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六十八章苏州河南岸的枪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八章苏州河南岸的枪声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1/23 13:37:53

1942年(民国31年)7月6日,上海。

十一点四十五分,普陀路捕房宪佐队外。

不知道是昨夜那一场雨把大地浇透了的缘故,还是今日一早收到的那份录用通知的原因,尽管此时艳阳高照,牛阿根却没有往日那种焦灼和心慌的感觉。

警服已经脱下,绑腿也不用再打,可今天的牛阿根却不再是昨天的牛阿根,因为今天,他已经正式成为了普陀路捕房宪佐队的一名正式探员。当然这是以前的叫法,要按现在的叫法,他就是捕房宪佐队里的一名特工,有别于宪佐队的日本人,他这样的人也被称为“华特”。

比起捕房里的那些一般警察,宪佐队的地位和待遇都要高得多,因为他们是直接归沪西警察局特高课管理的,薪水直接到手,不假手他人,但同时,宪佐队的华特也更为上海市民所憎恨。上海人眼里,宪佐队里的华特根本就是日本人豢养的恶狗,甚至比恶狗还要恶劣,私下里,更是将这些人称之为“特狗”。

牛阿根对此却并不在意,至少在他看来,一样是给人当狗,以前的巡捕和现在的华特是没有区别的。

乱世之中能有一份稳定的收入,这是无数人的渴求,作为前公共租界的留用人员,牛阿根对此是心存感激的。感激是用行动而不是用语言,否则的话,那么多能说会道的留用人员也不会打铺盖卷走人。

行动的前提是要勤快,该管和不该管的事情都要去管上一管,尤其是在自家门口的时候。

所以,当牛阿根看到两辆黑色轿车毫无敬畏之心的停在宪佐队的门口,他立刻从门里大步流星的冲了出来,边走边冲着两辆车毫不留情的叱道:“你们怎么停的车?知道这是哪儿吗?你们干什么……”

最后的那个“的”字还没来得及出口,一支枪就从车窗里伸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只是一眼,牛阿根便认出,这是一支他一直都想拥有的美国产M1911手枪,也被人称作美国撸子,而现在,这支美国撸子就在他面前,近在咫尺,差不多伸手都可以摸到。

几乎在他认出这支枪的同时,枪的主人也向他发出了威胁,“想活命就别出声,敢出声就打死你!”

在那颗感激之心的唆使下,牛阿根想都没想,头一偏,身体往地上一滚,嘴里大喊着,“匪谍来了!匪谍来了!”

动作和声音连贯进行,几乎是一气呵成,非经验老道之人根本做不出来。

只是牛阿根还是小看了枪的主人,尽管他的动作简洁而又迅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可在“呯呯”的两声中,两颗射出的子弹还是准确无误的击中了他的身体,两枪都打在了心脏位置,那两声“匪谍来了”也成了牛阿根在这个世界里最后的声音。

“死到临头都还不忘做狗,我呸!”枪的主人从车里冲出来的时候,没忘记对着地上的牛阿根的尸体吐上一口唾沫。

除了两名开车的司机,打死牛阿根的这个人是两辆车里最后一个冲出来的,在这之前,在这个人用枪指着牛阿根的时候,两辆车里的余下七个人全都冲了出去,一色的汤姆森。当他拿着汤姆森从车里出来的时候,先行下车的七人中,除一人外,其余六人如一卷狂风掠进了宪佐队,和他的任务一样,另一辆车留下的那一人,除看住司机防止他逃跑之外,还担负着支援和警戒的任务。

几乎在M1911枪声响起的同时,普陀路宪佐队内立即响起各种声音,呵斥声、叫骂声、命令声,日语的汉语的都有,除了这些,还有奔跑声、东西摔倒声……所有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可所有的这些声音,又在顷刻间被铺天盖地的汤姆森冲锋枪响起的声音给淹没,如疾风骤雨般的汤姆森响起的声音,将普陀路捕房宪佐队整个席卷……

突然而起的似暴雨一般的枪声震惊了整个沪西地区,最先做出反应的是自然是伪沪西警察局特高课下辖的各捕房宪佐队,其中又以距离最近的静安寺捕房宪佐队、戈登路捕房宪佐队、新闸捕房宪佐队这三个地方的捕房反应最为迅速。

可就在这几处捕房宪佐队里的特工,全副武装的从宪佐队里涌出来奔向那些车辆时,等待他们的依然是密集的汤姆森的枪声。

随着这些地方枪声的响起,像是沪西这个大仓库里的爆竹被引燃了似的,苏州河南岸的大片区域立刻被密集的枪声给淹没,这其中又以位于愚园路818号特工总部上海区第四行动大队驻地的枪声最为激烈,海格路346号的伪上海市沪西警察局和极司菲尔路76号的汪伪特工总部上海区部的枪声为次……

此时,所有听到枪声的上海人脑袋里闪现着的只有两个字:军统!

似天女散花一般此起彼伏的枪声中,所有上海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愚园路749弄所在的方向,每一个上海人也都知道那个地方住着的是谁——汪伪南京政府的三号人物周佛海、以及汪伪特工总部的负责人李士群。

如此声势浩大的行动,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在这一刻,都明白了这是重庆国民政府在向上海市民展示重庆国民政府惩治汉奸卖国贼的决心和力量!

几乎同时,极司菲尔路76号的汪伪特工总部上海区区部,李士群站在一扇窗户前望向窗外,眼中的疑惑越来越深。

自上海沦陷以来,上海不是没有出现过如此规模的行动,只是那些行动都只是在市郊闹腾得欢,到市区也就暗杀几个特工汉奸或者日伪军官,再或者炸几个仓库、向日本人的军营里扔几颗炸弹等等这些。即使是王天木、陈恭澍这些人坐镇上海的时候,也一样如此。

可是今天,那些从远处传来的激烈枪声和爆炸声,让李士群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招数不像是军统惯用的招数,反倒更像共产党人打游击的那种路数——四处放火,却根本不知道他们究竟想放火烧哪里。问题是,从重庆来上海的军统特使在药水弄和毛森的人接头,这关共产党什么事?

五天,七个目标!这是特工总部的内线从毛森那个所谓的上海行动总队里传出的消息,这也是他李士群之所以会出现在上海的原因。

五天是从七月四号开始起算,所谓的七个目标,指的是上海行动总队下辖的七个行动小组和军统特使接头的地点。七个目标分布在哪些地方,李士群也是清清楚楚,也因此,当普陀路的枪声响起时,他便本能的看向了药水弄,因为在那里——药水弄59号,就有一处军统特使和毛森行动组接头的地点。

毛森那个上海行动总队的一切,从人到事,即使是毛森本人,也绝不会比他李士群更清楚。

不仅是毛森的队伍里,也包括日本人的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也都有他李士群安插进的眼线,更不消说警局和捕房,这就是76号的实力!而这样的实力不仅仅是在上海一地,南京、广州、杭州、武汉……凡是76号能够到达的地方,也都如此。

剪除毛森对李士群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毛森就是李士群砧板上的一块肉,只要他李士群愿意,什么时候都可以要了毛森的命。只是在李士群的计划里,毛森的命应该用对地方和用对时候,比如对周佛海的时候。

可让李士群没想到的是,毛森竟然那么容易就落入了日本人的手里……

更让李士群没想到的是,原本至少要在接过头以后才可能打响的枪声,它竟然在今天就响了起来,并且那本应该响起在药水弄的枪声,怎么突然就跑到了普陀路捕房,还是最先响起?接踵而至的那些其它地方响起的枪声,静安寺捕房、戈登路捕房、新闸捕房……就像是一个纵火犯一样,不为目的,只为乐趣!

可在上海,重庆方面哪还有这种发动大规模行动的能力?

重庆国民政府在上海的两大特工机构,中统既没有这样的实力,也没有这样的胆量;经过王天木和陈恭澍两人的背叛之后,军统在大上海的最大一股力量就只剩下毛森的上海行动总队。

这支名号响亮的队伍是些什么货色,李士群比谁都清楚,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混吃混喝吹牛打屁个个是行家里手,如果这支队伍真要有能力,哪怕还有一点点的用处,他也会将他们收入麾下。

然而在李士群的计划里,上海行动总队里却有着这样一支队伍——一支装备精良又能征善战毫不畏死的队伍!

不管那位特使的计划是什么,这支队伍都会在特使发出行动命令的那一天出现在愚园路上,杀向愚园路749弄,然后要了周佛海的命,之后,就会有一支隐藏着的枪从丁默邨身边伸出来,打爆丁默邨的脑袋。

这就是李士群的计划,借军统特使之手,把周佛海和丁默邨这两个挡住了他前行道路的人一并剪掉,再把毛森的军统上海行动总队拖出来杀了献祭……

可这位军统特使却用非常规的方式打乱了他的计划,而且事前没有一点征兆。

3

第六十八章苏州河南岸的枪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