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五十五回 留守,还是诗与远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五回 留守,还是诗与远方?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7/17 13:18:46

  

柳金玉虽然要辞工,却对未来没有明确的目标打算,因此内心很迷茫,他故作轻松道:“这里不是俺想要的生活,俺要到南方流浪去!你俩如果不想在矿上做工,那就跟俺一起走吧!”

鲁大毛歪着脑袋想了想,道:“俺觉得这里挺好,工资很高,天天能吃白米白面,还有大肥肉片子。和家里的生活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哪里都不去,俺一定要在这里干下去!”

鲁二毛似乎看透了柳金玉的心思,他叹了一口气道:“师弟,你一身本事,待在这里确实是屈才了,出去闯闯也好!”

柳金玉当初进煤矿时,是由一位远房表叔介绍进来的。这位表叔住在别的井区,听说柳金玉辞工了,亲自跑过来开导他。表叔很生气,道:“你这个孩子真不懂事,俺不该答应表姐让你过来!想当初招工时,报名的人很多,俺是求爹爹告奶奶才拿到这个名额,你却一点也不知道珍惜!你好好想一想再做出决定吧,这一去便无回头路可走!”

柳金玉抱歉地对表叔笑了笑,道:“表叔,不用想了,俺已决定了!”

柳金玉拿着辞工书来到孟科长的办公室,孟科长很诧异,他将辞工书丢到一旁道:“这是你真实的想法,你不想干了?”

柳金玉点了点头,孟科长沉思了片刻道:“柳金玉同志,你这一走,我们矿上可就少了个活跃分子啦!我是你忠实的戏迷,以后就再无耳福听你的戏了!井下挖煤的活又脏又累,你的想法可以理解。这样吧,你先不要急着走,我想办法将你调到井上工作,井上的活干净轻松许多,不过工资要低一些!”

柳金玉摇了摇头,道:“孟科长,不必了,你对俺的好,俺心领了!”

孟科长只好摊了摊手,道:“那好吧!这个周末到我家吃饭吧,就算给你送行!另外,把鲁二毛兄弟俩也带上,我与他们挺投缘的!”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柳金玉想,孟科长真是个好人!与他相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个月,而且自己只是个普通的矿工,他却能这样掏心掏肺地待他。孟科长对他的挽留是真诚的,柳金玉按情理说不应该拒绝他的好意,可是想到自己的前程比人情世故更重要,他也就心安了些。孟科长啊,以后有缘咱们再见吧,祝你今后的人生道路上一路走好!

周六的晚上,柳金玉带着二毛兄弟俩来到了管理人员住宅区,在孟科长的家门口停下。这个小区是统一规划的,家家都有前后各两间房子,中间夹了个小小的院子。

孟科长开了门,热情地将三人让进了堂屋。孟科长的宝贝儿子七八岁的年纪,也不认生,围在他们的身边叔叔长叔叔短地叫着。而孟科长的妻子和老母亲则似乎有些腼腆,她们躲在厨房里忙活着炒菜做饭,并没有出来与客人打招呼。

酒菜很丰盛,几人吃得很尽兴,不久就称兄道弟起来。孟科长问道:“金玉兄弟,现在辞工了,今后你有啥打算?”

柳金玉端起酒,与孟科长碰杯后一饮而尽,道:“南方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听说那里发展机会大,只要有本事,遍地都是金子。俺想趁年轻,出去闯一闯!”

孟科长称赞道:“金玉兄弟真有志气啊!我如果年轻几岁,也会义无反顾地出去闯闯!可惜,现在年龄大了些,上有老下有小,基本上没有梦想了!不过,我现在的状况还好,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凑合着过吧!”

鲁二毛插话道:“师弟一走,俺兄弟俩就孤单了!俺俩初来乍到,个头矮力气小,不知那些工友会不会欺生?”

孟科长给兄弟俩斟满酒,举杯道:“二毛兄弟,你这担心有些多余了!煤矿的规章制度还是很严的,矿工们要想端稳饭碗,就必须听话,不能捣蛋!再说了,你们若是真的受别人欺负了,就来告诉我,我绝不会让你们受委屈!”

兄弟俩认真地听着,频频点头。孟科长又接着说:“个头矮力气小也不怕,只要能吃苦不偷懒就行!另外,我们煤矿将逐步实行机械化,靠人力手挖肩担的日子不会太久,以后你俩肯学肯干能操作机器,照样不会输于那些膀大腰圆的汉子!”

几人喝到十点多,直到舌根发硬、动作不稳,这才散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三个打着酒嗝,互相搀扶,踉跄而行。

第二天早上,二毛兄弟将柳金玉送到车站,这才依依不舍地告了别。柳金玉坐在回家的汽车上,想想在矿区生活的这几个月里遇到的人和事,心中不由地升腾出丝丝不舍和惆怅。他感到奇怪,自己为啥会对这个整日煤灰飞扬的地方动了真感情?

汽车一路奔驰,下午两点多钟柳金玉便到了家。对于儿子的突然归来,金玉娘非常生气,责备道:“混小子,你咋这样不争气啊?说不干就不干了,也不和俺们商量一下!这么好的工作哪里找,你还想当高高在上的大老爷啊!”

大改劝婆婆道:“钱挣多少不重要,咱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在一起,那多好啊!”

挨了娘一顿训,柳金玉心中不悦,他没好气地道:“俺不会在家里住多久,你们也不欢迎俺,隔几天俺就走,俺要到南方去!”

金玉娘更加生气了,她竟然抹起了眼泪,大骂道:“你这个混账东西,嫌娘是累赘了,现在就要离开俺!告诉你,在你媳妇生娃前,你哪里都不能去!”

为了不让娘生气,柳金玉不再争辩,勉强答应母亲哪里都不会去。一路上旅途劳累,柳金玉吃了碗面后,便跟着媳妇韦大改回房休息了。

门一关上,柳金玉便从后腰一把抱住了大改,要与她亲热。大改一惊,稍后又安静了下来,道:“坐这么长时间的汽车,还不累啊!”

柳金玉嬉皮笑脸道:“见到你就不累了,你才是俺的销魂果!”

说罢就要去解大改的纽扣,大改挣扎道:“不行,不行!”

柳金玉并没有停止动作,问道:“咋不行了!这么长时间俺俩没在一起,你不想俺吗!”

由于怀孕的缘故,韦大改挣扎了几天便大口地喘起气来。大改想,夫妻之间也就那点事,关系不能搞得太僵,于是她停止了反抗,任由柳金玉摆弄。当柳金玉解开最后一颗纽扣时,大改突然啊地一声叫了起来。柳金玉的手停止了,见大改一脸痛苦,忙问道:“怎么啦?”

韦大改的痛苦脸色有所缓解,她用手摸了抹肚子,道:“咱宝贝儿子有意见了,他在踢俺呢!”

柳金玉悻悻地从大改的身来下来,用手轻轻地弹了弹大改的肚皮,笑骂道:“小东西,坏了老子的好事,这账以后找你再算!”

柳金玉习惯于在外奔波,现在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又不能碰媳妇,日子过得实在无聊。好不容易熬过了二个月,广东那个神秘的地方越发像磁石一样将他吸引了,甚至在梦中都会出现他坐火车去南方的情景。终于,他忍受不了煎熬,在一个下着细雨的清晨,他草草地收拾两件换洗衣服就不辞而别了。

金玉娘知道这事后,嚎啕大哭起来。以前,儿子虽然很少在家,可是他无非是在本县或邻县范围内活动,老人家知道儿子的动向,感觉他就在身边,因此并不是很想儿子。可是,这次不同了,广东离家乡一二千里路,那是个陌生的地方,儿子只身一人漂泊在异乡,有个小病遇到点小灾,家里人也一无所知啊!

金玉娘不由地悲叹起来,自己命为什么这样苦啊!丈夫在她二十八岁时跟着别的女人跑了,从此是死是活,了无踪迹。她含辛茹苦地将一双儿女拉扯成人。现在儿子又走了,会不会像他爹一样从此生死两茫茫?没有了儿子,以后的日子该咋过呀?

看着婆婆痛不欲生的样子,韦大改也不禁地黯然泪下。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那个没心肺的若是看到母亲伤心成这个样子,他还能再忍心不辞而别吗?

韦大改不禁地想起自己的母亲,小脚奶奶,还有弟弟康儿,他们现在怎样了?自从三年前离家出走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她就像到了另外一个隔离的世界,再也没有听到家里传来的任何消息。

刚离家的时候,韦大改心里还不由地产生一点负罪感。每次有负罪感时,她又会为自己开脱:“俺本不想这样做,俺也想留在家里,你们逼俺,俺又能咋办?”在来到柳家的三年光阴里,繁重的劳动充斥着整个生活,她没空也不愿意再花时间去反思这个问题。而现在丈夫柳金玉一走了之,情况不同了,她不得不严肃地面对自己,自己当初不顾一切地嫁给柳金玉,得到了什么?看来,自己的选择真的错了。

0

第五十五回 留守,还是诗与远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