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灵都府志>第十七章:一缕香魂飘飞榭,倏忽千载梦回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一缕香魂飘飞榭,倏忽千载梦回环

小说:灵都府志 作者:情迷乱古 更新时间:2019/7/4 12:11:37

且说展飞等人被马丰暗算,用迷烟弄昏了他们,等他们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便已经在马丰的匪窝之中。

待众人醒来,他们看见马丰正坐于上首的位置,不禁怒骂出声。马丰当了那么久的强盗,又怎么会在意他们的看法。等他们骂完,马丰为了磨磨他们的锐气,便让喽啰将他们压入地牢,先饿他们几天再说。

半个时辰以后,在那昏暗潮湿的地牢之中,展飞此时已经恢复了八成功力,暗劲从手腕之中发出,崩断了捆缚在他身上的绳索之后,相继为刘湘等人解开捆绑。

艺高人胆大,展飞让刘湘并那几个军爷,暂且在地牢之中稍待,他借力轻身功法,击昏了在地牢上面的几名看守他们的土匪。

为了隐匿行迹,展飞将这几名被打晕的土匪,藏到了偏僻的丛林之中,大概摸清楚了四周的地形之后,展飞便前往山寨之中的兵器库,取回了自己的佩剑,以及那些军爷的兵刃。

有了兵器在手,展飞心中再度稳定了几分,再次回返地牢之内,将刘湘等一众七人从地牢之中放出。

九人配合之下,借助天光昏暗,这些山匪看守松懈的缘故,倒也让他们逃过了一劫,行了十数里地,出了太行山脉。

展飞唯恐马丰再度派人前来与他们为难,便与其余八人,向北边而去,欲借郭毓的大军之威,剿灭这伙强盗。

时至天明,展飞等人,已经出了太行山脉以东的数里之处,只要再行十几里路,便可到达北宋大军驻扎之地的时候,事情发生了变化。

却原来是,马丰在拂晓之后,便让几名自己的亲卫前去地牢之中,将展飞等人提拿出来,看看他们的态度是否有些回缓。

却不料,一刻钟之后,便有亲兵来报,说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展飞等人已经逃脱。马丰虽然得了展飞等人带来的两车金银,可是他终究大仇未报,今闻仇人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给逃脱了,心中怎能不怒?

恼怒之下,马丰便派人往南北两个方向搜查而去,只因为马丰这伙山匪盘踞的这处地方,乃是东西走向的。

只有马丰贼窝驻扎的这里,是一条纵深南北数百里的峡谷,他们这伙人,厄守着此处的交通要道,而这处地方的东西两面均是那山高林密之处。

展飞等人刚脱大难,又有刘湘这名女子的牵绊,走丛林固然安全,可是却不利于逃命。

因为马丰可是知道,只要出了他们这一个峡谷,四周都是大宋的郡城,郡城之内皆有各地的厢军、乡勇驻扎。

马丰这伙人,之所以能够纵横此地多时,没有被官府剿灭,一个是他们经常打游击战术,只要抢了东西就跑,绝不会在一个地方多做停留,还有就是仗着此处的地利之便,又有官府中的打点,这些时日固然没事。

只要刘湘等人在那县城、郡城之内落脚,他们就绝不会逃脱马丰他们的沿线追查,怕就怕的是刘湘不走官道大路,只是猛着头一路向北而去,投奔正在河北定州驻扎的北宋禁军。

要知道,今岁辽军进犯,哲宗赵熙派兵出征,而在大军之中担任监军的正是刘湘的未婚夫婿郭毓。

念及于此,马丰心中更是焦急万分,不断的派出人马前去搜查。一个时辰之后,有山匪来报,与马丰密耳相接,马丰听后大喜。当即点起寨子中的数十名山匪,往北面追袭而去。

且说展飞一行人,逃脱虎穴,心中的警备稍微放松了一些。他们为了躲避追查,走的是乡间小路,歇歇停停,没有了身外之物的羁绊,倒也行的飞快,眼看就要到达定州驻防的时候,马丰带领着手底下的小喽啰,便已经追袭而至。

展飞等人的人数与马丰他们的相差比例太大,六人对几十,展飞又要兼顾刘湘的安全,不能轻动。

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之下,双方人马只消得片刻,展飞这边的军中六人虽然也算悍勇,把这伙山贼给剿灭近半,可是他们也付出了四人死亡,一人重伤,一人挂彩的代价。

展飞见之,知道自己不能再无动于衷了,便移动自己的身影,在山贼之中犹如穿花蝴蝶,往来游动,山贼只瞬间便又损失了几人。

马丰心思电转,让一伙人,前去牵绊展飞,而他则带着其他人,暗中向刘湘的方向慢慢移动了过去。待尘埃将要落定之时,马丰将手中钢刀已经架在了刘湘的脖子上面。

等展飞回过神来,见刘湘再度落入敌手,而郭毓派来的六名亲兵,现在均已殒命。展飞遂大喝道:

“马丰,你难道还不知罪?你可知道刚才你杀的都是什么人?那可都是被宋皇派往北疆出征的大宋禁军将士,你杀了他们,就算你手眼通天,买通了官府。

可是在这个紧急关头,你却带领同伙杀害人命,而且还是军中之人,你以为大宋朝廷会放过你吗?”

马丰听展飞如此说,他可是完全知晓刘湘与郭毓的关系,因为马丰曾在刘府当看守,刘湘与郭毓的相识过程,以及他们如何订婚的,他可都是一清二楚。

而马丰他们在第一次拿下刘湘等人的时候,就是见展飞他们从北边定州的方向而来,心中暗觉不妙。可是马丰游走江湖多年,也是心智坚决之辈,即刻回骂道:

“展飞,你休得胡言,别管你说的是真是假,就算刚才我杀的这些人真的是大宋军士,那又如何。这天下间又不止大宋一国,西边有西夏,西南有大理、吐蕃,北边有大辽,随便到一个地方我都能混得开。

而且我熟悉这里的地形,现在大宋正与辽国开战,若是那宋国朝廷胆敢为难与我,我便心中一狠,带领手下人向契丹投诚,引辽军渡过大宋的封锁,直插大宋的后方。到那个时候,天下大势,又有何人可以说的清楚呢?”

展飞闻言,心中怒气横生,他虽习武,在江湖上行走多年,可他毕竟是世家出身,自幼饱读诗书,视忠君报国、礼仪仁义、祛除鞑虏为己任。

今展飞听马丰为了一己之私,居然要献土与外邦契丹,让中原大地重燃战火,不自觉的心中怒气更盛。

只见展飞施展身法,欲要击杀马丰于此,却不料马丰早有防备,左手中突然从身后腰带里面摸出一把迷魂药,向展飞撒了过去。

展飞正要近前,却因为跑得太急,被马丰撒来的迷药给熏进了眼睛里面,而且脸上、口鼻之中都是。等到他察觉到不对劲,便想要遮掩口鼻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

待展飞倒地,马丰将怀中的刘湘交给幸存的山匪,自顾自地向展飞试探着走了过去,马丰见展飞果真失去了行动能力,心中大喜过望。

拿起手中的钢刀,便向展飞杀去,展飞虽然被迷倒在地,可是他体内的内力这次却没有失去。只见他暗中将自己移穴换位,避开自己的死穴、重穴,暗中以内力护住自己的五脏六腑,止住自己的血脉。

等马丰砍完,为了逃脱马丰的探查,展飞暗中以自己独门的龟息大法,闭上了自己的脉搏和气息。

马丰以为展飞已死,心中去了羁绊,也没有仔细检查,便派遣手底下的小喽啰,将展飞与手下那些已经身死的山匪,在偏僻之处草草的收敛之后,马丰等人便拿住刘湘,回返太行而去。

大概半个时辰以后,展飞以内力冲开穴道,以内力护住自己的伤势。他知道自己一个人,绝没有办法去解救刘湘,只好拖着重伤的身子,向定州的北宋驻军缓缓而去。

待到了驻军的行辕之外,展飞心中一松,就在辕门之外昏死了过去,辕门的守卫早先都见过展飞,知道他与自家监军的关系不比寻常,连忙上去几个,将展飞拖到了一处营帐之内,找军中的军医给他治伤。

此时的郭毓正在巡营,忽然有士兵前来报告,说是前几天与刘湘姐一同来的那位壮士,如今身受重伤而来,正有军医给他治伤。

郭毓听罢,心中顿时大惊失色,忙让那名士兵在前边引路。

到得营帐之后,经过军医的诊治,展飞的伤势已经好转,并且苏醒了过来。郭毓见展飞苏醒,忙问及他为何身受重伤的缘故。

展飞拖着疲惫的身子,简略地讲了一下马丰与刘家的恩怨,并将这几天的经历一一告知。

郭毓听后,心中大怒之下,未到军中将领那里去请示一二,便运用自己监军的职权,调了军中一个营的兵力,拿着展飞交给他的简易地图,便往太行山而去。

郭毓发兵且自不提,且说那马丰擒得刘湘回来,心中大快之下,此番不仅能够报得大仇,还能借机羞辱刘湘一番,也不枉自己这些年的忍辱负重。

有了念头,马丰当即在寨中下令,让他们准备花红酒礼,成亲所用的一切物事,过了今晚,明日便杀了刘湘祭旗,大伙一同前往北辽去也。

郭毓点起兵马之时已近未时,到得太行南麓此处,时辰已近黄昏,众将士用过饭食,歇息了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便借着天光昏暗,向马丰寨中发起了猛攻。

郭毓一方乃是久经战阵的百炼精兵,马丰一方乃是盘踞一方的强梁,甫一交兵,马丰一方节节败退,郭毓带领人马趁势掩杀。

一个时辰之后,大事已定,郭毓让其余大军前去绞杀马丰残部,而他自己则带领一队人马,向马丰居住的寨子去了。

到得寨中之后,郭毓自是听到马丰的淫词浪语,知道以刘湘孤女之身,落入土匪窝里,难以幸免,便起了心中怒意,让兵马前去追杀马丰,而自己则向偏寨而去。

到了此处,寨中的一幕,让郭毓悲愤欲绝,只见刘湘拿着父亲交给她的那一对耳环信物,自知清白已毁,便用耳坠直插咽喉而亡,鲜血溅满了寨中的帷幕,显得格外鲜红诡艳。

郭毓抱着刘湘的尸身,眼角含泪,缓缓向寨外走去,时光便在这一刻定格。

……

1

第十七章:一缕香魂飘飞榭,倏忽千载梦回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