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十七章:北风烈、临危受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北风烈、临危受命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11 14:21:30

望州大胜,英举屯兵龙门郡,与诸将说:“我军大胜,夏王政退守敕阳山,孤欲乘胜出击,攻克敕阳,诸位可还有良策?”越武向前说道:“主公,我军进军神速,不可不小心谨慎,只怕东州烈金背盟,趁机攻打我军,断我粮道。”倾礼也说道:“主公,不可不察。此战之后,主公与夏王政,强弱已分,烈金怎么会再与主公联合?”英举站起来,沉思良久,说道:“既然如此,倾子尚将军以本部兵马守龙门郡、越伯威将军去守望雄郡,孤亲率大军,攻打敕阳,必要夺取敕州。”

夏王政听说英举亲率大军,来攻打敕阳,大惊,问理间:“成封说联合烈金,攻打英举,已经走了数十天,不见人回,难道已经被烈金扣留?”理间说道:“主公,在下以为,成封先生必然无事,即便烈金答应与我联合,也未必肯轻易发兵攻打英举。如今胜负已分,只需主公坚守敕阳山,一月之内,烈金必然联弱攻强,与我结盟攻打英举。”夏王政将剩余部队全部驻扎在敕阳山,英举大军到,昼夜攻打,夏王政、夏王德亲自上阵督战,英举未能前进。

话说望州会战前,烈铭攻打东阳郡,被夏王霸所阻挡,后来望雄郡失守,成植也败退,逃往东阳郡,烈铭便围而不攻,东阳郡内粮草耗尽,不能维持。这时,成封来见烈铭,说:“令尊与英举联合,攻打我主,我主败退之后,英举便占据敕州,到那时,恐怕东州也会被其所占。”烈铭说道:“我父亲与英举有约,战胜之后,平分敕州,先生此来,难不成是挑拨我两家关系?”成封说道:“自然不是挑拨,我主与令尊,如今是敌人,但未必不可结盟。当年英举与余恪结盟,我主攻打余恪,英举不发兵相救,所以余恪兵败,丢掉了西郡。如今英举与令尊结盟,难道就不会背盟吗?英举攻破敕阳,击败我主,必然回师东进,到那时,恐怕令尊一家,孤掌难鸣,请公子三思。”烈铭说道:“当年你我两家交兵,占我东阳、东阴两郡,如若归还,我便发兵相救。”成封说道:“在下奉主公之命,前来与公子结盟,必然有礼相送。只是我家公子夏王霸与成植将军,尚被围困在东阳郡内,请将军放他二位及兵马出城,我主便割让两郡,退守北量郡。”

烈铭占了东阳、东阴两郡,便去见烈金,说道:“父亲,夏王政派成封来,想要与我结盟,孩儿以为,成封之言有理,想答应他。”烈金问道:“成封要与我结盟?”烈铭说道:“对,如今英举在龙门郡大破夏王政,攻下敕阳,指日可待,而此战之后,英举必强于夏王政,孩儿以为,此时应与夏王政结盟,攻打英举。”烈云也进言:“主公,公子之言有理,夏王政强大时,主公联合英举攻打夏王政,如今英举强大,主公必然要联合夏王政攻打英举,如此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烈金问道:“既然我与夏王政联合攻打英举,而英举命倾礼、越武二人守卫龙门郡和望雄郡,你等有何进兵策略?”烈云说道:“主公,末将有一计,不必与英举大军交战,便可掠夺城池,让夏王政去抵抗英举的兵锋。”烈金笑道:“孟升有何良策?快快讲来。”烈云说道:“英举虽然命倾礼、越武守住了要道,但是,我军可直接从东州北上,攻打南津郡,南津虽然有青泽、英涅、英湛驻守,但兵力较少,且并非北国精锐。末将愿率军前往,攻下南津郡,然后,进军明都。英举若知明都被围,必然回师救援,主公便可趁机拿下龙门、望雄两郡。”烈金说道:“此计甚妙,你与我儿烈铭可带兵七万,攻打南津郡,我大军屯驻东阳,随机待变。”

烈云、烈铭大军到南津郡,烈云说道:“英举将南津划出三十座城,另设明东、和天两郡,命其长子英涅、次子英湛驻守,不如我军将南津郡围住,英涅、英湛必然发兵相救,到那时,公子沿路设下伏兵,擒拿两人,如何?”烈铭说道:“就依将军,将军去围攻南津,我率军到路旁埋伏。”

烈云大军围住南津,在城下叫阵:“南津太守青泽何在?我已经率十万大军,将此城围住,你早献城池,可免一死!”青泽在城上,对部下说:“南津郡是明都的门户,如若有失,明都不保,你等杀出重围,向明都求救,请大将军速发援兵。”当日,青泽派出五路兵马分别从五处杀出,向明都、和天、明东三处求救。和天与明东距离南津较近,英湛得知,点城中兵马七千,便要南下,行至和天郡,只见英涅率军在前,说道:“二弟何处去?”英湛说:“兄长,南津被烈云围困,我欲率军前往营救。”英涅说道:“烈云善于用兵,兵力又多于我军,我等如何救援南津,况且如若他在半路设下伏兵,我等必死。”英湛说道:“兄长有何良策?”英涅说道:“请听我一言,你我二人都弃城而走,退到武略山,保卫明都。”英湛问道:“兄长,父亲命你我二人为太守,如今大敌当前,怎可弃城而走?”英涅说道:“南津、和天、明东三郡虽然重要,但明都更是重中之重,如若有失,我国危矣,你若不愿退守,我不拦你,但你万万不可去救南津!”英湛说道:“既然如此,就听兄长,我等退守武略山。”

且说烈铭沿路设下伏兵,等候了三日,不见英涅、英湛前来救援,到第四日,探马来报,说英涅、英湛弃城而走,烈铭哈哈大笑,说道:“此二人必定是吓破了胆,既然如此,我便前去取城。”烈铭占了和天、明东二郡,来与烈云回合,说:“英涅兄弟二人吓破了胆,竟然弃城而走,我看不必再围困,可令大军攻城。”烈云看着地图,说道:“公子不要大意轻敌,英涅或许知道我军会围点打援,所以退守武略山,阻挡我军进攻明都,此人不能小看,待我拿下城池,与公子一起进军武略山,不可大意。”

烈云下令攻城,青泽抵抗不过,也弃城而走。消息传到明都,山穹说道:“我早就猜到烈金会背盟于我,却不料他竟然攻打南津,如今明都危急,只有拼死一战。”山穹率留守大军三万南下,到武略山安营下寨,与英涅、英湛回师。而当时英举攻打敕阳,得到消息,大怒,命全军依次撤退。

夏王政坚守敕阳,先是成封回来,说烈金答应结盟,过了五日,见英举大军回撤,就知道烈金已经进攻,对成封说:“先生救了我性命,此战当居首功。”成封说道:“主公,如今英举退兵,可令大军在后掩杀。”夏王政说道:“我军已经损失过半,英举退兵,怎么能不使人断后,如若我军追击,必然大败。眼下,烈金与英举交兵,正好坐观其成。”成封说道:“主公,请听在下一言,烈金如何能抵挡英举,烈金一败,英举又会南下,到那时,主公便无法与之抗衡,如今乘胜追击,乃是天赐良机。在下有一计,可保万无一失,主公可命夏王霸出北量郡,在后追击,然后命夏王陵出靖阳郡,断英举后路,必然胜利。”

于是夏王政命夏王霸率军追击,缠住英举,然后命夏王陵出靖阳,断英举后路,英举弃龙门郡而退守望雄郡。

山穹在武略山下寨,青泽、英涅、英湛三部都退守到此,与山穹合兵一处,山穹说道:“武略山是明都最后一道屏障,绝不可失守,只是我军只有敌军半数,不能与之持久交战,况且主公又被困在望雄,我等必然要早点退敌,去营救主公,所以,请听本将军一言,大公子可率军五千绕行,到烈云大军后方,我料定烈云必然将粮草尽数囤积在马尾山,请大公子将其焚毁,焚毁之后,速速率军南下,夺回南津郡;二公子从率军五千出武略郡,走蓝谷,从侧面攻打烈云,只许败不许胜,将烈云引到蓝谷,烈云惧怕我军埋伏,必然不敢入谷,你可屯驻谷内,伺机偷袭;青泽将军,你与我守卫武略山,待两位公子的手,你我便杀下山去。只有此计,可破敌军,各位务必成功,不然明都不保,主公危矣。”

时已经是十二月,寒风凛冽,武略山上又开始下雪,英湛率军五千出蓝谷,从侧面攻打烈云营寨,烈云挺枪跃马,来战英湛,英湛毫不畏惧,手持大刀,和烈云打了五十回合,假装不敌,向西逃去,烈云叫道:“北国公的二公子,难道就这点本事?”英湛大怒,回军杀来,又战三十回合,假装败走,烈云叫道:“你若不能胜我,就休要来战!”英湛见烈云不追赶,甚急,于是又向前来,与烈云战了七八十回合,并且卖个破绽,丢掉大刀,落荒而逃,烈云在后面叫道:“败军之将,速速逃命吧。”英湛也不回头,下令撤退,烈云见英湛不再冲来,才知道英湛是真逃,便率军七千,在后面追赶,到蓝谷,英湛冲进谷去,烈云在谷口列阵,不见英湛出来,刚下令撤退,就见英湛率军杀出,烈云慌忙应敌,两军打了一阵,互有伤亡,英湛又退入蓝谷,烈云害怕埋伏,不敢入谷追击,只好在谷口等候。另一边,英涅率军五千绕行,自带火种,行军一日一夜,到了马尾山,果然见到烈云粮草,于是派大军点火,杀死守军,一时间马尾山火起。英涅见烧粮得手,便率军南下,去攻打南津郡。

烈铭在武略山下,正要攻打山穹大营,突然探马来报,说马尾山火起,军粮被焚烧,大怒,于是下令撤军,并且通知烈云后退,去马尾山救火。烈铭、烈云大军撤退,山穹便命大军杀下来,烈铭见状,对烈云说:“如今军粮已经被焚烧,不如你我二人全力与山穹一战,夺取明都如何?”烈云说道:“就听公子之言。”二人命大军停止后退,迎战山穹,山穹与青泽分两路攻来,烈铭、烈云身先士卒,直取山穹,此时,英湛率军杀来,手提大刀,来战烈云,烈云只好去战英湛。烈铭持方天画戟,冲着山穹山来,山穹执剑去战烈铭。北军骁勇,更兼寒风刺骨,这一上阵就令人热血沸腾,而烈铭大军见粮草被焚,已经丧失斗志,被山穹击败。

烈铭欲退回南津,不想南津已经被英涅所得,只好与烈云,率军朝东阳退去。山穹引军从南津西进,当时夏王陵占据了靖阳,夏王霸在龙门,英举被困望雄,听说山穹大军来,夏王政才命两军退守。至此,望州会战才结束,夏王政损失兵马近二十五万,英举也损失兵马十八万五千,于是,英举命理浩守望雄郡,退回明都。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七年元旦,夏王政在敕阳设宴,说:“此战多亏诸将力战,才保住敕阳,我在此敬诸位一杯,明日我表奏天子,给诸位封官加爵。夏王陵有勇有谋,从此为骠骑大将军、龙门郡侯;成植勇猛,虽败犹荣,封你为为望州刺史;封夏王霸为北量郡侯、封夏王德为新郡郡侯,我大军从本帅起,人人都有封赏。至于成封先生,你屡次为我分忧,自我弟死后,丞相位置空缺,从此你便是丞相了。”这时,探马来报,说:“余恪率军攻克景安郡,佐安将军战死。”夏王政大怒,说道:“余恪又趁机偷袭,只恨我损兵折将,否则,必然要将你碎尸万段。如今佐安战死,我命理间为景州刺史,务必抵挡余恪,不得有失。”理间说道:“主公,在下定不负众望。”夏王政说道:“还有那个戟成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定要将他问罪。”成封说道:“主公,如今我军刚刚经历大战,英举退兵,只怕烈金趁机攻打,请主公暂不可治戟成治之罪,待我大军修整完毕,再问罪不迟。”

英举退到明都,命诸将都回去休息,只留下山穹,说道:“大将军,孤一意孤行,不听你言,致使我军有如此惨败,从今以后,请大将军为孤谋划方略,你我君臣,不可再生二心。”山穹说道:“主公之恩,山穹永世难忘,请主公暂且休息,夏王政损兵折将不下于我,我国虽然损耗国力、消耗兵马,但六七年内,就可恢复元气,待国力强盛,再图取天下。”英举说道:“此战北军精锐损失过半,还劳烦大将军,训练兵马,以雪此仇。”山穹说道:“此战之后,夏王政国力衰坏,我料余恪、烈金等辈,必然趁机攻打,主公可在北国,坐观其成。”

0

第十七章:北风烈、临危受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