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辅警荣耀>第13章 第一条线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3章 第一条线索

小说:辅警荣耀 作者:流亡记者 更新时间:2019/4/8 20:37:35

  乡亲们为什么对我不满,肯定是我整了一出“不看疗效看广告”啊。

  对于新闻学专业毕业的我来说,是太明白传播的一些技巧了。

  刚刚在看电影的时候,我就强行插播了两次“广告”。

  一次是刘三姐他们对歌救人的时候,我“咔嚓”一个暂停,出来普法:那啥婚姻是讲究自愿原则的,强扭的瓜不甜,我们可不能做抢老婆这种缺德的事,万一晚上睡觉,别人磨了把明晃晃的刀子,那就直接太监了……

  “滚……”

  群众激动得义愤填膺地,他们不是针对电视上的恶霸地主,而是针对我。

  一时间,那些吃剩的鸡骨头、花生壳、口香糖一轱辘全部朝屏幕下方的我招呼了过来。

  第一次插播,效果非常不好。

  那我们就等第二次呗,我接下来放的影片可是1960版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这电影自带动画效果,老少都爱看。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我可不敢造次,不敢在最嗨的剧情处插广告。

  我一直等,等到影片第70分钟,就是猪八戒上花果山求大师兄,请他出山这段比较平缓剧情的时候,才战战兢兢地按下暂停键,躲在一把大大的雨伞后,再一次走到了屏幕前,哆嗦地拿着话筒说。

  我必须要打伞啊,不然的话就可能会被父老乡亲们丢的东西砸死的。

  “以前说的白骨精妖精,是一种存在;现在说的白骨精是一种表现,是女人。”我用颤抖的声音说,在场的女士千万不能当白骨精,拆人家庭不好,这样的行为不仅违背道德,甚至还会违法。

  “说点正经的好不好。”见到我瞎掰,大家一开始也不脑,就是催我快点说,有些人还捧了下哏。

  “像这个白骨精,躺在路边装可怜,然后利用别人的同情心,包藏祸心搞阴谋,就是一种违法行为,我们叫这种行为为碰瓷,碰瓷是公安机关严厉打击的步伐行为之一。”

  我刚刚说完,一个啤酒瓶就砸了过来,落到了伞面上,弹到我面前3米的地方,啪的一声,碎了。

  砸我的人你们猜是谁?

  刘建国,国哥,我老爹啊。

  此时此刻,他已经喝得二麻二麻的,带头用整齐的声音喊着:

  “放电影、放电影、放电影;开始、开始、开始……”

  长期以来,我就怀疑我是充话费送的,或者是从垃圾桶捡来的。

  当然,抗议归抗议,但是我还是有原则的。啤酒瓶你们砸你们的,法制宣传我讲我的。

  不然我搞这个露天电影还有什么用的意义?

  我刚才说的,可是真实存在的问题。

  现在由于车流量越来越多,跟几年前相比,每天经过款洞的汽车数量翻了好几番,我们村一些不良用心的人,已经开始想到了各种歪招,用来讹诈外地司机,我看见了不止一次。

  这种歪风,必须得制止。

  不过,拿白骨精来说碰瓷,好像也有点不搭边,是我临时瞎扯淡,因为之前我就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多人来看电影,所以就没写好剧本……

  所以,被砸也活该。

  就这样,利用两场电影作为开始,我开了一个好头,成功吸引了村民们的目光,赢得了他们的掌声,饭后观影逐渐就成为了我们村的保留节目。

  今后的日子里,虽然观影人员有些回落,但是却也能保持了相对固定人数,村委会真的成为了款洞村人人喜爱的“电影院”。

  当然,由电影热潮引起的其他热情,那还真的是我想不到的,也让自己的思维受到了很好的启发,也发生率一些小插曲,让人哭笑不得。

  首先是有个别有唯利是图的商人找到我,说要将村委会大院以及我的设备承包下来,在我们的两场电影后加放一场,专门放要收费的岛国小电影。

  面对这个有奇葩想法人,我真想打死他。

  还有就是我做的那个喷绘,那啥风景、文化、远景几个板块,大家看看就算了,可是关于“风云人物”却争执得不可开交:有人说他家祖上有个明朝的九品大员,有人说他家清朝的时候中了个秀才,有人说他家有一个开国乡长,就在我们隔壁某某县……

  这些人,都说自己的祖宗有资格上“风云榜”,茶余饭后,到处打嘴皮官司,由于凯路书记不太管事,最后都闹到乡里去了,害得姜至武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提醒我不要做这些没用的榜,要注意团结和河蟹。

  当然,更多的人是来找我申诉,有些还拿出了书面的论据。对于这些,我一律按下不动,通通回答说等全部登记好了,再重新做个永久的风云榜。

  当然,我也是会搞夹带的。我忽悠这些人说,但凡有违法行为的家庭,祖宗上榜的上榜资格是要取消的哦……

  也是这些人的热情提醒了我,我决定,过不久就要在村里搞个“违法违规违约榜”。

  还有一件事也让我哭笑不得:因为长期大量人员的聚集,村委坝子四周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好的摊位,每天晚上花生瓜子总是能卖出好多好多,就有人寻思着要拿下独家经营权。

  就连杨子那小子都开玩笑地跟我说,要不我们垄断全部摊位,天天放免费电影,绝对能卖好多好多的啤酒和烧烤……

  杨子这小子,应该是气傻了。

  最近几天,杨子算是受够了非人的磨难。早上被广播叫醒不说,晚上还有两场电影不让他睡;更为可怕的是,秧歌队还借走了广播站的钥匙,每天下午要在村委坝子里扭秧歌,而且是顺带扭一下广场舞那种秧歌……

  所以,悲催的杨子就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

  不经意间,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我就成功地走进了款洞村民们的心里。

  村民们开始赞誉我,就跟我最先指挥交通的时候一样。

  可是他们却忘记了,现在为民服务还真的成为了我的本职工作,是不需要感谢的。

  也正是这样的环境,让村民们开始愿意跟我聊聊天,给我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

  “小方警察,今天晚上我们要看什么电影?”一天中午,我正在街上贴电影海报的时候,一个村民走了过来。

  “哎呀,王叔早上好啊,今天看的电影是大话西游哦,可能不是你喜欢的类型。”我热情地回应着前来咨询的男子,他叫王小贵,是我们村子里一个非常本分的农夫。

  “西游记啊,我喜欢啊,我最喜欢牛魔王了。”王小贵根本就没有搞懂《西游记》和《大话西游》的区别,他自己把《大话》当成了《西游》。

  “哎,不过还是不去看了,扎心。”王小贵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叹气就要离开。

  “扎什么心啊?”见到王小贵的样子,我觉得其中必有蹊跷,就把他拦了下来,一定要问个明白。

  王小贵家媳妇可长得不错的,又喜欢扭秧歌,要是一不小心被哪个广场舞伴给拐走了,这可是大事件了!

  “哎,别说了!跑了,跟别人跑了!”王小贵一边说,一边摇头,还是好伤心的样子。

  “阿姨不是昨天还在吗?怎么今天就跑了?跟谁跑的,我们这就去劝回来。”得,果然是广场舞惹的祸,我当即就急了。

  “你说啥啊,我说的是牛,我家的老母牛。”王小贵看着我,就跟我是蛇精病一样。

  原来,王小贵家的老母牛目前找不到了,所以他就不想去看西游记,害怕看到牛魔王就触景生情,又想起了他家的老母牛……

  你特么一次把话说完会死?

  不过,耕牛失踪这个可是大事了,而且在我的范围职责,我立即仔细询问起来。

  经过详细询问我才了解到,跟我们款洞村绝大多数的农户一样,王小贵家的老母牛放养一处名叫“老山坡”的高山草原上,隔着村子差不多有10公里远。

  我们这里的农民们有这样的习惯,每当春节农忙结束,就将耕牛赶到老山坡,冬季天冷了再将其赶回来。

  这种不需要管的方式叫做“放闯牛”。

  千百年来,从来如此。

  至于说偷盗,之前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更因为大家都坚守规矩,绝不动歪心思,曾经出过几次事故,也是因为牛坠崖死亡而已。

  不过,前几天有农户无意上山,发现耕牛群变得稀疏了不少,就清点了一下,觉得村子里的牛好像少了很多头,王小贵家的老母牛也在其中。

  当然,老山坡的范围方圆10几公里,目前也不一定确定是丢失,这种短时间的失踪,还真不好判断,搞不好几天过后牛就回来了。

  这个也是村民们目前只是自行寻找,而没有报警的主要原因。

  “你确定不见了?”我问王小贵说。这个信息让我大吃一惊,一头耕牛目前的市场价值在一万元上下,几头耕牛加起来,那就是一个重大的盗窃案啊。

  最主要的是,我非常明白,很多农户全家最值钱的东西,其实就是那头耕牛,只要失去了耕牛,他们的家中就没有了任何值钱的资产,变得一贫如洗。

  他们或许都在等着,哪天母牛下了个牛仔,就发了。

  耕牛,是农民的全部财富;耕牛,更是农民全部的希望。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必须挺身而出。

  村警,或者说人民警察主要的职责是什么?就是维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啊!

  王小贵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说自从村民传来信息后,他已经上山看了好几次,找了几乎整个老山坡,都没有发现他的牛。而且,与他情况类似的农户,他是碰到了10户以上。

  对于这样的情况,我是心急如焚,跟王小贵了解了名单后,就回到家里征用了我老爹的那台二轮摩托,满村子跑了起来。

  我要一户户核对信息,要把全村的耕牛失踪底数搞清楚。

  一直扑腾,直到下午三点的时候,我心里基本才有了一个准数:我们款洞村确认失踪耕牛的有23家,不确定的有28家,确认耕牛还在山上的有136家。

  跟我们共用老山坡高原草场的村子还有四个,他们的信息我现在暂时还无法拿到。

  不过,当前我手上的数据,已经很耸人听闻了。

  23家确定失踪,28家不确定。,在我看来那就真的是48家。

  不确定失踪,那就是说目前已经找不到了嘛,顶多是有谁传言哪一天在哪里看到了一眼。

  无非说自己给自己的心理安慰。

  统计完信息,我马上给姜至武打了电话,把全部的情况告诉了他。

  电话那边,姜至武嗯嗯啊啊的,我也听不出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不过我能听得出来,对于这样的信息,姜至武好像不是很关心。

  “这不那河蟹创建即将要来检查了,我们都有得忙,先让村民们找找吧。”姜至武跟我说,乡里高度重视河蟹乡镇建设,他现在是一个人当三个人用,根本就忙不过来。

  我有点懂了。

  我猜想,要是有可能,姜至武甚至会祈祷我这个电话从来就没有打过,只是他做了一个梦,过一会天亮就会梦醒了。

  

2

第13章 第一条线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