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五十一章地下军火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一章地下军火库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1/6 13:47:35

关好小门,沈言带着柳琳来到陆矩武说的仓库的那一角,那里堆放着一堆酒坛,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什么来。依照陆矩武所说的,沈言从两边墙开始,用脚走着步数,找出两线相交的地方。

沈言在做这些的时候,柳琳就在一边看着,默默地记下沈言用脚量出来的距离。虽然沈言没说,但柳琳知道,沈言带她来是有目的的,或者在未来的某一天,出于某种原因,当沈言来不了的时候,到在这里来的人就是她。。

量出的两线相交在一匹砖上,砖被一只酒坛压住了半边。移开酒坛,露出被压住的砖,清除掉四周砖缝里的泥垢和杂物,把砖从地上抠起来,再对砖底部中心位置一阵清理,露出一个黑色的金属盖来,旋开黑色的盖,一个钥匙孔就出现在两人的眼中。

看到锁孔后,沈言取出钥匙插进锁孔,“再站过去一点。”沈言提醒柳琳。

等到柳琳移开位置,沈言左右轻轻试着扭动了一下手里的钥匙,然后往左边一使劲,一阵很是轻微的“咔咔”声中,柳琳之前站着的那个地方,地面的砖慢慢地朝两边分开。待到停止以后,沈言和柳琳走了过去,就看到呈现在他们面前的一级级的用石头砌出来的台阶。

在外面等上一阵之后,估计里面的废气跑得差不多了,吩咐柳琳盯着一点外面之后,沈言划燃一根火柴,伸手在台阶入口处探了探,见火没有熄灭,这才抬脚沿台阶往下走去。

划燃第三根火柴,沈言将手里的光明照向了靠壁的一侧,因为按常情推理,像这种地方,一般都会在靠壁的一侧挂有马灯,以备进入人员之用。

光芒所照射的地方,沈言看到了挂在壁上的几盏马灯。

取下马灯,揭开灯罩,将马灯点燃。盖上灯罩之后,沈言提着马灯走继续沿台阶走,一直到底。至于光线是否会外泄,沈言一点都不担心,要连这点功能都没有,军统局也不会把军火库设在这里。

到底之后,沈言将放在一排架子上的马灯又点燃一些,分别挂在地下库房已经预先设好的挂钩上。很快,这座设置于南会馆码头仓库里的地下军火库一下子变得亮如白昼,一个一百多平米、头顶和四周用厚厚木板并且夹着石灰隔开潮湿的军火库就出现在沈言的眼中。

不像沈言之前看到的那些军火库,因为仓库是设在地下的缘故,在这里,他看不到一件露在外面的武器,所有的武器弹药都放进一口口的箱子里,被码得整整齐齐。

看了看箱子上的标记,沈言打开了几口标记不同的箱子,就看到箱子里那些被油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枪。或许是为降低补给要求,步枪只有两种,同为使用7.62毫米枪弹的M1903春田和M1加兰德,机枪只有ZB—26(捷克式)一种;或者是出于对女性特工某些方面的考虑,手枪在M1911和M1935这两种枪的基础上,又增加了瓦尔特PP和伯莱塔1934这两种手枪。而汤姆森作为城市游击战的利器,自然是少不了的,而且数量实在不少。

大致看了看,沈言估计,用这里的枪械装备一个标准的轻步兵营绝对没有一点问题。

除了枪械子弹手雷这些,余下的都是些军服军靴、头盔、罐头和压缩饼干之类的。然后沈言把视线转到了木架上。

木架上摆放得最多的是外面贴有TNT的铁箱子,可最引人注意的却是那四部电台,以及四台手摇发电机,电线的数量也是不少,此外就是药品。

略微清点了一下,除了绷带、纱布、酒精这些,沈言还看到了头灯、手术刀、止血钳、医用剪等等这些手术专用工具,药品以磺胺类为主,此外还有一定数量的奎宁。

最后,沈言被放在靠着架子的一个大铁箱吸引住了。箱子没上锁,打开一看,第一眼,沈言就被吓了一跳,他看到的是满满一箱子的钱,重庆的法币、伪南京的银行劵和日本人的军票,全是最大面额的——这得多少钱啊?!

可等到沈言扒拉开一看,最大面额的钱币就他看到的表面上的这些,下面摞着的是小钞,小钞下面全都是银元,数量不下五千。银元上面的铁箱一角,沈言还找到了一个小铁盒,铁盒里面有十根小黄鱼和面额为一到十的美元,数量大概在一千美元左右,另有面额一百美元的十张。

这是沈言第一次见识到军统局设置在沦陷区里的军火库,其配备之齐全考虑之周密,远非沈言之前所能想到的,而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美国人富足充沛的国力。

“钱还不少呢。”柳琳的声音响起,语气很是平淡,有些不屑一顾的味道在里面。那声音几乎就在沈言的耳边。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沈言吓了一跳,一回头,嘴唇竟然撞在了柳琳的额头上,一股微甜的腥味随即被沈言感受到,不用说,这一定是嘴唇被撞破了。

沈言很是恼火,吞一口冒出来的血水,沈言向柳琳怒道:“你不在上面看着跑下来干什么?”

柳琳也知道犯错了,吱唔着说道:“我看长官这么久没出来,就……就下来看看,对不起长官。”

“你要时时刻刻记住自己是名特工人员,以后行为做事你能不能别这么冒失?”沈言余怒未消地说道。

“长官,我知错了。”柳琳勾着头应道。

“下不为例!现在去把灯灭了,跟我上去。”

“是。”

灯很快灭掉,这座地下军火库又重新陷入到黑暗中。

把入口处完全复原,仔细检查没发现任何疑点之后,沈言带着柳琳离开了仓库。

南会馆码头距离董家渡路并没有多远,余下的时间也还算充裕,沈言便没叫黄包车,和柳琳步行着向停车的地方走去,借机熟悉了一下这附近的环境。

等到熟悉得差不多了,沈言和柳琳回到车上。车发动。

驶出一阵之后,柳琳发现,车的方向竟然是驶往愚园路的,便向沈言说道:“长官,今晚我住军营,不回家住。”

“不行!”沈言一口回绝。

柳琳怒道:“为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我住家里还是住军营,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又没有违反军中纪律,我凭什么就必须住在家里?”

沈言张嘴想反驳,可在张嘴之后他才发现,柳琳说的好像确实有道理,自己似乎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去反驳。

“就算你不住家里,可作为……你作为女儿,你是不是也该告诉自己父母一声,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又住在哪儿……你也不希望父母担心你,是吧?”

曾经面对柳琳时的那种无力感又再一次在沈言心头泛起,连沈言自己都觉得,他在这样说的时候,那语气根本就是一种商量的语气。

“那我就听你的,再在家住一晚。”柳琳说道。

这样说的时候,连柳琳自己都没察觉到,她的嘴角这时已经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那时常被她挂在嘴里的“沈长官”或者“长官”也在毫无察觉中不见了踪影。

“什么叫听我的,好像我是她什么人似的。”沈言不禁有些愤愤然。

路途并不远,不一会儿,车就来到一早接柳琳的地方。从内心来讲,柳琳很想再和沈言待上一会儿,最好沈言能带着她把大上海的大街小巷全都逛个遍,可又找不到借口,便在座位上磨磨蹭蹭起来,哪怕只能让时间延长一秒,对她来说也都是好的。

见柳琳一直在那里磨蹭不肯下车,沈言以为她有什么难言之隐,便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所谓灵机一动,原本就想着和沈言多待一会儿的柳琳,被沈言这样一问,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借口。装模作样地看了下表,柳琳说道:“长官,你看现在都五点多了,街上人都看不到几个,要不……长官要不送我到家门口,成吗?”

一边住着周佛海,这一边则是看样子真把他当成了女婿的柳母,以沈言这几天的运气,他认为自己遇不上的可能性极小,所以他早就打定了主意,除非工作需要,这段时间他是铁定不踏入愚园路一步,这也是他把接柳琳的地点选在愚园路外面的原因。

现在,柳琳竟然提出了这样的一个要求,这怎么可能?

沈言当即摇头,“五点多哪晚了?连晚饭时间都还没到!人是少了点,可也比几个多得多,再说——你看,刚过去几个伪警,这不又过来几个吗……”

柳琳二话不说,推开车门就走。

“路上小心一些。”沈言的声音在柳琳身后响起。

“真担心我怎么不送我回家?”柳琳暗地里瞪了瞪眼,咬了咬牙,很想转过身对沈言这样叱道。

“人家是淑女,淑女才不这样呢,哼!”

和柳琳客气一声之后,沈言正准备将车发动,见已经走出几步的柳琳突然站住了,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出于一种职业的本能,沈言立刻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可周围一切正常,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和事。而这时,站在那里的柳琳突然转过身来,走到车门前,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弯下腰,把一张灿若桃花的脸放在了车窗上。

“长官,我突然想起,我家今晚要聚餐……”

不等柳琳说完,沈言便开口将柳琳的话打断,“我就不去打扰了,祝你们一家人晚上愉快。”

“沈长官你误会了,我是想说,每次聚餐的时候我母亲都会亲自动手做一道菜,可好吃了,沈长官想不想知道这道菜的主材是什么?”

沈言没说话,他知道柳琳这样说肯定有什么用意。

原本很是期待问“是什么”的柳琳,见沈言一声不吭,突然间兴趣全无,懒洋洋的对沈言道一声“长官再见”,然后起身掉头就走。

这突然而来又突然而去的举动,让沈言很是莫名其妙。

6

第五十一章地下军火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