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十五 妙手回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五 妙手回春

小说: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2/22 7:32:50

拔列宏揣摩好了行程,从此西北而去,直达襄城,转至禹州登封,再至洛阳,折而西上,就是长安了。

他一时思量成熟,从此北去,直奔襄城。襄城是许昌之侧的西侧屏障,濒临山区,故而十分显要。

然而襄城不比许昌汝南等地的繁华,甚至不如郾城,郸城等地那么重要,故而屯兵不多。

拔列宏穿过了城南,进入西部山地,顿觉这里十分荒凉,荒草满地,离雁纷飞,满目凄凉。

他沿着山路向北,直奔禹州,想在哪里歇宿。

山路蜿蜒,偶有风沙,道路上十分干燥,经常有地裂出现。

行走在半山处,拔列宏十分心旷神怡,望着远处的山峦和河湖,登时神清气爽。

此时接近初秋,黄叶飞舞,到处的落下,一片的黄灿灿铺满地面。

一阵的马蹄声搅扰了他的思绪,看到了两匹马从山坡下掠过,直朝北去。

拔列宏看去,你似乎是火乾道的人,一时一呆,不知道她们为何直奔禹州方向而去。

拔列宏向北奔去,看到了十几匹的马都在北边的山坳里集结,却是火乾道的弟子无疑。

当时他也驻足下来,眼看着几拨人都来此屯扎,渐渐有五六十人了。

拔列宏跟踪了两天,她们却是直奔禹州的。

禹州之侧,人马屯住,却不进城,只在西郊暂歇。拔列宏心道:‘这禹州之地,火乾道的人在此集结,是何用意?“那时,其中一个头目,说道:‘禹州可是好去处,大禹治水你听过吗,嘿嘿,这里最近出了名人,商亭真,一个国医圣手,妙不可言。”拔列宏从未听过,还有此人。

西郊的一处木屋里,却是住这个商亭真,这是个新秀,年纪却不小了。

两匹马快速从一侧过来,却是坐着叶四微和天渠道人,两个人下了马,直奔木屋。

那木屋前却有个不短的木桥,从道路上直通那边的木屋。

叶四微和天渠道人下来,直奔木桥,走到了木屋前,驻足停步,天渠道人拱手说道;“两位方外之人,特来拜会商亭真,拜请赐教。”里面传来了一个浑厚沉着的声音:“你们来做甚,我这不方便啊。‘

天渠道人说道;“我等特有要事,来拜会阁下,请宽容相见。”那个人说道:‘你天渠道人还来求我,我可是不敢当啊。’天渠道人两人对视一眼,天渠道人说道;“我等真有要事,望请相见。”

那个声音说道:‘好吧,进来吧。“两个人才直接走进了木屋。

木屋里隔着个纱帘,纱帘外坐着个中年人,脸色深沉,看看他们,说道:‘你们谁有事啊?“

天渠道人说道;‘我有个病人,特请尊驾医治。“商亭真说道:”你的弟子?“天渠道人叹道;”正是,他先天不足,失血太重,终日咳血,恐怕不行了。“商亭真说道:’他好重啊,不过我收银子可是颇多,希望你谅解。“天渠道人说道;‘无妨,无妨,只要医好,银子不是问题。”

商亭真说道:“不过近日不行,我有病人啊。‘两个人才注意纱帘内却有个病人,似乎坐着轮椅。‘

天渠道人说道:‘那既然不方便,不如我把病人接来,再请尊驾医治。“商亭真说道;”我这太小,另外两个病人一起,唯恐有何不测,我不敢叫他们一起医病。“天渠道人说道:‘这位病人也如此严重?”商亭真摆手说道:’不不,她 不严重,是你的病人比较严重,尽量和别人隔离,不用一个毛巾被子之类的,连碗筷都要单独使用,懂吗?‘天渠道人惊道:‘可是肺痨之症?“商亭真说道:’你是医家还是我是医家?”

天渠道人无语,看看叶四微,叶四微说道:“病情严重,还望先生网开一面,先去看看病人,我等定当厚报。”商亭真说道:‘厚报薄报都是报,可是我不能厚此薄彼,将这位病人抛开,而唯独去看你的病人,那我商亭真在禹州,就无法混下去了。‘叶四微说道:“事出突然,当可从权,另外我那病人虽然严重,可是若要尊驾查诊问药,须不得多少光阴,片刻即回,耽误不了尊驾多少时间,对吧?’

商亭真摇头,说道:‘这事不可如此,你那病人积劳成疾,幼年得病而不得医治,此时早已病入膏肓,我去与不去都是无奈了。“天渠道人说道:’先生看都不看,就说不能治了,是何意思?”商亭真用白眼仁瞥了天渠道人一眼,说道:‘嘿,老道长,你也颇多弟子,唯独对此十分关切,我也觉得情有可原,可是事已至此,我也无能为力啊。’天渠道人气在他看都不看,忽而变得如此冷漠,不禁气道:“尊驾看来是想不医了?”商亭真摆手说道:“是太迟了,我知道这个症候,如果十年前来找我,就有救了,如今不成了。”

天渠道人说道;‘何以如此冷漠?你身为医家,当尽量救死扶伤,而不是仅凭推断,就要不医了,这算什么神医妙手,不如乡间庸医?“那时,天渠道人气得口不择言,登时气得商亭真拍案而起。

当此时,陡然间吃的一声,从纱帘后射出一枚细针,直射向了天渠道人。

天渠道人和叶四微都没想到,这纱帘后的病人,竟然是高手,一时天渠道人多少不及,吃的一声,细针刺入了肩头血脉,哎哟一声,立时捂住了肩头,冷汗直冒。叶四微喝道:“什么人突施偷袭?”

那叶四微陡然想起了襄阳之事,喝道:“你是伍昭霞?”里面的 人果真是伍昭霞。

当时叶四微大怒,单剑划出了一道厉闪,纱帘碎开,左右飞开,一根细针陡然射向了叶四微。

叶四微当的一声,击飞了细针,此时商亭真陡然走近,一掌拍向了叶四微。叶四微来不及挥剑,只好左掌接了一招,砰地一声,两人对掌,叶四微和商亭真同时撤后一步,叶四微暗道:“这商亭真居然会武功。‘那时,商亭真喝道:”叶四微,我这里是医馆,不是武馆,请自重。“叶四微指了指伍昭霞,说道;”她无辜打伤天渠道人,是何居心?“当时商亭真缓缓走到了天渠道人身前,一掌劈出,击中了天渠道人的肩头,吃的一声,那细针陡然射出,射到了后面的板壁上。天渠道人捂着痛处,说道:”多谢了。“

叶四微看了看伍昭霞,看了看商亭真,拉着天渠道人出了屋子。

那时伍昭霞说道:‘先生,惊扰你的好事,莫怪。“商亭真说道;’无事,我看看你的腿。”

当时拔列宏看到天渠道人两人从屋子里出来,面色不善,就知道有点问题,一时暗自留意。

当夜时分,一道人影到了这木屋前,探头观看。里面的商亭真喝道:‘何人鬼鬼祟祟的,进来说话。’那人却不进来,飞身就走。伍昭霞说道;“先生,不必多虑,小喽啰而已。”商亭真叹道;“想不到青城叶四微是这种阴险小人,居然如此做法,我真是高估了他了。‘伍昭霞说道:”先生,可知这时那天渠道人的病人如何了?’商亭真说道;“多半在准备棺椁了,我也是无计可施。”伍昭霞说道;“那病人看来无药可医?”商亭真说道:‘你怎地关心此人?“伍昭霞说道;”我不是关心他,而是对于这中四门道教,十分不敢相信,他们会如何对待先生?“商亭真说道:”去她的中四门道教,都是教人头疼的东西,嘿,还不如火乾道。“

伍昭霞说道;“先生何出此言呢?”商亭真说道:“火娘子虽然稍显低调,可是办事却稳重得多,身处狼窝而不失身,地处夹缝而不屈从权贵,是不是很可贵啊?‘伍昭霞叹道:‘先生所见,的确不俗,我等不敢望其项背。”商亭真说道:’再看看中四门,都是什么人呢,一个脾气暴躁,一个阴阳古怪,一个娇里娇气的,一个道貌岸然的,都是什么东西?“脾气暴躁指的是天渠道人,阴阳古怪指的是冷峡道人,焦里娇气指的是谢诗韵,道貌岸然指的是叶四微。

伍昭霞说道:‘先生所见的确不同凡响,四门如此,夫复何言?’商亭真说道:‘唉,今非昔比了,昔日这中四门还真是人才济济,顶峰时期比之终南都有过之无不及。不知何时,青城变了味,无极变了闷,神秀变成罐,崂山变成棍。“伍昭霞说道:”先生解说得十分到位,青城的确变了味道,不再是先师青禾子那时的威望和地位绝佳之时。而无极不再是声名显赫,而是变得沉默寡言。神秀昔日道法无可匹敌,如今确实变成了大花瓶,人人观看临摹,心生美感。崂山变成了一触即发的火药桶,点火就着。“

商亭真笑道:‘你这丫头,腿上得了如此大病,还如此嘴上不饶人,如果谁娶了你,定是不可好过了。“伍昭霞说道:‘先生此言甚是,我的腿不好,将来何以嫁人,准备孤老终生吧?”商亭真一呆,说道:“你不必如此,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何苦如此顾影自怜呢?”伍昭霞说道;’先生如果治好了我,我定然厚报。‘商亭真叹气道:’别说这话,你白天替我出手,刺伤了天渠道人,今天我也算见识你的豪气和侠义,好,我一定医好你,不然我就不干这营生了。“伍昭霞十分感动,说道;‘有劳先生了。’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似乎有人奔进,却不进屋。

那时,商亭真觉得不对,出去看时,却是看到了箭雨袭来,火箭射向了 木屋。

当时四处火起,商亭真顾不得别的了,抱起了伍昭霞,从屋后窜了出去。

可是,屋后窜出了十几个黑衣人,挥刀砍向了两人,两人心道;‘好歹毒 的恶贼。“

但看到拔列宏从一侧窜出来,刀光划出,登时击杀了三人,余者畏惧,四下逃奔。

拔列宏对两人说道:‘两位跟我来。‘一时拔列宏引着他们,一路护送,直至城中的客栈。

三人安顿下来,商亭真放下了伍昭霞,喝道:‘这帮天杀的,狗贼。“拔列宏说道:‘前辈,这里很安全,他们不会追来的。”商亭真看看拔列宏,说道:’你是何人?‘拔列宏说了。伍昭霞拱手做礼。

商亭真看了看外面,说道:“不像是青城叶四微的人啊,这是何人?”拔列宏说道:‘不知何人,总之是不得其解。“忽然间,伍昭霞陡然射出一针,吃的一声,穿过了窗棂纸,外面有人惨呼一声,倒在地上。

拔列宏出去看时,却是那人遭遇被射中了眼睛,死于非命。

拔列宏回来,朝两人摇摇头,商亭真说道:‘看来这里也不安全。“果真不多时,四下传来了脚步声。

当时拔列宏当机立断,背起了伍昭霞,三人撤出了客栈。

三人慌不择路,四下全是人,都在搜捕,三人暗道厉害,看来是禹州头面人物,不然不会如此的嚣张,还能调动如此多的人手。

三人最后钻进了一条小巷,看看左边没动静,一时拔列宏窜了过去,商亭真飞了过去。

三个人进了这里,四处看看,那里似乎有个灵堂,白帆高挂,可是似乎堪堪搭好,人还没来祭拜守灵。

那时,三个人走进了灵堂,里边棺椁都备好了。

可是,当时商亭真的职业病犯了,偶然听到棺椁里有动静,登时过去,推开了盖子。

那里的一个老婆婆,却是未死,只是气息微弱。就此此时外面有个人喝道;”何人闯入鄙人府邸?“

商亭真喝道;‘你这病人都未死,就进了棺材吗?“那个人一愣,匆匆过来,看到此景,惊道:”哎,多谢先生,不然我可是坑杀了老母了,多谢了。“

商亭真说道:“不过她气息微弱,必须立刻施救。”那人说道:‘好好,我同意。“

接着外面传来了砸门声,急促的脚步声,这人倒也镇静,一下子似乎懂了,说道:“你们跟我来。”他领着他们只接到了一个僻静的 庵堂,一时拉着他们躲进了一个暗格,然后关闭,低低说道:‘你们别动,一会我来接你们,你们再出来。“三人点头。那人去了。

当时三人在暗格了待着,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像是搜查,可是没搜到这里,就各自散去了。

三人躲在暗格里,也微微忐忑,对此人也不十分信任,可是当此时刻,除了信他别无他法。

那个人回来,打开了暗格,说道;‘委屈几位了。“三人出来,拔列宏背着伍昭霞,随着此人去看他濒危的老母。此时,商亭真也没了药箱,说道:”可有金针之类的,我要施针。“

那个人拿来了一盒金针,把老人背朝天,放在了塌上,然后小心翼翼的在她头上背上共插了十二针。

不多时老人就吐出了淤塞的黑痰,也能正常呼吸了,那人和家人都是欢呼出声,感激不尽。

那人把他们请到了别处,在一个静室里安坐,拔列宏把伍昭霞放在了椅子上坐下。

那人拿来了一盒金子,说道:“先生请笑纳。”商亭真说道:‘我们不也受了你搭救之恩吗,两抵了。“那人说道:‘不不,先生大恩,我等无以为报,望请收下。”最后商亭真推脱不了,捏来一锭金子,说道:’我只好收这一锭金子,不能再收了。“那人拱手道:”先生大义,我等铭记于心,敢问先生贵姓大名?“

商亭真说了,那个人立时躬身一礼,说道:“先生大名,我这是如雷贯耳了。不想先生驾临,实在受宠若惊。‘商亭真问起,这人却是本地的一个富户,叫做谭嘉文,来此经商,三人巧遇其母病危,方有此事。

商亭真偶然问起,昨夜搜查之人的来历。谭嘉文说道:‘这是本地的豪强,高融,是高成衷的同族兄弟,霸道惯了,无人敢惹。“拔列宏几个人记得这人的名字,慢慢追查他杀人放火的缘由。

次日,三个人雇了马车,朝城外奔去。

可是城门口盘查甚严,倒是出不去了。拔列宏说道:‘除非我们深夜翻城出去。’

商亭真说道:“不了,我们先去找家客栈吧。‘三人驾着马车,寻找客栈。

次日城中兵马调动,似乎是开奔洛阳,一时搜查他们的 事情减缓。

几个人得以在客栈暂歇,拔列宏去买了金针,给商亭真拿来,商亭真给她治腿。

伍昭霞本是伍员外和一个侍妾所生,故而在家族地位上和伍梦妃,伍元奇无法相比。这伍昭霞在四五岁时,腿部开始发病,站立不起,直至此时还算遇到了商亭真,也有了治好的希望。

说也奇怪,经过昨夜的这通的折腾,加之商亭真施针八九天,她竟而就觉得腿上开始发热,渐渐的膝盖骨下方韧带有了弹射之态,商亭真十分高兴。接着十五天过去,伍昭霞竟然可以神奇的微微站起,拄着拐杖在地上慢慢行走。伍昭霞可以走路,真的感激涕零,几乎哭出来。商亭真喝道:‘不可激动,否则心绪不稳,对你的腿非常不利。“伍昭霞谨记,一时扎针吃药加上平素的行走训练,一个多月过去,她可以自己拄拐,行走如飞 。商亭真笑道:‘好了,再过几日,不用施针,你就可以慢慢活动开经脉,自行调养了。“

过了几天,商亭真果真把这坐轮椅之人,硬生生的变成了可以走路的人,当真是华佗在世了。

伍昭霞可以缓缓走路,不用拐杖了,只是不能太快也不能太过用力。

当时,三个人在此坐车出城,那阵风早过了,三人顺利出城。

拔列宏拜辞两人,直奔长安。

1

十五 妙手回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