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楚鼎>第四十一章 雒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 雒阳

小说:三国之楚鼎 作者:温风 更新时间:2019/7/20 12:52:07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王莽篡汉,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朝令夕改,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刘秀横空出世,多方征战,一统山河,是为汉光武帝。因为长安经过战争的摧残,十分破败,遂迁都洛阳。刘秀励精图治,开创“光武中兴”的繁荣局面,使得一片焦土废墟的大汉王朝逐渐恢复国力,重新确立了在东方世界的权威地位,成为当时和罗马帝国并称的两大文明核心之一。

雒阳城墙古旧斑驳,代表了厚重悠久的历史,林宁和楚军将士都屏住呼吸,被这份厚重压得几乎喘不过气,连战马都低眉顺眼,不发一声。终于到了帝都,所有人下马步行,前面就是雒阳城北部的夏门;雒阳共有十二道城门,南有四门,由东向西依次为开阳门、平城门、小苑门和津门,北门东为谷门,西为夏门,直通北宫,东门由北向南依次为上东门、中东门和旄门,西门由北向南依次为上西门、雍门和广阳门。

林宁命亲兵营在城外驻扎,要是有官吏检查,务必配合。

高大的雒阳城,尊贵的雒阳城,一行人个个兴奋,吕布、许褚、卢三都当是旅游了,田丰则是故地重游的感慨,曾经在雒阳访友求学,却处处碰壁,如今再回来,任谁也会唏嘘一番。裴元绍、周仓的心思更简单,虽然曾在雒阳不远的地方占山为王,但两人从没有动过来帝都的心思,再傻也该知道几百人往帝都跑纯属找死,现在光明正大地来了,两人左看右看,浑似刘姥姥进大观园,很快迷了眼;踏上吊门,下面是潺潺流淌的护城河,林宁心情顿时沉重起来,眼前仿佛出现了董卓西迁长安的种种惨象——

漫天的大火,奔逃的百姓,数之不清的珍贵典籍被焚毁,整个民族的深刻苦难也由此拉开了序幕。看看眼前这座天底下最繁华的城池,谁能想到不久将毁于战火?谁能想到大汉民族的命运将面临历史上极其黑暗的一页?谁又能想到,正是无数英雄的杀来杀去,才造就了五胡乱华的基础?苍天啊,苍天,我们这个民族不该这么多灾多难,请保佑我,让我在灾难来临前筑起一道新的万里长城,为中原百姓遮风挡雨,为中国之后的几千年治乱循环建立一套新的准则。

我在此许愿,希望在我之后的乱世,英雄不再以杀戮为乐,官吏不再以权力压榨草民;草民能真正觉醒,团结起来与掌握暴力机器的官府对抗,最终完成妥协,以不流血的方式过渡到共和国。

因为雒阳是汉朝首都,重视京畿安危,城门把守的官兵检查起来比较严格。林宁觉得没什么,这都是很正常的,他想到的是要不要交钱才能进城,在其它城市都是直接进的,雒阳不是一般城市,要是收钱这么多人可得出点血。其实林宁想多了,宋朝以前,商人如果要交易,需要在官府指定的贸易区,进商贸区的时候交钱,即商业税;路上过关卡需要交钱,就是关税。

在林宁等人前面有一男一女和一辆马车,男的穿着粗布衣服,大概四十岁左右,精神略显不振,但下盘稳健,眼神如电,一看就是苦练不辍的高手;那个女的年纪至多不过双八年华,肤如凝脂,面若桃花,穿着简练的中性服装,长发也束成马尾往脑后一甩,别看一双小手和豆腐一样白,翻开手心,也是厚厚的一层老茧。

这妞儿真是正点,林宁想着,扭头去看身边人的反应。

本以为能中美人计的吕温侯禁不住该女子的诱惑,谁知道人家根本连看女子一眼都不屑,眼睛直勾勾盯着中年男子——的一双黝黑大手,小声赞叹道:“左手手掌关节处、右手食指中指有老茧,此人必是神射手无疑,找机会定要比试一番!”

林宁恍然,他想到了辕门射戟,吕布的箭术和太史慈、徐晃、赵云、黄忠这些人有一拼,甚至可能更胜一筹,这是遇到同行技痒难耐了。相比吕布,田丰、许褚等人的反应也很正常,连裴元绍、周仓都只是扫了女子一眼,便扭过头继续看风景,还有些不耐烦,觉得在城门口耽搁时间太久了,想着赶快进城领略帝都的内部风光。只有卢三,林宁真没想到,今年二十七岁的小伙子会跟从未见过女人一样,死盯着人家姑娘不放。那女子似有所感,回头与卢三轻浮地视线碰上,四目相对三秒之后,面露不豫之色,对卢三翻个白眼,然后给了可怜的小伙子一个后脑勺。

林宁想想卢三的过往,十七岁就参加了楚军,干了三年火头军,从火头军升辅兵,又从辅兵升战兵,大小数十战,有了千夫长的资格。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封建军队的楚军仍摆脱不了令现代人广为诟病的封建习气,不至于天天**掳掠,但遇到项羽下令屠城的时候,士兵往往抓到女人会骑一遍或者N遍再杀掉,有的还没等骑完就死了——这就是古代战争,传说中的仁义之师往往是依靠个人魅力维持军纪,像岳家军、戚家军等,更多的还是脱离不了视人命如草芥的传统。现代国家强调同一个民族是血浓于水的同胞,古代国家互相攻伐,哪怕同文同种,也不会把对方看成同胞,攻破一座城池,要是拿不出赏赐,就只能给士兵“三日不封刀”之类的许诺维持士气,不然根本管不住士兵,个人威信也会受到打击。

卢三在秦末兵祸连结的岁月里得到过不少良家妇女,起初还很纯洁,上头给他分了一个女人,他悄悄塞点盘缠就放了。林宁虽然不忍让这样的五好青年变成老油条,也不得不在一次酒酣耳热后搂着卢三的肩膀,把残酷的真相告诉他,那些被放走的女子,基本无亲无故,要么饿死在路旁,要么被歹人掳掠,要么就自甘堕落,进入青楼妓馆靠出卖肉体活下去,要么……林宁沉默很久,把最惨的一种情况说出来,战争破坏了原有的社会秩序,粮食产量在古代本就不高,一年顶一年的吃,全看老天爷的脸色,遇到干旱了就得饿肚皮;如此情况之下,“菜人”这一骇人的食材出现在富人的餐桌上,尤其是那些细皮嫩肉又走投无路的女子,最受欢迎。

这些古代的有钱人肯定不愁吃不愁喝,老百姓饿死了也饿不死他们,吃人算是一种“爱好”,和普通人吃一道名菜尝鲜是一个道理。

林宁还记得卢三听完这些话的反应,当天晚上一醉不醒,第二天跟没事人一样点卯。等又一次胜利,卢三被分到了一个水灵灵的姑娘,据说还是秦朝的远支公主,和大秦皇帝扯几十个来回能靠上边。要是以前,卢三按照老规矩给点钱就放走了,这次没有,该干的干了,第二天就在老家买了一处宅子安置。垓下之围前夜,卢三请林宁给这个只有过一夜情缘的女子写信,让她自谋生路,宅子就当送给她了,又交代房契和财物的藏处;从秦末来到汉末,四百年时光的跨度,也不知道那个女子的一生是怎么度过的,林宁不清楚卢三在心里有没有想过这件事,他是想过的,但一切已是默默无言。

“她和她很像。”卢三喃喃道。

这句令人费解的话只有林宁听懂了,原来眼前的女子酷肖那位秦朝的远支公主,心里不由佩服小伙子:干过一次就送到老家,之后一直在前线,仅有一面之缘还记得这么清楚,小伙子真是重感情的人。

前面那个中年男人没注意身后,见少女脸上不快,随口问了一句。少女性子刚烈,但碍于进京有要紧事,耽搁不得,卢三也只是眼神轻浮,便摇摇头,表示无事。中年男人没有多想,转过头对守门的官兵堆出一个笑脸,一张饱经风霜的国字脸倍显焦急:“这位小哥,请问雒阳最有名最有本事的大夫是哪位?”

官兵打量了他一眼,随口道:“最有本事的当然是皇宫里供奉的太医,不过那是服务皇帝大臣的,你见不着。其他的大夫,城东的李宝大夫不错,我老婆在他那里看过病,还行。”

中年男人一听就知道是敷衍,还待再说,官兵不耐烦道:“你走不走?后面还有一堆人呐,好狗不挡道!”

中年男人被奚落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偏偏有求于人,不敢发怒。少女火冒三丈,倏尔一道光影,官兵被一脚踹翻,捂着脸趴地上哼哼唧唧,涕泪横流。

“你骂谁是狗呢?!”

2

第四十一章 雒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