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辅警荣耀> 第16章 落寞英雄(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6章 落寞英雄(上)

小说:辅警荣耀 作者:流亡记者 更新时间:2019/4/10 14:10:33

  

  跟万毅往回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取了摩托车,然后往回赶,到桐合村才分开的。

  万毅根本就没有留饭的觉悟。更过分的是,他还催我路上速度搞快点,赶紧去打听一下面包车的信息,强调我们现在是在和犯罪分子进行着抢时间的斗争,早一天行动就少一点损失。

  哎呀我的哥,哪有那么着急的,总不能我现在就不眠不休,天天盯着面包车吧。

  回到家中,都差不多要6点了,我赶紧冲进厨房,想抓紧吃完晚饭,好到村委会去放电影。

  今天家中吃饭的人还不少,跟前几天的情形是一样的。最近一些大爷大娘老是往我家钻,带着些猪肉什么的来搭伙食。其实我知道,他们就是想让我放一些符合老年人口味的电影。

  对于这个,我是无可奈何。

  你们说要看战争片我是赞同的,要看老款的战争片我也尽量去找片源,京剧什么的我也能搞得到,但是那些山歌苗歌的真的是影像缺乏啊。

  经过这段时间的运行,我实在是想不到,点播率最高的居然就是《刘三姐》,而不是什么《泰坦尼克号》这样的爱情大片,真的惊爆了我的眼球。

  而且,群众们最想看的居然是我们本地歌星的对歌片,他们为之狂热。

  看来,农村文化工作的开展,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去做,并不是说我们觉得好的文学作品,就能符合群众的胃口,让他们满意,并认真学习,提升思想。

  当然,这是题外话,跟这些大娘大叔聊天,我还更多的是喜欢听他们八卦,从他们的七嘴八舌中,我总是能找到一些有用的治安信息。

  今天由于跟万毅走了很长的山路,所以我就难免有些饥饿,一口气添了三碗饭,害得我妈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一把面条,才勉强保证了大家都吃得饱。

  由于心中还在想着耕牛被盗的事,我也就懒得和这些大叔大妈们多谈,匆匆赶往了村委会,把一脸郁闷的杨子抓了起来,一起准备晚上的电影。

  其实也没有什么准备的,一切都已经正常化、程序化了,我们的工作就是开了个电源、输了个密码,然后就会在中间选一个环节,进行法律宣传。

  现在乡亲们已经习惯了我的套路,反正是只要我一按暂停键,他们有的会去上厕所、有的会去给茶杯续水、有的会去买啤酒,这种现象被杨子称为“尿遁现象”,说是我法制宣传大业失败的集中体现。

  不过我是觉得无所谓的,尿遁就尿遁嘛,这不其实还是有人在听吗?有10个听众我就给10人讲、有一个我也要给这个人说。

  有总比没有好。

  现在每天晚上前来看电影的人大约就是两百个的样子,前期的热闹后,我们进入了平稳阶段,只要能这样长期保持下去,其他的不说,单单是法制宣传的普及率,我一定是在全融丰县排名第一的。

  每当我一说起这个,杨子就会气得牙痒痒。他说我就是牺牲了他的幸福,踩在他的肩膀上拿到的成绩。

  除了杨子之外,今天我还见到了一个意外之客。

  电影刚刚播放结束,一个醉醺醺的男子就敲开了广播室的门。

  “陪我喝一点。”进门来的是村支书刘凯路,他手里还拽着一个袋子,看上去有一些卤鸭、花生米和啤酒。

  “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是真的想跟你喝一杯,聊一聊。”见到我好像要拒绝他,凯路支书连忙伸手作了一个“停”的手势,说他在办公室里等我,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什么情况,支书大人找我谈话?

  这个支书不是万事不管,今天有酒今天醉,明天的酒今天喝的猛人吗?

  不过,疑惑归疑惑,我收拾完东西以后,还是乖乖敲开了支书办公室的门。

  茶几桌上的东西,摆得乱七八糟的,有卤鸭、卤猪头肉、烧鸡、花生米、毛豆壳,还有整整两大瓶的二锅头。看得出来,为了这顿饭,凯路支书是用心了。

  “来来来,坐下。”凯路支书一边示意我在凳子上坐下来,一边拧开了酒瓶的锡盖子。“刚刚从乡里回来,搞了一点好东西,咱爷俩今天晚上就把他给怼了。”

  原来,凯路支书还是跑到乡里整的吃食啊,这个就让我感动了:在吃货的眼里,天下就没有遥远的距离,只有诱惑不够的食品。

  “来,这一杯敬我们刘氏祖宗。”凯路支书是用一次性的塑料杯倒的酒,每杯约有一两多的样子,跟我碰了碰过后,仰头一口就给干了。

  大叔,我的亲叔,这个可是二锅头呢,63度啊。

  一口就下去,凯路大叔先是皱眉咧嘴好长一会,然后又夹了一片猪耳朵扔进嘴里,半天才消化了由二锅头带来的燃烧感。

  呵呵,我还以为以为有人不怕二锅头呢。

  “我们刘氏在款洞村一直是以知书达理闻名的,而你爹更是全村唯一的文化人,教师。”凯路支书说,在我们这个以武力决定一切的苗乡,刘氏宗族的这种性格,其实并不是很吃得开,但是我们一定要守住本心,继续保持好自己的本色。

  这话,把我说得莫名其妙的,为了这个就要敬一杯酒?我俩是缺喝酒的理由还是缺下酒的故事?

  然后凯路也没管我喝没喝酒,又给自己满了一杯。

  “这一杯敬你。”凯路这次连杯子都懒得跟我碰了,直接咕咚一口就喝了下去。

  这一口,他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喝过酒的读者都知道,喝酒其实就是第一口难吞,之后就会越喝越舒服。

  “前段时间发生的那起事情,其实是我错了,希望你能原谅我。”凯路进一步解释说,当天我跟我张老二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也是应该要出来制止的,不过却没有。

  “我被眼前的现状迷惑了。”凯路的话变得多了起来,他说以前的我哪是这个样子,说到主持正义,你三叔他们根本就赶不过我的。以前,只要看有谁家吵架打架,我都得上去评评理,村里的人都叫我“正义凯”呢,不过退伍回乡后,自己看多了,就觉得麻木了。

  看多见多就会麻木,然后听之任之。

  “你被打是他们不对,两家血战那就更不符合现在的法律了。”凯路说,这些其实他是知道的,但是却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用法律的手段来解决事情。

  他还回忆说,当时刘家说要选5个人独斗,好像他这个支书还上去报了名。

  “野蛮之地呆久了,就会忘记了文明。”凯路说,其实不仅仅是他,甚至我那个当教师的父亲,都已经被世俗所同化,早就忘记了对法律的崇敬、对法治社会的追求,直到最后我的事情解决了,他们才回想起来,发现现在早已不是用武力就能解决一切的原始时代。

  他道歉的原因,更多是责怪自己忘记了法治。

  “第三杯敬过往。”凯路支书又倒了一满杯,夹了颗花生米,伴着酒吞了下去。

  说实在的,这种喝酒方式好特别,我就从来没有遇到过。

  喝了这杯酒,凯路沉默了,过了很久,他才开口问我:“你听说过我的事吗?”

  这个问题让我有点尴尬,我听说过啥啊,凯路退伍回来的时候,我就还没有出生。

  所以我不得不用尴尬而不失礼貌的语句回答说:“就只知道那么一点点。”

  “呵呵,想不到你也学坏了。”凯路说,他刚才问我的话,其实只是一个引子,一个想说话的由头而已,他确信自己即将说的故事,全村就没有几个人知道。

  所以他才说我学坏了,因为不是一点点,半点我都不可能听说过。

  “我曾经当过团长的!”凯路支书的第一句话,就让我感觉有点晴天霹雳。

  团长,那是个什么级别,好像一个县也就有那么三四个人能达到吧。

  凯路慢慢回忆了起来,我也吞了一杯酒,决定做一个忠实的听众。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响应国家的号召,一个男孩入伍了。将近五年的军营时间里,他经历了炊事班、侦查连、机步连等岗位,不说异常优秀,也算是一名合格的战士。

  从军的宝贵经历,让男孩慢慢变成了男人,更进一步感受到了亲情的可贵,算着时间期待退伍回乡,跟自己的情人按照约定,走进婚姻的殿堂。

  他的姑娘,可是全县公认的美人啊。

  然而,这个男子怎么都想不到,一场边境的动乱,让他的人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南部那个该死的国家叫嚣着凡是有木棉的地方都是他们的领土,于是男孩又留在了战场。

  一场残酷的战争,打没了很多人。由于凯路从不怕死,向来都是冲锋第一,外加运气又好,所以成为了有名的“不死凯路”,一路提拔。

  班长没了,他顶上;副排长没了,他当副排长;连长被炸了个魂留他乡,他又被指定成为了连长;一直到最后,临近河内的那段时间里,他终于成为了团长。

  战争临近结束,眼看已经平静了,他想着自己马上就会衣锦还乡,成为一名高级干部,躺在军功章上,幸福快乐地一辈子荣光下去。

  然而,一个意外,让他掉进了冰窟窿中:与他有不离不弃约定的那个女孩,给他写来了一封信,信上还夹着一张邀请参加婚礼的请柬。

  “你说我怎么受得了?我为国练了五年,枪林弹雨里保国平安,可是却有一个强盗,他躲在平安宁静的大后方,什么都不干,还偷走了我的爱人、给我的心捅刀子,这个怎么能让人释怀,这个公平吗?”

  说到这里,凯路显得异常激动,他也不再用第三人称来讲故事,而是张大眼睛地看着我,双眼血红血红的。

  那样子,看上去好怕人。

  

2

第16章 落寞英雄(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