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六回 硬骨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回 硬骨头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2/27 13:00:44

男人从外面揽工回来,一出言就是对自己不敬,茂昌女人心中很是不爽。她想发火,可是男人膀大腰圆,自己瘦小干巴,力气差别太悬殊,若是打起来,自己哪里是他的对手?况且男人刚回来,一家人还处于团圆的喜悦之中,她也不忍心去破坏这种和谐的气氛,于是她咽了口唾沫,将气话生生地吞到了肚子里,转身离开去找闺女们。

几分钟之后,三个闺女蹦蹦跳跳地跑回来了。二错、三改见到了茂昌,便径直扑入到他的怀抱,而大改已是一个懂事的姑娘了,她没有去碰爸爸,而是羞涩地站在一旁望着他。茂昌一手抱着三改,一手搂着二错,在她们的额头上各响亮地亲了一口,问道:“你们在家都想爸爸吗?”

“想!”二个女儿异口同声道。茂昌将两个女儿轻轻抱起来快速地转了一圈,惹得她俩咯咯直笑。茂昌放下两个女儿,又对每人亲了一口,然后转脸对大改道:“傻丫头,离俺这么远,不认识俺了吗?”

大改走到茂昌身边,显得有些别扭道:“你是俺爸,俺咋不认识你呢?”

茂昌伸出手要去摸摸她的头,大改却故意躲开了,茂昌不由地笑着骂道:“傻丫头,躲什么?俺是你爸,会伤害你吗?唉,闺女大了,就和你老爸不亲了!”

一家人正欢快地聊着天,河西的李子俊听说茂昌回来了,就过来看他。李子俊站在门口招呼道:“兄弟,你出来,我有事找你聊聊!”

两个人走在小河边,李子俊道:“俺家女人做了些对不起你家的事,你大人有大量,可不要与她一般计较啊!”

韦茂昌一头雾水,疑惑地望着李子俊,道:“哥,你说啥,俺咋听不懂呢?”

李子俊很惊讶,道:“弟妹没有告诉你吗?你不在家时,俺们两家婆娘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打闹得很凶!不过,无论她们关系怎样,咱俩不能翻脸,可要一直做好兄弟啊!”

“原来这样啊,俺媳妇没告诉俺!”茂昌这才有所醒悟,他安慰道,“子俊哥,你放心!俺一直把你当成亲哥哥对待,永远不会翻脸的!”

送走了李子俊,韦茂昌又回到了家坐在门前的板凳上与家人聊天。屁股还没有捂热,就见老村长鲁维山背着手朝他家的方向走了过来。

茂昌忙起身相让,鲁村长却摆摆手道:“不用,你出来,咱俩单独聊聊!”

茂昌女人知道,鲁村长找自己的男人一定是关做绝育手术的事,于是没好气道:“有啥秘密,还不能当着俺们的面说?”

鲁村长摇着头道:“有些事,与你这妇道人家说不通!”

茂昌跟在鲁村长的身后,他们走到拱桥旁停住,鲁村长严肃道:“大侄子,你可知道你家严重地拖了俺村的后腿了?因为你媳妇流产结扎的事,俺不知受了多少委屈,挨了镇上王同志多少次骂!”

茂昌陪着笑道:“叔,听说你们抓了俺媳妇二次,那咋不把手术做了?”

鲁村长叹息了一声,道:“你那操蛋媳妇本领大着呢,简直通了天了!二次去了,二次手术都没有做成!你老实告诉俺,你家上面是不是有关系?”

茂昌显得很委屈,道:“俺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两眼一抹黑,能认识谁啊?俺想与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家攀亲戚来着,可是人家能理咱吗?”

“那就奇怪了!”老村长揪了揪胡须望着远方,“别的女人被抓了,都是哭天喊地,要死要活的!可你那个婆娘瘦瘦小小的,貌不惊人,被抓了却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她好像事先就知道俺们不能把她怎样似的,结果怎样呢,正如她所料,俺们没有动她一根毫毛,只能乖乖地将她从医院里放了回来!”

茂昌笑着道:“叔,那可是你们的问题了!俺媳妇跟你们去医院,也算配合你们工作了。做不做手术全要听你们安排,你们不给她做手术,应该也怨不着俺们吧?”

鲁村长叹息一声道:“对于你媳妇,俺们是拿她没有办法了!大侄子,俺和你商量一下,你去做绝育手术怎样?”

“你说啥?重说一遍!”茂昌以为自己听错了,追问道。

“俺是说,你去替你媳妇做那绝育手术!”老村长清理了清嗓子道。

茂昌嗓音提高了八度,气愤道:“天方夜谭?生孩子历来都是女人的事,女人做了手术才不会再有孩子,咋把俺们男人也拉上去了啊?”

鲁村长的口气也生硬起来,道:“咋不关男人的事,没有了男人,女人咋能怀娃?”

茂昌像是被老村长的气势镇住了,态度有所缓和道:“男人做绝育手术,俺还是第一次听说!”

鲁村长道:“这并不啥新鲜事,西边李子俊不是做了吗?他现在生龙活虎的,并没什么影响,你怕啥?”

茂昌低头沉思道:“俺刚从城里揽工回来,还不了解情况,让俺回去好好想想!”

回到家后,茂昌将情况告诉了媳妇和母亲。想不到一向大男子主义的丈夫居然能为自己着想,因此媳妇很感动。而小脚奶奶却不同意,她骂儿子道:“儿啊,你真糊涂啊,亏你想得出这法子!你是俺韦家唯一的男人,你若出现三长两短,俺韦家还有啥盼头!”

清晨,茂昌淘草喂牛,待大老犍吃饱喝足后,他就把牛牵到河边拴在一棵小树上晒太阳。他见牛身上的毛发很脏乱,就从家拿来刷子给牛梳理毛发。经过他一番梳理后,这头牛显得壮硕精神了许多。当梳到牛肚子时,低头看见牛后腿之间悬吊着的空瘪皮囊,他像受到很大刺激似的,突然退后跌坐在地上,一副血腥的场景立刻浮现在眼前!

那是去年秋天发生的事情,家中的大老犍突然病了,不吃不喝也不反刍,茂昌于是便到邻村去请兽医。那兽医恰巧不在家,茂昌很着急,于是就让兽医的小儿子带他去找人。

很远就看见前面围了一群人,地上躺着一头小公牛,四脚朝天,它的前后腿虽然都被捆着,旁边却站着五位壮汉,其中四个站在两侧每人握紧一支牛腿,前面一人死死地拉住缰绳,牛鼻子已经被拉得很长,而那位兽医则蹲在后面磨着刀具,原来他们在给这头小牛去势。

那兽医磨好刀就站了起来,伸手拿起酒瓶咚咚喝了两口,噗地一声淬在那刀片上,然后又仰脖喝了一口,喷到小牛的身上。那小牛受了一激,便激烈地挣扎着四腿想摆脱束缚,无奈几个壮汉的力气远比它大,它挣扎几下就没有了斗志,只好软软地躺在地上瑟瑟发抖起来。

兽医开始动作了,他在小牛的皮肤上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却见那小牛顿时睁大了眼睛,差点要把眼珠子瞪了出来。随着“哞”地一声惨叫,小公牛全身剧烈颤抖起来。却见那兽医一招仙人摘桃,就将那两团粉红从小牛的身体中挤了出来,血淋淋地滚落到地上。此时的小牛很是可怜,大滴的泪珠从它那明亮清澈的眼睛中滑落,而身后则流了一滩血。

那兽医用一块脏兮兮的软布将手术刀上的血擦干,然后收到了工具箱中。他背起了工具箱,又弯腰捡起那两个肉球,掸了掸上面的尘灰,若无其事地装到了油腻腻的中山装口袋中。茂昌站在那里都看傻眼了,那兽医见有人盯着他显得有些尴尬,他走到茂昌面前拍了拍手,对他笑道:“,不能浪费了,这可是好东西哩!”

茂昌生得高高大大的,是一位伟岸的男人,然而他却有天生晕血的毛病。目睹过这血腥的一切过后,又看到兽医那鼓囊囊的口袋里还冒着热气,他不由地转过身蹲了下去,呕吐起来。

接下来好几天,茂昌的胃一直反反胀胀的,十多天后才从阴影里逐渐恢复过来。现在村长提出让他去做绝育手术,勾起他对尘封许久往事的追忆,让他脑海里经常浮现出那头受难小牛惊恐无助的眼神,难道现在公家也要把俺们这些人也当成牲口一样对待,以前发生在牛身上的那一幕也要在俺们这些人身上重演吗?

第二日,村长鲁维山又来找茂昌谈话,茂昌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一口回绝道:“这不可能!俺一个大男人宁愿去死,也不愿去受那样的羞辱!”

鲁村长冷冷道:“看来俺是碰到硬骨头了!你是男人,像李子俊他们就不是男人啦?咱们走着瞧,看你还能硬多久!”

茂昌性格向来是吃软不吃硬,见鲁村长话中带刺,还带着威胁的成分,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就干脆撕去脸上最后一点面纱,坚定自己的语气道:“这万万不可能,你就是说破大天来,俺也不同意!”

“好小子,有种!”老村长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他指着茂昌的鼻子恨恨道,“俺是收拾不了你,会有人来收拾你的,你就等着瞧吧!”

说罢,老村长鲁维山气呼呼地拂袖而去。

2

第六回 硬骨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