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26)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26)下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8/25 9:29:08

第26辑志军订婚孔文判刑(下)

潘志军和梁秀坐在基地301次列车上,车厢里播放着嘹亮的军歌。一身戎装的列车员提着大茶壶热情地给旅客们送开水。潘志军告诉她:“这趟列车是军列,只要是上了这趟车,咱们就算是到家了。”

车窗外,一个个沙包缓缓后退,有的沙包是绿色的,有的沙包与戈壁滩浑然一体。梁秀问:“这儿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坟墓啊?”潘志军说:“那不是坟墓,是沙包。当随风滚动的流沙遇到障碍物后,就会被迫停下来,这些障碍物有的是砾石,有的是骆驼草。它们和沙子抱成了团儿,时间久了,就渐渐形成这样大大小小的沙包了。”

梁秀说:“以前我总以为我家穷,没想到你家比我家还穷。”

金小妹和潘戈在家包饺子,金小妹对潘大海说:“你说说小兵,他弟弟都把对象领家来了,他还等啥呢呀。”潘大海说:“等他想明白了再说吧。”

“等他想明白了,周围的好姑娘都变成好媳妇了。唉,小兵这孩子,打小就是一根筋。”

“一根筋咋了?没有这一根筋的劲儿头,他能成为基地的技术骨干吗。哎哟,我差点都给忘了,我得去买瓶酒去,人家姑娘是头一回来家,没酒哪行。”

潘戈说:“我去买吧。”潘大海说:“买红葡萄酒。”潘戈说:“这还用你说哇,咱家啥时候喝过别的酒呀。”

门外有人敲门,潘戈把门打开欢呼起来:“哎呀,韩梅姐,是你呀。快进来,我们刚才还正说你呢。”韩梅嗔怪地笑道:“小疯丫头,又说我坏话了是吧?”

潘志兵把潘志军和梁秀从火车站接回家,金小妹抱住潘志军呜咽地说:“儿子啊,你可回来了。”潘志军说:“妈,你看,我这不是挺好的吗?妈,我把你没过门儿的儿媳妇给带回来了,她叫梁秀。梁秀,这是咱妈。”

金小妹拉着梁秀的手说:“梁秀,多好听的名字,呵呵,人长得和名字一样的秀气。”潘大海说:“梁秀,欢迎你回家。”

潘志军捅捅梁秀说:“叫哇,快叫呀。”

梁秀看着潘大海和金小妹,脸腾地一下子红了。嗫嚅、尴尬的她愈扭捏愈紧张,愈紧张愈嘎巴嘴硬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金小妹笑眯眯地对梁秀说:“秀儿啊,路上累坏了吧?你和小军去洗把脸,咱们马上就开饭啊。”潘志军看到潘志兵冲着他做鬼脸,有点挂不住了:“梁秀,咱们都已经订婚了,我爸妈就是你爸妈了,这个道理你该明白吧?”金小妹说:“秀儿啊,咱们家没那么多的讲究,叫不叫爸爸妈妈你都是我们家的好孩子。”

梁秀急的的眼泪一串串地顺着泛红的脸颊往下掉,潘志军看她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这咋还哭上了呢?”潘戈跑过来掏出自己的小花手帕给梁秀擦眼泪,她笑嘻嘻地说:“我是你妹妹,我的名字叫潘戈,我大哥叫我小兵器,我二哥叫我小戈壁,咱爸叫我金戈铁马,咱妈叫我小疯丫头,二嫂,往后你叫我啥呀?”

韩梅腰里系个小花围裙,提着锅铲子从厨房里出来,她握着梁秀的手说:“梁秀你好,我叫韩梅,是你大哥的同学。”潘戈说:“二嫂,韩梅姐也管我叫小疯丫头,她呀,有可能会成为我的……”韩梅用手里的锅铲子指着潘戈:“闭嘴,你又想编排着我玩儿是吧?等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梁秀,你的这个小姑子可是个大开心果,你别看她长得挺文静的,一疯起来呀,就跟个女魔头似的,呵呵,能把你的肚子都给笑破了。”

“潘戈说,你不让我说,就说明我说对了。你说对不对?对不对?”

韩梅说:“不对不对就是不对,你再敢胡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潘戈说:“韩梅姐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韩梅和潘戈的嬉笑让紧张的气氛轻松了,梁秀渐从窘境中走了出来,她大大方方地给潘大海和金小妹鞠躬:“妈妈好!爸爸好!大哥好!韩梅姐好,潘戈妹妹好。”

大家高兴地应着:“好,好!”

梁秀不好意思地说:“请你们别笑话我。我在很小的时候,我的爸爸妈妈就去世了。我从来没有叫过爸爸妈妈。再说了,我们老家管爸爸妈妈叫爹娘,所以爸爸妈妈我一下子叫不出口。请你们别怪我。”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没事儿,不怪你。”

梁秀激动地说:“爸爸,妈妈,我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喊爸爸妈妈,其实我在心里面已经喊了你们无数次的爸爸妈妈了。爸爸妈妈,你们不知道,我多想有个爸爸妈妈呀!可是不知道咋的,当我真的见到你们了,我竟傻得叫不出来了。爸爸,妈妈,你们不是我的公公婆婆,你们就是我的亲爸爸亲妈妈,今天我真的很高兴!我这个苦命的孩子终于有爸爸有妈妈了!从此以后,我不再是没人疼没人问的孤儿了,不再是可怜兮兮的野孩子了!我终于跟所有人都一样,有爸爸有妈妈了!爸爸妈妈,要是有一天,小军烦我了,不要我了,请你们千万别嫌弃我,千万别不要我,你们一定要留下我,就让我做你们的女儿吧,我不想再成为孤儿了,爸爸妈妈,梁秀求你们了。”

金小妹的眼泪涌了出来,她抱着梁秀哽咽地说:“我可怜的孩子啊!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亲爸爸亲妈妈!我们就是不要了小军,也不会不要你的。你放心,小军他不会那样做的,啥时候都不会的,他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呀。”

潘志军的鼻子酸了一下:“妈,快吃饭吧,我都饿了。”韩梅把饺子放在桌子上:“饺子来了,金阿姨,潘伯伯,你们吃,我走了。”

金小妹留韩梅一起吃饭,韩梅说家里还有事儿,金小妹让潘志兵送韩梅出门。

潘家一大家子围坐在餐桌吃饭,潘戈给大家倒酒:“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大家都喝点。”潘大海说:“我这辈子很少喝酒,那年周总理在一所小礼堂请我们吃饭,他敬我们的那杯红葡萄酒我全都喝了,那是我第一次喝酒。从那以后,我就认定了红葡萄酒。来,咱们把酒杯都端起来,为了小军的胜利归来,为了梁秀成为咱们家的一员,干杯!”

金小妹夹了一个饺子放在梁秀的碗里,笑眯眯地说:“秀哇,你多吃点儿啊。咱们家的人今天总算是都到齐了。自从我知道小军上了前线,我的心啊就总是为他悬着,我是生怕他回不来呀,这下可好了,我的小军不但全须合影回来了,还给我带回来了一个又俊秀又懂事的好儿媳妇。我真是高兴啊!”

梁秀掩面跑到厨房去了。所有人都把疑问的目光射向了潘志军,潘志军小声说:“她的哥哥就是在那场战争中牺牲的。”

潘戈问潘志军:“二哥,你爱她吗?”

潘志军字斟句酌地说:“梁秀很优秀,她的纯真和质朴就像咱们这儿的蓝天白云一样的纯净和透明;她的过分懂事儿让人心疼。她有责任心,有爱心,她学习刻苦,善解人意,她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儿,这样的女孩儿谁都会喜欢的。”

潘戈追问:“我问的是爱,不是喜欢。”

潘志兵说:“小军,你既然选择了梁秀,就应该全身心地去爱她。她需要的不是你的道义和责任,是爱,你懂吗?”

潘志军说:“我懂,虽然情感可遇不可求,但同样也是可以培养和驾驭的。你们放心,我能驾驭好自己的情感。”

潘大海说:“好男人不能让感情拖着走,啥是爱情,我认为呀,爱情就是责任。”

梁秀端了一汤盆走出来说:“我做了一个汤,爸爸、妈妈,哥哥,妹妹,你们尝尝这汤的咸淡行不?”

潘戈马上去舀汤,喝了一口,吧嗒、吧嗒嘴,夸张地说:“哇,好鲜美的汤呀,真好喝,你们快都尝尝,二嫂,你真能干!”

“妹妹,你还是叫我姐吧,我和你二哥还没结婚呢。”

“秀姐,你真好。”

晚上,潘志兵带潘志军去他的宿舍住,哥俩坐在各自的单人床上聊天。

潘志军说:“哥,你觉没觉得我上过战场、经历过枪林弹雨以后特军人?”

“嗯,是个好兵。”

“哥,你和韩梅姐是咋恋上的?你给我说说呗。”

“没有的事儿,我和她是哥们”。

“哥,你的心里是不是有人了?”

“就算是吧,先说说你吧,你对梁秀的感情里有爱情吗?”

“你说啥是爱情?”

“爱情嘛就是俩儿蛤蟆瞅对了眼了,这一旦瞅对了眼呀,你的心里眼里就全都是对方,从此就再也装不下别的什么人了。”

“我早就跟那只蛤蟆瞅对了眼,现在却要往心里硬装这只蛤蟆,唉!”

“刚才你问我你是不是特军人,啥是军人?军人就是奉献,军人能奉献生命,为啥就不能奉献爱情?其实你也知道,假若你真的选择了那只对眼的蛤蟆,你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你们还有幸福可言吗?到头来,你既对不起你眼里的蛤蟆,也对不起你心里的蛤蟆。”

潘志军热泪盈眶。潘志兵问他:“小军,你心里还装着罗梦月,对吗?”

“哥,你是咋知道的?”

“我早都看出来了,别看你们在一起时总是争争吵吵的,但你心里有她,她的心里也有你。你一定要处理好你们三者之间的关系,谁的心你都伤不起呀!她们在你的心里都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她们的心里也都装着你,你明白吗?”

“我明白。哥,你心里对眼的蛤蟆是谁呀?”

“说你呢,这咋又扯上我了。睡吧,我明天还要出操呢。”

潘戈和梁秀躺在一张大床上聊天。潘戈问梁秀:“秀姐,你是啥时候爱上我二哥的?”梁秀说:“接到我哥哥遗书的那天。”

“这咋可能啊?那时候你连我二哥的面都没见过呀?”

“是真的。我哥哥是我家的皇上,他的话就是圣旨。我哥哥在他的遗书上说,让我以后嫁给你二哥,他说只有你二哥才是最靠得住的人,所以,我的心里就只能装着你二哥。”

“那,你们有爱情吗?”

“我第一次见到你二哥我就爱上了他,没有你二哥,我不可能那么快就从失去哥哥和爷爷的悲痛里走出来,没有你二哥,我都不知道我活着还有啥意思。”

“我是说,你们,之间,有爱情吗?”

“你的意思是说你二哥爱不爱我是吗?”

“我二哥他爱你吗?”

“他一定是爱我的,不然他不会一次次到我的学校来找我,也不会把我从当保姆的窘境里给救出来,更不会主动提出来要和我结婚。你说,这不是爱情是个啥?”

潘大海和金小妙也躺在床上聊天。潘大海问金小妹:“小军真的喜欢梁秀吗?”金小妹说:“孩子们的事儿,我这个当妈的都快看不明白了,唉,由他们去吧。”

“哎,我告诉你啊,咱们一定要善待梁秀,这个闺女命苦哇,家里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她的亲人。”

“我知道,这孩子是怪可怜的。”

“还有,小兵的婚事儿你最好以后别再提了。”

“你不提我也不提,那他以后咋办呢?”

“顺其自然吧。”

第二天,金小妹和梁秀正在家里说话,罗梦月来了。她一进门就抱住了金小妹:“金妈妈,我都快想死你了!”金小妹说:“你尽挑好听的说,你是啥时候回来的呀?咋才想起来看我呀?”

梁秀给罗梦月端来一杯茶,罗梦月接过茶问:“谢谢,你是谁呀?”金小妹说:“她叫梁秀,梁秀,她叫罗梦月,你叫她姐。”梁秀说:“梦月姐好。”罗梦月问金小妹:“梁秀是谁呀?”金小妹说:“梁秀是小军没过门的媳妇,她在上大学,学校放假了,小军就把她给领家来了……”

咣当一声,罗梦月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罗梦月蹲下捡碎杯子,哆嗦的手指被碎玻璃给扎破了。金小妹说:“梦月呀,快别捡了,梁秀,你去厨房拿个笤帚来扫扫。”

梁秀去厨房取笤帚,罗梦月把手放进嘴里吸着,她咧着嘴惨笑,嘴里全是血,她说:“我走了。”转身就走了,金小妹一下子怔住了。

梁秀拿着笤帚回来没看到梦月,问:“妈,梦月姐人呢?”

潘志军在房前的柴火垛旁劈柴,罗梦月过来对他说:“潘志军,你抬起头来看着我。”潘志军停下手中的活,傻看着她问:“干啥?”

罗梦月幽幽地说:“我在你的眼里,你也在我的眼里,我在你的心里,你也在我的心里。我们之间还需要那么多的废话吗?”

“你啥意思?”

“你自己说过的话你全都忘了吗?”

“你有意思吗你?”

“你,爱她吗?”

“爱。”

“她就是你战友的妹妹对吧?你为了对战友的一个承诺,把自己给贱卖了,你怎么那么傻呀!”

“我的事儿跟你没关系。”

“小军!咱们,就这么,完了吗?”

“我和你能有啥事儿?你快走吧,别影响我劈柴。”

潘志军眼含泪花拼命劈柴,罗梦月抹着眼泪离开了他。

1

大漠航天人(26)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