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八章:风云起、晟州争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风云起、晟州争霸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8 12:44:01

戟成治因为狂妄自大,进攻东州,结果损兵数万,并且丢掉了东阴、延池二郡,夏王政大怒,召集诸将,说道:“先前成封献计,使烈金、神树荣自相攻伐,这两家本已互相攻打,没想到戟成治自作聪明,损我大军、丢我城池不说,还导致烈金与神树荣罢兵言和,老夫今意已决,明年初春,征讨东州。”成封站起来说道:“主公,在下以为东州之事,可不必管他,神树荣、烈金、炎甫三家,只是一时罢兵,今后若有摩擦,必然再生战事。而今,英举已经将北州占领,主公如坐视不管,日后必然称霸北方。”夏王政说道:“如若拿下东州,便可北上,攻取望州,如不拿下东州,冒然北伐,战端一起,那神树荣、烈金必然出兵,断我后路,你不必多言,先取东州,然后北伐。!”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三年二月,夏王政命夏王让留守都城赤汉,以成植为先锋,夏王陵为副都督,尽起景州、晟州、敕州兵马十五万,亲自率领,走靖阳郡进攻东州。神树荣得知,便派人告知炎甫、烈金。烈金对部下说道:“前者,我虽然与神树荣交战,然而,唇亡齿寒,神树荣若被击败,东州不保,可命烈铭、烈云带四万大军,前去援助。”炎甫得知夏王政兴兵而来,问肃仪:“如今夏王政大军压境,先生以为,我应当如何?”肃仪说道:“夏王政实力强大,不同于烈金,主公自然应该去援助。”炎甫便亲引大军三万,到东阳郡去。

夏王政的先锋成植率领三万大军,已经先到了东阳郡,在城下叫阵,说道:“大将军奉天子之诏,征讨东州反贼,你等还不早献城池,否则天兵一到,玉石俱焚。”神树荣、襄武在城上,神树荣说:“兄长,当年攻打敕阳者,便是此人,我必要将他碎尸万段。”襄武说道:“子信,小心应战,不可意气用事,须等烈金兵马到,才可进攻。”神树荣下城来,对成植叫道:“狗贼,当年你攻打敕阳,谋害我父亲,今日前来送死,看枪!”成植手拿提着双锤,拍马向前,神树荣一枪刺来,成植使左锤挡开,右锤举起砸下来,神树荣横枪一挡,说道:“这厮力气好大。”也不示弱,弹开大锤,又刺一枪,成植这次用右锤向上拨开,左锤便抡了过来,神树荣勒马后退,然后又冲上前来,如此这般战了二十多个回合,襄武看到神树荣并非成植的对手,便也下城来助战。三个人对战了五六十个回合,成植见敌不过二人,便下令撤退,神树荣在后面追击,刺死数人,襄武在后面叫道:“子信,回来,小心有诈。!”神树荣这才回阵,说道:“这厮好厉害。”襄武说道:“子信,如今东阳是孤城一座,要好生防守,等待烈金、炎甫援兵。”

第二日,成植又率领兵马到城下叫阵,神树荣坚守不出,无奈,只好在城外三里处下寨,守住各路口。到第三日,烈铭引兵到了东阳郡,来见神树荣,问道:“神树将军,敌军情况如何?”神树荣说道:“成植武艺高强,且兵马雄壮,所以等候烈公子前来,在下以为,趁夏王政大军还未赶到,可趁夜劫营,先杀败成植。”烈铭说道:“就请将军吩咐,东州兵马听从将军指挥。”

到了晚上,神树荣、襄武率领三千人马,人衔枚马勒口,从北门出,到成植军营外,分作两队,襄武在左路,从前门杀入,直取中军大帐,神树荣在右路,从寨后杀入,放火焚烧营寨。两人带兵冲进成植大营,只见四面都是敌军,成植叫道:“神树荣、襄武,我已经恭候多时!”神树荣见被围困,下令突围撤退,直走寨北,成植引兵马追击,叫道:“今日便要生擒你二人!”神树荣、襄武一路逃到东阳郡城下,成植追来,神树荣叫道:“全军列阵!”成植也布好阵势,说道:“来,与我再较量一番。”神树荣笑道:“哈哈,你何不回头看看,再与我较量?”成植回头,看见后面起了大火,正是自己的营寨处,原来神树荣和襄武先来劫营,故意败退,引成植追赶,却让烈铭、烈云二人埋伏在成植大营南侧,伺机放火。成植看着大火,回过头来,叫道:“竟然设计害我,看我不取你头来!”成植抡着大锤,来战神树荣,神树荣和襄武一齐上,大战了三十个回合,这时,烈铭、烈云从后方杀来,成植恨恨作罢,才下令撤退。神树荣等人率军在后面追赶,拿下成植大营,将没有被焚烧的粮草兵甲,尽数缴获。

成植败走,去见夏王政,夏王政大怒,说道:“亏你自称天下无敌,竟然败于神树荣、烈铭之辈。”夏王陵劝道:“大将军,神树荣素来诡计多端,当年赤汉山之战,也是趁夜劫营,才大败摩云天,我等不能不防。”夏王政听了夏王陵的话,才说:“那我就步步为营,稳扎稳打。”

三月,炎甫引兵来救东阳,夏王政大军也到了东阳城下,夏王陵看着神树荣、炎甫、烈铭的营寨,说道:“大将军,神树荣果然善于用兵,三家人马互成犄角,可敌十万大军。”夏王政问道:“难道就没有攻破的方法吗?”夏王陵说道:“破敌之计,宜缓不宜急。现在他三家刚刚组成联军,锐气正盛,因此,我军不应急战,可在望雄、龙门一线多下营寨,互为接应,再命戟成治带双城兵马前来,在龙门、双城一线下寨,如此,战线横跨三郡,延绵八百余里,我军众而敌军寡,因此,七八月之内,敌人必然大败。”夏王政说道:“既然如此,就按此计行事,命成植沿东津河在望雄下寨,你沿中江在龙门下寨,戟成治率军北上,在双城下寨。”如此这般,夏王政兵马十余万,与戟成治量州兵马三万,便组成了一道战线,从望雄到双城,将重要隘口、道路全部堵住。

神树荣得知,便对烈铭、炎甫说道:“夏王政竟然分散兵力,威胁东阴、延池,如果我三家尽将兵马驻扎在此,恐怕南方二郡,将会失守。”炎甫说道:“敌军可分,我军不可分,不如我三家将兵马都驻扎在东阴,这样一来,既来得及救援东阳,又来得及救援延池。”烈铭笑道:“炎将军,东阴是你的城池,你自然不会在乎此处了。”炎甫说道:“在下绝无此意,公子误会了。”神树荣连忙劝说:“请二位莫要争执,如今大敌当前,不可生内乱,在下以为,可向北求救于英举,向南求救于海阔,以退夏王政,如何?”烈铭说道:“不可,如此一来,夏王政被击退,到时候,英举、海阔,必然夹击东州,与我为敌。我宁愿退守烈山一线,也不愿引狼入室。”襄武在旁边,看到三人争执不休,说道:“既然夏王政分兵据守,在下以为,他必然采取守势,所以,不如我三家各守城池,互相支援。”炎甫、烈铭也不说话。第二日,他两家便引军退去,炎甫守卫东阴郡,烈铭守卫延池郡。二人一走,襄武对神树荣说道:“既然夏王政命夏王陵驻扎在龙门郡,这样一来,我东阳方向,便只有成植一路,所以,只能坚守待变。”神树荣说道:“烈铭并非真心助我、炎甫又没有主见,我也从未想过依靠这两家,我已经想好,不论如何,都要坚守东阳。”

话说夏王政在东州与神树荣、烈铭、炎甫对峙了五六个月,两边数次交战,各有损失,或许再有数月,神树荣等人就坚持不下了,没想到这时候,余恪却在西州,准备要进军赤汉了。

余恪字文责,本是景安郡太守,当年与摩云天交战,夏王政私自撤退时,余恪自愿断后,因此在战后夏王政还委以重任,命其带兵平定西州,西州刺史并决是并雷的侄子,被余恪所杀,如此之下,西州各郡也都归降,只是余恪为人精明,他想到如果夏王政夺权篡位,日后必然杀害他,倒不如早做准备。因此在西州秘密招贤纳士。

有一人名叫禾黎,字通明,是西州高人,来见余恪,余恪问道:“我虽然久闻你的大名,但却不知道,你有何才能,是否能为国效力,为大将军所用。”禾黎却屡着胡须,说道:“将军此言,真是可笑,将军与夏王政交情不过如此,夏王陵、成植等人,为夏王政心腹,况且都没有说为夏王政谋取人才,难道将军如此气概,还要向夏王政卑躬献媚?在下以为,将军定时不愿与夏王政为伍,况且戟成治之辈,献媚不成,反而自讨苦吃,将军定是另有所图。”

余恪大惊,说道:“懂得在下心思的,先生还是第一人,请先生为我谋划,我当如何?”

禾黎说道:“西州之地,人数虽少,但地面广阔,有晟州三倍大小,在下以为,占有此地,便可以称霸一方。而后,进取晟州、景州,与东部诸侯,夹击夏王政,夺取晟州、景州之后,北上去塞州、越州等地,然后可兵分两路,一路从望雄南下,一路从赤汉东进,天下可图。”

余恪说道:“先生之策,在下也有所想,只是,凭借西州人口,不足千万,如何能与中原抗衡?”

禾黎说道:“太平盛世,国中军队少,而天下大乱,军队却多,将军可知为何?”

余恪说道:“不知为何,请先生赐教。”

禾黎说道:“太平盛世,家家富足,无人愿效命沙场,而天下大乱,诸侯交战,国家贫弱,耕作不兴,参军入营的人,都是奔着吃粮而来。西都、蒙城二郡,土地肥沃,将军可命人在此屯田,一旦粮食大熟,将军要多少军队,便有多少军队。”

余恪突然笑出声来,然后便躬身下拜,说道:“先生果然是西州高人,请先生为助我。”

禾黎说道:“如今,夏王政兵马在东方,将军可速速派兵,杀奔赤汉,挟天子以令诸侯,然后,据晟州而雄视天下。”

余恪问道:“先生,在下以为,如今西州还未安稳,粮草也甚少,而今若冒然东进,恐怕不妥吧?”

禾黎说道:“如今东州尚在,将军无忧,若东州为夏王政所得,夏王政便占据天下大半,将军的霸业反而难以成就。”

因此,余恪便任用亲信,割据西州七郡,然后招兵买马,以禾黎为军师,准备进攻赤汉。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三年九月,夏王政在东州大战,所以,余恪统帅大军八万,朝着赤汉而来。

余恪将兵马在赤汉城外七里处屯扎,交与二弟余明,自己带着五百精锐,谎称是平定西州归来,竟然就这样进了赤汉,来丞相府向夏王让复命,走到丞相府,也不找人通报,直接杀入正堂,将夏王让一剑斩首,夏王让的亲信夏王谢率军赶来,攻打丞相府。余恪下令紧闭府门,坚守丞相府。夏王谢正要攻打,突然,城门守兵报告说西州大军已经从西南二门杀入城中,夏王谢大惊,急忙带着自己的人马,从东门冲出,逃往靖阳,向然后命人向夏王政报信。

余恪占领了赤汉,将宫中夏王政的亲信一干人等全部除掉,并且在赤汉山、长金山布防。禾黎劝余恪说:“而今主公虽然挟天子以令诸侯,然而夏王政仍然实力最强,所以主公定要结交诸侯,才可与夏王政争夺天下。”余恪听从了禾黎的话,便表奏天子,封英举为北国公、海阔为红城国公,、烈金为东都侯、炎甫为海郡郡侯、神树荣为敕阳郡侯,然后昭告天下,以夏王政谋反朝廷之罪,令诸侯共诛之。

0

第八章:风云起、晟州争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