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戏说川军>第三十二章 乔毅夫怒斥刘湘 胡景伊大开杀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二章 乔毅夫怒斥刘湘 胡景伊大开杀戒

小说:戏说川军 作者:钟进 更新时间:2018/1/23 7:24:28

刘湘,率兵乘船从小市逃出后,在长江对岸上陆。沿陆路赶到纳溪,加上张邦本带出来的人马,加在一起,不到五百人,还丢盔弃甲的。川军第一旅,几乎被全歼。刘湘,在杨森手里,连败几仗,杨森把他打得够惨的了,想一想几次脱逃,还真有点“狗屎运”!

在寒坡场时,如果撤慢了一步,就被杨森的兵,包进去了。出了寒坡场,又被打伏击,前有截道,后有追兵的,他掩护张邦本司令部人员,横向逃了出去。在小市,要不是余际唐部负责攻南门,那个憨包对手,没炮击南门码头,他这条小命,不是被打死,就成了杨森手下的阶下囚了。细想与杨森打的这几仗,不得不服气,杨森的兵力应用,火力应用,确实要高自己一头。特别是杨森的大刀,手枪敢死队,打巷战时,攻击力相当强大,自己今后,有条件的话,也要建立一支这样的敢死队。刘湘在这几场败仗中,从杨森那里,还学到不少战术。

不知为什么,杨森把他打得这样惨,川军第一旅,几乎被全歼,但刘湘对杨森,却是恨不起来。反而是想缓和关系,与杨森结纳。如果杨森能为已用,那真是如虎添翼。刘湘,不得不承认,打仗,自己还真不如杨森。那时候,是把杨森看走了眼,以为他是一个外表精明,性格张扬而又跋扈之人,又喜好嫖娼,不洁身自好,本事不大脾气大的人。他并不把杨森看在眼里,他算计了杨森,也是为了掌握实权。杨森也把他做不了什么。杨森,还差点被张邦本弄死,这是有点太过头了。杨森跋扈,但罪不致死,杨森,也确实是有本事哟!刘湘想,找一个时机,与杨森化解。这个冤家,是结不得的。

而张邦本,对杨森,是恨之入骨髓了!堂堂的川军第一旅,居然被杨森这个小小的少校营长打败!不是只败一次,而是连败五阵,老本几乎赔光,对于张邦本,这个武备系前辈,留日士官生,简直是奇耻大辱!恨不得生嚼其肉!收兵到纳溪,周俊也从泸州退出来,到了纳溪,四目对望,恍如隔世,川军第一师,现在只有一团人多一点。要不是梁渡团的兵,看在是同一个师旅的弟兄,老长官的面下,放了他一码,可能川军第一师,已经没有了。

第五师的兵,又围了纳溪,周骏、张邦本以为这一次,川军第一师是彻底完了。正在商议着如何突围,向彭光烈的第二师靠拢,胡景伊来电,滇军叶荃部到达宜宾。叶荃部即刻出击,支援周骏部,这才把心安下来。重新将残兵整编布防,张邦本把剩下的兵,交给刘湘带,刘湘,又算有了一个营的兵力了。

他们此时,还不知道。第五师攻击纳溪的时间、方案已定。他们盼的滇军,遇上杨森,能否自保都不一定。

但他们开始转运了!重庆告急,第五师回援重庆。第一天一早,重庆军撤围。要不是胡景伊来电,他们还不知道重庆军去哪里了。当下集合队伍,按胡景伊的命令,会攻重庆。

周骏师开始尾随追击了。虽然已失去了川军第一师的气势,加起来也不过一个团多一点的兵力。但他们是追兵,而且,还知道刘存厚师已从川北掩杀过来,现在,周骏是有恃无恐了!对方已经是惊弓之兵了,该他周骏出气了。

第五师由梁渡部断后,周俊师咬着不放。双方在路上小打了几下。因为要救重庆,梁渡部无心恋战,边打边退,到了永川,重庆的电报已来了,重庆已被黔军黄毓成部占领,王陵基已攻破青木关。吕超、余际唐部在壁山马坊桥,吕超获知熊克武、杨庶堪,已出走重庆,不知去向。此时,吕超心灰意懒,独自离队,队伍溃散。龙光得知,明白反袁,是没戏了,带着几个卫兵,自己悄悄离队了。

主将一走,军心就散,梁渡,跟他起义的两个营长也逃了,他们不逃,必死无疑,因为他们都知道,周骏的心胸狭窄。不走,等死啊?

梁渡部被周骏收编。由于梁渡部已扩编到旅,周骏一下了就收编进来一个旅。梁渡团是他原来的兵,还有一团人是成都保安团的兵。一下子,声势大振。队伍整编,刘湘升为团长。刘湘团打先锋,率先进入永川地区。

由于龙光支队兵溃,杨森又不在,士兵军官们各找出路,一哄而散,刘湘带兵赶到永川,围了这些散兵。杨森部原来川军第一旅的兵,又被张邦本收编回去。而五师一支队的兵,包括杨森营的兵被俘,军官被挑出来,全部关进了永川县监狱。

为什么要把一支队的军官全部关进监狱。因为这些军官都是革命党,是从川军第一师,跳到川军第五师去任职的。这次第五师,把川军第一师,打得这样惨,周骏、张邦本,对这些速成系革命党的军官们恨之入骨,准备收编完部队后,把这些军官,全部杀害。人,是刘湘奉命押送进监的。

刘湘手下的军官,也是速成系的多。看见押进监,准备砍头的全是速成系的同学,心里不平。但又不敢说。特别是被杨森收编,又回到川军第一旅的军官们,打小市时,他们当中的二个连,加上炮兵、机枪连的,都参加了的,打垮川军第一旅,他们都有份。还不知张邦本,怎么处置他们,自身都难保,更不敢说。但私下里都极为不滿!

“这种搞法,怕不对哟!放下枪,就不该死,这个规矩破不得的!”

“刘莽子太听活,不是什么话都要听的,这个是在作孽,他就不怕弟兄们打黑枪!”

“刘莽子这个搞法,我们在他手下当差,心都是悬起的!一味的奉上,不顾朋,怕是没得人实心实意的跟着他哟。”

“算了,找个机会,我们不干了。要干,也要找个能容人的长官。”

“我看杨森,就不错!有能力,有担当,对兄弟们,也是对得起的。可惜哟,杨森又不在,那个龙绍伯,自己跑了,还他妈保定军校毕业的?杨森要在,我们也不至于落到这步田地。”其实,这些军官,在杨森手里发了财的。杨森缴获的开拔费,每个军官都分了三到五百个银元的,他们当然念杨森的好。别看几百个银元,相当于川军连长、排长一年的饷银了。

速成系的军官们,私下议论纷纷,如果有人挑头,这把火,不知会烧成怎样!

乔毅夫,现在的永川县长,是速成系中,威望最高的人。速成系的军官找到当县长的乔毅夫,乔毅夫一听火冒三丈!这刘莽子,干些什么事啊?简直是莽得没有头了!他也顾不得什么了,不能看着这么多同学死于非命!当下带着保安队,到达县监狱,后面一群军官跟着看热闹,也想在刘湘的兵反抗时,搭**。乔毅夫一到,大声一吼,“给我让开!”分开卫兵,带队进入监狱,命令狱卒打开监门,把所有的军官放了出来,并由保安队护送他们离境。还在监狱门口,把刘湘数落一顿!说刘湘不像话,豪无人性,同学都不放过。

乔毅夫,为什么这么大的胆量,他也知道,刘湘干的事,是受到周骏、张邦本指使的,他要出面干涉,那两个武备系的**能放过他吗?但他顾不得这些了,救人要紧。人救了,要拿我乔毅夫顶罪,我也不怕!大不了就是一个死。乔毅夫确实是冲冠一怒,没有考虑到后果。

其实,刘湘听到兵来报告,也知道了乔毅夫来干涉,赶了过去,看见乔毅夫的保安队把人送走,乔毅夫在监狱门口数落他,但他也不敢过来,只是远远的看着。刘湘表面憨厚,其实是相当精明。他不来干涉,也怕引起众怒,那么多速成系军官在那里,要是用武力硬干,可能今后不好做人了。他看着乔毅夫把人送走,他还下了一道命令,沿途不能阻拦,违令者斩!那时,刘湘已被任命为团长了,现在永川的警备,是他在管。周骏、张邦本已经带兵去重庆了。

他手下的兵,告诉乔毅夫骂了他些什么。刘湘听了,苦笑了一下:“他是我们速成系的老大,威望最高。我那时,还是个小老弟,他骂就骂吧,大哥骂小弟,我还能给他计较什么。”

私下里又要人带信给乔毅夫:“其实,我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正在打仗。我不关他们一下,他们又领起兵来给我‘扯拐’,我也要防他们一下。过后,我会放了他们的。乔兄骂得对,我要是对同学都开杀戒,那真是猪狗不如了!”

其实,刘湘是代人受过。刘湘确实不是想把这些同学怎么样。周骏、张邦本知道了,问刘湘是怎么回事。刘湘把经过讲了,加了一句:“要是硬来,当时,速成系的军官好多都在那里,有的枪都提在手里了,我怕引起兵变,就让了一步。”周骏、张邦本也不好再说什么,兵变?第一师营、连级军官几乎都是速成系的,真的引起兵变,第一师相当于自行解体了。他们认为,刘湘处理得不错。这些小军官,又不是首犯,也犯不着再追究。

刘湘为什么不敢对乔毅夫无理?乔毅夫是他相当佩服的人。在军校时,就想结纳他。刘湘是心思极深的人。他想组建的核心集团里,同学中的张斯可、乔毅夫,早就上了他的名单了!杨森这次差点把他打背气,反而认为,杨森也是他的可用之人。要成大事的人,思维与常人不一样。当常人在斤斤计较得失时,他想的是如何编织自己的宏图大业。挨一顿骂,算什么,一笑了之,还要向对方示好。

刘湘在永川,由营长升团长了。这连打败仗,还要升官。杨森,连打胜仗,捞了几万银元,结果是不名一文,落得给一个黔军下台旅长当跟班,这什么事呀!

刘湘在同学中,查问杨森的下落。杨森的部下,也没有瞒他。刘湘才知道,杨森到宜宾大道去看地形去了,才脱离了部队。由于第一师挡在中间,杨森没有追上部队,此时不知去向。刘湘想,如果杨森没有脱队,可能第一师,不会这么容易进入永川,还收拢了这么多的散兵。如果有杨森,杨森会不会利用黄瓜山天险,与第一师再打一仗呢?这一仗,又会是什么结果呢?

刘湘认为,杨森是个明白人,滇军、黔军、陕军入川,反袁没有希望了,这一点,杨森不会不明白。但与长官周骏、张邦本,也包括刘湘在内,结下的仇,送上门来了,凭杨森的脾气,不会不声不响的溜了的。龙光走了,杨森一呼,掌握龙光支队,不会有问题。梁渡、吴行光、贺重熙为了自保,可能也会跟着杨森干一场!如果真是这样,杨森来指挥这支部队,上万人枪,炮兵四营,机枪四营,而第一师,只有约二千人,这仗一打,黄瓜山下,就是第一师的坟墓了!想一想都后怕!幸好,杨森不在,第一师才有这个好运。

川军第一师,在永川,收罗了散兵,龙光支队,杨森部、梁渡部,加在一起,又是一支满编师,而炮兵、机枪翻倍,真是实力强大哟!周骏被任命为重庆镇守使,马上带兵入重庆了。他发出了追杀命,杨森的名字,赫然在目,可能其他的人,龙光什么的,都可以放过,唯有杨森,不能放过。可是,杨森失踪了,追到老家广安,找不到人。找到玉凤那里,杨森根本就没有回广安,杨森好像从大气中,消失了。

乔毅夫也在关心杨森的去向。杨森的部下,有的躲在乔毅夫的县衙门里,给乔毅夫讲了杨森离开永川后,接连打的几仗,堪称每一仗都打得精彩。要不是余际唐部失误,张邦本,刘湘,可能都成了杨森的俘虏。也说了杨森为什么离队,还说了第五师内,杨森是功高震主,受到挟制、以及内部的一些矛盾等等。

乔毅夫听到这些,他除了对杨森惋惜外,也知道了,国民党内,在如此凶险的境况下,还互相倾轧。他感到,仕途凶险。再说,他是重庆政府任命的县官,周骏主政重庆,必定容不下他。顿生退意,马上辞职,准备回老家,当“乡贤”去了。

黄毓成、王陵基同时被撤职。黔军退出重庆。周骏部进入,刘存厚部也进入重庆。国民党人纷纷逃散。胡景伊开始了大清算。以彭光烈师,偏向重庆,拒不执行军令为由,被就地解散。孙兆鸾师,同情重庆,态度不明朗,被下令撤编。孙兆鸾退役,给了三万退役费。这样,尹昌衡手里没有重兵了。这两个师的枪械、兵力,补充到川军第一师,第四师。刘存厚的第四师,改序列为川军第二师。至于第五师,已是溃兵,四散而去。四川陆军,由五个师,变成了二个师。

尹昌衡是最不划算的!铁心拥袁,**了张熙团,他却是什么也没有得到。川边镇守使降级,由四川都督管辖。尹昌衡被调入京,到将军衙门当将军去了。这个闲职的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被袁士凯下了大狱,准备问斩了!当然,罪名可以捏造,真实的原因,还是尹昌衡杀了赵尔丰,赵尔丰是袁大脑壳的儿女亲家,他这是公报私仇。还好,当时的国务**段祺瑞力保,才免了杀头,判了个无期,长期监禁。一代枭雄,就此断送了大好前程。

段祺瑞为什么要力保尹昌衡。因为尹昌衡从日本回国,段祺瑞担任主考,按大清朝规矩,考试录用后,被录用之人,就应当是主考官的门生了。过后,尹昌衡向段祺瑞投了门生帖子,投在段祺瑞的门下,成了段祺瑞的门生了。有这一个缘源,段祺瑞是北洋三杰之一,又是现任国务**。国务**为门生作保,袁大脑壳也不能不买面子。想一想,杀了尹昌衡,天下人也会认为老袁的胸怀不大,有公报私仇之嫌,杀赵尔丰,当成重罪,这是上不得台面的。罗列的尹昌衡之罪,罪不至死。老袁也让了一步。

尹昌衡那个悔呀!悔不该当初,不听周道刚、彭光烈的,扶上胡景伊护理都督。这一步错,是步步错!铁心反袁,也许还能拼一下,以当时的形势,驱胡下台,重掌川政完全有可能。以四川的财力、兵力,老袁平定四川,也不会那么容易的。拥兵自保,以观待变,说不定还有个出路!现在,囚在京城,是英雄末路了!

两年后,袁大脑壳暴毙,尹昌衡出狱。从此,尹昌衡退出军政界,在成都闲居了。在成都,生活艰难,完全靠老部下接济。好在川军的将军们,都认他,川军混战,成都易主,如走马灯一样!但不管谁,驻扎在城都,都要接济他,一代枭雄,落到这个下场,世人只有感叹了!

人一变脸,相当狠毒。刘存厚,提兵南下,遇上了在荣县起义的民军,领头的是国民党人王天杰。王天杰领着二千余人的民军,本想与一支队会合,但一支队已溃散,遇上了刘存厚的第四师,双方打了起来,民军,当然打不过正规陆军。王天杰兵败被俘。刘存厚杀了王天杰!刘存厚原是云南同盟会的支部长,按理,还算同志。可刘存厚不念旧情,不知他为什么这么痛恨国民党人。到了重庆,与周骏一起,大肆搜捕国民党人。并以此敛财。

除了逮捕判罪外,还处以高额罚金。他与周骏,制定了量财力而罚款,荣昌的大罚金一案,一次就罚三万银元,哄动全省。而且对国民党人的家产,大肆查抄,还搞株连。据巴县县志记载:“省军第四师师长刘存厚,入城后,擅作威福,抄没党人财产数十家,并杀党人吴楚,株连之众,等于明的瓜蔓抄,民国所仅见也。”上了一县的县志,必是大事,刘存厚、周骏之罪,已是万世留存了。

什么是瓜蔓抄?凡是亲属,都要被抄没家产。这与明抢,没有区别,刘存厚、周骏,趁机敛财,可以说,他们在重庆,发了一笔大财!重庆政府的杨庶堪、向楚,总务厅长,朱之洪,即朱叔痴等数十人,家产被抄没,还牵连到亲属。并发了通缉令,重庆政府,第五师团上以军官,并杀害了一百余人。杨森,也在通缉令的榜上。

朱叔痴,没有想到,他的一时“漏嘴”,致使数百家国民党人家破人亡,他虽然逃出去了,但家产被抄,还牵连到兄弟的家,他那个悔呀!四川这场不合时宜,更不合时机的反袁起义,该如何评价呢?这段公案现在都说不清。

不过,周骏、刘存厚做得太过分。胡景伊当然是祸首。川军的新生代,速成系、保定系,对武备系的作为,心怀不滿,认为他们犯了大忌!抢刧家产,与土匪无异,实在是无耻!这也是这些新生代,合力把武备系逐出川政的一个动因。

胡景伊是重庆人,祸害了重庆同乡,而这些国民党人,家家几乎都是当地的名门望族,都是有钱人。胡家当然要遭人忌恨。胡景伊也有说法,什么自古以来,谋反之人,都要抄没家产,株连九族。他这样做,还是留了情的。但现在是民国,还是要讲法制的,民国也没有株连法。袁士凯也不敢下这样的命令!他表面上,还是要尊重中华民国的《临时约法》的!更没有犯罪,还要抄没家产的法律!胡景伊以为还是在大清朝。不过,这个在大清朝的举人,官员认为,民国,与大清朝没有什么两样,无非是奴民办差,为“当今”效力。什么法律不法律的,老子有权,开口就是法律。

胡景伊自认为,**四川的反袁起义有功。以为四川都督这个位子坐稳了。没有想到,就在尹昌衡进京不久,袁士凯又下了一道命令,胡景伊卸任四川都督,进京另有任用。如晴天霹雳,胡景伊傻了!袁大脑壳,真是用完人就甩,但他没有办法,只好屈从。

为什么他只好屈从。他也算是明白人。这个中华民国成立,从来没有真正统一过。南方各省,各行其是,**税一分钱也不上缴,四川也是如此。四川是**的一大财源,四川不缴税,就差了一大截了。害得老袁不得不在五国银行大借款。“孙大炮”整出来的这二次革命,反而帮助袁大脑壳真正统一了中国。北洋军进入南方各省,唯有西南三省还没有北洋军。蔡锷,也被调入京了。唐继尧,任云南督军,贵州降为护军使,由地方派刘显世继任。任四川督军的,已发布是参谋**陈宧。陈宧是袁大脑壳北洋系的心服大将。陈宧带三个混成旅的北洋军,进驻四川。实际上,袁士凯是用陈宧挟制西南三省!西南三省军人,都与陈宧有关系。陈宧是西南现代陆军的祖师爷。胡景伊也看出袁士凯的用心了。他只有乖乖的交权,到北京将军衙门任闲职去了。

3

第三十二章 乔毅夫怒斥刘湘 胡景伊大开杀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