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九章:越雄郡、北国女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越雄郡、北国女子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8 13:23:31

余恪占领赤汉,杀了夏王让,夏王谢派人报信与夏王政,夏王政大怒,说道:“余恪竟然背叛我,我即将攻克东州,此时后院起火,如何是好,难不成要我再去晟州与余恪决一死战。”成封说道:“主公,放弃东州,乃是上策,余恪已经挟天子,拉拢诸侯,并且假借天子之命,说我等谋反朝廷,这于主公有莫大的不利。”夏王陵也说道:“主公必然要去晟州,全力与余恪一战,不然,我等也要落得神树坚的下场。”夏王政唉声叹气,说道:“既然如此,可让成植留守望雄郡,戟成治留守双城郡,从明日起,大军速速撤退,老夫要手刃余恪!”

第二日,夏王政准备班师,主簿理间来见夏王政,说道:“大将军,我军粮草尽数囤在赤汉,如今赤汉已经失守,因此,大军粮草仅可供应一月,恐怕我军都到不了敕阳。”夏王政左顾成封,成封也不说话,夏王政说道:“可传令,命戟成治征调量州粮草,命夏王云征调越州粮草,越州粮草可三倍征收。”成封听了这话,说道:“主公,不可呀,越州远在北方,而英举又早已虎视眈眈,若强征越州粮草,越州必然背叛,正好被英举所得,主公这是自毁长城呀。”夏王政大怒,说道:“如今我腹背受敌,哪里还顾得上越州,越州必被英举所夺,所以,趁现在还在我手里,先把越州粮草给征过来,你怎么这么迂腐!”成封叹气,说道:“在下明白。”

且先说余恪以天子诏,封英举为北国公,诏令下达,英举便招来诸将,说道:“如今余恪与夏王政自相残杀,我甚高兴,余恪让天子封我为北国公,既然如此,我占据北州,是合情合理了,今后,我也可以以天子命,征讨四方。”山穹说道:“主公英明,如今天下大乱,夏王政、余恪先后政变,祸乱朝纲,主公才是奉天子之命者,既然天子已经封主公为北国公,主公便可在北方受封建国,如此,战乱之中的黎民百姓,必归顺与我,这才是天佑主公。”烈燕、越武等人听了山穹的话,都进言说道:“请主公受封建国。”

英举说道:“既然如此,便顺从诸位的意思,上表天子,建北国。”于是,北国公英举便在明州、北州建国,封山穹为北国大将军,青丹为北国国相,烈燕、越武、蒙原、理浩为上将军,积蓄钱粮,广招贤才。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三年十月,英举命山穹屯兵涤水河东岸,准备向越州进兵。这一天,山穹与烈燕、蒙原带五十名骑兵勘察地形,到北越山上,俯视越州,说道:“越雄郡是越州的门户,北邻北越山,东邻涤水河,从明州出兵,必然要过此河,从北州出兵,必然要翻此山,如今夏王政族弟夏王云在越州,对我早有防备,看来,要攻打越雄郡,有点不太容易呀。”烈燕、蒙原也不知道如何回答,都看着山下。这时,突然有马蹄声传来,烈燕说道:“恐怕是敌兵,我等快快撤退。”山穹带着人想要撤走,发现远处有两个人正快马从山间冲过,后面一队骑兵在追赶。前面这两人一男一女,男子身披铠甲,被鲜血染红,女子穿着便衣,不像是将军,但这二人身后都背着一袋弓箭,而且是一边逃,一边向后射箭。追他们的有百余名骑兵,扛着“越”字大旗。山穹看见那女子一连三箭射死三名追兵,说道:“好个女子,看她箭无虚发,真是人中龙凤。”烈燕看着后面的追兵,说道:“大将军,后面必定是夏王云的人马,不如将其剿灭?”山穹说道:“你可与蒙将军从两路杀下去,不可逃走了一人。”两个人领命,便各自带着二十五名骑兵从两侧杀下去,蒙原连发数箭,将那队人马,带头的、扛旗的全部射死,烈燕快速冲到山下,一口气刺死数人,两队汇合,一齐击杀,眨眼间,百余人全军覆没。

那一男一女见到追兵被杀,便勒马止步,到烈燕、蒙原面前,男子说道:“多谢两位将军相救。”烈燕问道:“你等是何人?”男子回答道:“在下是越雄郡太守越哲帐下都尉倾礼倾子尚,这时舍妹倾珏。”烈燕问道:“既然是越雄郡都尉,为何被越州兵马追杀?”倾礼说道:“夏王云为越州刺史,与各郡太守多有不和,前些日子,又强令各郡征收三倍赋税,其他太守惧怕夏王云,不敢不从,唯有越雄郡发兵抵抗,被夏王云所破,太守大人也战死,我二人走投无路,便想逃向明州。”烈燕说道:“我便是北国公帐下烈燕,你既然从越州而来,必然知道越州兵马布署,来,随我去见大将军。”

倾礼兄妹随烈燕、蒙原上山,来见山穹,说道:“越雄郡都尉倾礼拜见北国大将军,多谢大将军相救。”山穹说道:“我看将军好身手,临危不惧,不知将军所犯何事,竟然被夏王云的部下追赶?”倾礼说道:“夏王政将要与余恪会战,命夏王云征集越州粮草,竟然加收三倍,太守大人不肯,与之交战,被夏王云所杀,我兄妹二人走投无路,便逃到明州来。”山穹看着兄妹二人,说道:“我家主公近日便要攻打越州,将军从越州来,必然队越州多有了解,不知将军是否愿意助我?”倾礼说道:“在下不才,如大将军不嫌弃,愿在大将军帐下效劳。”

山穹等人便下山,向大营去,路上,对倾礼说道:“方才在山上看到令妹箭术不凡,难道这越州的女子也人人习武,若是如此,攻打越州之事,恐怕要花费个十年八年。”倾礼笑道:“将军言重了,舍妹只是自小喜爱骑射,如若到了两军阵前,什么本事也使不出来了。”倾珏在旁边,听到山穹、倾礼的话,说道:“大将军猜的没错,越州女子,自幼善射,”说着,便抬头看天上,边看边说:“若是有一只大雁,小女子这就给大将军射下来。”倾礼见妹妹说话如此随意,便说道:“大将军面前,休说戏言。”山穹说道:“无妨,她可不同于常人。”

且说山穹等人回到大营,商议作战,倾礼先将越州兵马布署说给众人,山穹说道:“我军在此驻扎已经半月,夏王云必然有所察觉,况且,越雄郡紧挨着涤水河,我军若渡河,夏王云必然进攻,击我于半渡,诸位谁有良策,可渡河进攻越雄?”烈燕看向越武,越武也是一筹莫展,这时,倾礼说道:“大将军,末将在越雄已经数年,此处干旱寒冷,每当十月之后,河水便会结冰,如果大将军能再等一月,等到河水结冰,大军渡河,如履平地,即便夏王云率军杀到,我军也可在河面布阵,与之交战。”山穹问道:“将军真敢确定,到十一月,涤水河便可结冰?”倾礼说道:“对,每年有所差别,或者早或者晚,均不超过十日。”山穹说道:“若真如此,我便再等一月,如果能够成功渡河,此战,将军当是首功。”越武站起来说道:“大将军,既然倾将军知道涤水河结冰之事,末将以为,夏王云军中,必然也有人知道。我大军在河边下寨,恐怕敌军会前来偷袭,所以,末将以为,可后退五十里下寨。”倾礼说道:“越将军之言确实,越雄郡人,冬季常常在河上凿冰捕鱼,所以,涤水河何时结冰,并非在下一人知道。”山穹沉思良久,说道:“除了等河水结冰,也没有别的办法,如若后退五十里,只怕夏王云趁机渡河来攻我。”越武说道:“大将军,末将以为,夏王云不敢渡河来攻,不过以防万一,可派人在河边每日探察,如果夏王云大军渡河,区区五十里,我等便可率军杀到。”山穹看着地图,说道:“那好,明日大军后撤五十里,多在河边布下哨探,如果见到夏王云渡河,大军立即进攻。”

山穹退后五十里下寨,夏王云得知,也召来诸将议论,越州参军佑顺,字恭德,是敕州人士,多有计谋,对夏王云说:“山穹后退五十里,恐怕是要等涤水河结冰之后,再来进攻,他必然在河边布下了哨探,我军如果渡河,山穹必然发觉,在下以为,将军可提前准备好船只,每隔三五日,便派兵马渡河,到河对岸不可下船,只等山穹率军前来,反复多次,就算,明州军强悍,也恐怕劳累不堪,到那时,主公便可率军渡河,杀败山穹。”夏王云哈哈大笑:“如此,我倒要将他戏耍一番。”

过了两天,山穹在大帐,探马来报,说越州军已经备好船只,准备渡河,山穹对诸将说:“夏王云竟然备好船只,故意让我察觉,其中必定有诈,须小心防守。”又过了三天,探马报越州军正在渡河,山穹下令大军进攻,到河边,只见越州军都在船上,船尚未靠岸,山穹见这次竟然扑空,对越武说道:“越将军在此留手,我带大军暂且撤去,待越州兵马撤退后,将军方能撤退。”又过了两天,探马来报,说越州军又在渡河,山穹命大军杀到,果然,越州兵马仍然在船上,并未靠岸,山穹大怒,下令放箭,但越州军狡猾,离岸边正好有一箭之地,箭都落了在河面上,越州军哈哈大笑,并且齐声叫道:“明州小儿,速速滚回!”蒙原大怒,拍马冲到岸边,拈弓搭箭,一箭便射掉了夏王云军旗,越州军大惊,无人敢再骂。

烈燕到阵前,对山穹说道:“大将军,夏王云是要故意将我引来,反复多次,等我军不防备,趁机渡河,不如大将军撤去,任他渡河后,在河东与之决一死战?”山穹说道:“就依烈将军之计,全军退守大营。”

其后,夏王云派佑顺多次假装渡河,不见山穹大军来,到十月二十日,夏王云便下令,大军分三批渡河,渡河后,背水列阵,放出哨探以备不测,然后派人去向山穹下战书。

战书到了明州军大营,烈燕说道:“大将军,如今夏王云已经渡河,不如与他会战?”山穹说道:“不可,自古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夏王云背水列阵,鼓励士兵,即便我军能胜,也必然损失惨重。”越武说道:“大将军,如今夏王政大将成植在望雄,倘若趁机杀来,恐怕我军腹背受敌,末将以为,可以与夏王云一战。”山穹说道:“戟成治擅自用兵,兵败东津,被夏王政怒叱,成植必不敢援助越州,”说着,拔出剑来:“传我将令,越武断后,大军退三十里下寨。”

听说山穹撤退,夏王云对佑顺说道:“我大军杀到,山穹竟然后撤,你觉得,追还是不追?”佑顺说道:“恐怕有诈,倘若追击,我军必败,若退,则功亏一篑,在下以为,可在此地留下一座营寨,然后大军到北越山下驻扎,以成犄角之势,互为照应。”夏王云按照佑顺之言,分作两寨。

探马回报到山穹大营,山穹对诸将说:“夏王云分作两寨,北越山易守难攻,可先攻打涤水河营寨,我命越武引兵一万五千西行三十里下寨,阻挡北越山的敌军,只许守,不许战;理浩留手大营,烈燕、倾礼与我率兵七千,前去攻打涤水河东岸。”

当时越州军的两座营寨,夏王云在北越山营寨,佑顺守涤水河营寨,山穹带兵到了涤水河营寨外,命部下擂鼓呐喊,佑顺听说山穹来攻打,带一千人出营。倾礼见状,对山穹说道:“大将军,在下到明州来,未曾立功,请大将军让我出战!”山穹应许,倾礼挥舞着双鞭,到前面叫阵:“佑顺,快来与我一战。”佑顺知倾礼骁勇,对手下五名将军说:“倾礼勇猛,我军之中恐怕无人能与之战,所以,你等五人,一同上阵,生擒也罢,斩首也罢,只要能胜。”这五人听了,便一同拍马上来,倾礼见状,不慌不忙,上前去战了二十个回合,假装不敌,拍马逃跑,这五人看倾礼逃跑,也上前去追,便散了开来,倾礼勒马回头,连续三鞭,将其中三人打落马下,另外两人看见,便落荒而逃。山穹见倾礼胜了,便鼓舞将士,说道:“倾礼斩将立功,众将士,杀!”佑顺急忙收兵,回到营寨,命坚守不出。夏王云安排了探马在北越山上,虽然离涤水河有十余里,但仍然可看见,得知山穹进攻滴水河营寨,便召集全部兵马,说道:“如今,涤水河大营已经被山穹攻打,我等后退无路,今唯有与山穹决一死战!”将士都高声喊:“决一死战!”夏王云便命大军兵分三路,攻打越武营寨,越武死守,苦战了三个时辰,防线被越州军冲破,乃令全军撤退。夏王云见夺了越武的营寨,便想:山穹大营虽然有粮草辎重,但必然有重兵守卫,所以,应该去支援涤水河大营,包围山穹。所以,夏王云手下兵马三万,直奔涤水河,越武丢了营寨,回营,对理浩、蒙原说:“越州军不知为何,突然极其强悍,我军抵挡不过,我丢了营寨,恐怕夏王云已经朝大将军那里杀去了。”理浩说道:“若如此,大将军危险,不如你二人守卫大营,我去救大将军。”越武说道:“今日之事,全是我兵败引起,我与将军同去。”这时,倾礼的妹妹倾珏进帐,说道:“请将军带我同去。”理浩说道:“此战极其凶险,你不可去。”倾珏说道:“大将军救我兄妹性命,如今大将军危急,我怎可坐视不理?”越武对理浩说道:“这女子如此担心大将军,不如让她同去,命人保护她便是。”

越武、理浩率军两万,去涤水河营救山穹,当时山穹大军正在攻打佑顺的营寨,探马来报说夏王云率领全部兵马杀来,山穹大惊,说道:“莫非越武将军没能挡住夏王云,这是为何?”烈燕说道:“大将军不必惊慌,末将前去,定斩夏王云首级。”烈燕带兵两千来战夏王云,夏王云也不搭话,见烈燕便命全军进攻,交战了一会儿,烈燕见身陷重围,命大军突围撤退。烈燕也败了下来,山穹得知,命大军速速撤退。佑顺见山穹撤退,知道是夏王云杀到,于是令全军杀出,两人合兵一处,追击山穹十余里,这时,越武、理浩率军赶到,越武下拜,说道:“大将军,我未能挡住敌军,故而有如此结果,请大将军治罪。”山穹说道:“敌军骁勇,我尚且未能挡住,此非将军之过,速速列阵,迎战越州军。”

夏王云、佑顺大军杀到,山穹已经快要布好阵势,夏王云也令大军列阵,说道:“众将士,方才我军小胜一场,不足挂齿。敌军现在就在前面,如若不能取胜,我军也没了退路,所以今日只要将山穹击败,我军便可占领明州。我在此悬赏,能杀山穹者,我必告知兄长,表奏天子,封他为望雄郡侯,他日谁若是能攻克明都,活捉英举,便是北国公!”

山穹列阵完毕,在阵前喊道:“众将士,敌军背水列阵,要与我军决一死战,如果我军不能胜,必被敌军所杀,所以,今日众将士一起努力,生擒夏王云,活捉佑顺!”明州军高呼:“生擒夏王云、活捉佑顺!”

两军都是以死相搏,明州军先进攻,烈燕、倾礼为左右先锋,各带着三千骑兵,从两侧冲向越州军,夏王云命弓弩手在前,骑兵准备。烈燕、倾礼二人冲到越州军前一箭内,越州军一齐放箭,二人迎着箭雨向前,此时明州军的弓弩手也赶来。越州军刚射完了两轮箭,烈燕与倾礼便杀到,与越州骑兵交兵,山穹命明州军弓弩手压上去,越州军被箭矢压住,不能前进。佑顺对夏王云说道:“主公,可命两翼进攻。”只见越州军两翼散开,从两侧杀入山穹阵中,山穹说道:“越武、理浩迎战敌军两翼。”

战了许久,两军已经是胶着状态,夏王云说道:“今日我不能胜,必然身死,倒不如与山穹拼了!”说着,便率军从中间杀来,山穹手下已经没有大将,便亲自出马,与夏王云大战。夏王云却不要命了,杀得起劲,直奔山穹而来,山穹向前,被陷入越州军中,于是跳下马来,执剑叫道:“宁可战死,绝不后退!”山穹带着中军和夏王云鏖战,战线虽然渐渐推进,但是越向前,推进越慢。此时,只见一人披着红色盔甲,从后军中杀出,山穹一看,竟然是倾珏,倾珏对山穹说道:“大将军,可别小看了我越州女子。”山穹笑道:“不敢不敢。”山穹双手抱剑,与倾珏一齐向前,带着中军,和越州军短兵相接,激战良久。倾珏陷入越州军中,奋力砍杀,头盔被打落下来,头发披散,六个越州士兵将她包围,山穹冲上前去救倾珏,砍杀了两人,到倾珏身后,两人背靠着背,又砍杀了数人。掌旗兵在后面,被越州军数枪刺死,山穹的帅旗即将倒下,倾珏马上冲过去,丢下宝剑,扛起帅旗,这时,又有数人奔着倾珏杀来,要取帅旗,山穹抱着剑,奋力去救,到倾珏身边,说道:“沙场无情,小心。”倾珏说道:“我愿为大将军而战,万死不辞。”山穹已经是热血沸腾,听到倾珏这样说,精神大振,又鼓励士兵,叫道:“夏王云就在眼前,活捉此人!”明州军压上去,又是一番鏖战。

倾珏举着山穹的帅旗,士兵只管向前,这时候,烈燕、倾礼二人已经从两侧杀回,集结到帅旗所在处,烈燕看到了夏王云,挺枪去战,夏王云见状,也执剑直取烈燕,被烈燕一枪打落马下。

佑顺在后军,见夏王云落马,自言自语道:“主公,如今,在下是顾不上你了。”所以命大军后撤。山穹见越州军退了,令全线进攻,越州军大乱,四散逃走,只有佑顺带着数千残兵逃到了涤水河岸边,乘船逃走,其余,或死或降,山穹大获全胜。

0

第九章:越雄郡、北国女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