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七章你家大人何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你家大人何在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9/22 13:05:00

“抱歉,老同学,军令如山,我恐怕马上就得走。”闹腾一阵之后,沈言对搂着他肩头的邱志坤说道。

邱志坤松开手,点点头,“我知道,上面命令我收到了,我只是没想到,来的人会是你。”

说到这里,邱志坤压低了声音,“上海那边……你到底有多大把握?”

沈言眉头一皱,“什么多大把握,你可别乱想胡说。”

“我可没胡说,也没乱想,都是干这一行的,猜也能猜出一个大概来。不瞒你说,刚才在机场门口遇到了郑长官,我向郑长官问了问情况,知道我和你是‘浙警’时的同班同学,郑长官就和我大概说了说局里的情况……我现在只问你,老板有没有对毛森学长下秘裁令?”邱志坤用更加小声的声音问道。

沈言眉头又是一皱,“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懂我的意思,救人可比杀人困难得多。”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我要去上海,我也不瞒你,时间紧迫,我必须

尽快赶到上海,所以你现在就得安排人送我们上路。”

“不用安排人,我亲自送你出防区,说说,你打算怎么走?”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建议你走陆路,避开武汉,绕道河南,走安徽、江苏这条线,这是现在前往上海最安全的线路,一路上也能得到我们人的照应。”

“不行,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想了想,沈言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尽快送我们到武汉?”

“没有办法,除非共产党点头同意。”

“为什么?”沈言有些奇怪。

邱志坤说道:“出了随县,至武汉整个这片区域,除了我们、日军和黄卫军,共产党的新四军和游击队也在这片区域里活动。日军、黄卫军人生地不熟容易对付,新四军和游击队——共产党的队伍你是知道的,在南昌行营的时候你也见识过,那叫一个神出鬼没,没有他们点头,我敢保证,你绝对死在半道上;还有,去年皖南发生的事,你忘了?”

听邱志坤这样一说,沈言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昨天下午老板在召见结束时要送他“事急从权”这四个字,看来他也猜到自己会走哪条路,那四个字就是他默认沈言付给共产党的买路钱。

“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联系上新四军或者共产党游击队在这个地区的负责人?”沈言问道。

邱志坤吓了一跳。

“你还真敢去想,你就不怕老板直接将你‘咔嚓’掉。”一边说,他一边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邱志坤的动作把沈言逗笑了,“事急从权,这是老板在我临走时送我的四个字,什么意思,你这么聪明的人就不需要我来提醒你了吧。”

邱志坤槌了沈言肩膀一下,“你这家伙,原来是带了尚方宝剑来的,早说不就得了。”

……

随县国民党党部。

八点三十分,党部办公室后面的一个院子里,中统随(县)应(山)站站长丁重杉正优哉游哉的翻看着手里的审讯记录,虽然那记录上除了审讯者的提问别的什么都没有,就是有也无非是“不知道”、“你休想”之类的,但丁重杉依然看得很有兴趣。

审讯记录不止一本,旁边的椅子里还有厚厚的一摞,这些记录就是丁重杉来到这里任站长之后的成绩,是他能力的体现,丁重杉当然充满兴趣。

翻完手里的这本,丁重杉放下之后又另外拿起一本。翻开一看,被审问的人叫肖洪海,这个人丁重杉很有印象,几天前正是他带人突袭厉山镇时无意中将此人抓获的,以丁重杉多年的经验判断,此人在共党地下组织中绝对是个重要人物!

如丁重杉所料,审讯记录里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

将审讯记录放在膝上,丁重杉开始考虑如何才能让这个叫肖洪海的共党开口……

一阵喧闹声突然响起——“你们想干什么”、“县党部都敢闯你们吃了豹子胆了”、“你们的长官是谁”……喧闹声中,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声又紧跟着响起,可很快,所有的打斗声又全都停了下来,或长或短或高或低的各种“哎呦”声又此起彼伏。

变化太快,还不等丁重杉从云里雾里中清醒过来,一个很是傲慢的声音从此起彼伏的“哎呦”中脱颖而出——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特务团中校副团长邱志坤,今日率我军中弟兄来此拜访中统诸位同仁,你家大人何在,还不命他速来迎驾。”

“欺人太甚!”丁重杉“噌”一下站了起来,从落在地上的审讯记录上一脚踩过,直奔前院而去。

一进前院,就见院子里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每个士兵的手臂上都戴着一个写着“宪兵”两字的袖套。看到这一幕,丁重杉重重地吸了一口凉气,带有宪兵袖套的特务团和没带宪兵袖套的特务团可是两码事,个中利害,身为一站之长的丁重杉又岂能不知。

怕手下弄出什么纰漏,丁重杉赶紧来到前院大厅,就见大厅中间背对大门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中校军官,大厅的一角,自己的那些手下挤在一起,个个鼻青脸肿,还有几个人的身上还挂了彩,所有人都被特务团的士兵用枪指着。

尽管脚步很轻,那名军官依旧察觉到他的到来,丁重杉刚一进大厅,军官就赫然转过身来,眼睛不眨地看着他,“丁重杉,中统随应站站长?”

“不错,是我。”丁重杉没有否认,对方敢直呼其名,显然是做足了功课的,否认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以前好像没见过?”丁重杉问道。

“一回生二回熟,下次你再看到我,我们就成见过的了。”

“怎么称呼?”

“邱志坤。”

“不知邱团长今天带着你的这帮弟兄上我这里来有何公干?”

“副的,不是团长。”

“军人向来爽快,还请邱副团长直接回答我刚才的问话。”

从头到尾,丁重杉都没有多瞧大厅一角他的那些手下一眼,像是他们不是他的手下,或者与他无关一样。

“那就请丁站长站好了撑住了——”

“呵呵,丁某虽非行伍出身,却还没有什么人用话就能把丁某给压趴下。”

“抱歉,丁站长,我们接到情报,说贵站与中共地下情报人员有密切往来,换句话说,你们通共。”

丁重杉眼前一黑,身体一晃,差点一头栽倒在地,现在他终于明白,这个邱志坤让他撑住站好了是什么意思。

含血喷人、栽赃陷害、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所有的形容词和典故加起来都不足以形容和代表丁重杉此时心中的悲愤。

“你们高团长呢?我要见你们高团长!”丁重杉冲眼前这名自称邱志坤的军官怒吼着。

掸了掸没有什么灰尘的军装,邱志坤头一扬,很是轻蔑地对丁重杉说道:“高团长不在。按照军中条例,正职不在期间,其职务由副职代理,现在我就是特务团的代理团长,有什么事你可以找我。”

丁重杉怒极而笑,“好!好!好!说我通共,证据呢?有本事你就把证据给我拿出来!”

“证据?会有的。”

说完这句,邱志坤向边上的几名军官一摆头,“给我搜!仔细搜!”

“是!”

几名军官应声而去。

丁重杉没有阻拦,想拦他也拦不住,身正不怕影子斜,他倒要看看特务团这帮人会搜出怎样的“证据”来。

不一会儿,几名军官又重新出现在大厅。

“报告邱副团长,搜查完毕。”

“有什么发现?”

“报告邱副团长,我们在搜查中发现了一处密室,在密室里我们发现了十几名隐藏人员,经审讯,这些人员全都是中共情报人员……”

邱志坤笑眯眯地看向丁重杉,“丁站长,你不是要证据吗,现在怎么说?”

什么时候秘密监狱也能称之为密室……

丁重杉很想对邱志坤发出这样的咆哮,可当他张开嘴时,他的咽喉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看到没有,这就叫哑口无言!在事实和真相面前,所有的狡辩都是苍白和徒劳的——来人,把这里所有人都给我押下去!”

……

当沈言带着四名手下出现在大厅的时候,中统随应情报站和国民党随山县党部的人都已被带离现场,随山县党部已经被清扫了一空。

从老河口机场到随县,一百八九十公里的路,不过因为基本上是在坐在车里的,所以即便赶了一夜的路,沈言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疲惫来。

一见邱志坤,沈言的脸就沉了下来,“这就是你说的找到共产党头目的办法?”

“这能怪我吗?”邱志坤理直气壮的说道,“现在又不比以前,咱们军统局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对付日本人上面了,一时半会儿,我上哪里去给你找共产党。”

瞪着这个年纪比自己大、心性却如顽劣少年的同窗,沈言说道:“有种你就当着戴老板和委员长的面,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上一遍。”

“本来就是,就是戴老板和委员长来了我也这么说。”

邱志坤说道:“你没在前线你不知道,现在咱们军统局抓到共产党,只要问不出结果,都是毙了了事,除非是大鱼,谁还想着往后方送,前两天战区调查室才刚处决了一批,就是这个缘故。也是因为你,要换成另外一个人,我会来惹这种麻烦——我到特务团才来多久?屁股都还没坐热,我吃饱了撑的……”

见邱志坤在那里喋喋咻咻没个完,沈言已经猜到了他的意思,也有些头大,“行了,有什么麻烦我替你扛了,这该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邱志坤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5

第七章你家大人何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