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辅警荣耀> 第14章 可疑的面包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4章 可疑的面包车

小说:辅警荣耀 作者:流亡记者 更新时间:2019/4/9 15:10:40

  对于姜至武的忙碌,我是理解的,他实在不能全力投入到办案中来,就只有我先上吧。

  挂了姜至武的电话,我开始思索起来,对于下一步工作的开展,我得得拟定一个计划。

  而目前我最缺的,就是人。

  从村里组织人,不是不行,像王小贵这样的耕牛失踪者,肯定比我更急忙,也有行动的动力,不过我却无法保证,能够全面约束他们的行为。

  这样的队伍,有点过于松散和热血,目前暂时还不能发动。

  那么我就只能打区域战了。

  经过我的调查了解得知,除了我们款洞之外,与我们共用老山坡高原草场的村子,还有4个。

  也就是说,目前我还有4名战友可以依赖。

  按照之前我们相互留下的电话,我一个个的打了过去。

  “刘警官你好,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乌烧村的村警吴遵禄年纪跟我相差不了多少,在培训的时候我们的交流也还算是有一些,所以一听到我的电话,他还是满热情的。

  “不过你可别跟我说工作上的事情哦,现在我已经到广州来了。”吴遵禄热情倒是热情了,不过刚开口就给我吃了一个不一样的“闭门羹”。

  “你们村这么好,马上就安排到广州考察去了?”从吴遵禄的话语里,我已经听得出他说的是个什么意思,不过对这种在新岗位上一个月都坚持不了的人,我还是有点鄙视的。

  这种情况,真的是既浪费了自己的时间,又浪费了组织的资源。

  我还调侃他,说既然都到广州了,那你就顺道拐过去东莞一趟嘛,那里的治安管理好像搞得不错,太子酒店听说热闹得很。

  当时的东莞,那可是大名鼎鼎。而我们融丰县,又号称“外来驻莞第一县”,在厚街有一条鼎鼎大名的“融丰街”呢,什么太子酒店之类的,村里打工回来的人也会经常说起。

  “别说了,本来就不是情愿要去搞什么村警的。”吴遵禄跟我诉苦说,他参加村警,无非就是几个在做生意的舅爷们,联合推举他到政府部门上班而已。

  “天天查人口、搞消防、管交通、调矛盾,这些都是些什么嘛。”可能是很久没有找到合适的倾诉对象,吴遵禄的话就如同开闸的水,一股脑就喷了出来。他是在半个月前辞职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操乡长的心、拿临时工的工资。”

  “别干那个了,你过来吧。”吴遵禄跟我说,他现在是看透了,所谓的村警,承担的却是全部村级行政执法的所有职能;还有那待遇,真的是寒碜得不能再寒碜。他劝导我说,你过来吧,就我这个熊样一个月都能有7000多,你来还不得翻一倍?

  何止是翻一倍啊,吴遵禄是不知道而已,广州那可是全国新闻人心中的神圣殿堂。赫赫有名的媒体南方系,在当时真的是红得不要不要的。

  我愿意为南方系献上我的膝盖。

  对于吴遵禄的选择,我是能够理解的。一个月2800左右的工资,在我们融丰都已经不算什么了,据说城里的泥水工,收入都是这个数字的好几倍。

  不过,我觉得吴遵禄的思想境界还是低了一点。

  村警是什么,村警是维护国家安全稳定的第一防线,是确保基层政权稳固的第一堡垒,是联系人民群众的第一桥梁。尤其是经过撤区并乡后,我们现在又迎来了新的一轮撤乡建镇。现在广袤的农村,形成了一个点带一个面的真是情况,在乡镇中心之外,留下的巨大空白谁来管、谁来维护?

  当然首先是村警。

  吴遵禄看不到村警的重大责任,所以他就用经济收入来核算,我却虽然了解村警的重要意义,但是也已经不想再去说服一个已经离开的人。

  简单热情地又客套几句以后,我挂了电话,心情就更糟糕了。

  这个世界上,很多的行业,并不能都能笼统地用经济价值来核算。就拿我自己来说,要是看重钱,在报社的时候就会成为一名热线记者,天天跟油盐柴米打交道,绝不会搞什么深山卧底之类的;要是看重钱,我就不会义务指挥交通,还傻傻地挨了一顿打,现在又拿着微薄的薪水,每天在村里巡山,成为别人眼中的傻瓜。

  想起这些,我就想起来我们的前辈们,当时也正是他们不计较个人得失,才有了伟大的新中国,哪怕又穷又苦,从枪林弹雨中走过,他们也百折不挠、毅然前行,

  如果每一个人都有那样子的铜臭味,我们还谈何理想?如果每一个人做事都为了钱,那我们的社会将会变得有多么丑陋?

  有一种热爱叫付出,有一种付出叫坚持。

  我相信,我一定能走得下去。

  想通了这些,我的心情好了许多,于是就又开始一个个电话地拨了下去。

  其他三名村警有一人在种地、一人在水库里养鱼,都说自己走不开。只有桐合村的村警万毅第一时间答应了我,约我在老山坡放养场集中面谈。

  在我的屁股下面,依然是我老爹那台125摩托车,自从我成为村警过后,他的这辆宝牛基本上是被我给征用了。

  轰足最大马力,我在山间驰聘着,迎着针扎一样的风,我尽情地高喊,以宣泄由吴遵禄一番大实话带来的积郁。

  老山坡是融丰县第一高山,秉承着南方高原的特点,坡上的植被层次分明:第一阶是落叶乔木,往上第二阶是细叶硬木,第三阶是灌木,快到坡顶的时候,就全部是茅草了。

  南方的大自然是优美的,现在正是深秋季节,漫山遍野的红叶将森林给染了一层,由于一张油画一样,给人一种挥斥方遒的激荡,站在山顶上往下看上去,真的有一种指点江山的冲动。

  不得不佩服人类的坚韧,为了方便放牛,我们的前人居然在这个高耸的山上,开辟了一条供人通行的马道,摩托车在上面跑着,一点都不感觉到狭窄。只是有些地方被山洪反复冲洗,已经坑坑洼洼的,让人不由得提起了一百分的精神。

  万毅已经到了一会,他们村更靠近老山坡,所以他得以提前到来。

  万毅是一个二十七八的青年人,初中没有毕业就创业去了,后来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跟我同批进了村警。

  今天万毅穿着一件桔色的风衣,坐在一台哈雷摩托上,略长的头发一缕缕挂在额前,有点像《神雕侠侣》时期的还没有晒黑的古天乐。

  “真是有点凉飕飕的感觉。”万毅一边跟我打招呼,一边从衣兜里摸出香烟,给递了过来。

  真特么有钱,中华,还是软的。

  “你这样搞不合适吧。”我接过烟,点上火,狠狠地吸了一口,就跟万毅开起玩笑来。我说你这样做早晚会没有朋友的,你自己可以想象一下,我们这帮人一个月三千铜钱不到,抽不起这烟的,谁都不敢跟你玩啊。

  “我和你们交往就不是看钱。”万毅毫不忌讳地说,他进警队搞村警,实际上是为了圆自己的梦想,要说钱的话,他的那些产业早就可以付几百名村警从业一辈子的工资了。

  “反正你们都没有我有钱。”万毅说我有一个木器加工厂、一个砂场、一个石场,还在城里搞点小生意,所以根本就不缺钱,今天我这样会说,明天也是这样清清白白地说。

  完全是为了理想。

  对于万毅这样的人,我也是不理解的,不过总的来说,这种感觉就要比对吴遵禄那样种清爽得多。

  不是我不理解吴遵禄,也不是我格外看得起万毅,可能只是一种简单的“为了同一个理想而战”的感觉吧。

  “那你包养我吧。”听到万毅的话,我真的有点哭笑不得,太气人了这个。有钱也不要这样高调好不好,还顾不顾别人的面子,还要不要愉快地做朋友。

  “吾钱虽多,但是没有一分是用来撒的。”万毅说别整那些没用的,我看你也不是一个磨叽的人,我们来研究一下案情好不好?

  经过合计,我还万毅才发现,我们真的是遇到大事了。

  原来,光是桐合村一个村,失踪的耕牛就达到了52头,比我们款洞还要多一点。

  “想想就是刺激啊,终于有了当警察的感觉。”万毅说,前几天一直在搞什么人口普查,都被村里的婆娘些笑死了,今天我终于要来研究一起价值几十万的案件了。

  看的出来,他全身的细胞都在激动。

  “刘方,你怎么看?”万毅问我说。

  我看你妹啊,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我好像可是记得,《狄仁杰》那个时候还没有上映啊。

  好好说话、说人话好不好?

  我说长毅啊,我怎么看无所谓了,现在是我们两个人怎么看的问题。我们需要合力来研究一下,到底谁怎么赶走了我们的牛。

  万毅被我说得一愣一愣的,他说现在我的样子好装波伊,好酷。

  “我们先看大的地理范围。”我站了起来,指着背后一堆堆的牛群,跟万毅说道。

  我说你看看整个老山坡的草原,其实也就是海拔1200米以上的这一圈草层,才是适合牛羊放养的地方,整个山顶实际范围也就近百平方公里,存牛不会超过1000头。

  “然后你看看道路出口。”我带着万毅走到简易的公路上。我说你看看,这条简单的公路,以前是骑马放牛的便道,现在只能骑着摩托车通过,这个也是我们守住牲畜的最主要依仗,是不是?

  “路怎么还是守牛的依仗了?”万毅一点都不明白的样子。

1

第14章 可疑的面包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