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27)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27)下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9/5 17:23:13

第27辑 爱情升华 洲际导弹(下)

潘志军陪梁秀来到军人服务处,远远看到罗梦月躲在墙角处看他们,潘志军有意挽起了梁秀的胳膊,没想到苏林提着酱油瓶子走过来给了他一拳:“烂土豆,你啥时候回来的?”潘志军还了他一拳:“臭地瓜,你啥时候回来的?”

“她谁呀?”

“我媳妇,咋样?漂亮吧?”

“不错,挺漂亮的,你好。”

潘志军给梁秀介绍:“苏林,我发小。”梁秀说:“苏林哥好。”苏林说:“我妈做饭等用酱油呢,回头我再找你。”

苏林走了,潘志军再看墙角处,罗梦月不见了。

傍晚,潘志军和苏林在弱水河畔散步,夕阳下的弱水河波光粼粼,平静祥和。潘志军对苏林诉说心事儿:“……从战场上下来的那一刻起,我的生命就不再属于我自己了,地瓜,你能理解吗?”

苏林说:“土豆,我能理解你们那种用血和命铸成的战友情。可你和梦月打小就要好,硬要移情别恋,你的内心真就那么坦然吗?”

“我和梦月虽然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可彼此有爱的默契。是我对不起她,每当我想起她的时候,我的心都在淌血! ”

“烂土豆,我真的敬佩你!你的战友牺牲在战场上是英雄,你能做到现在这一步也是英雄!当牺牲的英雄不易,当活着的英雄其实更难。”

“我算哪门子英雄啊?我充其量就是还有那么点人味儿罢了。我也曾想过啥都不管了,只顾自己得了,可是不行啊,一个人要是一辈子都受良心的谴责,那还真不如他妈的死了心静。”

晚上,潘志兵对潘志军说:“梦月她很难过。”潘志军说:“我也很难过。”潘志兵说:“我知道。”

“哥,你放心,我已经准备报考军校了,我要把我的全部心思都放在学习上,谢谢你给我准备的学习资料。”

“嗯,这样最好。”

“哥,梦月要是有啥难处,请你多帮帮她。”

“我会的。”

潘志军走了,一天,梁秀去军人服务处买菜,从菜场里出来遇到罗梦月,她向梦月姐姐问好。罗梦月说:“梁秀,潘志军走了?”梁秀说:“都走好几天了。”罗梦月说:“梁秀,我说话直,请你别见怪。”

“梦月姐姐,你想说啥尽管说。”

“你了解潘志军吗?”

梁秀征住了。

罗梦月对她说:“爱一个人,不是只抓住他这个人,而是要抓住他的心,你抓住潘志军的心了吗?”

梁秀说:“梦月姐姐,我爱潘志军,自从我知道他名字的那天起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他,你可能不信,但这的确是真的。你问我了解他吗?我想我可能还不完全了解他,但我愿意用我的一生去了解他。因为他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不仅是这辈子,如果有下辈子,我还会像现在这样紧紧抓住他的人不放。我认为,爱这个人就应该首先抓住这个人,再去抓住他的心,假若你连人都抓不住,何谈抓住他的心呢?”

梁秀的话让罗梦月很震惊:“是啊,我连人都没抓住,何谈抓住他的心?我原以为心有灵犀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现在看来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罗梦月说:“梁秀,你的单纯和透明让我自愧不如,你和别的女孩儿不一样。”

“梦月姐姐,你漂亮、优雅,我很喜欢你。我这人没啥心眼儿,心里咋想就咋说,反正这辈子我是跟定潘志军了。”

“我祝你们幸福。”

“谢谢梦月姐姐,我走了,梦月姐姐,再见!”

她们分道扬镳。

基地的小礼堂正在召开誓师动员大会,张爱萍主任在会上说:“这次洲际导弹全程飞行试验任务,是我们科技战线80年代的第一个硬仗,成功与否,对我国尖端科学技术发展和我国的声誉影响都极大,全体参试人员要团结一致,同心协力,兢兢业业,周到细致,圆满完成洲际导弹全程飞行试验任务,争取一弹震全球!”

会场上掌声雷动。

潘志军在连部看报纸,看到兴奋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刚进门的小战士给吓了一跳。

潘志军在全排官兵的会议上读报:“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于1980年5月12日至6月10日,由中国本土向太平洋南纬7度、东经171度33分为中心,半径70海里圆形海域范围内的公海上,发射远程运载火箭。中国舰艇和飞机将在该海域进行作业,为了各国过往船只和飞机的安全,中国政府要求有关国家政府通知本国的船只和飞机,在试验期间不要进入上述海域和海域上空。”

他说:“同志们,我们国家将要试验的远程运载火箭了,我们国家这是在向全世界发公告啊,这说明啥?这说明中国把试验提前告诉了全人类,说明这次试验彰显了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威力和自信! ”

有人问:“远程运载火箭准备在哪儿发射?”

潘志军大声回答:“在中国!”

潘大海在发射场看到燃料库房失火,火光冲天,他急的大喊大叫:“燃料库失火了,快救火呀!”他边跑边喊:“燃烧剂库房起火了,快救火呀!”

没找到门的他抡起拳头砸碎了窗子上的玻璃,被他惊醒的金小妹扑上去抱住了他:“老潘,你犯神经啊?哪儿失火了?你这是在家里,你快醒醒吧!”

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潘大海看着自己鲜血直流的手臂自嘲地笑了:“唉,这些天我太紧张了,总怕出事儿,好在是在做梦,不是真的,睡吧。”金小妹说:“好好的窗户让你给砸坏了。”潘大海说:“明天我找人来修。”

金小妹说:“哎哟,你流血了,我给你包扎一下。”金小妹给他包扎:“老潘啊,回回任务你都这么紧张,总这样下去你怎么受得了哇?”

“受不了也得受,谁让我们干这行了。”

“别人也都跟你一样吗?”

“都差不多吧,有的同志压力太大,在发射的头天晚上睡不着觉,就跑到烈士陵园去和烈士们说话,到了那种地方再不平静的心都能平静下来。”

“我每天都看你的脸色,你乐呵了,任务一定是顺利了,你的眉头拧起来了,那准是遇到啥困难了,你要是没事儿找茬发脾气,那一定是阵地上出事儿了。”

“看来我们的情绪都影响到老婆孩子的正常生活了。”

“有啥办法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搞发射的就得跟着你们的情绪走,活该我们倒霉呗。好了,你睡觉的时候注意着点,别压着受伤的胳膊。”

第二天晚上,熄灯号响过,手臂包着白纱布的潘大海坐在床上看报纸,金小妹捶着自己的腰刚要躺下。潘志兵进来说:“爸,妈,明天一早我就要走了,我过来跟你们说一声。爸,我在海上,你在戈壁滩,咱爷俩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还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金小妹问:“小兵呀,你到海上去干啥呀?你没坐过船,那是要晕船的,你行吗?”

潘大海对金小妹说:“你先出去一下,我和小兵说点事儿。”

“行,我走,这个家呀就我多余。”

金小妹出去后,潘大海对潘志兵说:“小兵,你头一回跟着远洋测量船队出海执行任务,你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你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正像你妈说的,那可是要晕船的哟,不过你别怕,干啥都有个过程,晕晕他就不晕了。”

“爸,我知道。”

“小兵啊,咱们远洋测量船队的组建,填补了中国海上测量的空白,真不容易呀。你放心的去吧,你说的对,咱爷俩还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为了能一弹震全球,为了咱们中国人的洲际导弹能顺利地跳进太平洋,咱们再拼一回。”

“爸,我知道。”

“畏危则安,畏亡则存。一个国家,如果不具备足够的威慑力量,就不能在灾难临头的时候进行有效的自卫,就无法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生存。苏美早就将洲际导弹装备到了作战部队了,咱们要是再没有自己的洲际导弹,还是照样处在被动挨打的状态。小兵啊,不管有多难,我们都要永往直前。”

“爸,我知道。”

“小兵啊,在现今这个和平的年代里,真正处于实战状态的军人,恐怕也只有我们这些人了,战场上的成败是不可逆转的,我们也是。成功了我们是尽到了军人的本分,失败了我们就是愧对祖国愧对人民的罪人。”

“您说得对,每次试验都是对我们的一次新的考验。”

“有人用了个很形象的比喻,说两弹结合虽然让我们有枪有弹,但那只是把手枪;远程运载火箭才是步枪,有了步枪,我们才能具备远程打击的能力。”

“这次试验的重要性我明白,爸,您就放心吧,明天我走的早,就不过来打扰你和妈了,爸,我走了,再见。”

“好儿子,爸祝你成功。”

“应该说祝我们成功。”

“对,祝我们成功!”

潘大海和几位领导干部在基地的气象室查看气象资料,潘大海严肃地问气象处女处长:“发射时刻的发射窗口能保证吗?”

女处长回答:“尽管本月的恶劣天气多,但经过我们同中央和总参等五个气象台的会商情况是,本月的大风天气预报指示到明天已经完成,在发射的前一天深夜之后,发射场上空将会出现连续的碧空。”

潘大海问:“有把握吗?”

女处长沉思,她扭头看了看她的战友,她的战友们对她点头。

潘大海又问:“你有这个把握吗?”

女处长坚定地回答:“有! 我们有这个把握! ”

1980年5月18日上午10时,在2 号发射场,洲际导弹点火、升空、飞行……中国的第一枚洲际导弹顺利发射,并以超出音速20倍的速度向预定海域疾飞。

由18艘舰船组成的远航编队在大海上乘风破浪,潘志兵和他的战友们在“远望”号航天测量船上严阵以待。

导弹发射约半个小时后,有人大声汇报:“雷达发现目标!”潘志兵大声汇报:“遥测发现目标!”又一个战友大声汇报:“经纬仪发现目标!”

遥远的天空,有一个亮点钻出云层,亮点越来越大,在距离海面还有几千米高度时,装有导弹飞行重要参数的数据舱,自动从导弹头部射出,打开降落伞,徐徐飘落海面。荧光染色剂把湛蓝的海水染成翠绿。

就在数据舱被弹出的同时,火箭弹头发着极其耀眼的光芒,一头扎进海里。随即,海水像开了锅似的沸腾起来,水蒸气随着激起的近200米高、直径约30米的水柱一起升高,形成一个庞大的水蒸气雾团,壮观的景象如同原子弹爆炸后形成的蘑菇云一般。

各个环节立即忙碌起来。直升机迅速测出数据舱的坐标,早在附近待命的我导弹驱逐舰和一艘快艇立刻向落区开进。正在空中盘旋的打捞直升机接到打捞船长的命令,掉转机头飞向落点,垂直悬停在距离海面30米的空中。

钢索吊着海军潜水员刘志勇同志徐徐下降。他一手抓住吊钩,一手奋力击水,几下便抓住了数据舱。

整个打捞过程只用了5分20秒。

远望测量船的战友们鼓掌欢呼,一名军报记者手拿话筒问潘志兵:“潘助理工程师,你好,请你说说你现在的感受好吗?”

潘志兵激动地说:“大家都看到了,刚才在太空中划过的那条中国弹道在向全世界宣告,我们的核打击力量已经能覆盖全球了,我们已经拥有了在未来的战争中对任何敌人的还手之力。任何对中国的军事讹诈和压制都将变得毫无用处。中、美、苏大三角的国际战略格局已经形成!”

“这也是你的个人理想,对吗?”

“不,我小时候的理想是盖大楼,是盖摩天大楼。”

“现在呢?”

“我现在就是在盖大楼,我的事业就是我们国家的摩天大楼,我们的国家只有强盛了,我们的大楼才会更高!”

众人为他鼓掌。

潘大海在马路上昂首阔步地走着,广播喇叭正在播放关于我国第一枚洲际导弹向南太平洋发射成功的新闻:“1980年5月18日,我国首次成功地向南太平洋发射第一颗洲际导弹,这标志着我国第一代洲际导弹研制任务的胜利完成,标志着我国战略导弹核武器达到了新的水平……”

潘志军刚走进连部,电话玲就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话筒里传来苏林激动的声音:“哈哈,一弹震全球,好哇!一弹震全球哇! ”

潘志军说:“东风吹,战鼓雷,这个世界上到底谁怕谁?小小的前边儿用大大的胜利在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的脊梁从此挺起来了! ”

潘志军放下电话,通信员递给他一封信,梁秀在信上说:“亲爱的志军你好,你寄来的钱我收到了,这个学期我的学习成绩还是班里的前三名,志军,暑假就要到了,你能和我一块儿回家吗?”

潘志军的眼前幻化出穿着裙子的罗梦月微笑着从远处向他跑来……

在北京某大学校园,潘志兵站在鲜花盛开的花坛前,穿着裙子的罗梦月从远处向他跑了过来。潘志兵说:“梦月,你真漂亮! 我出差,抽空过来看看你,欢迎吗?”

罗梦月说:“当然欢迎了,小兵哥哥,你是第一个到学校来看我的家人,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

“梦月,今天是星期天,你有课吗?”

“没课。”

“我离开北京好些年了,我真想再好好地看看北京,你能陪我逛逛吗?”

“没问题。”

“有你这么漂亮的妹妹陪着,我逛起北京来会更加心旷神怡。”

“我有那么好看吗?”

“你是那种能经得起仔细端详的漂亮,你的漂亮又高贵又大气,你看你,你咋连自己长啥样儿都不知道哇?你没照过镜子吗?要不一会儿路过商店我买个镜子送给你吧。”

“不必,我再漂亮也没人看见。”

“你的漂亮人人都能看得见,无论你走到哪里,你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天空晴朗,微风习习,水波荡漾,潘志兵和罗梦月坐在公园的小船上,罗梦月轻声哼着《让我们荡起双桨》,潘志兵笑眯眯地看着她。

“小兵哥哥,你干脆转业回到北京得了。”

“你这么喜欢北京,那大学毕业后你就留在北京工作呗。”

“我就是这么想的。”

潘志兵和罗梦月并肩在大街上走着,罗梦月问他:“你喜欢北京吗?”潘志兵说:“中国人谁不喜欢北京啊?我小时候在北京长大,北京也算是我的老家了。”

“如果让你回北京工作,你愿意吗?”

“我当然愿意了,唉,下辈子吧,这辈子我是没那个福气啰。”

“你如果有机会回来,你会回来吗?”

“没机会了,北京只是我心中的一个梦,恐怕我这辈子都圆不了这个梦了。”

潘大海哼着歌,手里提着一瓶红葡萄酒进家。金小妹戴着围裙从厨房:“又买酒了?只要你这老脸上一放光,再主动去买瓶酒回来,那一定是有喜事儿了。”潘大海问她:“小兵回来了吗?”

潘志兵快步进来说:“我回来了!”他冲上去抱住了潘大海,把潘大海给吓了一跳,潘志兵充满感情地对潘大海说:“爸,您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如果有来世,我还想当您的儿子!”

潘大海受宠若惊:“好,好!”金小妹说:“看见你们高兴我也高兴,我再去炒几个菜。”潘志兵把金小妹抱起来放到椅子上坐下:“妈,您辛苦了,您就坐在这儿,让儿子去给您炒几个菜,儿子今天要好好地孝敬孝敬您!”

潘志兵进厨房去了,潘大海和金小妹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道说什么好。

潘光宗和潘戈回来。潘光宗看见酒说:“大爷,你又买酒了,你干吗总是买红葡萄酒不买别的酒哇。”潘戈说:“真恶心,你连咱们家这么大的秘密都不知道哇? 我告诉你吧,有一次,周总理到咱们东风来视察,我爸他们去招待所开完会后陪周总理吃饭,周总理给爸他们敬的就是红葡萄酒,我爸从此就认定了,只有红葡萄酒才是这世界上最好的酒,你听明白了吗?”

潘光宗说:“大爷,你们可真棒,连周总理都给你们敬酒了呀,要是我以后也能像您一样就好了。”

金小妹端菜出来说:“吃饭了,哎,你给我们说说这回又是啥喜事儿呀,也让我们高兴、高兴。”

潘大海让潘志兵说。潘志兵说:“咱们国家的洲际导弹打成了! 我们成功了!这次的成功,可是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大振了国威也大振了军威!”

金小妹说:“我在广播上听说了,就是我国第一枚洲际导弹向南太平洋发射成功,就是这事儿?对吧?”

潘光宗问:“你们说的都是些啥呀,啥叫洲际导弹?”潘戈说:“爸,你就给我们讲讲呗。”潘大海说:“让你大哥给你们讲。”

潘志兵说:“好,我给你们讲,洲际导弹是一种远程弹道导弹,他飞得快、升得高、打得准,具有强大的威慑力。咱们国家有了它,国防实力就增强了,中国强大了,就没有人再敢随便欺负咱们了。”

潘光宗惊呼:“哎呀,好历害呀! ”

潘大海说:“中国的洲际导弹发射成功震惊了全世界。这是一弹震全球,一弹震全球啊!”金小妹笑了:“呵呵,我看都快把你给震的找不着北了。”潘光宗问:“大爷,那个一弹震全球的玩意儿是从哪儿发射的呀?”

0

大漠航天人(27)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