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31)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31)下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9/23 19:51:09

第31辑 父母分居 儿女着急(下)

晚上,梁秀给金小妹洗脚,金小妹要自己洗,梁秀说:“妈,你就让我给你洗吧。我小时候特别羡慕别人家的孩子有爸爸有妈妈,我总是在想,我要是也有爸爸妈妈,那我一定要好好地孝敬他们,现在我终于有爸爸妈妈了,你就让我好好地孝敬孝敬你们吧。”

“秀儿,你是在怪我?”

“妈,我没怪你。”

“我们都这个岁数了,还要闹离婚,秀儿,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老不正经呀?”

“妈,我打心眼里不愿意你们分开。妈,我求你再原谅我爸一次行不行?妈,你们能不能不分开呀?我好不容易有了爸爸妈妈,有了一这个完整的家,妈,秀求你了!”

“秀儿,你的心思妈懂,可是那个老东西,唉,这口气我怎么能咽得下去呀!”

潘志军、梁秀和金小妹刚吃完晚饭,金戈跑进来一头扎进金小妹的怀里放声大哭。惊得大家不知如何是好。

金小妹问她:“你这是咋的了?谁欺负你了?”潘志军问:“小戈壁,你不是去北京出差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金戈啥都不说,就是可劲地哭,金小妹哭着问:“那到底是啥事儿呀?啥事儿把我的小疯丫头给伤心成这样了啊?谁呀,谁惹我的孩子了呀?”

金戈哽咽地说:“妈,我没事儿,我就是想哭,我哭出来就好了。没事儿了,你们都别担心我了,我没事儿了。”

说着说着,金戈又哭了,潘志军开门出去了。

潘志军来到了一个团站的大门前,在门岗打电话,罗卫国气喘吁吁地跑步过来说:“二哥,啥事儿?咱们进去说吧。”潘志军说:“不用了,我来找你了解点情况,你金戈姐去北京出差,回来啥也不说就一个劲儿的哭,把你金妈妈给急坏了。”

“金戈姐去北京了?哦,我知道了,二哥,一定是北京的那个土鳖让金戈姐伤心了。”

“北京的土鳖是谁?卫国呀,你的意思是说你金戈姐喜欢上啥人了?”

“我早就对我金戈姐说过,那个土鳖他不是只好鸟儿,怎么样,出事儿了吧?”

“你是说你金戈姐去北京找你们那个同学去了?都是革命同志,你为啥叫人家土鳖呀?”

“二哥,你不知道那个革命同志他有多傲慢,他浑身上下全是优越感,我早就看不惯他了。”

“那个土鳖,不是,你们的那个同学他叫什么名字,他爸爸是干啥的?”

“他叫高飞翔,他爸爸是干啥的我不知道,金戈姐也不知道。不过看他那个架势,他爸爸可能是个当大官的,你想啊,他送给我姐的那些个好吃的,都是我从没见过也没吃过的,那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家能买得到买得起的呀,我还跟着沾了不少光呢。后来我们毕业了,高飞翔就分回北京去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二哥,你就别再问我姐了,她已经够难受的了,我姐的自尊心那么强,她要是真的被土鳖给甩了,你让她怎么好意思,是吧?”

“卫国,谢谢你,好了,你回去吧。这事儿你别跟别人说哈。”

“金戈是我姐,我能出去瞎说吗我。”

“你爸爸妈妈在北京都挺好吧?梦月,她好吗?”

“他们都挺好的,我姐跟我爸在一个部门工作,挺好的。”

潘志军回到家对大家说:“小戈壁她没啥大事儿,你们就别跟着瞎担心了。”金小妹说:“啥叫没啥大事儿呀?我的小疯丫头都伤心成这样了,咋还说没啥大事儿呢?啥才叫大事儿呀?”潘志军说:“只要她能哭出来,就不算是事儿。”金戈哭着说:“妈,我真没事儿。”金小妹说:“没事儿你哭啥呀?你告诉妈,是谁欺负你了?妈找他去。”

金戈说:“妈,没人欺负我,你就别再问了好吗?”潘志军说:“小戈壁,是不是因为那个土鳖?”

“你去找卫国了?”

“你去北京就是为了见他?”

“他让我去北京见他的家人,二哥,你不知道他妈说的话有多气人。他妈说咱们在戈壁滩工作是处于无奈,还说这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生活,她咋知道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啊?最可恨的是,她说在咱们这个地方生活是对生命的亵渎,她凭啥这么说呀?”

“小戈壁,这儿就是与世隔绝的大戈壁滩,既艰苦又封闭,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他妈说这个地方的坏话,就是在说我的坏话。”

“这个地方是咱们的家,你维护的是家的尊严,二哥支持你!”

“这个家能发射卫星和导弹,我维护的不仅是家的尊严。”

“小戈壁,你让我感动。我本来是想当回救世主,把你从失恋的旋涡里给拽出来,看来是用不着了。小戈壁,告诉二哥,你和他的感情有多深。”

“我不知道。”

“那个没骨头的东西不配当我的妹夫,小戈壁,二哥希望你快乐。”

“二哥,我会好起来的。”

晚上,潘志军给金小妹按摩肩时说:“妈,你这几天是不是睡的不太好呀?”

“我总是睡不安稳。”

“妈,我觉的吧,潘大海是因为老家的事儿心里头不痛快,他不是真的要那个啥。”

“那我就痛快了?那个老没良心的,换防那天我好心给他做了干烧鱼,他却说那是破鱼,早就不爱吃了,我一定要跟那个老混蛋离婚,这个婚到底该咋离呀?”

“妈,你住在我这儿,他住我哥那儿,你们不是已经分开了吗,那跟离婚还有啥区别呀?”

“离婚是离婚,分开住是分开住,这不是一回事儿。你告诉我,离婚这事儿是哪个单位管,我必须跟他离。”

“妈,你的三个孩子都在这儿工作,你们闹离婚对我们的工作会有影响的,他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才按兵不动的。”

“那就算了,其实离不离婚也没啥,只要不再见到他那个老浑蛋就行了。”

“就是,咱们永远都不理那个老浑蛋。”

“你说啥呢?哪有儿子说爸是老浑蛋的啊?”

“妈,我错了!”

潘志军惦记着潘大海想吃红烧肉的事儿,这天,恰好食堂有这个菜,他专门打了一份给潘大海送过去。

潘大海笑眯眯的打开饭盒闻了闻说:“真香,我好长时间都没闻到这么香的肉味儿了。”

他用手抓了一块肉放进嘴里细嚼:“香是香,不过这味儿还是有点儿不太地道。”潘志军说:“食堂做的红烧肉肯定不如金小妹做的,你就凑合着吃吧。”

“你少在我的面前提那个臭老太婆。”

“我的意思是说,我做红烧肉的技术还不如食堂呢,要不我先跟她学学,再回来教你?”

“你要是跟她学,就甭来教我了。”

“爸,你也太矫情了吧?是我教你,又不是她教你,为啥就不行啊?”

“不行就是不行! ”

“行,我听你的,我不跟她学行了吧?那我要是教你做出来的红烧肉,还不如这个呢,你可别怪我啊。”

“你能做出这个味儿来就不错了,小猴崽子,我感觉你跟我最贴心了。”

“那当然了,我长的像你,性格也随你,我不跟您贴心难道跟那个臭老态婆贴心啊?”

“你咋说话呢?臭老态婆是你叫的吗?她是你妈!”

“爸,我错了!”

0

大漠航天人(31)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