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1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11)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5/3 19:11:19

第11辑 大海烫伤 发射成功

罗梦月在家写作业,夏荣芳给小卫国喂奶,罗恩泽洗尿布。夏荣芳说,要不是对门嫂子帮我带孩子,我真就没法上班了。

罗恩泽说,你不嫌她粗俗了?

我以前不是不了解她吗,哎,你说,咱们该怎么报答人家呀?

你说呢?

按道理应该给嫂子付保姆费。

你在她面前提保姆两个字,她不跟你急才怪。

那,那咱俩以后都管她叫大姐。梦月呀,金阿姨帮妈妈带弟弟,金阿姨就是你弟弟的金妈妈了,你以后也要管金阿姨叫金妈妈,知道吗?

罗梦月说,知道了。

1964年6月29日,天气晴朗,发射场上,停着一辆托架车,车上放着一枚深绿色的导弹。场坪的东北角,站着各位首长、专家和罗恩泽等技术人员。

身穿蓝色工作服的中队长站在发射坪中央,脖子上挂着一只哨子,他看了一下手表,表针指向8时整,他猛吹哨子,大声喊着,发射中队面向我,集合!

一、二、三分队分别从东面、南面和西南面的掩体跑步进场,中队长列队完毕,跑步向首长报告,报告首长同志,发射中队执行任务人员已集合完毕,请指示。

首长说,稍息。同志们!

全体官兵立正!

首长说,稍息,

全体稍息。

首长说,同志们,经过改进的DF-2导弹已经转到发射阵地了,此时此刻,让我想起了1962年3月21日DF-2导弹的第一次发射,那次试验失败了,导弹就掉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现在还能看到残骸坠落的大坑。但是,我们中国人从来就是不服输的人,导弹设计院的专家和工人师傅们用了两年的时间,做了543项改进,请大家记住了,543项啊!他们用心血制造出来的导弹,今天就要由我们发射上天了。同志们,这枚导弹是真正属于我们国家自己设计制造出来的导弹,正因为如此,这次试验只准成功,不能失败。我要求你们,精心指挥,不能出任何差错,认真操作,不要放过任何疑点,一定要把DF-2导弹发射上天,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全体官兵呼声震天,有!

首长下令发射准备开始。各个分队立即行动起来,潘大海和罗恩泽站在旁边密切关注。一分队起坚导弹,瞄准测试,一分队队长报告,报告中队长,起竖一次成功,瞄准一次成功。 一位干部报告,报告中队长,气密性检查一次合格。又一位干部跑来报告,报告中队长,分系统测试一次合格,总检查一次合格。

罗恩泽悄声对潘大海说,酒精、液氧和过氧化氢的加注就要开始了。潘大海小声回答,这是我最担心的。罗恩泽小声说,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喜子报告,加注活门关闭完毕。潘大海下命令,撤收。

喜子捧着笨重的加注连接器走下工作平台,一个专家从场外冲过来大声喊叫,不好!

潘大海听到喊声,回头一看,只见加注活门嘶嘶地往外泄露过氧化氢,他大喊一声,都别过来!他一个箭步跳上了工作台,冲向加注活门,过氧化氢喷到他的衣服上,立即燃起了淡蓝色的火苗,喷到他的脸上、颈上、手上,立刻灼起了一串串水泡,潘大海两手扑向正往外喷的过氧化氢,他忍着巨痛,使劲将活门拧紧,他看了看过氧化氢不再外泄,转身一跳,跑步离开了场坪。

罗恩泽跑过去拽着潘大海跑向消防车,消防队员立刻打开水龙头,拿着水管,朝潘大海胸部、脸部、颈部的手部冲洗,经水一冲,胸前衣服上的火苗熄灭了,烧穿的衣服碎片也被水冲掉了,顿时露出一大片烧的通红燎泡密布的胸脯。

守候在发射场坪百米之外的卫生队队长和夏荣芳飞奔过来,他们一把拉着落汤鸡似的潘大海朝医护队跑去。

几个首长、专家从地下室上来,一个首长拽住浑身湿透的罗恩泽寻问,怎么回事?那个首先发现泄露的专家也跑了过来。罗恩泽向首长和专家报告,加注活门密封不好,造成过氧化氢泄露,经过紧急处理,已经不露了。

那个专家说,过氧化氢是一种腐蚀性很强的氧化剂,遇到棉麻布料立即着火燃烧,遇到催化剂会猛烈爆炸。刚才要是继续泄露的话,很有可能会发生燃烧爆炸,这样就会引爆导弹箱内的酒**氧,整个发射场将会成为一片火海,场坪上的人也会即刻化为灰烬。要不是你们处置得当,后果不堪设想,不堪设想啊!

首长问,处置事故的人是谁?

罗恩泽答,是二分队队长潘大海,他冒着生命危险冲上去,喷出来的过氧化氢一下子就把他的衣服给烧着了,他果断把事故处理完后,怕火苗引爆弹内的推进剂,就跳下工作台,向导弹的反方向跑开了。

那个专家感慨地说,潘大海同志勇敢沉着,机智果断,他明知有危险,却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这次多亏了他,我要替他请功!

几位专家和首长们都说,应该,太应该了。

首长问,烧得怎么样?

罗恩泽说,不会影响导弹的正常发射。

首长说,我问的是人,不是导弹,潘大海他烧的怎么样了?严重吗?

罗恩泽回答,处理的及时,可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吧。

正说着,潘大海从医疗救护队里出来了,他已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头上、脖子上和手上都缠着纱布,脸上涂着药膏,他听到首长问他,跑步过来说,报告首长,我只是烫破了点皮,已经涂上药膏,没事儿了。

那个专家感动地对潘大海说:你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你避免了一场特大事故,我们要向你学习!

他对另一个专家说,回去后要对加注连接器进行研究改进,凡是关系到安全的部件,都要十分可靠,操作要更加便捷,一定要做到一步到位,不能拖泥带水。

首长关切地对潘大海说,潘大海同志,谢谢你,请你下去好好休息,一定要把伤养好。

潘大海说,报告首长,这是我的岗位,我的工作还没有完成,请您让我完成我的任务。

首长问,你行吗?潘大海答,没问题。

首长对潘大海赞许地点点头,转身对各位首长和专家们说,快进入临射前的检查了,我们去敖包山指挥所吧。首长带着各位首长和专家离开。潘大海目送首长们离开后,看了看手表,已经是17时25分,他带领着几个人朝地下室走去。

此时的发射场已空无一人,深绿色的火箭昂首屹立,天空中回响着各种腔调的口令声,

30分钟准备。

15分钟准备。

10分钟准备。

5分钟准备。

1分钟准备。

牵动!

开拍!

10,9,8,7,6,5,4,3,2,1,点火!

霎时间,导弹喷射出橘红色的火舌,离开发射台,直冲天穹。

东风二号导弹于1964年6月29日18时发射成功,这是中国火箭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由此,中国的导弹事业从仿制阶段,开始走向了独立研制阶段。

敖包山指挥所内,各位首长和专家们看着导弹升空,拐弯,导弹拉着一条白色的烟雾,朝西方快速飞去,直到目标消失。

调度报告,落区发现目标!

指挥所里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各位首长、专家相互握手祝贺。好些工作人员都激动地哭了,他们互相长久地拥抱,首长和专家们也是热泪盈眶。

一位首长紧紧拥抱着一位专家高呼,科学万岁,科学家万岁,各位科学家们,祝贺你们啊!

那位专家掏出手帕擦干眼泪,挥手高喊,我们国家终于有了自己研制的导弹了!

大家欢呼,我们胜利了,我们成功了。工作人员破涕为笑,他们笑着喊着跳着冲出了指挥所。

发射场成了一片欢腾的海洋,大家跳着,喊着,笑着,哭着……

孔文高喊,咱们中国自己研制的导弹终于发射成功了!所有人高呼,浪跟滴!浪跟滴!!

潘大海流着泪欢笑,罗恩泽兴奋的去拥抱他,疼的他大叫了一声,罗恩泽这才猛然想起他身上的烫伤,罗恩泽扶着潘大海上了救护车,夏荣芳在车里接应。场上的所有人员立刻给救护车让开了一条通道,救护车鸣叫着驶出发射场时,全体官兵给救护车里的潘大海敬礼。

傍晚时分,罗恩泽和夏荣芳搀扶着潘大海回到家,金小妹看到大海的头上,脖子上和手上都缠着醒目的白纱布,忙迎上来问,哎呀,你这是咋整的呀?小兵和小军也都关切地问,爸,你这是怎么弄的呀?你疼不疼呀?

潘大海朗声大笑地说,没事儿,就一点小伤,别大惊小怪的,我今天特别的高兴,哈哈哈。

潘志军悄悄对潘志兵说,哥,咱爸是不是疼疯了? 潘志兵说,别瞎说。

罗恩泽对金小妹说,大姐,潘分队长是在阵地上烫伤的,小夏已经给他上过药,打过消炎针了。潘分队长在关键的时候冲了上去,他为咱们基地避免了一场特大的事故。没有他,就没有我们今天的胜利,我们的任务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地完成。首长和科学家们都夸他了不起,还号召我们大家要向他学习呢,他这次可是立了大功,露了大脸了!

金小妹着急地说,立功露脸的事儿我不想听,我就想知道他伤的到底重不重?

夏荣芳说,大姐,这烫伤吧……

潘大海打断夏荣芳的话,不重,一点都不重。

金小妹心疼得直掉泪,你这是让啥东西给烫的呀,是咋烫的呀?你疼不疼啊?

罗恩泽说,大姐,他是让一种燃料,一种很特殊的燃料给烫伤的。我们为了这次任务费尽了心血,可是到了加注燃料的时候却发生了泄漏,要不是潘分队长冒着危险把活门给拧紧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小兵问,罗叔叔,那燃料是干啥用的?

小军问,罗叔叔,你们的任务是啥呀?

潘大海训斥儿子,又瞎打听,保密守则是不是都忘了?老罗,你看你,说那么清楚干啥。

罗恩泽说,哦,我不说,不说了。大姐,大队让潘分队长多休息几天,你给他整点好吃的给他好好地补补。这是大家伙凑的几张肉票,还有钱,你拿着。

夏荣芳说,大姐,我会按时来给潘分队长换药,你让他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

罗恩泽和夏荣芳走了。

潘大海笑呵呵地说,吃饭吧,我饿了,庆祝胜利应该喝点儿啥,要是有点红酒就好了。金小妹说,你都伤成这样了,还喝啥酒哇,你傻呀,任务对你就那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比我的命还重要呢。受伤是我个人的小事,任务可是国家的大事儿。我伤成啥样儿了?不就是烫破了点皮吗,想当年我们打仗的时候,有的战士连肠子都给打出来了,还咬着牙继续坚持战斗呢。

说得轻巧,就烫破了点皮,那皮不是你身上的呀?你不知道疼啊?

小军问,爸,你疼吗?

小兵说,我让刚出锅的窝窝头烫了一下还疼呢,爸肯定疼。

潘大海说,疼,哪能不疼呢。

金小妹说,他和你们都是一样的人,伤成这样他能不疼吗? 唉,为啥受伤的总是你啊,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有危险你就不知道往后躲躲哇,就知道向前傻冲,你是不是缺心眼呀你?

那活门就我离得最近,等别人再冲上去恐怕早就来不及了,得,这事儿我跟你就说不清楚。

小兵,你给你爸倒杯水,再放点糖,我做饭去。

金小妹出去了,潘大海疼的吸了一口气,潘志兵端过来一杯水递给潘大海,小军对潘大海认真地说,爸,你跟亚瑟一样坚强。

亚瑟?亚瑟是谁呀?

潘志兵说,亚瑟是一本书里的外国人,这本书的名字叫《牛虻》,是郑老师借给我的书。

小军说,爸,这本书可好看了。

潘大海说,我的小猴崽子也能看书了?

能,有不认识的字我哥教我。

小兵,你要是也有不认识的字怎么办呢?

我可以查字典呀,这还是你教我的呢。爸,你这几天休息,要不也看看这本书?

我可没时间看闲书,我还有一大堆的正经事儿呢。

晚上潘大海睡着的时候疼的直哼哼,金小妹坐在他身旁不知如何是好,第二天,夏荣芳到家里给潘大海换药,潘大海疼的真吸气,把金小妹心疼的直掉眼泪。

夏荣芳走后金小妹对潘大海说,往后你别再啥事儿都往上冲了行不行啊?战争年代我为你提心吊胆,现在都是和平时期了,你咋还动不动就受伤啊?潘大海说,我以后注意。

星期天,潘大海看见潘志兵在家里认真地画格子,就问,小兵,你画这些格子干什么?小兵回答,画建筑图用,要想当建筑师就必须要先学会画建筑图。爸,等我长大了我就报考罗叔叔上的那所大学,他们大学的建筑系是全国一流的。

啥?你想学盖房子?

我盖的不是一般的房子,是大楼,摩天大楼。

你没想过要当兵吗?

没想过。

你可是军人的儿子呀。

军人的儿子就一定要当兵吗?

金小妹在厨房叫小兵帮忙,小兵应着跑了出去。

潘大海看着小兵画的格子,自言自语地说,军人的儿子不当兵,去盖大楼,扯淡!

一天,潘志兵在家给弟弟做弹弓,潘志军抹着眼泪站在旁边看。潘志兵说,弹弓丢了要想办法,哭就能把弹弓给哭回来了?潘志军嘟囔,好像你没哭过似的。潘志兵问,你知道咱们家哪儿有松紧带吗?潘志军想了想说,咱爸的运动裤上有松紧带。哥俩把爸爸的运动裤翻找出来,把裤子上的松紧带拆下来,用在了他们做的弹弓上。

潘大海的伤痊愈了,这天,他回到家里找他的运动裤,发现裤子上的松紧带不见了,他提起裤子扯着嗓子喊叫,这是谁干的?啊?小潘戈让他给吓哭了,金小妹从厨房跑过来抱起潘戈问他,瞧你把孩子给吓的,啥事儿啊?潘大海扯着裤子让金小妹看,你看,这裤子上的松紧带咋没了?

可能是让你的小猴崽子给卸吧了呗,等那天有空了我再给你装一条。

我现在就得穿呀,我们分队有篮球赛,他们还指望着我去争第一呢。

你先找个东西给系上。

潘大海用武装带把裤子系好后匆匆走了。

潘大海、罗恩泽和战友们在打篮球。牌子上写着:一分队——二分队,一分队是28分,二分队也是28分。罗恩泽把篮球传到了潘大海的手里,战友们对潘大海高喊“加油”、“加油”,潘大海左突右冲,躲过对方的阻拦,猛的一跳,球进去的同时他的裤子却掉了下来,全场顿时笑翻了天,罗恩泽指着潘大海笑弯了腰,潘大海讪笑地提起裤子跟众人摆摆手走了。

气急败坏的潘大海提着裤子回到家,大声喊叫小兵和小军,正在纳鞋底子的金小妹说,他俩不在家。咋的了?输球了?输就输了呗,又不是赢房子赢地,瞧你那个小气样儿。潘大海说,我们在打篮球,我跳起来投篮,球进去了,我的裤子掉下来了。

金小妹哈哈大笑。

你还笑,你没看我有多丢人当时。

这有啥丢人的呀?你又没光着腚。大家伙儿那是跟你不见外才笑呢,有啥呀,一个大男人,别小肚鸡肠的。

谁说我小肚鸡肠的了?我这是回来换裤子来了。

潘大海换好军裤,边走边说,回去我一准赢他们。

潘大海刚走,小兵和小军就回来了。他们进门就喊饿,金小妹说,就知道吃,等你爸回来才收拾你们呢。小兵说,我们没犯错误他为啥要收拾我们呀?金小妹说,你说为啥?你们俩是不是把他运动裤上的松紧带给拆了?

潘志兵和潘志军窃笑。金小妹说,我一猜就是你俩干的好事儿,你爸用武装带系着运动裤去打篮球,球进去了,裤子掉下来了。

潘志军扑哧一笑,真的啊?金小妹说,当然是真的,刚才他回来换裤子时,脸都气青了。潘志军沮丧地说,完了,我又要挨打了。潘志兵说,这事儿是我干的,你别怕。潘志军说,你是爸的好儿子,你当然不怕了。金小妹说,你胡说啥?你们俩都是你爸的好儿子。小军惨兮兮地说,可惜我这个好儿子又要挨打了。金小妹说,我给你们出个主意,小兵你去扫楼梯,小军,你在家擦地板,一会儿他回来了你们俩主动跟他认个错。他一高兴就没事儿了。

小哥俩都干活去了。

潘大海回来看到潘志兵在扫楼道,说,你今天咋这么勤快呀?你别看我,看那儿,对,还有那儿,要扫就扫干净,以后最好每天都扫一次。

潘大海进家看见潘志军卖力地拖地板,又说,小猴崽子也学勤快了啊。潘志军问他,爸,听说你打球去了?赢了还是输了? 潘大海说,输了,就输给他们二个球,要不是我中场回来换裤子,准赢他们。哎,小猴崽子,我运动裤上的松紧带是不是你给拆的?

潘志军放下拖把,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后说,对,就是我拆的,你想干啥?你输了球怪裤子,你拉不出屎来赖茅房。

潘志兵推门进来说,爸,这是我的主意,你要打就打我吧。潘大海说,饭好了没有哇?我都饿了。金小妹说,早就做好了。

潘大海去厨房端饭,潘志兵和潘志军面面相觑。金小妹对他们说,你们俩有功了是吗?还不快去帮你爸端饭去呀?

他们和爸爸端来饭菜,全家人开始吃饭。潘志军殷勤地给爸爸夹菜,潘大海说,犯错误了才想起来巴结爸爸了?你这叫临时抱佛脚,潘志军问,啥意思?金小妹说,晚了呗。

潘志军愣住了,潘大海摸了一下潘志军的头,和蔼地对他说,以后你需要啥朝你妈要,可不许再破坏东西了。

小哥俩诚惶诚恐地应着。

潘大海说,其实我小时候比你们还淘气呢,有一次啊,地主老财家办喜事,我那时是他们家的小短工,我捡了一个没点燃的小鞭炮放在了老地主的烟锅里,我给他装了一袋烟,他点着烟了使劲那么一抽,砰的一声,小鞭炮炸了,把那个老地主给吓的当场就尿了一裤子。

小哥俩哈哈大笑。

潘大海说,你们俩个都给我记好了,你们让我出点洋相没啥,但你们要是敢出部队的洋相,在外边儿给我惹祸,那可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小哥俩应着,长长地出了口气。

傍晚,篮球场准备放电影,银幕就挂在篮球架子上。电影放映前,干部战士全副武装坐在背包上唱歌、拉歌。潘大海和罗恩泽坐在队伍的后面。孩子们用弹弓玩打仗的游戏,一个小石头打在了潘大海的脑袋上,他捂着头飞身逮住了潘志兵,他温和地对潘志兵说,这是公共场所,你怎么能玩弹弓呢?幸亏你的子弹只打中了我的头,你要是打中了我的眼睛,我就成瞎子了。潘志兵说,爸,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潘大海说,有的错误是可以改的,有的错误就没法改了,你要是把我的眼睛给打瞎了,我就会永远生活在黑暗里,你说这个错误你怎么改呢?孩子们,你们说,这个错误你们能改吗?潘志军和其他孩子们把弹弓都藏在了身后,纷纷说,潘伯伯,我们错了。

以后在公共场所都不要玩弹弓了,能做到吗?

能!

好了,电影就要开演了,去看电影吧。

孩子们都乖乖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等着看电影,潘大海坐回原地,手还在不停地扶摸着自己的头说,还真疼。罗恩泽说,你可真能护犊子,你在你的儿子面前啊,就不像是个当爹的。

不像爹像啥?

像个班长。

班长好,好,呵呵。

潘志军的朋友苏林说,小兵哥哥,你爸真好。要是换了我爸呀,早就大耳刮子上去了。潘志军说,我爸只对我哥一个人好。

《地道战》开演了,孩子们沉浸在枪炮声中,电影放到老钟叔发现了敌人,跑步去敲钟报警的时候,孩子们跟着电影里的音乐高声唱道,老头儿快跑,后面鬼子追来了……潘大海捂着脑袋跟着孩子们一起唱。

下班后,潘大海、罗恩泽、孔文、小四川和许多军人伫立在马路上认真聆听广播正在播放的人民日报的号外:“新华社北京十六日电,新闻公报: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六日十五时(北京时间),中国在本国西部地区爆炸了一颗原子弹,成功地实行了第一次核试验,中国核试验成功,是中国人民加强国防,保卫祖国的重大成就。也是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事业的重大贡献。中国工人,工程技术人员,科学工作者和从事国防建设的一切工作人员,以及全国各地区、各部门,在党的领导下,发场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精神,辛勤劳动,大力协同,使这次试验获得了成功。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对他们致以热烈的祝贺。”

潘大海、罗恩泽、孔文和小四川高兴地相互点头,继续聆听。

“保护自己,是任何一个国家不可剥夺的权力,保卫世界和平,是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的共同职责,面临着日益增长的美国的核威胁,中国不能坐视不动,中国进行核试验,发展核武器是被迫而为的。

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如果这个主张能够实现,中国本来用不着发展核武器,但是,我们的这个主张……”

潘大海兴奋地说,咱们国家终于有了自己的原子弹了! 罗恩泽说,核武器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孔文说,谁让美帝国主义老拿原子弹这个破玩意吓唬咱们呢,咱们现在也有了,他们就再也吓唬不着咱们了。

小四川、潘大海、罗恩泽齐声说,浪跟滴!

潘大海昂首挺胸地说,原子弹不仅是武器,她还是一种精神!咱们有了这种精神,才能理直气壮地维护世界和平。

浪跟滴!!所有在场的官兵们齐声说。

潘大海住在点号的阵地上快有半个多月了。

今天是星期天,夏荣芳提了一大包的东西来到潘家,说她托人给金小妹、小兵、小军和潘戈每人买了一套衣裳。金小妹接过衣物感激的不知如何是好。夏荣芳说,卫国多亏你照顾了,我给你和孩子们买点东西还不应该吗?大姐,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亲大姐。金小妹说,好啊,打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亲妹子了!妹子,姐问你,梦月在家吗?

不在家呀,她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跟小兵、小军他们一块儿去给鸡挖野菜去了,这都快一天了,他们也该回来了呀。

这帮小猴崽子还是不饿,妹子,你忙你的去吧,我在家里等着他们回来。卫国有我呢,你就放心吧。

哎,大姐,我走了啊。

一条大河在金色的胡杨林的护卫下潺潺流淌,河水流到一处高地时被迫分成了两条支流,流过高地后又合在了一处,这处高地就成了一个自然的孤岛,此时此刻,潘志兵、潘志军、罗梦月还有十几个孩子,正站在这个孤岛的河沿儿上一筹莫展。

早晨,孩子们结伴来到胡杨林里捡柴禾、挖野菜,累了,他们就跑到河床上玩儿,温暖的阳光把干涸河床的细沙晒的暖洋洋的。潘志军提议,听说那个小岛上有野兔子,还有野鸭蛋呢,咱们去看看吧?孩子们都来了精神,他们把捡好的柴禾和挖好的野菜堆放在胡杨林里,全体上岛。

他们在小岛上扫荡了一番,没有任何战果。等他们想回家的时候,刚才还是干涸的河床竟然变成了一片汪洋。

孩子们伫立在小岛的岸边,看着滔滔的河水不知所措,罗梦月、童玉冰几个女孩子望着河水开始哭泣,男孩子叽叽喳喳地出主意想办法。潘志军说,咱们时间长了不回家,家里人一定会来找,要是有啥办法能让河对岸的人知道我们在这儿就好了。

潘志兵听了弟弟的话忙问大家谁会爬树?苏林说,我会,爬树干吗?潘志兵说,咱们把衣服、裤子啥的全都挂到树上去,这样河对岸的人就容易看见我们了。

孩子们纷纷脱下自己的上衣交给苏林,苏林爬到树上把衣服系在树枝上,衣服在风中像彩旗一样的飘扬,这时,从河对岸隐隐传来了下班的军号声。

金小妹抱着潘戈焦急地往窗外看,潘大海急匆匆地回来,罗恩泽和夏荣芳抱着小卫国跟着他前后脚进来,罗恩泽焦急地说,老潘,你可算是回来了,这都一天了,孩子们都没回家,我怕出啥事儿才给你打的电话。潘大海说,咱们现在忙的是四脚朝天,恨不得觉不睡饭不吃的,在这个节骨眼上这群猴崽子不是给咱们找事儿吗? 罗恩泽说,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快去找孩子吧。

金小妹把潘戈放在床上,接过夏荣芳怀里的小卫国说,你们快去找孩子吧,家里有我呢。潘大海、罗恩泽和夏荣芳出门找孩子去了。

胡杨林被晚霞染的如同仙境一般,罗恩泽和潘大海在胡杨林里找到孩子们堆放的柴禾和野菜,捆绑柴禾的背包带上都写着各自家长的名字。罗恩泽说,东西在这儿,人能跑到哪儿去呢?潘大海说,这可是一大群的孩子呀,孩子个个都牵着父母的心,我看还是请部队帮助找找吧。

潘大海去求部队帮忙了。夏荣芳急得直哭,她对罗恩泽说,老罗,他们会不会掉进河里去了呀?罗恩泽说,不会,刚才我去河岸边查看过了,没有人落水的痕迹。夏荣芳和罗恩泽高喊,梦月、小兵、小军,你们在哪儿呀?

哭声、风声、水声还有他们呼喊孩子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在绚丽的胡杨林的上空回荡。

警卫团的团长率领全体官兵跑步过来,团长下命令让张营长带两个连队去别的地方寻找,让陈营长去各个检查站问孩子们出场区了没有。两个营长领命后吹哨子集合队伍出发了,余下的官兵在弱水河的岸边儿散开寻找,一时间,官兵们的呼喊声此起彼伏,遥相呼应。潘大海更是急的火烧火燎,他大声呼喊,急速奔跑……

孩子们站在孤岛的岸边儿眼巴巴地遥望着河对岸,急的是抓耳挠腮。韩梅突然说,河对岸有哨声!孩子们挥舞着手里的树枝等物,用尽全力呼喊,哎!我们在这儿!我们在这儿呢!

潘志军对潘志兵说,哥,咱们喊叫的声音太小,你吹队号吧。潘志兵说,对!爸肯定也在找咱们呢,我立刻吹。

潘志兵用队号吹起了冲锋号。

一个战士首先发现了河对面的树上挂有衣物,他立刻向团长报告。团长用望远镜向孤岛的方向瞭望,孩子们在团长的望远镜里挥手、跳跃、呼喊。这时,从小岛那边儿传来了嘹亮的冲锋军号声,潘大海兴奋地一拍大腿,对团长说,团长,那帮小兔崽子们就在对面的小岛上呢。

团长放下望远镜说,俺的那个娘耶,这群孩子还真是在对面的小岛上呢,他们这是咋过去的呀,杨营长!天黑之前你们负责把孩子们全部都给我安全地接回来。杨营长说,是!

一连长,你立刻带几个人去把打鱼队的铁船给我弄过来。

团长松了一口气,说,这帮孩子还会吹冲锋号,可真不简单啊。潘大海悲喜交加地说,团长,孩子们给部队添麻烦了,我的孩子也在里面,我回去就做检讨。团长说,错又不在你,你做的那门子检讨哇?不过,你可别小看了这帮孩子啊,他们长大后准比咱们强。潘分队长,对孩子是要管严点,严是爱,松是害呀。哎,他们哪来的军号哇?潘大海说,他们吹的是少先队的队号。

团长带着队伍往回走,罗恩泽和潘大海对警卫团的官兵们说,谢谢同志们了,你们辛苦了!

队伍走后,罗恩泽说,这些个破孩子们尽给我们惹事儿。潘大海说,谢天谢地,他们没出事儿!孩子就是孩子,他们要是都跟你我一样懂事儿,那就不是孩子了。

哼,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惯孩子的爹! 你呀,你都快把你的儿子惯上天了,我的闺女早晚让你家那俩儿臭小子给带坏了。

怕我儿子带坏了你闺女你就让你闺女离我的儿子远点儿! 哼,还不是你闺女一天到晚缠着我儿子,跟个小跟屁虫似的,撵都撵不走,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我潘大海的孩子呢,我看干脆让梦月也姓潘得了。

呸,臭美吧你。

熄灯时分,潘大海气呼呼地一手揪着潘志兵,一手揪着潘志军回到家。金小妹又急又气地说,你们跑哪儿疯去了,你们俩是不是想急死我呀? 潘大海拎着武装带审问小哥俩,上小岛上去玩儿是谁的主意?潘志军勇敢地说,是我,我听说小岛上有兔子……潘大海打断他的话说,我就知道是你。他把想护着弟弟的潘志兵一把推开,把潘志军按在床边,扒下他的裤子,用武装带抽他的屁股。潘志军先是咬着牙一声不吭,实在忍不住了就叫喊了起来。金小妹一手抱着卫国,一手搂着潘戈,她看潘大海铁青的脸,小心翼翼地说,差不多就行了,你别把他给我打坏了。

潘大海怒吼,为了找他们这几个破孩子,我们出动了一个加强团的兵力呀。我今天就是要打疼他,让他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罪!

潘大海怒气冲天,金小妹急的团团转,潘戈和罗卫国哇哇大哭,潘志兵乘机溜了出去。

0

大漠航天人(1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