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31)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31)上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9/20 17:09:21

第31辑 父母分居 儿女着急(上)

潘志兵给潘志军打电话:“那就让爸回来住吧,让妈住你那儿,小军,我做爸的工作,你做妈的工作,他们俩闹的也差不多了,气也该消了。”

潘大海问:“谁来的电话?”

“我哥。”

“啥事儿?”

“我哥说他好不容易做通了那边儿的思想工作,他让我问问,您还换不换防了?”

梁秀说:“别换了,咱爸在这儿都住习惯了。”潘志军说:“你上班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下班回来还得两头的跑,别人不心疼我媳妇,我还心疼呢。”

潘大海叹了口气说:“住哪儿都行,问题是我不会做饭。”

“我哥说他忙的时候你可以跟他一块儿去吃食堂。”

“那怎么行?人家要是问,老潘哇,你咋到食堂来吃饭了呀?我咋说?不能吃食堂,让人家笑话。”

“你们都快离婚了,还怕人家笑话?”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爸,这换防的事儿可是你自己先提出来的,你要是说话不算数,那边儿可真要笑话你了。”

潘大海愣了一下说:“你马上告诉她,我潘大海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立刻换防!”

潘志军捂着嘴窃笑。

潘志军跟金小妹说潘大海要换防,金小妹说:“他哪来的那么多的破事儿啊,啥叫换防啊?”潘志军说:“换防就是换地方,他想跟你换个地方住。”

“他现在才知道在你那住着不方便了?早干嘛去了?活该!”

“妈,梁秀她每天上班多累呀,她下班得给我爸做饭洗衣服,晚上还得跑到您这儿来陪你睡觉,你就不怕把她给累坏了呀?”

“好吧,我同意跟他换防,以后让我的秀儿每天都能吃上我做的饭。”

“妈,梁秀要是知道你能住到我家去,她准高兴的蹦起来。妈,不过这换防就该有个换防的仪式,这样才显的正式。”

“啥仪式?”

“就是全家人在一起吃顿饭。”

“有这个必要吗?”

“关键是别让那边儿以为你不敢见他,怕了他。”

“我怕他?笑话!他不就是想噌咱们一顿饭吃吗?他都噌了我大半辈子饭了,就让他再噌一回。”

“啧啧,还是我妈,那胸怀,就跟大海一样的宽阔。”

“尽扯那些用不着的,那个大海的胸怀要是有小河沟那么宽我也不至于跟他离婚了。那个防他啥时候换?”

“明天吧?免的夜长梦多,你说呢?”

“行,明天就明天。”

潘大海在潘志军家使劲地抽着烟斗:“那个老太婆咋这么多的事儿啊?不就是换个地方嘛,还坐在一块儿吃啥饭啊?让我跟她坐在一块儿吃饭?没门儿! ”

潘志兵说:“爸,这就是你不对了,不就是吃顿饭吗,你们老两口弄这么僵,你让我们作儿女的怎么办?”

潘大海指着潘志兵生气地说:“你一点立场都没有,我不去,我就是不去。”

潘志兵也生气了:“爸,首先提出来跟我妈换防的是你呀?你老了老了,也不能倚老卖老不讲理了呀?”

潘大海发火了:“到底是谁不讲理呀,我告诉你,是那个臭老太婆不讲理! 那个臭老太婆不仅惯坏了我兄弟的孩子,她还让我们亲兄弟反目成仇,她让我连我亲娘啥时候没的都不知道,她让我成了天底下最不孝的儿子,这到底是谁不讲理啊?”

潘志军说:“咱爸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在战场上经历过枪林弹雨,在戈壁滩经历过艰苦卓绝,他多次死里逃生,他吃过的苦、受过的罪、见过的世面、立过的战功,那都是旁人无法想像的,咱爸是英雄,是楷模,他怎么可能不讲理呢?”

潘大海激动地说:“小猴崽子,还是你理解我啊。”潘志军说:“爸,你这个大英雄,不会是不敢跟她坐在一块儿吃饭吧?这话说出去可没人信啊。”

“你说我怕她?我干嘛要怕她呀我?”

“你不怕她你干嘛不敢吃这顿饭啊?是你吃她的,又不是她吃你的,要我说呀,你就应该不卑不亢地吃,理直气壮地吃,不吃白不吃。当年国共都能坐在一块儿谈判,你和她就不能坐下来吃顿饭吗?就您的气度,就算是鸿门宴您也不应该怕呀。”

“好,这顿饭我还非吃不可了,枪林弹雨我都不怕,还怕跟那个臭老太婆坐在一块吃饭?说吧,那个鸿门宴啥时候开席?”

“时间是下午的下班号响过之后,地点是你即将换防的地方。”

潘大海起身要走,潘志兵说:“爸,你干啥去呀?离开晚饭的时间还早呢。”潘大海说:“我剃头去!”

潘大海一大家子人终于坐在了一张饭桌上。

梁秀说:“今天这一桌子菜都是妈亲手做的,爸,你一定要多吃点儿啊。”潘志兵说:“妈,吃完饭你就到小军家去住,爸,你就留下来住在自己家吧。”

潘志军说:“我最爱吃这个干烧鱼了,我记得有人说过,没在海边生活过的女人是做不出这个味道来的,香,实是太香了。”潘大海说:“那破鱼我早就不爱吃了。”金小妹说:“你爱吃不吃,我又不是专门做给你吃的。”

潘大海声音提高了八度:“你少来这一套,别以为有孩子们在这儿我就怕了你了,告诉你吧,我潘大海这辈子怕过谁呀?日本鬼子和国民党我没怕过,在朝鲜战场上我和美国鬼子面对面的打,我也没怕过,这会儿想让我怕你,门儿都没有!”

金小妹不卑不亢:“你以为我怕你是吧?你是不是以为我同意让你吃这顿饭就是我想要跟你和好哇?告诉你吧,这顿饭啥意思都没有,这就是个换防的仪式,仪式,你懂吗?哼,就算是要饭的要到我的家门口了,我不是也得给人家半碗剩饭吗?”

“你说啥?你再给我说一遍?你把我潘大海当成啥人了啊,在你的眼里,我连要饭的都不如了是吧?”

“你说的太对了,你在我的眼里啥都不是! 你连人都不是!”

“你竟敢说我不是人,我让你吃!”怒气冲天的潘大海把饭桌子给掀翻了,一桌子的好饭菜稀里哗啦全都倒在了地上,大家全都惊呆了,潘志军指着潘大海说:“爸,你行,你是真英雄! 现在我宣布,马上进入下一个程序,换防!”

潘志兵把气呼呼的潘大海扶到另一个房间,梁秀搀扶着放声大哭的金小妹回她自己家去了,潘志军看着地上的碎盘子烂碗和鸡鸭鱼肉,气得直跺脚。

就在潘家的换防仪式不欢而散的时候,潘家的小女儿金戈正坐在了进京的火车上。她眼睛盯着窗外的景色,思绪却沉浸在幸福的回忆里。

在她即将毕业分配时,高飞翔对她说要找人把他俩分在一处,她坚决反对,她说:“青面獠牙本来就对咱俩的关系有所怀疑,你这么一找,就等于在向全世界宣布他的怀疑是正确的,我刚穿上军装就担上了破坏军纪的罪名,不行!”

高飞翔笑着说:“那你就不怕咱俩各奔东西以后我不要你了?”她说:“不怕,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他说:“我对你海枯石烂永不变心!请问,你对我是真心的吗?”她说:“上天作证,我对你绝对是真心的!”他说:“那就好,不管你分在哪儿,我都有能力把你调到我的身边儿来。”

她想到这儿,在心里笑骂了一句:“尽吹牛!”

她送他回北京时,罗卫国问她:“姐,土鳖的爸爸妈妈是干啥的?”她说:“不知道,我又不嫁给他爸妈。”罗卫国吃惊地问:“你真的要嫁给他呀?”想到卫国吃惊时的样子,她又笑了。

毕业后她到马政委的办公室来报到,马政委说:“金戈同志,我知道你背地里叫政委是青面獠牙,我这个青面獠牙今天就给你立两条规矩,第一,背地你叫我青面獠牙没关系,反正我听不见,但在公开的场合,你必须叫我政委。第二,你必须把工作给我干好了,否则的话,可别怪我这张老脸比青面獠牙还难看。”

她在马政委的团站当宣传干事,工作得心应手,常常得到青面獠牙的表扬。最让她高兴的是,高飞翔的信像雪片似的飞了过来,信里写的全是让她脸红心跳的词句,想到这儿,她羞涩的笑了。

北京火车站到了,他来接她,她兴奋地向他飞奔过去。他带着她坐进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她还是头一回坐这么高级的汽车。他对她说:“等你调到北京后,这个轿车你可以天天坐。”她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他问她:“你真不知道我父母是干啥的?”她说:“你没说我怎么知道?我头一回到你们家,空着两手不太好吧?”他说:“我们家啥都有,不需要。”她说:“这是礼貌。”

他陪着她在路边买了一篓苹果。

他带她走进他富丽堂皇的家,一位贵妇人对他们俩说:“你们怎么才回来?人接来了?嗯,长的还行,就是个头矮了点。哎,姑娘,来,坐沙发这儿来,这沙发可是意大利进口的,国内的沙发没法儿跟它比,因为它们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他说:“妈妈,她就是金戈,那年我生病,就是她给我输的血。金戈,她就是我妈妈。”

金戈给高母鞠躬问好,高母拉着她的手坐在意大利的沙发上,她满脸堆着笑递给她一个厚厚的信封说:“原来你就是金光灿烂的小鸽子呀,我儿子的身上还流淌着你的血呢,谢谢你了。哎哟,瞧瞧,你穿的这是什么呀,白衬衣,绿军裤,多土啊,小鸽子,这钱你拿着,一会儿让飞翔陪你去商店给自己买件漂亮的连衣裙,再给你自己买件白色的小风衣和黑色的毛哔叽西裙。白风衣配黑裙子,白的纯洁,黑的高贵。这样,才能尽显出你与众不同的高贵气质。”

她接过信封恭谨地对高母说:“谢谢阿姨!我叫金戈,戈是戈壁滩的戈,不是鸽子的鸽。我出生的时候,我爸爸就已经在戈壁滩工作了。他给我起这个名字,就是希望我长大后能继续他在戈壁滩的事业。阿姨,我穿的衣裳都是部队发的……”

高母抑扬顿挫地说:“在戈壁滩工作是很无奈的,你爸爸真是糊涂,自己在戈壁滩受罪也就罢了,怎么能再搭上自己的孩子呢?那戈壁滩不是人待的地方,太干燥,太寂寞,太艰苦。在戈壁滩生活就是对生命的亵渎!金戈啊,我都为你们安排好了,等你和飞翔的事儿定下来以后,我们就把你调到北京来,你和飞翔在北京部队的大机关工作,会前途无量的!还有,你名字里的这个戈字还是改成鸽子的鸽吧,同音字,好改。”

她说:“我大哥叫我小兵器,我二哥叫我小戈壁,我爸叫我金戈铁马,我喜欢这个戈字,不改!”她还说:“我们在戈壁滩工作是很单调,但比起我爸爸他们创业的时候好多了,我们那儿有山,有河,有美丽的胡杨,有漂亮的红柳。有大水库,水库里还有鱼,我相信,那个地方会越来越好的。有人称我们那儿是小北京和小上海……”

高母漫不经心地对保姆说:“李阿姨,这几个苹果你拿回家去给你的孩子们吃吧。飞翔,我得走了,所里还等着我开会呢。”

保姆把她精心挑选的一篓儿苹果提走了。高母站起来对她说:“人要有自知之明,想要攀高枝儿的时候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你真的喜欢戈壁滩,干嘛找我的儿子呀?飞翔的爸爸是军界的大首长,你以为你抓住了飞翔就抓住了一切,错了,只要我不同意,他不可能娶你!”

她站起来说:“阿姨,还是我先走吧,说句心里话,我从没有想过要当什么高级首长家的儿媳妇,更没有想过要走进您这个无比尊贵的家!您说的对,中国的沙发与意大利的沙发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再见! ”

她边说边往外走,他惊恐地叫她别走。贵妇人拦住了他:“你给我站住! 让她走!戈壁滩能开出什么好花儿来?比她漂亮比她懂事儿的北京女孩儿满大街都是,她不就是给你输了点破血吗?刚才我给她钱了。”他拿起丢在沙发上的那个装钱的信封说:“妈,这钱,她根本就没拿。”

潘志军抽空回家看望潘大海,潘大海对他说潘志兵好几天都没回来了。他问父亲这些天是怎么吃饭的,父亲说他自己做饭吃。潘志军问父亲会做饭吗,父亲说:“做饭有啥难的?想当年我们打第一颗导弹时那才叫难呢,那个老大哥背信弃义说走就走,走的时候还把技术和图纸全都给带走了,他们想困死我们,难死我们,想看我们的笑话,我们怕了吗?没有! 后来我们还不是靠自己的力量试验成功了导弹和原子弹,还放飞了人造地球卫星。”

潘志军说:“咱们中国因为有了两弹一星,才在世界上站稳了脚跟,你们是国家最可爱的人。”

潘大海说:“那个老太婆跟那个老大哥一样的阴险毒辣,她以为我离开了她就得饿死,哼,门儿都没有。我要拿出当年搞两弹一星的劲头学做饭,我就不信我学不会!”潘志军说:“学做饭这事儿得一步步来,急不得,有时间我教你。”

“好哇,你就先教教我做红烧肉呗,我都好久没闻到肉味了,昨天我做的红烧肉不知道咋整的,黑了吧叽的,又苦又涩,没法吃,让我全都给倒了。”

“我现在就教你做红烧肉,家里还有肉吗?”

“没了,刚买的两斤红糖也都让我给用完了。”

“啥?你是用红糖做的红烧肉,还一下子就用了两斤?”

“做红烧肉不就是用红糖吗?不然为啥要叫红烧肉呢?”

“做红烧肉要用冰糖或者白糖,不能用红糖,更不能用那么多。你以后有不懂的事儿叫我,别自己瞎琢磨。”

“小猴崽子,那头儿有啥动静没有哇?我让你问的事儿你给我问了吗?”

“啥事啊?”

“就是,就是那个办离婚手续的事儿啊。”

“那个事儿呀,我问了。”

“快给我说说。”

“离婚的形式有两种,一种是让法院给你们判离,法院在判离之前呢要反复地给你们做调解工作,他们会一点一点地挖掘你们以前的感情,一点一点地让你们回忆你们曾经有过的美好时光,法官会天天来找你们谈话,估计呀,还没等你们俩把婚离利落呢,你们的那点隐私就让全世界都知道了。”

“这不是丢死人了吗?不行! 这种形式不行,说第二种。”

“第二种形式就是你们协议离婚,不过这也是有条件的。”

“啥条件?”

“你们必须是真的感情破裂了,人家才给你们办理离婚手续。”

“我们是真的感情破裂了,这条行。”

“感情破裂不破裂人家不听你们自己说,要看事实。”

“啥事实?难道我们非得把人脑子给打出狗脑子来了才算是有事实了吗?”

“这个事实就是分居,并且是要分居一年以上,组织上一调查,你们的确是分居一年以上了,这婚才能离利落。”

“我知道了,我住在这儿,她住在你那儿,我们的分居事实已经成立,不就是打持久战吗?也不是没打过,谁怕谁呀!”

0

大漠航天人(31)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