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猫步煞>第十三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小说:猫步煞 作者:徐舟 更新时间:2019/1/25 9:29:44

老蔫上班第一件事,把村口警民联系箱打开。邬桐笑话他,都什么年代了,通讯这么发达,手机邮箱微信,既简单又便捷,谁还使用老古董。老蔫笑笑我行我素。今天打开意外发现里面有张纸条,上面写着:救救我!既没落款也没联络方式。他给邬桐说了。

邬桐随口回答:“也许是孩子恶作剧。”

老蔫没辩白,忙他的工作。基层几十年经验告诉他,任何事情都不能孤立看待。单就一件事,就事论事简单得很,如果横排竖连或许能发现些问题。小纸条不是孩子恶作剧呢?显然这是求援的信号,危难人身陷险境,受到严密监控没有自由,手机邮箱微信都不能使用,唯一只有瞅空使用最古老的传递方法。但是求援人没有写下姓名地址,也没有联系方式,去哪里找呢?大张旗鼓肯定不行,适得其反帮倒忙,只能暗中窥测留意。

何所长来到古庙村不是看模特表演,也不是周末垂钓消闲。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大沓信件甩到桌上。老蔫打开几封翻看,都是些反映盛世娱乐中心藏污纳垢的人民来信。

“我也听到当地群众反映,娱乐中心打着合法经营旗号,暗中违纪违法。卖淫嫖娼,泛黄贩毒常有之。”

“需要警力配合吗?”何所长问。

“娱乐中心老板彪子比狐狸还狡猾,我明察暗访几次,没有拿到证据。”老蔫说。

“请求市局派来侦查员,打入内部调查。”何所长激将法。

“暂等等,我设法拿到证据。无能为力再请求援助。”这一招果然奏效,老蔫立军令状。

师傅有压力,邬桐着急。

“突击检查,或许有收获。”邬桐出主意。

老蔫又犯起眯马劲,坐一旁闷头抽烟一声不吭。

躁性子遇到慢性子,邬桐光急不淌汗。自来古庙村接连出事,5·20溺水案不了了之,彪子和青龙两股势力群殴,若不是蔫叔及时赶到酿成大祸。现在群众又反映娱乐中心藏污纳垢。一直被誉为平安村平安大道,今年拜拜了。

邬桐要求留下值班。

“蔫叔我值班吧,一个星期你待了五天,也应该让我几次。”

“我一个老头子,值班回家一个样,都是睡觉。你回家能陪妈妈,娘儿俩谈谈心。”

“蔫叔对我不放心?保证尽心尽力,积极配合治安队员夜间巡逻,不会出差错的。”

邬桐态度诚恳语气坚决老蔫不好回绝,再说年轻人也要给机会锻炼。他做了详细交代。手机二十四小时不能关,村头村尾危险地段加强巡逻。有些厂子关门了,要交代留人看护。乡镇经济滑坡,年轻人喜好酗酒闹事,一有风吹草动迅速出警。事无巨细婆婆妈妈,蔫叔赶最后一班车离去。

邬桐清楚,蔫叔对年轻人不放心,贪玩恋睡半夜打炸雷都不醒。他从年轻过来的,有亲身体会。邬桐心里发笑,再过几十年,自己也像蔫叔吗?他摇摇头,不会的,自己是暴躁性子人,干什么事风风火火,三天事恨不得一天干完。

驻点古庙村吃饭靠自己解决,以前他们在老席棉纺厂食堂代伙。大锅饭和职工一起排队购买,谈不上好坏吃饱肚子而已。后来生产不正常产量锐减,食堂只烧中饭晚饭不做,蔫叔买了电饭锅,他们有时煮点饭或者泡面凑乎。蔫叔走了,他不愿动手。越省事越好,打开橱柜里面还有泡面锅巴一类干粮,邬桐烧壶水泡上面。

小琴路过,瞧见她在忙活。

“今晚值班?”她问。看见泡面。“这么节省呀,常吃垃圾食品当心身体。”

要是往常他会开玩笑:“没你幸福,住家里。”现在不行,两个女孩子同时看中他,成了争夺猎物。蔫叔说二选一,快刀暂乱麻不能拖,耽误女孩子的青春。话是这样说,做起来难。有几次话到口张不开嘴。就像这样,人家好心好意登门看望,怎好说绝情绝义的话。

“快回家吧,我一会要找二顺子研究安保的事。”他下逐客令。

“一会儿我给你送菜来,不能节省。尤其你们当警察的,要保持强健的体能。”她热情说。

“不用,工作没点。”他拒绝。

他三口两口吃了泡面,做出要锁门的样子。晓琴才泱泱离去。

找二顺子研究安保是借口,他到村里转一圈,看见赵麟的工作室里灯火辉煌便走进去。

工作室里并没有人,都在后面的车间,赵麟带着十几个工人试制面料。开发阶段不易批量生产,批量小数量多。等工艺成熟了,有了稳定的客户,再加大批量。赵麟看见他,擦擦手把他带到工作室。来到茶桌前,忙着烧水沏茶。江南人喝茶讲究,有着一套专用茶具。对茶叶也讲究,喜爱铁观音有一种淡淡清香味十分可口。

“赵老板不是皖东人吗,也学会江南人对茶烟的讲究。”邬桐笑说。

“入乡随俗,到这里不适应不行。”赵麟第一壶茶泡好,倒一杯献上。“我们那里是大碗茶,以解渴为主,不像这里品茶。刚来的时候嫌麻烦,不就解渴吗,一杯茶也值得摆弄成描画绣朵。席叔说这是文化,茶文化。日本人把茶道做的更精致。我心想,两种喝法难道茶味变了。日久天长耳濡目染,渐渐也习惯了。”

邬桐咂咂清香浓郁色彩鲜艳的茶汤,赞道。

“正宗铁观音。”

“你知道这茶哪来的?”

“还能有故事。”

“是二凤偷她爸的。”赵麟说“席叔每年春季茶园开采,他都要托老友从安溪购买够一年使用的二交茶。”

“为什么要二交茶?”

“有讲究:头交水,二交茶。具体什么原因,他也人云亦云说不出所以然,大概采头交茶的叶子太嫩。细细品尝二交茶,不老不嫩色浓味重别有风味。”

“席叔好这一口,香烟抽中华,茶叶铁观音。”

“他说茶博士研究有章法:头茶苦,二茶涩,三茶好吃勿要摘。嫩香值千金,素食配清茶,爽口又爽心。金沙泉中水,顾渚山上茶。莫干清凉世界,竹荫十里茶香,高山雾多出名茶。”

两人谈论茶道津津有味,二凤来了。

“时装样服每款两件,作为备用,我已安排人装箱。时装队不会拖红杉树的进程。”二凤朝邬桐点点头算打招呼。

“你对模特队的表演评价如何?”赵麟问。

“总体不错。”二凤说。

“戴老师也是这样说,细节还要打磨,大奖赛上评比都靠细节拿分。”

邬桐见两人谈工作,起身要走。

“待会儿有件事请教你。”二凤叫住他。

“你两谈着,车间里还有事。”赵麟识相走了。

邬桐看看二凤,暗想:你找我能有啥事?无非闲聊。

“夫妻之间不和睦,什么原因造成的,有一方出轨吗?”

没想到二凤问出这样的话,邬桐惊讶地望着她。他是警察,不是社会学家,对家庭尤其夫妻关系一无所知,问这样的问题等于对牛弹琴。

“我不是文科生,语言表达不准确。我是说,如果一方出轨怎样才能拿到证据。”

“人民警察,保卫人民生命财产。这不属于警察职责范畴,也不应该过问人家的私生活。”

“如果委托私人侦探,法律容许吗?”

越问越离奇,他不想谈论这些无趣的东西,但二凤一双咄咄逼人的眼睛逼视他,告知对方她是严肃认真的。

“能否说清楚些,最好全盘托出不让我猜谜语。”

二凤倒杯茶自饮,沉默一会长长叹口气。

他怨恨天公不作美,要么一个不牵线,要么同时奉送两。两个女孩子都不错,符合择偶的标准。妈妈倾向晓琴,不但温柔贤惠嘴也甜,阿姨长阿姨短喊的心里暖暖的。而自己倾向二凤,不是因为家庭条件好,而是二凤做事老成稳重也有主见。从对大凤的评价,比一般女孩子成熟多了。

赵麟虽说是打工仔,吃住在蔺家,可以说一家人生活。二凤把赵麟当哥哥,赵麟也把她当小妹。大凤老滋老味,喜欢使用赵麟。二凤气不忿,你没长手吗,赵哥干一天活也够累的,他不是咱家的使唤丫头。大凤白她一眼,又没使唤你,咸吃萝卜淡操心。结婚后,大凤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管管厂子里的事,家务不闻不问都是赵麟一人操心。二凤上学忙学业没闲心,放假回来看着涨眼,少不了多嘴几句。大凤哪是饶人茬子,咱家的男人外人关心,山芋田里挖出藕算哪一节子。心痛了给他做小,关心也名正言顺。二凤气的淌眼水,做姐姐的能对妹妹说这样的话不知好歹。

二凤不闻不问。

暑假二凤不打算回来,赵麟打电话给她,说非常苦闷。村办企业经济下滑,行情普遍不好,席叔焦躁不安束手无策。他打算创办工作室,从末端产品研究开发,若成功了以此拉动上游行业。苦于得不到大家的理解,大凤不用说了,一个子不愿掏,连席叔也不看好。他说你在北京读书,大城市又是首都见多识广,希望听到她的高见。

二凤也为村里经济朝思暮想,去产能去库存补短板,中央文件多次颁布,中央首长反复强调。她和教授们也探讨过,适应市场是最好的良方。赵麟的思路没有错,末端产品适销对路如能打开市场,上游企业自然也就活了。

二凤回来,她首先做通老爸的工作。老席表示自己的支持和诚意,拿出私房钱一百万给赵麟。一个暑假二凤几乎都呆在工作室,他们研究方案,从市场调研大数据分析,到购买设备聘请高级技师,周密细致的规划。案头工作做清,暑假期也结束。二次毕业回来,赵麟已经拿出面料的样品,服装图纸是从同班研究生的毕业论文中精心筛选,经导师审核修改,达到国内一流水平。生产时装样品和模特队同时进行,夜以继日的进行,双双收获丰硕成果。

赵麟家里家外忙着人也日渐消瘦,大凤却和青藤浪荡在外。二凤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越来越不像话了。

她说道赵麟:“男人应该有点男人的气概,老婆在外鬼混你没感触?”

赵麟笑笑:“大凤说他们考察市场调研产品,忙正经事。”

二凤一语道破:“孤男寡女形影不离你知道干啥鬼事,糊弄你的。”

二凤对准踢他的疼脚跟。说狠了赵麟耷拉头闷不做声,泛出一副怂样。

赵麟有她的难处,从结婚至今都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他的一切都是蔺家给的,包括全家迁居。可以说他的家庭从糠箩一下跳到米箩,穷困潦倒变为有房有车资产千万的老板。不看僧面看佛面,大凤即使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出格事,也只能揉揉肚子,打掉牙齿往肚里咽。

据他的直观感觉,对男人不关心天生的性格,不代表就是风流成性的女人。青藤与她有种特殊的关系,从小在一起长大。经常外出也是为企业找米下锅,寻找出路。他有种信任感,相信不会做出格的事。十天半月回来,大凤都有愧疚感,变得小鸟依人温柔体贴。他见此状反倒问寒问暖关心备至。一个女人出门在外旅途辛苦,她是为企业生存到处奔波。大凤也会撒娇,要他打洗脚水为她洗脚,并把她抱到床上,送进被窝。大凤的双手还是紧紧搂住颈脖不松。

“老公想你了,我要……”她会主动要求。

性生活是小两口的晴雨计,赵麟感动,出轨的女人不会对男人这样深情。

赵麟越是这样不管不问放任自流,二凤越是耿耿于怀。想要弄清大凤和青藤在外究竟做些什么。她求助邬桐,邬桐一口回绝。人民警察岂会管哪些鸡鸣狗盗的私情,何况还牵涉到个人隐私。

“不帮忙算了,我去请私人侦探。”二凤说完走了。

邬桐尴尬,不过他喜欢这种直爽性格。小姨子竟然为姐夫鸣不平,世间奇有。

邬桐回到警务室,呆坐一会心情烦躁。打开电视,亚洲杯足球比赛,泱泱十三亿之多人口的国家队,竟然零比二输给几千万人口的韩国。臭球。哪些号称国脚的队员,还恬不知耻的闹着要奖金福利。邬桐越看越气,气得跺脚骂娘,干脆关机。

心不在焉,脑思维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广袤的草原上无目标的驰骋,想的都是些乱七八糟。他心血来潮,突然想去娱乐中心突击检查,也许能抓到彪子违章违法的证据。

他穿上警服带上警棍,全副武装。

赶到世纪娱乐中心,彪子像是先知先觉,已经笑盈盈站在门口。

“邬警官来玩也不早点,夜生活高峰已经过去,快打烊你才来。”他把邬桐迎进去,对身旁的马仔说。“通知前堂经理,延迟一小时。”

邬桐笑笑,彪老板在逢场作戏。

“不用了,路过这里顺便看看。”

群众反映,娱乐中心通宵达旦,午夜以后才进入高峰。后院的停车场,豪华车数百辆整齐摆放。整顿四风公车减少了,来的都是外地的老板,几百公里来到这里消费。人民来信反映,这里藏污纳垢内容繁多,吃喝玩乐一条龙。最吸引顾客是赌博吸毒。它像一团臭肉招引来远近无数绿头苍蝇。

邬桐从浴场转到舞厅,从棋牌室看到小包间。里面不是太多的顾客,在休闲娱乐。经营规范有条不紊。

“大大的良民,严格遵守你们颁布的法律章程,合法经营照章纳税。”彪子主动配合,在前引路。

“去地下室看看。”邬桐想起知情人反映,违章违法的活动都在那里进行。

彪子拿出一串钥匙,打开大铁门按亮电灯,里面空荡荡一个人影没有。

“你们警方应该相信群众,彪子是遵法守法的老板,你们年底评比应该给俺颁发一张奖状。”彪子自我标榜。

五层楼细致查看一遍,没发现违法行为。

“维护人民利益,深更半夜还在工作太辛苦,要么洗把澡喝杯热茶。”彪子毕恭毕敬。

邬桐没理睬走出大厅,工作人员整整齐齐列队两旁。

彪子心爱的宠物京巴狗,不知从哪里窜出,朝邬桐的腿肚狠狠咬一口。邬桐疼痛难忍,对准京巴狗猛踢一脚,正踢在腹部当场咽气。

彪子不关心邬桐的伤势,抱起奄奄一息的京巴,比儿子还心痛。

“乖乖,你不能死。坚持,老爸给你找医生。”彪子高一声低一声呼唤。

京巴死了,彪子立马变脸。

“检查是警察的职责,彪子积极配合。你踢死我的宠物,该怎么办呢?”

邬桐按住伤口,使劲捻挤,直到污血全部挤出。一个青年保安跑过来递给膏药。

“这是专治狗咬伤的,快贴上。”保安捋起他的裤管,把膏药贴上,在他的手心使劲捏一下。

“谢谢。”邬桐道声谢,抬头望望他。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不算魁梧敦实强健。“你叫啥名?”

“牛娃,好记。”青年回答。

“警察有规定,损坏群众财物按价赔赏。”邬桐对彪子说。

“我的狗你能陪起吗。”彪子说。

“黄金虽贵,分量给钱。你的狗不会无价之宝吧?”邬桐说。

“狗娃子抱来一万多,三年饲养训练,算算多少钱。”

“你在讹人。”

两人争执。

“明天你去警务室拿钱,这死狗我要带走。”

邬桐妥协。

彪子听到死狗要带走,顿时泄气。

“你们警察嘴大,服了。”

0

第十三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