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三十八回 希望的瓜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八回 希望的瓜田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4/28 15:40:40

康康对老师产生了恐惧,开学第一天就不愿上学。病鬼父亲韦茂昌也是狠下了心,他将树条当成了鞭子毫不留情地抽在儿子的身上,终于将儿子赶去了学校。

康康像一头刚上了套的小牛犊,内心有很多冲动和不甘,可是无意间触碰到背上伤疤时而引起的钻心疼痛,又让他心有余悸。在最初的几天,姐姐二错每天早上先将他送到邻村的小学,然后她再去镇里初中学校上学。傍晚放学时,三改会背着草筐在小学附近割草,顺便接弟弟回家。

后来,康康渐渐地熟悉学校的生活,也就不需要家人送了。同村有不少学生在那所小学上学,每天早上孩子是便成群结队,浩浩荡荡向学校的方向出发了。男孩子们推着铁圈,女孩们追着蝴蝶,一路上唧唧喳喳,好不热闹。

康康和潘家的小闺女潘画分在一个班级,潘画对康康印象还不错,会经常过来找康康,两人结伴而行去上学。康康心情很烦躁,有时会莫名地哭鼻子,而潘画则像小大人似的安慰他。康康为了不在女孩子面前丟面子,也就不再无理由地哭闹了。

后来,康康在上学路上又结识了一些好伙伴,大家可以一路上毫无拘束地玩耍,到了学校这才恋恋不舍地分开回到各自的教室。以至于后来,每天晚上康康还躺在床上,就盼望着早点天亮,好去找那些伙伴一起去上学,在路上他们可以继续玩昨天没有尽兴的游戏。

自从大改离家出走后,李家人就很少来韦茂昌家串门了。不过韦家有粗活和重活时,李子俊和二儿子文武还会经常过来帮忙。特别是文武,来到韦家,见到有啥活需要干,不需主家发话,他便卷起袖子径直就去干活,颇有不把自己当成外人的感觉。惹得小脚奶奶和媳妇在背后直叹息:“上哪里找这么好的后生啊?大改那死丫头脑袋被驴踢了,咋就看不上人家呢?”

李家父子虽然帮了不少忙,而韦茂昌心里却疙疙瘩瘩的,他对李子俊抱歉道:“俺韦家对不住老哥你啊!你们家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以后就不要过来帮俺了!”

李子俊明白茂昌话中的意思,于是憨憨地笑道:“啥对住,对不住的!现在父母都当不了年轻人的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还提它干啥!再说了,俺感觉亏欠你们韦家颇多,俺小的时候掉进湖里,若不是韦老爹相救,要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哪里有今天李家的一家老小?”

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在秋风瑟瑟寒意阵阵的一天,年幼的李子俊在村前的大湖边玩耍不甚落水,恰巧韦家老爹从湖边经过,见状奋不顾身地跳入刺骨的湖水中。李子俊得救了,而韦家老爹却落下了哮喘的病根,最终身体逐渐虚弱,二三年后不治而亡。

回忆至此,李子俊有些动情地说:“每次看到干爹喘不过气的模样,俺心里就难受!他老人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像常人一样静静地呼吸,可这点可怜的权利都被俺给剥夺了!”

韦茂昌不以为然道:“子俊哥,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惦记这些干啥!你们帮衬俺韦家已经够多了,以后没有必要这样了!”

李子俊却连声道:“有必要,有必要!为你们韦家做些啥,俺才感觉有所心安!”

韦茂昌劝不动李子俊,也只好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至此以后,韦家人对李子俊不像以前那样热情了,李子俊也感受到了这一点,过来的次数也就逐渐少了起来。

韦家人的生活还是要靠茂昌夫妇他们自己来维持,现在二个孩子上学都需要用钱,韦家的境况更加捉衣见肘了。为了解决手头零用花销,茂昌夫妇决定在村北坡的一块自留地里种上西瓜。种西瓜的活琐碎繁杂,劳动强度并不大,只要心细勤快即可。茂昌身子弱,但打杈、压瓜秧这类的活他还是能干的。另外,西瓜成熟时,需要人日夜看守,这荒天野湖的,只有茂昌这样的大男人才有胆量睡在野外。

从西瓜苗绽放出一朵朵淡黄的小花开始,茂昌女人心中就暗自盘算着让闺女二错下学帮她,母女俩将一起用板车拉西瓜到集市上去卖。可是,二错却特别喜欢上学,茂昌女人每提及一次,二错则要眼泪汪汪地哭一次。站在旁边的茂昌看不下去了,打圆场道:“虱子多了头不痒,俺韦家劳力不足,也不是一时半时的事了!她一个小女娃没多少力气,也帮不了啥忙。就让她继续念书吧,说不定俺家还能出来个女状元呢!”

“你就会惯着孩子!”茂昌女人有些生气,不再理会丈夫。许久,她又顾影自怜道:“俺做梦也没想到,家里这大事小情都落到俺一个女人的肩头上来了!唉,俺上辈子造啥孽啊,要现在做牛做马来偿还!”

茂昌心中充满了愧疚,叹息道:“按理说,俺一个大男人应该是家里的顶梁柱,可是老天爷不开眼,让俺身子这般不争气,俺能有啥办法?千错万错,都是俺拖累了你们!”

听到男人说这样丧气的话,茂昌女人心中一颤,她害怕男人想不开忙安慰道:“俺只是心里闷得慌,说出来就舒服了!其实,家中的这些活俺还是能干下来的!孩他爸,你可千万别胡思乱想啊!”

今年夏天天气炎热,雨水少,西瓜长势喜人。茂昌摘下满满的两筐头茬瓜,让女人拉到集镇上去卖。中午太阳刚刚偏西,茂昌女人就拉着空板车回来了。茂昌急切地问她情况如何,女人却说:“急啥,让俺先洗把脸凉快凉快!”

茂昌看着女人慢条斯理地理着毛巾,就催促道:“你是在吊俺胃口吧?啥情况,快说了啊!”

女人扑哧一声笑了,她将鼓囊囊的一个小包扔过来,道:“卖瓜的钱都在这里,你数数吧!”

这么多钱!茂昌的手有些颤抖了,他将小包里所有零碎杂乱的钞票和硬币都掏了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手指沾了口唾沫数了起来。除了带去找零的五块钱,今天的卖瓜收入足足挣了十八块!照这样的情况计算,一个瓜季下来收入四五百元应该不成问题,那目前紧巴巴的生活状态将得到很大的缓解和改善。

可是,前景看起来是光明的,要将目标变成现实,这道路却是曲折的。那天早上,茂昌女人匆匆地啃了两口馍馍算是吃了早饭,就拉起瓜车朝集镇上赶。走到了半路,突然天空乌云密布起来,沉闷了片刻,豆大的雨点就骤然打落到尘土飞扬的地面上,发出哧哧的声响。

茂昌女人的身上很快被淋湿了,她推着车子急忙往回走,刚走了几步她却停下了。现在离集镇还有一半路程,如果现在回家,那今天一点收入也没有了。而且,这些摘下的西瓜放到明天明天的话就不新鲜了,到那时,想卖上个好价钱将变得很困难。

茂昌女人踌躇了片刻,又转过头朝集镇的方向走去。雨越下越大,低洼的地方开始积了水,路面也泥泞起来。茂昌女人本来很单薄,现在潮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她显得更加瘦小了。风雨中,她艰难地拉着板车踉跄前行,不久就来到了一处坡路段前。在晴天的时候,茂昌女人拉车上坡经常会累得一身汗,现在雨天里走这段坡路就更加艰难了。

茂昌女人站在坡底向上看了看,她习惯性朝手掌心呸呸地吐了两口唾沫,搓了搓,然后就握紧车把奋力向前拉去。刚走了几步,车轱辘上便沾满了泥巴,在原地打起滑来。走这坡路与逆水行舟类似,不进则退,由于重力的关系,在半坡上很难保持平衡。她刚停下脚步,那板车却拖拽着她朝下坡路而去,很快就回到了坡底的起始点。

茂昌女人心想,如果速度快一些,憋上一股气,或许就能上了坡。她休息了片刻,于是拉着车飞快地向坡上冲去。眼看就要冲到了坡顶,车子却不动了,茂昌女人憋红了脸弓着腰僵持着。可是,她最终还是力气不支放弃了。那板车便咯吱咯吱地往下滚,速度越来越快,快到坡底时随着咣当一声巨响,板车翻了,车轱辘则滚到了一旁。车上的西瓜如流星雨一般向四周飞去,嘭嘭地落到泥潭里,随着清脆咔哧的声响,有的西瓜裂开了口子,有的则摔碎成了碎块,瓜瓤瓜籽落个满地,到处是鲜红的一片。

一家人辛苦劳动的结果就这样化入了泥水之中!望着满地的狼藉,茂昌女人顿感心中一阵绞痛,她一屁股坐到坡顶的泥泞中,抱着头哭泣起来。

可是,哭过以后,她便冷静了下来,一家老小现在都全靠她去养活,她必须学会坚强,不能这样自暴自弃,这样悲观。她站起身来到坡底,将车轱辘归了位,然后将一些还没有摔碎的西瓜捡到车上的筐里。

西瓜摔碎了不少,茂昌女人掂了掂车子感觉轻快了许多。她低着头重新拉起了车子,感觉还有些吃力。不过走着走着,她突然感觉轻松了许多,居然一口气坚持下来将车子拉到了坡顶。茂昌正诧异于自己身体从何出迸发出的这么大的力气时,回头却发现一个女孩正走在车旁努力地帮她推着车子。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闺女二错!茂昌女人心头一热,她欣慰地朝闺女笑了笑,然后抹了抹眼泪,拉着车子继续往前走。二错也不说话,默默地推着车子,偶尔抬起头看看狼狈不堪的母亲。

终于到了集镇,茂昌女人选了一块干爽的地方将板车停下。她对二错道:“你去上学吧!”

二错却没有动,茂昌女人很感到很奇怪,却听到二错说:“妈,从今以后俺不上学了,俺要和你一起拉车卖西瓜!”

0

第三十八回 希望的瓜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