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六十七章:决生死、龙争虎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七章:决生死、龙争虎斗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8/9/16 13:50:45

敕州的战局犹如水火一般,交融在一起。自北向南的战线,延绵千里,硝烟弥漫,此时此刻,无论那一边稍有不慎,便满盘皆输。

话说肃莫率军拿下量都之后,便快马加鞭杀到了新郡城下,到第二日,肃先、竞宇两部的人马也到达新郡,三军会师之后,兵力将近十万人,肃莫见到肃先、竞宇二人,说道:“我军进展如此顺利,二位将军功不可没,我欲强攻新郡,只要将此地拿下,我等三人便可直取敕阳,二位以为如何?”肃先本就是肃莫的族弟,有素来敬重肃莫,因此说道:“既然与兄长会师,小弟便听从兄长的安排。”竞宇对这件事本就无可厚非,于是也说道:“我三路大军虽然各自为战,但毕竟将军乃是我木红国第一猛将,今日会师,就是听从将军调遣。”肃莫哈哈大笑。说:“好,既然如此,我等立刻安营下寨,让将士们都休息一日,待明日强攻城池。”

第二日,肃莫、肃先、竞宇三人集结大军到新郡城下,此时的城上,襄凝、恒楚、树子量三人据守。襄凝见木红国大军围城,说道:“新郡乃是敕阳的最后防线,绝不能丢,今日襄某要与两位将军死守城池,宁死不降。”树子量说道:“敌军势大,兵力也多余我军,不如先且出击,杀一杀他的锐气。”恒楚说道:“对,我也是这样想。”襄凝说道:“只是不可强攻,能斩杀其大将最好。”树子量说道:“前日我败于竞宇手中,心有不甘,先让我去迎战吧。”襄凝说道:“好,将军千万小心。”

树子量换了一杆铁枪,带着两千士卒出城迎战,竞宇到了,便对肃莫说:“将军,此人曾是我手下败将,今日又来送死,我去取他头来!”肃莫笑道:“好,那就请竞将军先去立功了!”竞宇得令,提着大斧,拍马上前,叫道:“树子量,你乃是我的手下败将,今日竟还敢前来,莫非是来送死?”树子量说道:“不敢,只是要杀一杀阁下的锐气!”树子量说完,拍马上前,挺着长枪,和竞宇战了三十多回合,不分胜负。襄凝和恒楚在城上,看得心急,襄凝说道:“我看树子量将军有些体力不支,你速速去助他一臂之力。”恒楚提着点钢枪,拍马杀出城,树子量和竞宇战到五十回合,终于败下阵来,恒楚上前去,一枪直取竞宇,两个斗了二十多回合,树子量也缓了过来,上前助阵,如此一来,竞宇有些抵挡不过。肃先见状,挥舞着长刀,拍马上前来,叫道:“贼将休狂!”肃先一刀砍向树子量,树子量慌忙应对,被打掉了长枪,恒楚说道:“树将军快快撤退,我来断后!”树子量无计可施,只好指挥着兵马渐渐退守城池。而恒楚以一敌二,战了三十多回合,有些败象,此时,襄凝带着两千兵马,从右门杀了出来。襄凝拿着方天画戟,直取肃先,都了不到二十回合,败下阵来;另一边,竞宇独自对抗恒楚,也抵挡不过,拔马而逃。

肃莫在后面看着带劲,见肃先和竞宇都败了,便拍马上前接应。肃莫到了两军阵前,对着襄凝、恒楚叫道:“你二人只管一起上来!”襄凝和恒楚彼此看了一眼,点点头,冲上前来直取肃莫,肃莫挥舞着双锤,和两人都了五十回合,越战越勇,襄凝和恒楚都筋疲力尽,却找不到肃莫的破绽,襄凝对恒楚说:“季斌,此人骁勇异常,你速速撤退到城中,我为你断后!”恒楚也已经用尽了力气,便带着本部人马撤退,肃莫见恒楚要逃走,奋力直追,襄凝拿方天画戟刺向肃莫,肃莫使左手的大锤挡开襄凝的画戟,右手的大锤便砸向襄凝的胸口,直接将襄凝砸到到马下,当即死亡。

肃莫趁势追击,一直杀到城下,城上箭矢如雨一般,肃莫未能杀入城中。恒楚和树子量退守城池,都是死里逃生,恒楚说道:“没想到肃莫如此勇猛,我等出击不成,还折了襄成汇将军,唉,如何向陛下交待!”树子量说道:“唯有死守城池,别无他计。”恒楚说道:“将军,我以为可把军士分作两队,你我各带一队,昼夜分别把手城池,如何?”树子量说道:“如此甚好,便也不怕敌军昼夜攻城。”两人商量妥当之后,便决定坚守城池,与此同时,肃莫也指挥着兵马攻城。

第三日,肃莫在营中,肃仪派人送书信来,说道:“本以为使炎晋攻襄武是上策,却不料炎晋果真击败了襄武,却未料到你与肃先阻挡在了新郡城下。如今为兄向大王进言,使炎晋南下助你等攻打新郡,然而功劳万万不可被他人夺取,你可安排肃先攻城,亲自去夺敕阳,时不我待。”肃莫看了书信,心中有些着急,便把肃先叫来,说道:“本以为炎晋那厮必被襄武所败,却不料襄武反而被炎晋击败,这下……”肃先问道:“难不成,炎晋第一个杀到敕阳?”肃莫说道:“哼,第一个杀到敕阳的,岂能是炎晋。兄长已经向大王禀明了情况,现在炎晋正在来新郡的路上。”肃先问道:“炎晋来新郡做什么?”肃莫说道:“兄长恐炎晋夺了头功,所以派他来攻新郡。他来新郡,我等岂能错失良机?”肃先问道:“那兄长的意思是?”肃莫说道:“你与竞宇,在此继续攻打新郡,等炎晋那厮到了,务必拖延时日,不可让他拿下新郡,我带本部兵马去取敕阳。”肃先说道:“兄长,神树荣虽然屡战屡败,但敕阳的兵马也有数万之众,兄长此去,怎么一战而下?”肃莫笑道:“神树荣的兵马,都被分散牵制,他的手中,已经没有精锐,何惧之有?况且他屡战屡败,匆忙应对,必不能奈何与我。”肃莫安排了好了事宜,便带本部人马绕过新郡,直奔敕阳而去。

话说神树荣和襄武得知炎晋南下,遂命神树颜、神树赤各率五千兵马出敕阳,向北量进发,准备收复失地。神树赤出城有二十里,这时候一探马来报,说:“将军,前面十里处,有木红国大队兵马。”神树赤问道:“奇怪,炎晋已经南下,何来大队兵马?”探马说道:“不是炎晋,从旗号看,应该是肃莫部人马。”神树赤说道:“难不成新郡已经陷落,肃莫为何杀来?快,原地安营下寨。”神树赤刚刚安稳了营寨,肃莫便杀到了,在营外叫道:“我乃是木红国大将肃莫,你等早早投降,否则一个不留!”神树赤挺枪拍马,出寨迎战,不到十个回合,便被肃莫一锤砸死。肃莫指挥兵马冲杀,神树赤五千人马被冲散,朝敕阳而逃。

神树颜一边,刚刚出城三十里,便接到了飞马传书,说:“神树颜将军,陛下有旨,要将军速速返回。”神树颜很是奇怪,问:“我刚刚出城,还没有收复一寸土地,为何要返回?”飞马说道:“不知。”神树颜无奈,只好返回敕阳。

神树颜率军返回到敕阳城外,便遇上了锦楷之子锦礼,神树颜问道:“何事要我返回?”锦礼说道:“将军,等见了陛下再说吧。”神树颜跟着锦礼回到宫中,神树荣对神树颜说:“伯美,朕欲使你兄弟二人收复北量郡,却不料神树赤遇上了肃莫,战死沙场。”神树颜大吃一惊,沉默片刻,说道:“陛下,请陛下准许末将出城,为我弟报仇雪恨。”神树荣说道:“肃莫大军必是来去敕阳,最迟明日便能到敕阳城下,你且稍安勿躁,下去准备吧。”神树颜抹干眼泪,回到禁军营中,拔剑立誓:“不保此仇,誓不为人!”

第二日,肃莫果然杀到了敕阳,都顾不得安营下寨,便到城下叫阵:“神树荣,你屡战屡败,为何还要负隅顽抗,不如早早投降,免得生灵涂炭。”神树荣站在城头,襄武、神树颜、锦礼等人一同说道:“陛下,此人无礼,愿出城斩杀之!”神树荣说道:“肃莫骁勇异常,不可轻敌,你看他如此狂妄,不安营下寨,便来挑战,因此不可急战。你等速速做好防御,待到他安营之时,朕方可出击。”

肃莫在城下叫了半晌,城上的士兵都怒不可遏,但神树荣仍然不动。于是,肃莫便找人提着襄凝和神树赤的首级,用长枪挑着,立于两军阵前,叫道:“神树荣,你屡战屡败,却让部下白白送命,还不早早投降?”城上的诸将看到襄凝和神树赤的首级,更是忍无可忍。神树荣站在城头,心中更是怒火万丈,他拔出剑来,叫道:“放箭!”城上的箭矢如雨一般射下,但肃莫早就撤出了一箭之地,即便箭矢坠地,离肃莫的阵脚尚有三四丈远。肃莫看到此情景,哈哈大笑,说道:“神树荣,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为何还要做垂死挣扎?”

神树颜走到神树荣面前,说道:“陛下,请让臣为襄凝将军和臣弟报仇雪恨!”神树荣说道:“肃莫狂妄,乃是要激怒朕,与之决战。你等不可擅自出战,违令者军法从事!”

神树荣已经下了令,诸将没人再敢劝战,都站在城头,怒视肃莫。

这下肃莫骂得更是起劲,索性将襄凝和神树赤的首级抛到地上,让士兵踢来踢去,肃莫骑在马上,提着双锤,对着神树荣得意洋洋。

突然,一支赤羽箭从城上射了下去,赤羽箭的箭头对准的便是肃莫的胸口。虽说肃莫早就退出了这一箭之地,但这支赤羽箭偏偏超出了这一箭之地,距离虽远,力度却足以将其射穿,肃莫正得意洋洋地破口大骂,突然手中的双锤坠地,肃莫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这支赤羽箭硬硬地插在了自己心脏处。敕阳城上本就鸦雀无声,敕阳城下的声音也戛然而止。肃莫口吐鲜血,从马上跳下来,倒在了自己的大锤旁边。肃莫手下的士兵原本也洋洋得意,见此情景,个个都呆若木鸡。

城头上,见到肃莫被射死,一起拍手大笑,一齐叫道:“射得好!”

神树荣回头看着手下的人,问道:“此乃何人所为?”

只见神树颜左手拿着两张大弓,他将两张大弓一并攥在手中。、

神树颜放下了弓,说道:“末将违抗军令,请陛下治罪。”

神树荣笑道:“你的罪稍后再说,朕命你率军一万,追击肃莫残兵,一并收复北量郡。”

神树颜叫道:“是,陛下!”

神树颜带兵出城时,肃莫手下的士卒早已是群龙无首,惊慌失措,纷纷丢盔弃甲,或逃或降。神树颜趁势掩杀,斩首三千,俘虏两万,敕州战役至此,神树荣刚刚打了一场胜仗。

0

第六十七章:决生死、龙争虎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