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27)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27)上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8/29 15:32:24

第27辑 爱情升华 洲际导弹(上)

罗梦月哭泣着在马路边上走着,不小心摔进了树沟里,把脚给崴了,衣服上的扣子也被崩掉了几颗,露出了胸衣。她掩住衣衿,试着想站起来,疼痛又把她摔倒在了地上,她索性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潘志兵远远看到梦月在哭,他飞速跑过来问:“梦月,你怎么了?”

“我的脚崴了。”

“这么大的人了,走道也不小心点。你去哪儿了?”

“刚从你家出来。”

“让我看看你的脚,疼吗?我扶你起来,慢点儿。”

潘志兵看她的衣服不整,就脱下自己的军上衣给她穿上,把她背起来:“你搂住我的脖子。”她搂住了他的脖子,她把他的军帽摘下来拿在手:“你没穿军装,不能戴军帽。”

他背着她走在树荫下,他说:“小军明天就要走了,梁秀还得在我们家多住些日子。”

“嗯。”

“咱们的感情是亲情,爱情可能会变质,但亲情永远都不会变质,亲情比爱情更珍贵,你说对吗?”

她无声地哭泣。

他把她背到她家,她说:“小兵哥哥,谢谢你。”他倒了一杯开水放在她的床前说:“我有事儿先走了,要不我给夏阿姨打个电话,让她回来照顾你吧?”

“我妈妈挺忙的,算了吧。”

下班后潘大海回到家,金小妹告诉他罗梦月刚才来过了。

“哦。”

“她看见梁秀转身就走了。”

“哦”。

“我知道,这孩子难受了。”

“哦。”

“唉,我真怕小军和梦月闹出点啥事儿来,梁秀还在咱们家呢。”

“你是怕他和梦月再黏糊?你说这个小猴崽子啊,他咋就这么招女孩子呢,小兵哪怕是有他的一半也好哇。”

“别扯小兵,就说小军,你快说咋办吧?”

“要不你把小军锁在家里不让他出去?”

“锁住他的人,锁不住他的心,再说了,他要是想跑谁能锁得住啊?”

“锁不住小军,那就锁梦月。”

“你发癔症呢是吧,梦月又不是你的孩子,你锁得着人家吗?”

“没女孩子喜欢你儿子你着急,喜欢你儿子的女孩子多了你也着急,行了,别着急了,我跟小军好好谈谈。”

潘大海和潘志军在弱水河畔的胡杨林里捡柴禾。潘大海招呼潘志军坐在一棵枯树干上休息。潘志军说:“爸,您的说教现在可以开始了。”

“咱爷俩今天的任务就是捡柴禾。”

“你从来都不操心家里有没有柴禾,今天的太阳难道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呀?”

“人总是会变的嘛,比如你昨天心里装的是梦月,今天和你订婚的却是梁秀,那么明天呢?”

“爸,你不放心我?”

“你心里装谁不装谁我管不了,我想给你讲个故事,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听。”

“您讲,我听。”

“我们单位有个战士在马上就要提干的时候,他农村的未婚妻找到部队来了,这个姑娘对我说那个战士在给她的信中提出来要和她分手。”

“哦。”

“姑娘说,她这次来是完婚圆房的,在农村,订婚就相当于结婚,分手就相当于离婚,她要是分手了,就跟离婚一样,恐怕这辈子她都嫁不出去了。我问那个战士有啥想法,那个战士说,他的这桩婚事是家里给包办的,他坚决反对。”

“后来呢?”

“后来我就问这个战士,你既然不乐意你当初为啥要和她订婚啊?你既然订婚了你现在为啥又要反悔呢?那个战士说,当时他家很穷,只要有个姑娘愿意跟他,他都会觉的这个姑娘就是七仙女下凡。他还说,这个姑娘对他家有恩,她为了照顾他家的老老小小,订完婚就住进了他家,给他家帮了很大的忙。但他对这个姑娘只有感恩之情,没有爱情。他赌咒发誓地说,他以后一定要报答她。”

“他这会儿才想起爱情?”

“这也是我问他的问题,他回答说,因为他提干了,他就有能力追求自己的爱情了。”

“此一时彼一时,可以理解。后来呢?”

“我对这个战士说,你光脚的时候看她是天仙,你有鞋穿了,她就不是天仙了,你的皮鞋还没穿在你的脚上呢,她就什么都不是了,这是啥?这是忘恩负义,是忘本! 是缺德! 啥是爱情?她在你家里替你孝敬你的父母,照顾你的弟妹,这算不算是爱情?没有她解除你的后顾之忧,你能穿上皮鞋吗?天底下还有比这个爱情更爱情的吗?”

“他咋说?”

“他哭了,他说这个姑娘长的不好看,他还说现在婚姻自由,他想自己找对象。”

“嗯,恩情不等于爱情,后来呢?”

“后来经过我们党委集体讨论,给这个战士指明了两条路,第一条是他跟这个姑娘马上结婚,部队马上给他们举办婚礼。第二条,他可以退婚,代价是年底就让他按战士复员滚蛋。”

“你们也太不讲人性了吧?”

“部队讲的是军纪,是命令!不是人性!比如前面有个敌人的碉堡,我命令你去炸掉它,你去了有可能死,不去有可能生,你说你去还是不去?”

“去! 这还有啥可说的,我肯定去呀。”

“在生死关头你咋不讲人性了呢?”

“这?”

“这就是部队的特殊性,不管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部队必须有铁的纪律、 钢的命令! 这是部队的灵魂。”

“他,选择爱情了吗?”

“他选择了部队,他们结婚时,我是他们的证婚人。”

潘志军站起来指着潘大海说:“你当这个证婚人很得意是吗?你让两个无情人成为眷属,你不觉得你跟法海一样惨忍吗?”

“我知道他对那个姑娘没有感情,但那个姑娘对他的真情却天地可鉴,军人宁可负了自己,绝不能负了父老乡亲。我要是不对军人惨忍,那我就得对那个姑娘惨忍! 对那个姑娘的父母和他们的家人惨忍。”

“爸,我问你,他们在一起般配吗?他们现在过的好吗?假如他们过的不好,军人的这种牺牲就毫无价值,你不仅害了这个军人,同时也害了那个姑娘和她的父母家人,你这是在作孽你知道吗! ”

“说实话,从外表上看他们是不太般配,姑娘的确是长的丑了点儿,但她很贤惠,她相夫教子,温柔善良,他们一家子现在过的很好,那个战士提干后进步也很快,他们还有了一个小女孩儿,女孩儿长的漂亮,像爸爸,他们一家三口过的很幸福。我不仅唤醒了一个战士的良心,还维护了军队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

“爸,我的连长对我说过,我们这些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人不能只活自己,我们还要替牺牲的战友们活,我哥也对我说,军人能奉献生命,也能奉献爱情。”

“你的连长说的好哇,我的战友牺牲在战场上我难受,牺牲在戈壁滩上我更难受。我们是得替那些牺牲了的战友们认真工作,好好生活,因为他们都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您又想起了胡营长烈士。”

“他哪是什么烈士呀,他们活着默默无闻,死了还是默默无闻”。

“但他在你的心里永远都是烈士,这里的人们会永远记住他的,啥叫永垂不朽?能永远活在别人的心里就是永垂不朽。”

“你说的对,每次我想起他,我的心都会很疼,我都会觉的我的工作做的还不够好。”

“我每次想起梁排长,我的心里也是沉甸甸的,想想那些死去的战友,我的这点儿小情感又算得了啥?爸,你讲的这个故事我听懂了,请你放心,我绝不会负梁秀的。你的政治思想工作做的很有成效,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打道回府了?”

罗恩泽坐在办公室里发呆,潘大海推门进来,罗恩泽对他喝道:“出去! 敲了门再进来,一点规矩都不懂。”潘大海愣了一下,退出去敲门。罗恩泽说:“进来。”潘大海进来,罗恩泽阴沉着脸问他:“有啥事儿?快说。”潘大海说:“让你这一折腾,我给忘了。”

“没事儿就赶紧走。”

“你这是咋的了?是吃枪药了还是得了狂犬病了?”

“你说咋的了?你家的那个二小子,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 他跟你一样不是个东西。有其父必有其子。”

“我哪儿又得罪你了?”

“一想起这事儿我就憋气,没地儿说理去,还不能跟旁人说,这事儿我只能跟你一个人说,你回去后不许跟你的老婆说。”

“放心,我跟谁都不说。”

“昨天下午,梦月在她屋里烧东西,我趁她去食堂买包子,偷偷查看了一下她没烧完的碎纸片,看得我心里那个难受啊!”

“你都看到啥了?”

“梦月烧的是她以前的日记本,你知道她在日记上都写了些啥?”

“啥?”

“全是你家的那个二小子,有收不到他回信的急切,有得到他消息后的喜悦,还有……这么说吧,那些支离破碎的字里行间全是对你家那个臭小子的思念之情。”

“是吗?”

“那个臭小子他凭啥藐视我闺女对他的感情啊?你说我闺女哪点儿配不上他呀?哼!我听说他把对象都给领家来了?有这回事儿吧?”

“有。”

“昨天上午,小兵给我打电话,说他在路上看见梦月崴了脚,就把梦月给背回家了,我回家时看见我可怜的梦月一个人在家里哭,她啥都不说就是一个劲儿地哭,可劲儿地哭,哭得我心都碎了。”

“就算是小猴崽子对不起梦月,那也是他们俩人之间的事儿,与咱俩有啥关系?”

“你啥意思?你的意思就是你不管呗?”

“这种事儿你让我咋管?让我去揍那个臭小子一顿?”

“那我闺女受了这么大的委曲就这么算了?”

“那你说咋办?哎,刚才你说是小兵把梦月给背回家的?”

“梦月要不是心里委曲,也不会把脚给崴了。”

“小军和梦月从小一块儿长大,有感情,小兵和梦月也应该有感情,小兵知道心疼人,这点儿要比小军强。趁小兵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咱俩撮合一下小兵跟梦月,你说咋样?”

“你啥意思啊你?我闺女是嫁不出去了咋的?非得在你们老潘家的破弯脖树上吊死啊?哦,老二不要了推给老大,亏你想的出来! ”

“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吗?”

“有你这么商量事儿的吗?告诉你,你严重损伤了我的自尊心!滚,你给我滚!”

“我记得你说过,我家的两个儿子都挺优秀的,你还说,你最喜欢的是小兵,对吧?”

“滚! ”

0

大漠航天人(27)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