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猫步煞>第十二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小说:猫步煞 作者:徐舟 更新时间:2019/1/25 9:29:44

赵麟走进家,大凤饭菜做好端上桌,闲着拿着一本时尚杂志翻阅。

“太阳从西边出来,老婆这样贤惠激动我不知所措。”赵麟开一句玩笑。

“俺家男人有本事升官了,红杉树大经理,还不庆贺祝贺。”大凤从酒柜拿出一瓶葡萄酒。“今儿陪你喝几杯。”

“你是吃辣椒放屁闻着刺激味。”赵麟一语道破。

“你还能听出来呀,自家的公司屁事不问,忙哪些无厘头。花了那么多人力和财力,刚见着微弱曙光,一窝蜂都上去了。明儿俺董事长不当了,一摊子事交给你,关门变卖你看着办。”大凤眼睛圆睁,露出泼妇的凶相。

大凤把账本和盘托出。

“村里好了咱也有份,再说俺也为咱爸排忧解难。”赵麟说。

“咱爸村主任,一月多拿几百块,还不够散烟钱,要是我早不干了。”

“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满园芬。咱爸常说这句话,成立红杉树全村拥护,爸脸上有光。”

“你们都有脸了,唯独俺臭屁股。”话出口似有不妥,对上人不敬。

她也是气急了。

二凤当着全家人面说道她。

“你也配做妻子母亲,对男人不知冷暖不知心疼,赵哥没日没夜研制新产品,你倒好了,游荡在外十天半月不回来。丢下孩子和男人你放心吗?”

“俺在外也不是玩的,纱锭积压没有销路,停产关门。没办法逼上梁山,跑市场找销路。”大凤辩解。

“那叫跑市场吗,明明知道产能过剩,偏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你是瞎子摸象不知头腚了。”

“俺文化低不如你,看哪儿都不顺眼。我知道你对赵哥好,心疼我离开你嫁给他。”大凤不讲理,胡搅蛮缠。

“说屁话,是姐姐说的话吗!”老席发火怒怼大凤。“二凤说的没错,你和青藤搅浑在一起,瞎闯瞎撞有好结果?说说看。”

老席对青藤一直没好印象,做事轻浮不诚实,和哥哥青树相比打对折。分家时青树为他置办五千锭棉纺厂,结果他把购置设备的资金全买了土地,虽然赚了一大笔,老席从中却看出他的人品,投机钻营善钻政策的空子。庄户人敦厚,砍到大树捉老鸹,只配做碍板事,投机取巧使不来。大凤老实发拙,和他在一起混能有好果子?老席提示几次大凤不听,我行我素自以为是。二凤挑起话题,大凤一次次碰壁执迷不悟,老席抓住把柄狠狠训斥。全家人群起而攻之,大凤知道没市场,扭身走人。走到门前甩出一句:

“嫁出门的闺女,泼出门得水。俺没这个家,你们也没俺这个闺女。”

席婶阻拦不住。

大凤回到家前思后滤,也觉得自己不明智。和青藤走南闯北,考察的都是些不相关的项目。比如地板胶合板,和建筑关联的材料。古庙村本来地少人多,那些原材料从哪里来,千里之外运输?三岁孩子都知道扯淡。青树振振有词说,房地产红火,装潢材料抢手货。抢手货不是人人做得来,也要因地制宜。转了几圈大凤似有所悟,青藤带着她玩。

出门在外青藤殷勤,安排头头是道。大凤背着小包跟后晃悠。殷勤之下冷不丁做些小动作,肩头碰一下,手背摸一把。大凤习以为常,住一起时他就这副德行。

“看出来赵麟对你不亲热,其实他看中是二凤。你稀里糊涂嫁给他,剃头挑子一头热,一厢情愿。”青藤挑唆。

“你怎么知道他对我不亲热,听房的?”大凤反问。

“结婚几年才有孩子,那几年玩独角戏的。”

“谁规定结婚就生孩子,几号文件颁布的?”

“反正你俩感情不好,强摘得瓜不甜。赵麟在外面有女人,全村人都知道,就你一人蒙鼓里。”

“说别的俺信,说他有女人,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俺家的男人最清楚。”

青藤见大凤油盐不进,直接表白。

“这么多年你没看出,我是爱你的。你嫁给赵麟,我几天没吃没睡。”

“你是不饿没瞌睡。”

“想念你,结果一片丹心付之东流。”

“剖出来俺看看。”

“你和赵麟结婚了,我们依然可以好,为你我宁愿不婚不娶。”

“那是你的事,与俺一毛钱关系没有。”

青藤说完要拥抱她,大凤劈脸一巴掌。

“这巴掌真狠,嘴肿了。”青藤摸着滚烫的面颊。

“不给你厉害,不长记性。对姐也敢非分之想。”

一巴掌扇痛青藤,自己也彻底醒悟。

说错话能改正,吐出的吐沫难收回。大凤明知自己做错事,却不肯认账,尤其家人指责她。

大凤回到家,觉得有愧为赵麟做出一桌好茶饭等候。赵麟看着惊讶,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大凤起身上前帮他脱去外套,又忙着把酒斟上。赵麟意外直愣愣看着她。

“不认识俺了,这样看着难受。”大凤嗔怪。

大凤瘦了,身材也显得苗条。脸蛋深度美容,适身合体的服装,加上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温柔娴静,赵麟突然发现老婆漂亮极了,不次于哪些大牌电影明星。

“你真美。”他情不自禁嘟囔一声。

赞美的话大凤在意。

“说什么大声点。”她要他重复一遍。

“老婆越来越漂亮。”赵麟大声说。

大凤把脸伸过来,赵麟明白动作的示意,狠狠亲吻一口。

大凤把他拉到桌边,端起酒杯。

“老公敬你一杯,祝贺红杉树总经理。”

“你这话是真诚还是讽刺?说清楚了心里踏实。”赵麟飘忽不定,真真假假他不知道大凤那句诚实话。

“这段时间在工作室里没日没夜忙,总算挣得一官半职。”大凤说。“早知道官迷,俺这董事长让你当了。”

“两码事,咱家的棉纺厂是你的嫁妆,你任董事长名正言顺理所应当。红杉树村办企业,大伙选举是对我的信任。”

“拉出黄牛当马骑,凑死猫上树,不知好歹。家里公司真不问了?”大凤原形毕露瞪眼怒视。

“红杉树成功,能拉动上游产品。咱村纺织厂有救,也包括俺家,盘活全村经济。”

“甭说那些大道理,咱家的公司你到底问不问?”

“产品滞销已经停产关门怎么问,只有开发末端产品,才能带动上游企业。”

小两口像六月天说变就变脸,刚才还喜笑颜开,转眼吹胡子瞪眼。

二凤来了。

“大呼小叫,老远就听见你家的声音。”

二凤看见满桌酒菜,二话没说坐下就吃。各样品尝一遍,看看两人。

“来客人了,也不陪陪。”

大凤勉强动动筷子。

“谁的手艺还不错,比起咱妈还差把劲。”二凤边吃边品头论足。

“是你姐的杰作。”赵麟说。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大凤咋会厨艺偷学的?”二凤从来不喊姐直呼其名。“太阳从西边出来,大凤会伺候男人了。”

二凤有点不相信。

“你来这里有事?”赵麟问。

“主要是蹭饭。顺便告诉一声,样品已经做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二凤说。

二凤是个急性子人,任命为副总兼服装设计师,一头扎进工作里。她聘请裁剪师缝纫师,赶做出十几套时尚服装,穿在塑料模特身上靓丽醒目,二凤满意。服装大学研究生毕业杰作,达到国际一流水平,要是参展不拿一二等奖,三四等奖稳绑在大桌腿上。不过缺少一点灵性,若经过训练有素模特队的表演,能够充分展示时尚效果。她不愿初次征战,留下一点点遗憾。

“听晓琴说,请来的教练完美主义。要求苛刻,非要把模特队训练国际一流水平。”赵麟说。

“深圳国际服装展销会快召开,只有一个月时间。”二凤催促模特队要加快速度。

两人谈论工作津津有味,把大凤晾在一边。大凤不愿做电灯泡,回楼上房间里看杂志。

“大凤待你咋样?”二凤低声关心问。

“六月天小孩脸喜怒无常,进门还喜气洋洋,转身怒火攻心。”赵麟无奈说。

“说她更年期吧,年龄还差一截,咋变成这样?还是闹心事作祟。”二凤作为女孩子感受劝导赵麟。红杉树靠他,古庙村的希望寄托他。“对大凤管束些好,青藤不是好东西。”

二凤有意加重语气提醒。

吃过饭赵麟赶回家,妈妈和妹妹坐在桌子两端闷声作气,桌上的饭菜没动。

“这个时候咋没吃饭?”他说。

“你回来正好,评评理。”赵婶把儿子拉到身旁。“把事情说给哥哥听听。”

“事情是你挑起,现在又要我收手后退一步,是儿戏闹玩的。我的事你别管,靠竞争,谁有本事谁成功。”赵晓琴连珠炮似得说。

赵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听着,半晌才明白。

原来两女挣一男。

“起先妈不清楚,是妈的错老糊涂。现在知道二凤也喜欢邬警官。蔺家对咱们大恩大德,不看僧面看佛面。妈叫她甭掺和,不对吗?”

“是买青菜萝卜,说不要就不要了。”晓琴执拗不服。“女儿二十多了,乡下这大女孩子谁不抱娃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心动的,你叫我撒手可能吗?。”

妹妹说的话没有错,在家乡这大年龄的女孩子,娃娃都会跑路了。晓琴眼光高有主见,曾给她介绍过几个,晓琴都没同意。

“你当你是谁,一个乡下的女孩子,甭把自己当成公主,哥给你介绍的男孩子,条件都不错,都是老板家产千万。”赵麟数落。

“乡下女孩子怎么啦,乡下人也是人,同样有七情六欲。那些老板有钱,没一个使我心动,没有爱情的婚姻,是行尸走肉。”晓琴有自己的价值观。

赵麟有同感,经济条件固然重要,它是前提,爱情才是重要的内容。

邬桐刚来到村里,晓琴可能一见钟情,要哥哥和他做朋友,邀请他来家玩。

事情真那么巧合,妈妈为女儿的婚姻操碎心,见到村里女孩子一个出嫁,她急不可耐,亲自出马为女儿相亲,结果相到小琴心爱的人。用小琴的话说,这是缘分,老天爷五百年前已经将他们配好了。这时候叫她撒手,可能吗?感情是不能恩赐赏给,更不能随意舍弃。

赵麟为难,一个是妹妹,一个是小姨子,不好评判是非。

“原先生活在小山村,那是何等日子。”妈妈是念情意的人。

一句话把赵麟带到十多年前。

青少年苦难的生活历历在目。父亲死得早,母亲一张缝纫机养活全家。赵麟为减轻家庭负担,十来岁就和大人一起砍柴挖药,学做裁缝。赵麟要退学,妈妈不让。三代不读书等于一圈猪。妈已经耽误了,就是摔锅卖铁也要供你读书。读到高中,高考差一分未被录取,妈妈要他再复读一年,赵麟坚决不肯。小小年纪离乡背井,到南方打工,他把挣到钱除去生活费,全部寄回家,她要供养妹妹上大学。妹妹也上到高中,山村里一家出两个高中生不容易,何况孤儿寡母。

蔺家给予他一切,惠及全家。要是还在小山村,在贫瘠土地上,面朝黄土背朝天,靠捏泥巴蛋蛋,永远不可能富裕。母亲做得对,人要学会感恩。妹妹做的也没错,爱一个人追求自己的幸福,毋与质疑,她有自己的权利和自由。女孩子初恋,何况让她心动,如若轻易放弃或许一生难有二次。难怪前几天邬桐见到他,变的拘谨不自如。以前不是这样相恨见晚,年轻人吗同年相仿,亲热像亲兄弟,待在一起无话不说畅所欲言。还说警察女孩不喜欢,请他介绍对象。现在好了左攻右击,成了香饽饽。

不论哪方胜利,都要做亲戚。

最好的方法不参与,不趟这汪浑水,任其发展。

“模特队训练咋样?”赵麟转移话题。

“依我看可以,戴老师标准高,向国际一流水平看齐,还要精心打磨,争取拿大奖。”晓琴说。“周末彩排,请赵总观摩。”

“不会是我一人吧。”

“红杉树首脑都参加,还请了蔫叔和邬桐。”

看来晓琴和邬桐的关系发展迅速,直呼其名起码成为要好朋友。

赵麟完成自己的事,匆匆离开。

妈妈还在关照:“家里事你不能不管。”

小琴回应一声:“靠实力竞争,家庭不要干预。”

听说训练几个月的模特队要彩排,村里比看大戏还热闹,早早来到村大楼多功能大厅。赵麟走进,村委领导红杉树高层一个不漏参加。蔫叔和邬桐坐在席叔旁边。村民们涌成一圈。连过道都站满人。二凤指挥工作人员,把做好的时尚服装,连塑料模特一道抬来。

模特队这段时间够辛苦,选拔来的都是一点基础没有的农村小妹,从零开始。戴老师是专业人员,他有耐心,从基础课教起。站立姿势手位脚位,脚步动作舞蹈组合以及杆垫上一系列基本功,按部就班进行练习。别的女孩子他不知道,但从晓琴日渐消瘦增强气质,看出他们的辛苦。戴老师要求严格,要求她们形象美,外在表现和内在修养和谐统一,人体的优雅姿态,传播高雅的艺术精髓,内涵修养,人的精神和形体之美达到统一,提高现代气质高雅风度。

演出准点开始,背景音乐青春舞曲,轻松欢快富有年轻人的朝气。第一个走T台出场的是赵晓琴,她穿着太空生物混纺,薄如蝉翼天然色的三件套,婀娜多姿迈着猫步潇洒绕台一圈。如果说人是衣服马是鞍,赵晓琴的美,人为时装天色,服装为人增光。浑然一体,相映生辉。

模特们随后间接有序走着猫步上台。抬头、挺胸、收腹、立腰、提臀、双腿并拢、双脚夹紧、两臂自然下垂。从侧面看,与胸相应的背部向前弓的,呈S型曲线。和那些专业模特没有差别。模特身着时尚服装更是靓丽新颖。

赵麟问二凤:

“怎样?”

“穿在训练有素模特身上,效果就是不一样,起码增添三分光彩。”二凤笑了,觉得赞美不够分量补上一句。“深圳服装节一定能拿到大奖。”

席叔很满意:“一分钱一分货,戴老师的开价没虚要。值。”

0

第十二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