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猫步煞>第七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小说:猫步煞 作者:徐舟 更新时间:2019/1/25 9:29:42

结婚后,大凤不愿意守在家里,她要另立门户做当家人。美其名曰:家产都留给二凤,她知书达理将来伺候二老最好。席嫂骂大凤良心给狗吃了,老俩口最溺爱她。

大凤有孬主意,另立门户她当家。赵麟是软柿子,她揑惯了,使唤他就跟使小二一般。那时还是家庭作坊,大凤十多岁,村里放电影或是唱大戏,大凤都要赵麟哥背着去凑热闹。 “这么大丫头还会缠人。”老席呵斥。

“我就要赵麟哥背,在他背上舒服。”大凤任性撒娇。

赵麟也才十五六岁,他默默无声弯下腰。

“还是赵麟哥好。”

为表感谢,大凤也偷拿些好吃的给赵麟。比如老席出差带回来的各种精美糕点,赵麟不隐瞒如实对老席说。

老席和气说:“妹妹对哥的一点心意,吃吧,你也是孩子。”

其实赵麟比大凤大不了几岁。

大凤使起性子也不得了,他敢打赵麟,还不许他躲闪。气出完了,她又向赵麟赔礼道歉。俺错了,脾气上来不由人。赵麟哭笑不得,谁叫自己是打工仔。

产销两旺,大把的钞票赚回来,大凤心情也好。有时提前下班路过翠喜酒店,捎带几样下酒菜,把老酒早早倒满。赵麟到家,她第一件事拥抱,要赵麟亲吻她几口。

赵麟嫌烦。

“你一点不懂浪漫。”大凤装作生气。

赵麟胡乱亲吻一口。大凤不依。

“不够热烈,你一定有外心了。”

“成天在你眼皮下转悠,有贼心也没贼胆。”赵麟叫屈。

“想想也不行,你的心里只能装俺一个。”大凤胡搅蛮缠。

赵麟屈服,重新使劲亲吻一口。

“数钞票也累人,这阵子俺快成黄脸婆了。”大凤说起快活话。“翠喜姐说她每个月要去城里美容两次,所以才那么水淋白嫩。”

第二天,大凤不辞而别开车也去城里美容,一天不见人影儿。厂里杂事多,赵麟当不了家,打电话大凤关机。直到傍晚才露面。

“一天死哪去了?”赵麟躁火。“织厂要货你不在,转到另家厂了。好几笔生意泡汤,多可惜。”

大凤不生气,站到面前摆出姿势。

“睁大眼睛细细瞅瞅,老婆美不美?”

大凤变样了,**浪的披肩发,配着蛋白似的瓷白细嫩的脸蛋,犹如换个人。一套新买的时装适身合体,高跟鞋增高丰满的身材,和电影明星差不离。

“这是工厂,要臭美回家去。”

车间的女工都望着她。

回到家大凤当起太太,指指头,厨房不能进,家务事不能做,站在穿衣镜前端视设计师为她选择的发型。

赵麟把饭菜做好端上桌,说风凉话。

“今晚就坐着吧,睡觉会破坏你的美发。”

“你的提醒真对,不过美容院为俺提供专用帽。专业就是专业,一点不含糊。”

“都在哄你钱。”赵麟不屑一顾。

一天的劳累赵麟精疲力尽,看会电视熬不住了要睡觉,大凤拉住他。

“功课还没做呢。”

“我太累了改天吧。”

“这么漂亮的老婆你不动心,一定有别的女人了。”大凤胡搅蛮缠。

赵麟只有陪着看电视,一会他扯呼。

棉纺厂好景不长,开始降温。赵麟有种预感。

“这么好的生意,都抢着赚钱,干嘛要杞人忧天,天塌下来压大家。”大凤只看眼前利益。

“村里人见棉纺厂赚钱,一窝蜂办厂,这几年咱村又增添十几家新厂。”赵麟提示。

“各做各的生意,抱团取暖共同富裕。”

“你想过没有,咱一个村里大小棉纺厂上百家,全国有多少家,满负荷运转,那要供应多少人穿衣服。咱粗粗算了,像这样的生产能力,没人每年需要消费五套服装。你买几套新衣了?”

“咱号称衣服架子,一年才买两三套吧。”

“咱有种预感,纺织行业的好日子快到头。”

“你个乌鸦嘴,又说不吉利话了,欠揍呀。”大凤嘴到手到,又拧起他的耳朵。

“这不是乌鸦嘴,是科学判断。”赵麟赶紧捂起耳朵。大丫没轻没重的,说是嬉闹,动手狠劲。

“这年头胆大吓胆小的,前怕狼后怕虎啥事也别干了。前村何**发动全家筹钱,贷款上纺织一条龙,他卖鲜鱼都不怕,咱卖咸鱼怕什么。”

赵麟从大形势分析,细致解说。大凤不吃那一套,按照她的计划进行。赵麟向老丈人提醒。

蔺老席毕竟是闯荡社会多年的老江湖,明白事理,认为有道理。当年在作坊里打工,老席就看出他是有头脑有思想的青年。在数据线销售兴旺的时候,他警示过老席。

“天晴防天阴,开发新产品。”

“咱们是农民,没文化缺技术,能做啥新产品?”

“人生四件事,衣食住行必不可少。纺织行业我考察过,那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咱买设备请大师傅指导,准能干成。”

老席偷偷暗访纺织厂,并与那些大师傅聊了。

“国退民进,国营纺织厂都砸锭了,民营上马正是好机会。老哥出资金买设备,技术活这班兄弟包了。”面临下岗,大师傅们拍胸脯打包票。

老席采用小步快跑,先上五千锭。

一炮打响,纱锭供不应求,织厂的大货车堵在厂门口,催着要货。老席狠狠劲贷款,趁热打铁又上一万锭。村里人眼红纷纷效仿,一夜间冒出几十家小纺织厂。数据线专业村突变成远近闻名的纺织村。

红了十年,古庙村赚的盆满钵满。花红红一时,树绿绿一季。在顶盛时期,老席已经开始考虑下一步发展问题。他关心政治,**在十八大提出,“消除产能”“供给侧”。赵麟提出转产引起他的共鸣。

“纺织业已经进入秋寒,你认为咱村还能干啥?”老席黔驴技穷,这回他抓瞎。

“粗犷性生产,已经过时了。只有适销对路,市场需要什么我们生产什么。”

“废话,叔还能不知这些。”老席急眼。“你拿出主张,啥样产品适应咱村干的。”

“现在的人胃口高,主张个性化,那种技术含量低,劳动密集型产品一时难找到。”赵麟也没有好主张。

纺织业开始走下坡路,大凤还要加大投入,这不明显睁着眼往刺窝里钻。赵麟向老丈人告状。

“钱多了作烧,棉纺厂绝不能再扩产了。”老席把大凤痛骂一顿。“有钱研制新产品。”

“俺看不到赚钱的行当。”大凤沮丧。

“俺想办个工作室。”赵麟疑疑迟迟说。

“说具体些。”老席追根刨底。

“买两台精纺织机,和几台服装设备。”

“你要当裁缝?”

“我妈每天都忙到深更半夜,客户排着队等做衣服,她给我很大启示。大众服装卖不动,用户却要量体裁衣个性化。”赵麟慢声细语说。“我们研究高级面料,试做时尚服装,满足小众需求。从末端产品做起,来带动上游产品。”

“这是不错的主意,我支持。”老席表态。

“烧钱的事我反对。”大凤怒目圆睁。“不在熟络圈子里寻主意,钻进生门冷道淌水找死啊。今儿咱把话说明了,这种投资一分钱不出,有本事自个筹去。”

赵麟天生一股犟脾气,他认准的事一定要办,市面上高档的面料服装,进口的西装一套上万元,顶上大众服装几百件。反差甚大,供销不平衡。政府上层已经看到供需矛盾,大肆宣传调控政策,破解供给侧。古庙村如果能上生产出这种时尚服装,一定能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回到家,他把这想法说个妹妹听。赵晓琴举双手赞成。

“我支持不行,拿不出资金,口头支持等于零。”

“口头支持,也是支持。感谢妹妹,你是第一个支持我的人,坚定我的信念。”赵麟有信心。

赵晓琴出馊主意:

“瞒着妈,把咱家新盖的小楼房产证拿去,抵押贷款。”

“妈知道了,还和我拼命。”赵麟胆怯。

“干事业,不能前怕狼后怕虎。当初席叔创业不是也拿家产抵押贷款?”

赵麟想想也是,大不了再回到那几间老房住。

老席在心里琢磨几天,觉得赵麟想法有一定道理,纺织业大路产品已经饱和,每个中国人每年平均五套衣服,能穿了吗。再不想办法另辟蹊径,大伙儿绑在这棵树上准的吊死。赵麟分析市场,走个性化路子,有钱人急需要个性化产品。比如高档面料高档时装,听说有钱人穿的西装衬衫都是外国货,需求要从国外购进。一方面大路货过剩,一方面急需,为什么不能填平补齐,按市场需求安排生产?

赵麟创办工作室,也许能破解古庙村的困局。

古庙村,三山六水一分田,食不饱腹。这些年过上富裕生活,靠的就是**,大胆创新。

蔺老席承认自己老了,思想没以前灵光,闪耀不出智慧的光芒。

病重乱投医,死马当作活马医。赵麟有闯劲,他看重年轻人。

老席私自送给赵麟一张银行卡。

“这是我的私房钱,卡上一百万,你先用着,创办工作室如若不够,我再想办法。”

赵麟手抖了。

“爸爸我不能要你的钱,办工作室有风险,但我认准那条道。尽管大凤不看好,我还是信心百倍。”赵麟得到岳父的支持,他激动的流出眼泪。

“你是有志向有眼光的青年,早二年你的建议我没重视,那时要办轻而易举。”老席悔恨。

“现在筹建也不迟,问题要摸准市场,拿出适销对路的时尚服装。这样才能带动上端产品,救活一盘棋。”

“有了思路就好办,怕就怕在瞎子摸象没有准头。”老席也看好赵麟的工作室,重新燃起雄心壮志。“精纺织机要购,研制高档面料。服装师要请,世界顶级的,目标国际市场。”

有了老丈人兼村主任的支持,赵麟腰杆更硬了,他的棉纺厂后面有一块闲地,先租下搭起简易厂房。设备进家,赵麟没日没夜,吃睡在工作室,开始研制新面料。

大凤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棉纱一两销不出,大量积压。新棉上市还要进,不然来年开春市场回暖,彻底失去起死回生的希望。心里有火,风都档事。大凤和赵麟不知吵了多少次,赵麟依然我行我素,后来棉纺厂干脆不沾边,猫头不见猫影。大凤找老爸告状,要离婚。老席不向他说话,反而支持赵麟。

“他是有眼光有远见的青年,忙工作室研究新产品不是坏事。产能过剩,传统制造业必须转产升级?希望也许就在他那里。”

“一大摊子甩给我撑着,他打离身拳。三十晚上打兔子有它无它都过年,有男人和没男人一个样,干脆离婚拉倒。”

这样冰火不容的矛盾,靠几句话能调节吗?解铃还靠系铃人,随他们闹去吧。

老席心里够烦燥的,村里事已经让他焦头烂额,哪些老板们日子好过的时候,眉飞色舞,花天酒地。现在遇到困难,霜打茄子蔫巴了,束手无策只会找他肮叽。老席真想逃避现实,眼不见心不烦。

老席走到大凤家门前,停顿片刻,想想还是溜走。

0

第七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