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十五章:君臣心、仕途坎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君臣心、仕途坎坷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10 20:21:08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五年七月,海阔在进军途中病逝,时年五十八岁。红州参军委霆掌握大权,命大军南撤,回到红城后,为海阔发丧,上表朝廷,自封为红州牧,便开始拉拢人才。

这一天,委霆来到神树荣府上,说道:“海公明在时,对将军倍加赞赏,如今我已经是红州牧,这木、红二州七郡,尽数归我,我也爱惜人才,希望将军能为我所用,日后必然击败夏王政,为将军报仇。”神树荣说道:“承蒙将军爱惜,我自敕阳沦陷,漂泊多年,如若将军能为我报大仇,在下愿粉身碎骨。”委霆大喜,说道:“如今海公明既然归天,其旧部未必都归顺将军,将军可有良策?”神树荣说道:“在下以为,将军可善待海公明家人,如此,可得人心。”委霆说道:“我既然为红州牧,这七郡之内,无论何人,都是我的子民。海公明之女海蓝玉虽然是女流之辈,但志向不凡,让她去做克南郡太守如何?”神树荣说道:“将军英明,在下从此以后,愿为将军效劳。”起初,委霆对神树荣多有疑心,常常派人监视,时日一久,见神树荣是真心归顺,便放宽了心。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六年三月,神树荣与襄武、树子量二人去红城外打猎,一出城,神树荣就说:“委霆是奸佞小人,谋害海公明,占据木、红二州,我等必不能与此人为伍,趁现在已经出了城,赶紧向离开红州,免落得不忠不义的下场。”襄武问道:“子信,烈金等人必不能容我,南方尽被夏王政所夺,我等该去往何处容身?”神树荣说道:“去锦南,锦南郡太守襄雄与我父亲是旧交,我欲向他借兵,讨伐夏王政。”树子量说道:“将军,锦南郡属南州,为夏王政所占,此去不是自寻死路吗?”神树荣说道:“不然,英举自望雄山败于成植,心中不快,我已经料定,数月之内,英举便要南下讨伐夏王政,而烈金等,也养兵蓄锐久矣,如此一来,北方必然大乱,夏王政也无心去管南方的事情了。”襄武说道:“子信,那锦南郡地处偏远,尚且又不富足,即便襄雄肯借兵于我,区区几千之众,又如何奈何得了夏王政?”神树荣低下头来,说道:“兄长,自从我逃出敕阳,与兄长漂泊数载,烈金为夺东阳,欲害我性命,公并秋为救我而死;自投奔海公明,信任与我,我甚高兴,而今委霆掌权,却又想利用我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已决定,自此以后,不再为他人流血,我欲到锦南借兵,从此自立基业,杀夏王政算什么,总有一天,天下尽数归我。”襄武听了神树荣这番话,说道:“经此番磨难,子信与从前大不相同,子信既然决定,为兄誓死追随。”树子量也说道:“在下誓死追随。”当日,三人直接离开红城,取道量红山,奔锦南郡而去。

且先说余恪退守西州之后,屯田积粮,招兵买马,西州志士也都归顺到麾下,塞州之战后,佑顺来投,被余恪任命为右军师。听说倾礼在望雄被成植打伤,佑顺来见余恪,说道:“主公,兴塞郡土地肥沃,占据北上要道,如今塞州刺史倾礼受了重伤,尚在明都修养,在下以为,不如趁英举不防备,主公先将兴塞郡夺取,如此,既可以攻打塞南,进军晟州,又可以在兴塞郡屯田开荒,一举两得。”余恪说道:“先生不会不知,如今我大敌是夏王政,英举与我,本无仇怨,何故要兴兵攻打兴塞郡,如若我两家交兵,夏王政必然从中渔利。”这时,禾黎说道:“主公,此计未尝不可,如今英举大计,全由山穹决定,山穹必然不主张英举对我用兵,况且,兴塞郡在谁手中,谁便可图取晟州,在下以为可行。”余恪说道:“既然两位军师都认为可行,那就让理通带兵三万前往。”理通,字文达,西州人,余恪退守西州后,招揽人才,理通来投,得到余恪重用。此时便带兵前去攻打兴塞。当时倾礼还在明都,塞州兵马甚少,理通便拿下了兴塞郡。

消息传到明都,英举大怒,说:“孤与余恪素来没有仇怨,他竟然谋我城池,大将军,你以为该如何处置?”山穹说道:“此必然是佑顺的挑唆,但臣以为,此时不宜对余恪用兵,不如做顺水人情,将兴塞郡送与他便是,然后与其结盟,共同讨伐夏王政。”英举说道:“兴塞郡占据着进取晟州的要道,如若送与余恪,孤如何攻取晟州?”山穹说道:“余恪并非夏王政对手,他欲要攻取晟州,还需主公相助,臣以为此时当联合余恪攻打望州,我两家合力,击败夏王政之后,再派兵从塞州南下,攻打余恪,”英举发怒,说道:“大将军真是深谋远略!如若孤与余恪结盟,攻打夏王政,让余恪占了晟州、孤占了望州、敕州,那余恪势必要与烈金共同伐我,到那时,孤岂不是功亏一篑。”山穹上前,说道:“主公……”英举抬手示意,说道:“你不必再说了,孤意已决,你即可带兵马五万,前往塞州,务必夺回兴塞郡。”

英举说完话就离开了,到后院去,山穹一直在大厅等候,直到深夜,英举仍然不来见山穹,山穹便也回府,先将前因说与倾珏,然后说:“我自跟随主公,数年来尽心竭力,不知道因为何事,主公如此不信任我。”倾珏说道:“自从主公立业以来,每次出兵都是大将军来指挥,如此功高盖主,主公必然要冷落与你。”山穹问道:“那夫人的意思,我该如何去做?”倾珏说道:“天下人都说,山公达乃当世奇才,可在妾看来,大将军乃带兵的圣人,却是官场的俗人。妾自嫁大将军以来,大将军待妾甚好,时至今日,即使妾有什么过错,大将军也不会怪罪。倘若倾珏是那狂妄的女子,大将军越如此待妾,妾就越随意妄为,那么大将军必然要冷落与我,到那时,妾必然要膝行肘步,伏地请罪,以求大将军原谅。主公乃是北国之主,地跨千里,养兵百万,虽然器重大将军,然则,大将军终归是臣子,天下大事,取决于主上。自古文死谏、武死战,做文臣的,时时提醒君王有何遗漏,大将军掌管北国兵马大权,便要为主公平定讨伐。如今,主公冷落大将军,此时如若不遵从主公意志,必将如冷宫之妃嫔,军中之痤马。”山穹感慨道:“夫人话语,感人肺腑,山穹明白了。”

山穹便引大军到塞州,进军兴塞郡,余恪大惊,问禾黎、佑顺说:“你二人说山穹不会来攻我,如今他已经率大军到兴塞,你等还有何计策?”佑顺说道:“主公,山穹大军到此,劳师远征,粮草辎重必然缺乏,在下以为,可以一战。”禾黎说道:“主公,不可,不论我军是胜是败,那夏王政都必然趁机攻打我,此时不宜再加深仇恨,在下以为,主公献出兴塞郡,与北国结好,齐心攻打夏王政。”佑顺说道:“我等与英举联合,夏王政必然灭亡,到那时,英举便反而来攻打我们,如何是好?”余恪骂道:“都是佑顺害我,如今进退两难。事已至此,只好献城,使山穹退兵。”余恪命理通率军退回,献出兴塞郡,与北国盟好。

夏王政听说,就在赤汉议事,说道:“余恪此人,多行不义,竟然去夺英举的城池,如今我欲先伐余恪,诸位可有异议?”理间说道:“主公,倘若英举联合余恪,共同伐我,该当如何?”夏王政说道:“前日余恪夺占兴塞郡,虽然归还,但英举为人,必然不会与其联合,我若攻打余恪,英举必然高兴。成封先生,你以为如何?”成封说道:“主公知彼知己,在下以为可行。”夏王政说道:“计然无异议,我命,夏王陵为右先锋,屯兵成郡,景州刺史佐安为做先锋,屯兵景安郡,征讨余恪。”

夏王政向余恪进军,英举得知,说:“余恪多行不义,前日占我城池,如今,被夏王政攻打,此乃报应。”山穹进言,说道:“主公,臣以为,主公可兵发塞州,帮助余恪共同对抗夏王政,然后联合烈金,使其攻打敕州,如此一来,一年半载,夏王政必然被我等所破,主公问鼎天下,指日可待。”英举说道:“大将军,孤且问你,孤帮助余恪攻打夏王政,而使烈金攻打敕州,战后,烈金占了敕州,而孤损兵折将,却是为何?”山穹向前,跪下说道:“主公既然与余恪结盟,那么,帮助盟军,可消耗敌军,此乃大利。”英举说道:“大将军不必再劝,孤要让余恪知道,得罪北国,自讨苦吃,你等且下去准备,秋后大军南下,攻取望州。”山穹无奈,低声说道:“是。”

山穹回府,精神不振,倾珏问道:“大将军,今日是否又向主公进言,而主公大怒?”山穹说道:“是也,主公不听我劝,如若余恪为夏王政所败,南下攻去望州,即便取胜,也将是惨胜。”倾珏扶山穹坐下,便取茶水来,说道:“大将军辛苦,主公自望雄山兵败后,一直耿耿于怀,此时,大将军更应该保守少言,不要让主公觉得,离开了大将军,便不能决胜于战场。此后,大将军须处处听从主公之言。既然大将军近日无事,倒不如在家中陪伴妾身,日后大军远征,你我长期不得相见。”山穹喝了口茶,笑道:“如今主公命我等准备,秋后大军南下,除去军中之事,那我就在家陪夫人了。”

0

第十五章:君臣心、仕途坎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