡计多端,命我讨伐神树荣,其实是坐山观虎斗,但东州之地,沃野千里,若不灭神树荣,恐难占有,父亲若敢一试,孩儿愿为先锋,亲自攻打东阳郡。”烈金说道:“我儿能看破此中玄机,为父很高兴,你要记得,现在是奉天子之诏占领东州,天赐良机。”

烈金命烈明引兵马七千,再加烈云、禾顺两员猛将,杀奔东阳郡。到东阳郡城下,叫道:“城上反贼听着,我奉天子之命,前来讨伐,快快束手就擒,否则,少时破城,片甲不留。” 神树荣得知烈铭引兵来犯,对襄武说:“兄长,近日我心中怒气正盛,烈铭既然来犯,我必亲自上阵。”襄武说道:“我与你兵马三千,你小心作战便是。”

神树荣带兵到城下,对烈铭说:“贼将,休口出狂言,敢来与我一战否?”烈铭在阵前问道:“来者可是敕阳侯之子神树荣?”神树荣说道:“正是,你便是烈铭?可敢与我一战?”烈铭说道:“此战,不需要我亲自来,”烈铭问军中“谁敢与我生擒此人?”禾顺说道:“公子,末将愿往。”说完,便挥舞长刀,直取神树荣,神树荣挺枪跃马,来战禾顺。两个人打斗了七八个回合,神树荣看清了禾顺的本事,于是拍马向前,一枪刺着禾顺面部而来,禾顺急忙用长刀拨开,神树荣却闪开长刀,趁机刺禾顺胸口,禾顺被刺伤,落荒而逃。烈云见禾顺败阵,就手持着长枪,冲着神树荣冲过,两人交马,战了二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负,神树荣便假装不敌,拍马逃走,烈云在后面追赶,神树荣回马一枪,对着烈云要刺,这烈云,字孟升,是烈金的族弟,久经沙场,所以早有防备,见神树荣一枪刺来,勒马闪开,神树荣见没有刺中,又拍马向前,和烈云战了四十回合,还是不分胜负,襄武在城上,看到烈云骁勇,恐怕神树荣有闪失,下令鸣金。神树荣听到鸣金,说道:“将军好枪法,今日暂且休战,明日你我再决高下。”烈云说道:“公子不愧是名将后人,在下佩服。”神树荣退回城中,襄武问:“子信,如何?”神树荣说道:“烈云果然骁勇,我恐怕百余回合内无法能胜。”襄武说道:“东阳郡地小,恐怕不能久战,须速战速决。”神树荣说道:“可派人去海郡,约炎甫将军共同攻打烈金,灭烈金之后,平分东州。”襄武说道:“只好如此了,我即刻派人去。”

0

第五章:路漫漫,任重道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