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六十八章:大转折、弃暗投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八章:大转折、弃暗投明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8/9/17 23:29:44

敕州的局势,已经有些好转。原本炎候的计划,已经快要成功,只因肃仪妒忌炎晋的战功,错过进攻敕阳的最佳时机,其后又唆使肃莫冒然攻打敕阳,使得肃莫战死,神树荣总算占了一点上风。

敕阳大营,神树荣召集诸将,说道:“此战全赖禁军校尉神树颜之功,否则,敕阳之围难解,不过,神树颜违抗朕的旨意,擅自出战,理应受责罚。”

大将军襄武上前,说道:“陛下,请陛下赦免神树颜罪过,神树颜此行,毕竟功大于过。”

神树颜说道:“陛下,臣甘受责罚。”

神树荣笑道:“你抗命在前,理应受军棍三十,但此战功不可没,朕加封你为左将军,暂代襄凝之职位。”

神树颜谢恩道:“多谢陛下。”

这时候,左右士兵将神树颜拖下去,责打了三十军棍,神树颜将衣服穿上,又回到帐中。神树荣问道:“左将军神树颜,你可心服口服?”

神树颜说道:“陛下赏罚分明,臣心服口服。”

神树荣说道:“朕调兵遣将,必然是赏罚分明。况且眼下大敌当前,不可不谨慎小心。”神树荣走到地图前,接着说道:“海世成的七路大军,如今只退了一路,目前北自望雄郡,南到中连郡,皆有战事;诸位来看,海世成使各路兵马分别攻打敕阳周围州郡,不过是要牵制住朕的两翼,然后派遣得力干将直取敕阳,只可惜,他的得力干将已经阵亡,海世成的黑虎掏心之计已经被朕破解。”

襄武说道:“炎候的策略,本是要炎晋来攻敕阳,但肃仪妒忌炎晋,因此才酿成大祸。陛下,肃莫虽死,炎晋也非等闲之辈。”

神树荣点点头,看了看神树颜,问道:“左将军,说说你的看法。”

神树颜说道:“陛下,臣以为,应该击中主力,击退新郡的敌军,尤其是炎晋所部。”

神树荣说道:“朕正有此意。”

襄武问道:“陛下,如今炎候的大军,已经在量都驻扎;陛下要击败炎晋部,须赶在炎候之前,但如此行事,恐非一两日可破之。”

神树荣指着地图,说道:“朕已有破敌之计,诸将且看,炎晋与肃先、竞宇三部兵马在新郡驻扎,互为犄角,朕欲兵分两路,一路从北面攻打炎晋,另一路插入炎晋与肃先两部之中,使之首位不能相顾,然后便可使新郡、敕阳等诸路兵马合围之,歼灭肃先、竞宇两部。”

襄武说道:“陛下如此用兵,甚好。”

神树荣说道:“只是插入两路敌军之中,须派一能征善战之人……”

神树颜立刻起身,说道:“陛下,臣愿望。”

神树荣笑道:“此将非左将军神树颜莫属,朕将禁军五千人及敕南留守一万人交与你,务必为朕切断敌军联系。”

襄武说道:“陛下,臣先前败于炎晋之手,如今愿从背面攻打炎晋。”

神树荣说道:“兄长,你带四万人走北量郡南下,步步为营,万万不可大意轻敌。”

神树荣安排已定,又派人到新郡传令,六月十五日,天气甚热,襄武率四万大军从北量郡南下,神树颜则率一万五千人马从敕阳南下,两路大军合围新郡;神树荣亲率六万兵马随后,也朝着新郡而去。

神树颜因为二弟之死,心中甚是愤怒,如今已做了左将军,又统领了一万五千人马,便迅速南下,当日还未傍晚,便已经杀到了新郡附近。神树颜使士卒列阵,言道:“弟兄们,敕阳之围虽解,但敌人尚在,今日随我击退新郡之敌,报仇雪恨!”

手下将士被神树颜激励,齐声喊道:“报仇雪恨!报仇雪恨……”

神树颜安排已定,遂使骑兵在前,步兵在后,冲着新郡之北而去。此时新郡城外,竞宇、肃先在前,炎晋则在二人后面五十里安营。神树颜一声令下,手下兵马冲着竞宇的方向而去,然而竞宇正率军攻城,他以为肃莫早就围住了敕阳,却不料敕阳的兵马已经杀到,好不防备,被神树颜打得措手不及。

城头上,恒楚和树子量看到神树颜兵马到来,拍手大笑。恒楚对树子量说:“陛下果然已经派兵来了,请将军守城,待我去坎了贼将!”

恒楚点齐了新阳军五千人,打开东门,与神树颜包抄敌军。竞宇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势镇住,落荒而逃,恒楚在后面挺着长枪,一边追赶一边大叫:“竞宇休走!”竞宇顾不得理会,一味地逃走,被恒楚一枪刺入后心,落马而亡。

神树颜与恒楚击败了竞宇部兵马,在城外会师,神树颜说道:“恒楚将军辛苦了,陛下已经解了敕阳之围,我等只要合围肃先所部,便可击退敌军。”恒楚说道:“肃先将兵马驻扎在新郡之南,只要我等在城外安营,便可切断肃先与炎晋的联系。”神树颜说道:“将军,我在城外驻扎,与城池互相接应,可先让城中将士休整调养。”

此时炎候尚在量都,听说肃莫阵亡,神树荣夺回北量郡,竟然一掌拍翻了桌子,大骂道:“肃莫真是无能之辈,坏了本帅的好事!”后将军海和说道:“大将军,肃莫虽败,炎晋尚在,只要炎晋与肃先合兵一处,再拖住神树荣七日,我军便可杀到新郡。”炎候说道:“原本,本帅的策略,为的是分散神树荣兵力,可如今,神树荣的兵力越来越多,本帅的兵力倒是被分散了,如今肃莫已经被神树荣合围而死,倘若海折、佐鸣等人,也来这么一出,如何是好?”海和说道:“大将军,理间不与我军合力攻中连,反而南下攻打伯阳,就算我军拿下中连,也于事无补,不如,让海折速速北上救援新郡如何?”炎候说道:“不仅要让海折救援,你速速传令到北面,命左思亦、佐鸣二人速速南下,与本帅在量都会师。”海和说道:“大将军,如此一来,襄成师、神树安两部岂不是没有后顾之忧?”炎候说道:“本帅原本的意图,意在分散兵力,而使主力攻打敕阳,可如今敕阳没有打下来,再分散兵力,反而会被神树荣所败,你速速去办吧。”

六月十六日,左思亦、佐鸣二人各自放弃望雄郡和龙门郡,纷纷掉头南下,朝量都而来;正在攻打中连的海折,也掉头北上去救援驻扎在新郡的肃先。于是,神树荣将计就计,使中连郡、敕南郡兵马东进,在西面将海折、肃先合围;望雄、龙门方面,神树荣使佑贡驰防守望雄郡,命襄成师率军南下,到新郡会师,又使神树安在龙门郡以南沿路下寨,阻挡左思亦与佐鸣大军南下。

两日后,神树荣率军到达新郡,而襄武在北量郡也稳住了阵脚,炎晋在新郡以北安营下寨,已经快要首位难顾。这时候,炎候派轻车将军肃广到炎晋的军中传令,肃广与肃莫也是同族之人,素来与炎晋不和睦。肃广见到炎晋,说:“炎将军在新郡驻扎多日,进不能拿下敕阳,退不能解救肃先,却白白浪费着军粮,真是令人惋惜呀。”炎晋说道:“我当日已经拿下北量郡,即将进军敕阳,大王却命我折返,错失良机,今日反而责怪我?”肃广说道:“炎将军此言差矣,战事不利,如何能责怪大王?在下并非兴师问罪,只是为骠骑大将军传达军令。”炎晋问道:“骠骑大将军有何军令,请讲!”肃广说道:“骠骑大将军命在下前来监军,要将军拿下新郡,解救肃先将军。”炎晋怒道:“你不要欺人太甚,当日三路兵马尚不能拿下新郡孤城,如今我只剩下一路兵马,况且神树荣大军增加数倍,我如何能拿下新郡?”肃广说道:“炎将军稍安勿躁,骠骑大将军的二十万大军,已经赶到了量都,七日内便可以来到,只要炎将军能坚守此处七日,待骠骑大将军杀到,肃先、海折两部趁机突围,里应外合,必破神树荣。”炎晋问道:“炎某怎么听不明白,到底是攻打新郡,还是坚守此处?”肃广说道:“坚守此处,那是自然,但若是炎将军你坚守住了营寨,肃先、海折二人却被神树荣所灭,日后炎将军如何向大王交待?”炎晋说道:“好,既然如此,炎某便拼死一战!”

神树荣在新郡,听说炎晋来攻打北门,遂登上城头,只见炎晋一身黑甲,骑在马上,手中挺着一杆两头枪,叫道:“我乃是木红国先锋炎晋,谁敢与我一战……”炎晋叫嚷了多时,神树荣并未下令出战,炎晋又叫道:“如若不敢出战,便让开道路,给我南军让路!”神树荣笑道:“此人口气不小。”树子量在一旁,说:“陛下,臣原本在北海太守炎甫帐下效力,炎晋便是炎甫之子。”神树荣说道:“炎晋此人,不可小视。”锦楷之幼子锦礼上前来,说道:“陛下,末将愿会一会此人。”神树荣笑道:“炎晋可是木红国猛将。”锦礼说道:“末将若能斩杀炎晋,又如何?”神树荣笑道:“好好,你便下去和他一战!”

锦礼提着大刀,带五百士卒出城,到炎晋阵前,叫道:“炎晋休得狂妄,我乃是敕国丞相之子锦礼,特来去你的性命!”炎晋笑道:“你如此年轻,万万不能前来送死。”锦礼大怒,挥刀就砍炎晋,两人遂交战起来,城头上神树荣看着,便对恒楚说:“朕看锦礼并非炎晋对手,你速速下城去相助!”

城下,锦礼和炎晋都了二十多回合,炎晋越战越勇,锦礼已经抵挡不住,这时候恒楚拍马赶来,说道:“锦礼速退,我看去擒此人!”恒楚提着点钢枪上前去,和炎晋都了三十多回合后,炎晋掰开两头枪,左右手各持短枪,近战恒楚,将恒楚的点钢枪打落,恒楚遂落荒而逃。

神树荣在城上,说道:“炎晋真乃奇才,朕要去与他一战。”

树子量拦着神树荣,说:“陛下,如今局势未稳,万万不可情敌。”

神树荣笑道:“无妨。”

神树荣命人取来亮银枪,带一千士兵出城,杀到了炎晋军前。

炎晋远远看到来将穿着赤色战袍,华丽非凡,却看不清面孔。

神树荣到阵前,说:“炎晋,朕来会一会你。“

炎晋看清了神树荣的面貌,便说道:“炎某早听说敕国皇帝神树荣武艺非凡,今日能领教,实乃荣幸。”炎晋说完,便将两支短枪合上,直取神树荣,神树荣使亮银枪和炎晋厮杀,两边将士不停呐喊助威,战鼓响彻半边天,两人斗了五十多回合后,炎晋在此掰开两头枪,左右手各持一支,与神树荣再度厮杀,又斗了十几回合,果然打飞了神树荣的亮银枪,城上的将士都十分惊慌,却不料神树荣拔出腰间配件,又打落了炎晋左手的短枪,于是,城上的将士纷纷叫好,呼喊着:“吾皇万岁……”

神树荣和炎晋各持短兵,在马上又都了二十多回合,神树荣住手,说道:“炎晋,时候不早,你暂且回营,明日朕再来战你。”

炎晋说道:“好,明日再战!”

炎晋说着,跳下马,却回短枪,又骑上马,掉头朝着军中而去,这时候,肃广在后面喊道:“炎晋,还不速速生擒神树荣!”炎晋不予理会,继续朝着军中而去,肃广怒吼:“炎晋,你竟敢违背军令!”炎晋仍然不理会,收兵回营。

神树荣回到城中,对诸将说:“木红国有如此猛将,却不能委以重用,可惜呀。”

树子量说道:“陛下,海世成乃是无能之辈,岂能用好炎晋,臣有一策,可是炎晋主动归降,为陛下效命。”

神树荣问道:“如何?”

树子量说道:“方才臣在城上,看到炎晋军中发号施令者,乃是肃仪之族弟肃广,臣便明白了许多。当年烈铭在延池设宴,要加害陛下及炎甫,陛下得以逃脱,炎甫却被烈铭所杀。肃仪原本是炎甫的部下,明知烈铭图谋加害,却仍然要炎甫前去赴宴,也因此使得炎甫丧命;其后,肃仪担心炎晋加害,便处处与之作对,先前炎晋攻敕阳,肃仪恐炎晋夺了头功,遂在海世成面前进谗言,才造成如此局面,臣以为,炎晋与肃仪之间,已经是水火不容,况且肃仪卖主求荣,害死炎甫,只要将此事告诉炎晋,炎晋必怒而欲杀之。”

神树荣说道:“即便炎晋要杀肃仪,也未必会归降于朕。”

树子量说道:“只要陛下在两军阵前,向炎晋讲这段往事,以此离间炎晋与肃广,肃广必诬陷炎晋谋反,到那时,炎晋岂有退路?”

神树荣点点头,说道:“此计甚好,明日可如此而行。”

次日,炎晋复带兵马到城下挑战,神树荣与树子量率两千士卒到城外列阵。

炎晋说道:“敕王陛下,今日炎某便要与你一决生死!”

神树荣笑道:“且慢,朕与炎将军不论谁死,都无遗憾,只是,朕有一段往事要告诉炎将军,将军若是不知此事,生不足活,死不瞑目。”

炎晋问道:“敕王所说何事,竟如此重要?”

神树荣指着树子量,说道:“炎将军,这位树子量将军,本是令尊炎德忠将军的旧部将领,令尊为烈铭谋害之后,树子量将军便投靠了朕,如今已经数十年,不知道将军是否认识?”

炎晋对着树子量作揖,说道:“炎某曾听家母讲起此事,听说过树将军,却未曾见过,家母离世之后,炎某便也没有再打听过。敕王陛下所说的往事,仅此而已?”

树子量说道:“炎公子,在下曾为令尊效命,那日,烈铭邀请令尊去延池赴宴,在下也曾力劝,但有一小人,明知烈铭欲加害令尊,却蛊惑令尊前去,才酿成大祸,你可知道,此人是谁?”

炎晋惊讶万分,说:“不知道。”

树子量说道:“此人便是肃仪,令慈可曾讲起过?”

炎晋说道:“家母只是说肃仪本是父亲的谋士,却从未说过此事。”

神树荣说道:“炎将军,肃仪加害令尊,又害怕你报仇,遂百般刁难,加害于你,可是如此?”

炎晋说道:“肃仪兄弟数人,个个阴险狡诈,炎某素来不齿,却不知是这等事所致。”

神树荣说道:“此战若不是肃仪在你家大王面前进谗言,将军早已拿下了敕阳,朕如何还能活到今天?”

炎晋笑道:“敕王说这些话,是要劝降炎某不成?”

神树荣说道:“并非朕要劝将军投降,只是如此下去,将军性命难保。”

炎晋笑道:“先王曾经有恩于我,炎某岂能背主求荣?”

树子量劝道:“公子,在下只是觉得,公子在木红国,早晚必被肃仪所害。”

炎晋嘴上虽那样说,但听到树子量这话,心中也有所沉思。

神树荣说道:“炎将军若被肃仪小人所害,好歹也落个忠良之名,如同克赫将军一般;但是不能为父报仇,炎将军若死,可瞑目?”

炎晋心思大乱,不知该如何回答,这时候,肃广带着几十名骑兵,从后面赶上来,叫道:“炎晋,你为何还不杀了神树荣!”

肃广来到阵前,神树荣身后的将士拍马拥上前来,举长枪指着肃广,肃广大惊,指着炎晋叫道:“炎晋,你,你要干什么?你,你竟敢私通敌国……”

炎晋突然调转马头,到肃广面前,拿枪指着肃广,问道:“私通敌国,又该如何?”

肃广勉强着笑道:“别,别,炎将军这是为何,要是拿不下城池,我等收兵回去便是,我一定在大王面前力保将军,一定,一定……”

炎晋道:“肃广,我问你,炎候为何要你前来监军?”

肃广哆哆嗦嗦,说道:“炎将军,别这样,别这样,这都是炎候将军的意思……”

炎晋拿枪指着肃广,怒目而视。

肃广说道:“炎将军,这和小人没有关系呀,肃先是肃仪那厮的族弟,肃仪跟炎候说,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肃先,所以,所以才给将军下了死命令。”

炎晋怒道:“所以就要我去送死是吧?”

肃广回答:“不,不,炎将军,小人只是奉命行事,奉命行事……”

炎晋不等肃广说完,便一枪将肃广刺死,肃广掉下马来,摔在地上。

炎晋回头看肃广带来的人,那些人都纷纷下马,跪地求饶。

炎晋丢下两头枪,跳下马来,跪在神树荣的马前,说道:“多谢陛下相救,炎晋愿降。”

神树荣和树子量马上跳下马来,走上前去,神树荣扶起炎晋,说道:“朕与令尊也曾并肩作战,今日得炎将军,此乃天意。”

0

第六十八章:大转折、弃暗投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