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八章前线后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前线后方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9/23 13:20:10

当中共鄂中地委宣传部部长肖洪海被人带进这间大厅的时候,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在他看来很是莫名其妙。

“这里面肯定有阴谋!”

想到那些国民党士兵很是客气地将他们请出监狱,甚至派人为他们疗伤的举动,肖洪海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不过有一点肖洪海却是肯定的,敌人越是这样客气和好心,他就越应该保持警惕,免得落入敌人设下的圈套,成为敌人破坏组织的帮凶。

带着这样的警惕之心,肖洪海走进了一间大厅。

一进大厅,就看到大厅里站着的几名国民党军官,年纪看上去都很年轻,那名看上去年纪最大的中校军官也不过三十二三左右的年纪,其他人的年纪就要小上一些,两名上尉军官在三十上下,军衔最低的那名中尉,二十出头的样子。

唯一的女性,那名上尉女军官,也是这些人中最年轻的一位,十七八岁,清纯而美丽,要不是身穿军服,肖洪海打死都不会相信,这样的一个女孩会是一个国民党兵,甚至国民党特务。

让肖洪海最觉得奇怪的还是站在中间的那个国民党军官,年纪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可他的军衔却是所有人里最高的——上校!显然,那些国民党兵之所以对他和其他同志表现出那样的客气和好心,是接到了这个人的命令。

“此人绝不可小觑!”肖洪海将心里的警惕升到了最高位置。

“我看过这里的卷宗,如果卷宗里的推断没有错,你应该就是这里被捕获的中共地下党里面职务最高的——”

稍事等待,没有等来肖洪海的回答,这上校军官又才说道,“我就明人不说暗话了,我们是军统局的,想请你们协助我们通过你们的活动区域,什么条件你们开。”

肖洪海愣住了,这个……是阴谋吗?

“我想让你明白一点,我们所以会找上你们,不是因为我们怕你们,是因为我们要赶时间,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我不希望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和你们的纠缠上——可以和你透露一点,我们此行的目的和你们共产党没有一点关系。你可以不说话,一直不说话也行,但我却不能一直等下去……”

是不是阴谋,又或者是个怎样的阴谋,都要试过了才知道,肖洪海决定去赌上一赌,如果能借机救出几个被捕的同志当然最好。

“如果我要你放了这里所有我们的人,你也答应?”肖洪海问道。

“我为什么不答应?”上校军官反问道。

有这样的阴谋吗?肖洪海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开始发晕,像是被瞬间而来的喜悦击中所致。

“但我也不会傻到现在就放人,都是明白人,就不用我再做解释了。”

肖洪海听着。

“我在外面给你准备了一辆车,你可以从那些被关押在这里的你们的人里挑选两三个你们的同志作为助手,如果没人会开车我可以给你提供一名司机;车上有几本证件和几件军服,是方便你们进出城门的,穿与不穿在你,此外我还在车里给你准备了一部电台。有了这些,我相信你就能很快找到你们的上级。对了,车和电台是借不是送,做不做赵巧儿那是你的事,可要是因此耽误了我的行程,我敢保证,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噩梦。”

这是在赤裸裸的威胁!

看着这名上校军官,稍作思量之后,肖洪海开口,“你们要过多少人?”

“五个人……加一个护送小队。”

“你们的目的地?”

“……武汉。”

“我有多少时间?”

面前这个上校抬腕看了看表,“现在是上午九点,十二点整,我要得到你们的答复。”

“好,不管上级有没有答复,十二点整我都会准时出现在这里。”

“那我就在此恭候佳音了——去,找块表给他,送他出去。”上校军官向身后其中一人命令道。

跟着上校军官指定的那名上尉,肖洪海向大厅外走出。

“等等。”上校军官在身后叫住了他。

肖洪海停住了,却没有说话,就站在那里等着。

“告诉你们的上级,此次是我个人行为,和军统局没有任何关系,该付的报酬我会付,可该我向你们拔枪的时候,我同样毫不犹豫,希望你和你们的上级记住这一点。”

“就这些?”

“就这些。”

问过一句之后,肖洪海不再开口,一步越过那名上尉,向大厅外走去。

“昨天赶了一夜的路,大家也都累了,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你们抓紧时间休息一下。”

沈言一扫大厅里的几个人,开口说道。

……

重庆红岩村十三号,八路军重庆办事处,三楼,首长办公室。

面对办公桌上这份延安总部转过来的中原局的请示电文,首长已经沉思了很久,似在为某件事情下不了决心。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首长手一抬,从桌边上的一摞报纸的最上方取下一张,迅速往电文上一盖,“什么事?”

门被扭开,首长的秘书出现在了门口,却没有进来,只是说道:“首长,郑维山副部长有事要见您。”

首长点点头,“请他进来吧。”

秘书往旁边一让,“郑副部长,首长请你进去。”

郑维山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

“谢谢陈秘书。”

郑维山向陈秘书道声谢,这才走进办公室,身后的陈秘书在郑维山走进办公室之后,伸手把办公室的门拉上。

“首长,我今天是来向您汇报昨天您让我去做的调查。”

“哦,这么快就有结果了。别站着说话,来,这儿坐。”

“谢谢首长。”

“说说看,都有什么收获。”

“首长,根据老王和小梁提供的线索,我和另外一个同志找到了那个小女孩。小女孩虽然年龄小,但记忆很好,她清楚地记得那个让她传递纸条的人的长相。根据小女孩的描述,我们让人画出了那个人的样子,今天一早我让我们的同志拿着画像,暗地里到那个人出现的地方走访了一下,有几个人也都还记得那个人的模样,奇怪的是,却没有人记得那个人是何时出现又何时离开的。”

“就是说,你们什么都没查到?”

“首长,可能是我们的工作还没做到家,我再带人去查查看。”

“这倒不用。如果这个人是我们隐蔽战线上的同志,迟早会和我们再联络,如果是圈套,我们正好可以避开——对了,我听报社的同志说,今天刊登在《新华日报》头版上的“一封家书”你们社会部与他们有过争执,是这样吗?”

郑维山“腾”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一个立正敬礼,“报告首长,不干涉报社的正常工作是首长您的指示,我们只是对报社同志提供的将要刊发的内容进行甄别,以避免重大敌情和隐患出现。”

“那么对‘一封家书’这篇报道你们社会部是怎么看的?”

“报告首长,有一小部分同志反对刊发……”

“反对的理由和赞成理由是什么,你都说来听听。”

“首长,赞成的理由是因为这篇报道里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属于正常稿件,反对的理由是,这篇报道的的稿件来自国民党新闻处,我们没有发现问题不代表它没有问题,而且一连刊发三天,这本身就很奇怪,所以反对。”

首长问道:“那么你呢,你是反对还是赞成?”

“我当然反对,但却没有什么效果,少数服从多数是组织原则,我总不能因为我的观点去违背原则,首长,您说是不是?”

“说得不错。”首长站起身来,对郑维山说道,“你能记住这一点就很好,你们的工作,尤其是在对待我们内部同志和工作的时候,一定要把握好度,既不允许重大敌情隐患的出现,又不能搞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好了,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些工作没做完,就不能再陪你坐下去了。”

“就不打扰首长工作了。”

一个敬礼之后,郑维山转身离开首长办公室,陈秘书又悄无声息的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

回到办公桌后,首长揭开报纸,看着桌上的电文,略作思索之后,便提起笔来,在电文上写下几个字,“此事可为,注意防范敌方人员对我方渗透。”

“陈秘书——”

门被推开,陈秘书出现在门口,“首长,您找我?”

“这是回复延安总部的电文,你马上让人发出去,切不可耽搁。”

“是。”

陈秘书从首长手里接过电文,转身出了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再一次关上。

又在办公桌后思考了很久,像是终于有了决定似的,首长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信纸,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全是数字的小本,对照着小本,首长开始书写起来。

如果有情报人员或者电讯人员在此,只一眼就知道首长正在书写的那些数字叫摩尔斯密码,但也仅此而已,除非他们手里也握有首长手里的那个小本,专业术语密码本。

有了这样的密码本在手,自然也就知道了首长正在写的密码内容是什么——“请克农同志启动梅先生一号通道。”

……

随县安居镇。

镇外,距通向县城公路不远的一条岔路,一片四周空旷的地方,肖洪海围着那辆美式吉普绕来绕去,远处,两个被肖洪海挑选出来的自己的同志,身着国民党军制服在那里望风警戒。

“十二点啊,十二点我要是赶不回去,我们那些被捕的同志可就没命了!老张,你就不能再催催?”

盯着车厢里那个身穿一身富贵绸衫,一手拿着耳机贴在耳边的中年男子,肖洪海忍不住再次发问,同样的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说过了多少次。

被肖洪海催促,张姓中年男子很是恼火,“我都已经说过了,那边不发信号我有什么办法,你以为发报就像你说话一样,张口就来?再说,你已经被捕,突然来上这么一出,就不允许上级领导甄别考察一番,万一你要是个叛徒怎么办?”

“我是叛徒?就我这一身的伤……你看看,看看——”

“别说话,有信号了。”

4

第八章前线后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