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十八章杜主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杜主任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0/3 14:02:52

没有了枪声,驻扎过抗日队伍的这个村子又重新陷入到了安静之中,包括村子四周的原野和庄稼地,下午三点还不到,以村子为中心的这片区域似已走进了黑夜之中。

经过一番仔细查探,沈言终于可以确定那支突袭他们的日军大陆挺进队已经撤走了,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这让沈言很是莫名其妙。

两名士兵被沈言派了出去,去联系邱志坤和余晓波,在这两路人马没到之前,他得抓紧时间去找到董玉峰,尽管董玉峰生还的可能几乎为零,他还是得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既是给上级的一个交代,也是给董玉峰家人的一个交代。

只是沈言却去不了,原因就一个,柳琳。

“呜呜呜呜……”紧搂着沈言的腰,柳琳在酣畅淋漓的哭着,像是要将一直积压在她心里的那些全都发泄出来。

柳琳的哭声中,沈言全身紧绷,双眼目视前方,两只手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要命的是,这女人的眼泪好像怎么也流不完似的,这还要让他撑到什么时候?沈言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十几号人,别人现身的时候这个柳琳不哭不闹,自己刚一现身,这女人怎么就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这丫头是不是有病?”视线下斜,瞄了一眼怀里柳琳脑袋上漆黑的头发,沈言心想。

有脚步声响起。扭头一看,就见商上尉和谢天临向他这边走了过来,在谢天临的背上还背着一个人,那个人的脑袋耷拉在谢天临的肩上,一见这情形,沈言便知道谢天临背着的人是谁。

轻轻用手拍了拍柳琳的肩,沈言推开还在哭泣的柳琳,迈步向两人迎了上去。

被沈言推开,让柳琳有些诧异,她抬起朦胧的眼睛向沈言走去的方向看了过去,她看到了沈言的背影,也看到了背着人向这边走来的谢天临,柳琳立刻想到了消失了的董玉峰,她的眼泪又一下子流了出来。

“是不是董兄弟?”从远处一路小跑过来的成忠先沈言一步迎上了谢天临,问道。

谢天临点头,然后回头看着身后远处的浓密草丛,黯然说道:“是在那里找到的。”

董玉峰的尸身被放在了地上,死因是被人直接割断了咽喉。从董玉峰身上散发的屎尿味并且十指伸长僵硬、指甲干净来判断,他是站着让人制住了双手,而后被人用刺刀慢慢割开咽喉致死的,这一点,现场除了柳琳和谢天临之外,其他人都能从董玉峰咽喉的切口看出来,而作为从“浙警”班毕业的沈言,他“看到”的也肯定比任何人都多,也只有他才知道,董玉峰是在何种情况下被人割断咽喉的。

“这帮杂种!”

一名站在一边看着的士兵突然发出一声川音,而后几个大步走到那个肩上系有坎肩的日军尸体前,从肩上褪下背枪带,然后两只手抓住了枪管,抡圆了枪托,使劲向这具尸体的脑袋砸去,一下、两下、三下……

“死的人本来应该是我,董……兄弟是替我而死的。”

士兵的突然举动让成忠心里突然生出很深的愧疚来。和董玉峰相处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口头上,他们早已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可到今天、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担不起“兄弟”这两个字。

“是我害死他的,要不是我,他就不会死……”柳琳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沈言没有阻止这名士兵的举动,他也不想去阻止,相比对活人的发泄,一具敌人的尸体又算得了什么。

“站住,你们干什么的?”远处传来哨兵的呵斥。

沈言掉头向哨兵方向看去的同时,手指已经按在了春田步枪的扳机上。

“不许动!所有人立刻放下枪!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就在这声叫喊响起的同时,一连串拉动枪栓的声音在头上方的竹林里响起,沈言抬头,就见靠近斜坡的竹林边缘,几十名身穿制服的新四军战士端着枪,正用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

竹林下方,沈言率领的这支队伍没有一个人把枪放下,所有人都在等待沈言的命令。

像是察觉到了,一名穿着四个兜军装手拿毛瑟手枪的新四军用枪口指着沈言,“说你呢,放下枪!”

见沈言没动,这名新四军用大拇指摁开了机头,“我数三声,一,二——”

“这是怎么回事?都给我把枪放下!”一声严厉的呵斥在坡上方那些新四军的身后响起。

队伍散开,现出一个年过四十很有几分威严的军人出来。

这名军人走到手拿毛瑟手枪的新四军面前,盯着他,厉声说道:“来的时候我是怎么吩咐你的,你又是怎么向我保证的?来人,把他的枪给我下了!”

两名挎着毛瑟手枪的新四军从这名气色威严的军人身后走了出来,向那名用毛瑟手枪指着沈言的新四军伸出手来,说道:“金连长,请交出你手里的枪。”

被称作金连长的新四军,那扣着扳机的手指在微微颤抖着,像是正在进行一场天人交战,这手里的扳机到底要不要扣下去。

像是不想看到这个金连长再错下去,那个四十多岁的新四军再次发出一声厉喝:“金连长,别忘了你还是名党员!”

似醍醐灌顶一般,姓金的连长手指从扳机上松开,而后把枪朝那两个新四军战的一个怀里一扔,人往地上一蹲,抱着脑袋在那里一声也不吭,只是时不时的伸手在脸上抹上一把。

沈言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看那个连长的样子,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这是新四军内部的事情,作为一个外人,他不好插嘴。

“都把枪给我放下,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乱说乱动,违者,军法从事!”

沈言刚下完命令,就见坡上的新四军开始往下走,但不是全部,仍有一部分留在上面,居高看远,对沈言等人既是一种警惕,也是一种威慑。

就在从坡上下来的那部分人走到坡底的时候,那条通往这里的路上,又转过一群人来,为首的竟然是邱志坤!

邱志坤看上去一脸的晦气,他的身后,紧跟着他的那队人,人没少一个,只有几个身上挂了些彩,只是所有人都已被解除了武装,连邱志坤也都没有例外。

他们的身后,跟着一队新四军,邱志坤等人的武器就在这队新四军一些士兵的身上背着,虽然没有人用枪口指着邱志坤他们,可这情形落在任何人的眼里,都只会把邱志坤他们当着一群被新四军押解的俘虏。

沈言迎了上去。

到邱志坤面前,不等沈言开口,邱志坤就咧开嘴,骂道:“真他妈是邪门了,放个屁都能砸到脚后跟,我他妈现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沈言很是奇怪,问道:“邱兄,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倒是说清楚啊。”

“我要能说清楚就好了——”

邱志坤很是激动的说道,“我本来是带着队伍向游击队靠拢,起先也是好好的,可就在我们快要到达游击队驻地的时候,那些日本人突然走了个干净,连尸体都没留下来一具,然后我们就莫名其妙被新四军包围了,又被他们缴了械,说是我们袭击了游击队……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就我这十来号人,我们啃得下游击队那三十多号人吗?”

看着邱志坤,沈言奇怪道:“是与不是,和余晓波队长一对质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问题就出在这里。”

邱志坤说道:“那三十二个游击队死得一个都不剩,连那个余队长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这还怎么对质?”

“一个都不剩?”沈言不由得一呆。

如果确如邱志坤所说,新四军对他们也太仁慈了,换成是他,或者别的什么队伍,都很难保证不把邱志坤和他的队伍全部歼灭。现在沈言有些明白,之前那个金连长会做出那样的举动来。

“这位邱队长说得不错——”

从坡上下来后就一直站在边上,没说过一句话的那位四十多岁很有几分威严的新四军这时开口,看着沈言,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沈言沈上校,对不对?”

沈言点头,“不错,我就是沈言,敢问您是——”

这人豁达一笑,“我姓杜,你叫我杜方,或者杜主任都可以,在这里,你也别‘您您’的了,也是我们新四军不兴军衔,要用军衔,恐怕连我都得叫你一声长官。”

“来,握下手,我们这就算是认识了。”说着,杜方向沈言伸出了手。

沈言伸手和杜方握了握,然后问道:“杜主任,我能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就是你不问我也会说的。”

杜方说道,“我也不瞒你,我们是截获了日军的情报才赶到这里来的。情报内容我无法告诉你,我只能告诉你的是,这份情报对你们非常不利。在判断出这份情报里面隐藏的阴谋之后,我们就派出部队前来增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缘故,你的那些手下包括你,不可能到现在都还站在这里。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们还是晚了一步。”

沈言知道这个杜方主任说的“来晚一步”指的是什么,想到和余小波相处的短暂时间和他现在的处境,他黯然点头,“我明白。”

6

第十八章杜主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