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辅警荣耀> 第80章 刘长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80章 刘长林

小说:辅警荣耀 作者:流亡记者 更新时间:2019/7/11 18:42:18

  虽然心中对张华有一万个腹诽,但是我还是听从他的话,一个人慢吞吞地爬上了刘长元的货车,找了个角落蜷缩起来。

一条路走到黑,那就走到黑吧!

说起来也奇怪,服务区里人并不少,但是他们对于我爬上货车的行为好像见怪不怪的,并没有谁上来询问什么,有几个正在嬉闹的小孩觉得很奇怪,马上就被家长拉了回去,叫他们不要多嘴,少管闲事。

对于这样的现象,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吐槽了。

我有那么长得不像贼吗?如此没有正义感,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上了车后,我寻思着有点困,于是就钻进了油布里,顺着木材与木材之间的缝隙,躺了下来,想着要好好睡上一觉。

由于木材实在大,加上我的身材还算保持了年轻人特有的线条,所以不大的缝隙刚好能容纳得下我,油布一盖上去,基本看不出什么异样来。

也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举动,让我躲避过了第一次危险。

我躺下可能有十分钟的样子,刘长元就从餐厅回来了。

而且,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哥,你还要不要点什么?”正当我快要睡着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车尾传了过来,吓得我动都不敢动。

“什么都不要了,特么的服务区里面的东西太难吃了,你点的辣子鸡明明就是鸡辣椒,刨了半天都找不到一点肉,真是难受死我了。”刘长元的声音传了过来,听得出来,他现在是满腹牢骚。

“可不是吗?我老早就来到这里,中午一顿、刚才一顿,那味道简直不能再垃圾了,我都怀疑服务区将我们这些过路司机当成肥猪来宰了哦,100块钱的小火锅,还赶不上外边的十元店。”另外一个声音说。

“长林,我知道你辛苦了,等廖老板把账给结了,我们就去上海潇洒潇洒好不好?”刘长元的话,给我透露了一个信息,跟他在一起的人应该是他弟弟,叫刘长林。

知道两个人在车尾的位置,我大气都不敢出,装死装得更彻底了。

就在这个时候,油布被人动了一下,好像有人将油布掀开了一个角,查看什么东西。

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上,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我决定,要是现在被发现了的话,我一定就装成一个哑巴,爬车只是为了混一个旅程,哪怕被打一顿都绝不怨言。

虽然我这样帅的人装哑巴一般不会相信,但是我必须坚持到底,总比暴露了好。

“好了,不要去看了,这里人多眼杂的,搞不好还有摄像头呢。”刘长元又说话了。他问刘长林,说这批货你看怎么样,还不错吧。

刘长林对他进行了表扬。

他回答说,这批货真的不错啊,看上去一个人都抱不完,绝对一颗都要十几万,这一车还不得值百把万啊。

刘长元没有说话,只是哈哈地笑,从声音我都能听得出,他笑得很开心。

“哥,你这些货到哪里搞来的?我们这边哪里还有这么大的红榉哦。”可能是由于激动过头,刘长林居然问起他哥哥木材的来源问题。

“老山界,和几个农民买的,一颗五万块,他们还以为赚到了,哈哈哈。”刘长元大笑了起来,听得出来绝对是夏天喝冰啤酒爽到家那种笑。

笑开心了过后,刘长元兄弟俩就不再看木材,而是转过去发动了车子,加满了油后又上了高速。

感受着车辆平稳前进的速度,我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一方面是为了调整精神,一方面是为了节约体力。

当然,情报信息还是要传递的,我小心翼翼地从摸出手机,给张华发送了一条信息:情况有变,刘长林上车,现已再次上高速。

至于要去哪里,我真的不知道,不过当时我国的高速公路建设倒没有今天这样发达,我们县、甚至整个山南省其实只有一条高速公路,一直向东走,终点是特大的城市上海。

至于路上有多少个出口,那就是我不掌握的了,但是我相信这个难不倒张华,更难不倒公安机关,我都已经想象着,各个高速的出口,均布下了天罗地网。

其实,从刚才刘长元两兄弟聊天的信息我能够判断得出来,他们的目标应该就是沿海地带,不过不是上海,因为刘长元曾经说过,他们结完账后要去一趟上海的。

冬天的白天,总是不能比夜晚持久。车行不久,阳光就失去了战斗力,将宽广的天地交给了黑夜。

在车行的过程中,趁着黑夜的掩护,我慢慢地从油布中钻了出来,悄悄通过隔板的玻璃侦查了一下,看见前面的兄弟俩正开心地抽着烟,有说有笑地聊着什么。

烟……

同志们,你们是想象不到,当时那一秒钟,我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融化了。

由于何华华不喜欢我抽烟,从中午开始,我就一直忍着,后来在汽车修理店,我又把仅剩的半包烟“贿赂”给了修理工,然后就爬上了刘长元的货车。

由于高度紧张,期间我倒是没有感觉烟瘾发作,直到现在看见他们兄弟俩一根接一根地抽,我才觉得跟处在地狱一样难受。

不抽烟的人,是不会懂的。

我真的想放弃追踪向刘长元投降:大哥,我不抓你了,给根烟抽可好?

当然,这样的事情我也只是想一想,是绝对不可能去做的。

我不是党员,但是我对这个国家的爱,对公平正义的追求,已经深入到了血脉里、骨髓里。

对,就是皮这么一下,我感觉自己好像烟瘾都下去了一点。

不过,由此也引申了一个联想,我特想问部队里的朋友们,那些有烟瘾的战士,能不能成为狙击手?

扯远了,不过当时整个车上,除了寂寞还是寂寞。

因为入夜过后,我发现了一个更为致命的问题,手机我是不能使用了,因为手机屏幕发出的亮光,远远要比周围的亮度高得多,只要我敢拿出来晃,我保证前面一定能发现的。

所以,我只有忍,闲得无聊的时候,我就数后边的车辆,看看一个小时之内到底有多少辆车会超过我们。

高压下的无聊,是最无聊的无聊。

用尽了一切办法过后,晚上十点钟以后,我终于再也没有方法排除寂寞了。

更为残酷的是,深夜的严寒开始侵袭着我的身子,让我有点抵抗不住了。

秋天的气候大家都知道,尤其是我们南方,中午的时候还可以穿短袖,可到了晚上却就会是另外一番天地,有的时候两件衣服都抵御不了深夜的寒冷。

早上出门的时候,仗着年轻,我就穿了一件长袖的T恤,现在我能感受得到,从两个手臂开始,直到后背,最后是脚,浑身都开始感受到了秋夜的滋味。

说来奇怪,一个人藏匿在两名犯罪分子的车上,我感受到的居然不是害怕,更不是惊恐,而是无聊、是寂寞、是寒冷,是没有烟抽的浑身不自在。

就这样,反正是闲得无聊,我就时不时伸出头去,看前面的情况。

21:00,两个人一直抽烟;

22:00,两个人抽烟抽得更多了;

23:00,两人换驾驶,继续不要命地抽烟;

23:00,一个睡了,另外一个一刻不断地抽烟;

24:00,另外一个人被熏醒了,打开窗子换了口气,然后醒来继续抽。

最后,我都看的麻木了,觉得自己已经有了抗体,看见烟就有点恶心。

我相信,就算现在有谁将一包最贵的香烟放在我的面前,我都会不为所动。

当然,我还要跟大家汇报一下,一个晚上我的手机还是不停地闪光,虽然我关掉了声音和震动,但是每当来电的时候,也会一闪一闪的。

刚开始的时候,每次来电我都心里发麻,到后来就无所谓了,大大方方地拿起来看是谁的电话。

打得最多的,是何华华女士,从下午6点开始,她打了我不下十个电话。

由于受环境所限制,我一个都没有接,只是回了条短信,让她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今天我在执行公务。

不过,她就是不相信,还是一个劲不停地打。

女人这个东西,有的时候还真的不能和她们讲道理,你看我都说了在执行公务,她却楞是一个劲地打。

其余的来电,就有点稀稀疏疏的,有国哥的,有万毅的,也有杜明的,反正我是通通摁掉,一个都没有接。

就在这样的孤独和寂寞中,我一个人冷到了半夜两点,最后实在是扛不住了,又钻进了油布里面,抱着老榉木哆嗦起来。

还好,树木是有温度的。起码那种深沉的味道,让人觉得还是有一点安心。

昏昏沉沉中,我慢慢就进入了梦乡。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是不可能熟睡的,每当车辆有个响动,我就会瞬间就惊醒起来,观察了好久后再继续迷瞪一会。

到现在我才知道,其实办理案件,需要技能、需要体能,但是更需要胆识,需要毅力,需要的是一往无前的勇气,以及枕戈待旦的决心。

在短暂的恍惚中,我梦见自己穿上了县局发给我们的村警服装,带着刘三他们,巡逻在款洞的田间地头,肩膀上的两道拐闪着耀眼的光芒。

我在践行辅警的诺言,铸造属于辅警的荣耀。

1

第80章 刘长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