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生于计生年代>第二十回 奇特姻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回 奇特姻缘

小说:生于计生年代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3/15 12:31:37

在打狗风波中,丙德老汉痛失了爱犬大黄,这是致使他后来精神崩溃的导火索;接下来老汉为了圆二十多面前的夙愿,将不义之财物归原主,遭到儿媳的辱骂,一气之下选择了不归路。

打狗事件对老汉来说是不幸的开始,而对鲁二毛来说却是一次难得机遇,让他与一位割草的姑娘相遇,不想这次偶遇,却成就后来的一段奇特姻缘。

那姑娘名叫岳西凤,是东村岳家庄人,父亲是个酒鬼,每天醉醺醺地仙游于他的世界,回到家就是摔东西打老婆。可怜的母亲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惊恐地躲在角落里搂着一对儿女哭泣。

岳西凤是在母亲的眼泪中长大的,她恨透了父亲,发誓长大后一定要找个对自己知冷知热的男人做丈夫,不能像母亲这样忍辱偷生地过一辈子。

这天,一位远方表姑前来鲁二毛家串门,她和二毛娘在院子里唠嗑,聊了一会儿就聊到当前疯狗成灾的严峻境况。二毛娘是个信佛的人,心肠很软,谈到自家的狗被打死时的惨状,她不禁撩起围裙一角抹起眼泪来。

表姑却道:“你家狗被一棍子打死,没受什么罪,还算好的嘞!有些人家将狗卖给狗贩子,那些心狠的家伙二话不说,就拿根锋利的铁丝就直接穿进狗的上下腭!然后拧结将狗嘴封住防止咬人,四肢绑住倒吊到车架子上,那才是活受罪哩!”

二毛娘听后不禁双手合十,口中念道:“罪过,罪过!”

表姑说:“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啊!听说有不少人被狗咬后,就发病夺取了命!俺村有个闺女下地割猪草,也差点被疯狗咬着哩!幸好有人及时赶到,才将疯狗撵走了。那傻闺女现在还一直向人四处打听恩人的下落呢!”

鲁二毛下地回来刚到了门口,恰巧听到表姑的话,于是顺口问道:“表姑,那个女孩子是不是个子高高的,十八九岁的年纪?

表姑疑惑地望着二毛,问道:“你认识那闺女?”

“那天,俺下地去看花生,在东湖漫坡地就曾帮一个女孩赶走过疯狗。那女的临走时,还说要报答俺呢!”

二毛顿了顿,接着说:“其实,我也没有做啥,只是向那疯狗扔了二块石头而已。也是老天帮忙,二块石头恰巧都砸在疯狗的身上。那疯狗像是被砸痛了,就逃走了。那姑娘要报答俺,俺当时还和她开玩笑说,要报答那就嫁给俺吧!”

表姑接话道:“那也算恩人哩!有不少人被狗咬后就发病送了命,她没有被狗咬到,全是你的功劳。你不仅是恩人,而且是她岳西凤的大恩人呢!”

二毛有些惊异,道:“她姓岳,你们村人?”

表姑答道:“是的,姓岳,俺们村大部分人都姓岳,要不然咋叫岳家庄呢?”

二毛娘叹息道:“俺这两个儿子心地都不坏,只可惜俺家穷,他们俩的亲事成了俺的一块心病啦!”

表姑是个热心肠,于是她搭话道:“嫂子不要愁,车到山前必有路!这也算是一次机会,俺回去就到她家提亲,或许这婚事能成呢!”

鲁二毛却连连摇头道:“只是句玩笑话,可以拿来听听,哪能把这事情当真?再说俺就是个残废,比人家矮小半截呢,根本不般配!”

二毛娘却兴奋起来:“想来咱这穷家破业的,人又长成这样,哪家闺女能看上啊?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即便不成,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也要去试试!”

表姑是位热情的媒婆,在别人看来这件事就是个笑话,根本不可能成,她却认认真真地去做了。

要自己的闺女嫁给一个永远长不大的侏儒?还亏你能想出来!西凤的酒鬼父亲听后马上就火了,他从门后提出一根竹竿就来赶二毛表姑。二毛表姑大惊失色,慌忙夺门而逃。

西凤却不乐意了,对父亲嚷道:“矮子咋了?只要俺愿意,想嫁给谁就嫁给谁!”

西凤骨子里从小就有一股倔劲,这倔劲来自于她对酒鬼父亲的憎恶和对母亲的同情。父亲高大健壮,却没有将自己的天生优势用于好处,而是二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地凌辱母亲。西凤恨透了父亲,因此慢慢长大后总要和父亲对着干,来挑战他的权威。

西凤对逃到院子外面的二毛表姑道:“二毛是俺救命恩人,俺要报答他!就这样说好了,俺同意嫁给他!”

二毛表姑在外面笑嘻嘻地挤眉弄眼道:“光你同意还不行,还是把你家那位暴脾气的老父亲摆平再说吧!”

酒鬼父亲追媒婆不上,就来打西凤,骂道:“死女子,一直知道你傻缺根筋!现在看来你缺的不止一根,你要是还坚持嫁给那样的残废,马上就从这个家里滚出去!”

西凤怒目直视着父亲,见父亲蒲扇大的巴掌迟迟没有落下,就傲然地扭过身进了里屋,啪地一声将门关上。

父亲颓然地瘫坐在椅子里,母亲却切生生地走上前埋怨道:“女子大了,倔得很,你这好心也要办成了坏事!”

西凤个子高挑,但思想却很单纯,和她的外表很不匹配,有人就把她这种单纯叫缺心眼。对鲁二毛只是一面之缘,感觉还不错,这种好感还谈不到非要谈婚论嫁的那种程度。

父亲在家一向都是大男人主义,在家说一不二,母亲带着自己和弟弟一直小心翼翼地生活在父亲的阴影中。压制有多大,就有多大的反弹,西凤慢慢长大了,对父亲的不满与日俱增。这就养成她的一种性格,凡事父亲所反对的,她都要坚持去做。但冷静下来后,她有时也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自己真的要嫁给那个小矮人,与他厮守一辈子吗?

可是,当她看到父亲可怕的眼睛时,她又坚定了她的选择。父亲高大魁梧,母亲年轻时就是看中他的相貌才嫁过来的,可是这二十多年来,母亲战战兢兢地过日子,她活得幸福吗?她活得并不幸福,只有像母亲这样忍辱负重的女人,才能在父亲制造的压抑环境中生活下去。如果岳西凤身处母亲那种境况,她早已忍无可忍而离开父亲了。

再说鲁湾村的鲁二毛家,有姑娘愿意嫁过来,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二毛娘激动地直掉眼泪,连自己的死鬼男人对二个侏儒儿子都没有信心,因而外出要饭,从此人间蒸发了。而这位姑娘却不嫌弃儿子的长相,不嫌弃鲁家的清贫,这是打灯笼也难找的好事。如果男人还活着并知道了这个消息,估计他睡觉做梦也会笑醒了!

婚期如约而至,醉熏熏的父亲咆哮着将西凤的东西扔到门外,催她快滚。母亲和弟弟则哭哭啼啼地去扯拽挽留她,母亲哭着道:“傻女子,嫁过去以后日子咋过呀?你再好好想想,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西凤也哭了,她没有说话,只是跪在地上朝母亲磕了两个头,起身背着行李就坚定地走了!

西凤父亲岳老汉不让男方进门,鲁家接亲队伍只能在西边的大路口等待。有人见新娘子过来了,就点燃了一长串鞭炮,随着噼噼啪啪的鞭炮声,队伍返程了。

鲁家的门口人山人海,似乎整个鲁湾村的闲杂人员都挤到这里看热闹来了。鲁家狭小的草屋小院似乎像气球一样,已经膨胀到了极限,眼看要爆开了。

随着又一阵震耳的鞭炮声,西凤下了迎亲的拖拉机。她夹在人群中被挤来挤去,一些后生小子见新娘子这么漂亮,也都想挤过来占便宜。农村一直有闹新娘子的风俗,说是能给年轻夫妇带来好运,只要没有造成啥重大的伤害,主家都不会说什么。

西凤感觉有很多只手在扯拽着自己,她的头发散了,上衣最下角的纽扣掉了,一只鞋也不见了。西凤心情很不好,再加上一天没有吃饭,她顿感一阵阵恶心,无数张狞笑的脸开始在她眼前旋转起来。她终于控制不住了,呕吐物喷射到周边的几个人身上。

有几个人没有来及躲开,被喷得满头满脸都是,他们很晦气,于是捂着鼻子,扫兴地钻进人群离开了。有人低声却酸味十足地说:“新娘子像是怀孕了!那小矮子真有本领啊!”

新娘子怀孕的消息迅速的在人群中传开,鲁姓家族的一位老者趁机抱拳高声对大家说:“感谢大家今天前来捧场!天也不早了,都散了回家睡觉去吧!“

主家发了逐客令,人群也就知趣地走出了鲁家,消失在乡村的黑夜中。

新房里,西凤吃了婆婆端来的长寿面,就和男人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西凤醒来顿感神清气爽。见身边的男人还在睡梦中,她没有叫醒男人,而是静静而有绕有兴趣地看着他,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啊?他五官精致,娃娃脸很好看,脸好像比以前那次见面黑了很多。如果有正常人的身高,那将是一个多么完美的男人啊!

男人睁开眼,见西凤在看他,就有些羞涩,道:”你醒来了,咋不叫俺呢?“

岳西凤开玩笑似的捏捏他细嫩的小脸,道:"叫我什么,叫我姐姐!”

男人脸红了,有些不知所措。这时候,二毛娘在门外喊道:“起床喽,早饭做好了!”

西凤洗漱了一下,就和丈夫来到厨房,见另外一个男人和婆婆坐在餐桌旁。这个男人和丈夫长的竟然一模一样!

婆婆笑了笑,对愣住一旁的西凤道:“来坐下吧!这是你大哥鲁大毛,和二毛是双胞胎兄弟!”

原来如此,西凤释然了。昨天一天没有吃上像样的一顿饭,她现在早已饿了,坐到饭桌旁后就尽情地享用起婆婆所做的美味来。她注意到,二个男人太像了,外人很难将两人分别开,丈夫皮肤较黑,说话时爱脸红,那个大毛则皮肤较白,很健谈。

婚后的生活很平淡,一家四口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吃完饭后就回各屋休息。大毛喜欢跑到邻居家看看电视,鲁家穷,没有拉电,更买不起电视。西凤在昏暗的油灯下纳鞋底,丈夫则在旁边摆弄着一台小收音机。

西凤一直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有时心血来潮地拉起丈夫的手道:“别摆弄收音机了,俺俩来聊聊!”

可丈夫则红着脸木讷地说,聊什么吗?

西凤顿然兴趣索然,这个男人啊,只知道吃饭、干活、睡觉,咋和印象中的那个他差别这么大呢?而大叔子鲁大毛却显得风却幽默,难道那场打狗风波中遇到的是大毛,而不是二毛?

岳西凤有时会想:“不会搞错吧?当时,俺听听到的名字千真万确是鲁二毛啊!”

0

第二十回 奇特姻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