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第七章 邻居而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邻居而已

小说: 作者:水兮寒 更新时间:2019/7/12 11:00:22

  有很多事情都是在人的一念之间悄然变幻的。

或许一念尚且太长。

据记载,九十刹那方为一念。乔菁尝试着做过换算,一刹那约0。013秒,也意味着,一刹那里,人可以眨眼24次。而她所知梵语里最大的单位是僧祇。僧祇又作阿僧伽,一阿僧伽有一千万万万万万万万万兆,意为无量数。

白居易的诗中曾写道:“愁恨僧祇长,欢荣刹那促。”

乔菁前二十几年的人生里,有多少刹那是因蓝瓒而改变的?日后与他相关的时光又还剩多少僧祇?

妈妈准备的那两个红包,一个写着乔菁自己的名字,一个写着“蓝瓒”,被随意地放在书桌上。这一幕对她而言太过熟悉。

乔菁好像又看到了很多年前的自己。还是自己家的这栋小楼,她的房间也没有变动过,只是书桌的位置当时是靠着窗的。

春天的夜晚来得悄无声息。乔菁作业已经写完了,深有高三学生自觉的她还做了半套物理模拟试卷,背公式的进程被宵夜打断了,她决定今晚的学习时间到此为止,便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妈妈包的小馄饨,一边看着从爸爸书房里翻出来的书。

正当乔菁被书里描述的情节所吸引时,窗外传来了响动声,接着窗户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最先登陆书桌的是他的书包,跟着蓝瓒的人也跳了进来。

“你踩到我的书了!”乔菁心疼地看着书本内页插图上的鞋印。

蓝瓒却不以为然,拍了拍裤子上被树枝蹭到的青黑色痕迹反咬一口,“干嘛把窗户关那么紧,想摔死我啊?”

乔菁扯了一张纸巾在书页上擦拭,早知道他这样,她就应该把窗户从里面锁死。

“你的数学作业呢?快拿来给我。”蓝瓒的询问只是形式罢了,不等乔菁回答,他很快从她的书包里翻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拉过凳子,埋头抄了起来。这次他再不交作业,数学老师肯定会一个电话打到他妈妈那儿,到时候又是没完没了的折腾。

乔菁只能坐在床边,瞪着他说:“你就抄吧,连题目也不看一下。下回我肯定要告诉淑紫阿姨……不,我要告诉阿进叔叔。”

“就知道打小报告!”蓝瓒头也不回,一鼓作气地抄完后才笑嘻嘻地扭头对乔菁说,“干嘛非要去当恶势力的爪牙呢?”

他见乔菁不理他,揉了张纸就往她头上扔,“小气!”

乔菁的不高兴是有理由的。他俩同班,只不过蓝瓒住校,乔菁外宿。他们的那所高中鼓励住校,乔菁是因为家里心疼女儿,怕她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而她的学习主动性又强,家里距离学校也不远,所以给她递交了外宿生申请,学校也批准了。蓝瓒却恨不得天天住在学校,因为两家住得近,平时蓝瓒父母有什么需要捎带给儿子的,也少不得让乔菁代劳。

今天周六没有晚自习,所以下午放学后就可以回家了。文淑紫下班后顺道开车过来接两个孩子回家。蓝瓒说自己放学后要跟同学打球,早就和乔菁说好,让她把自己这一周换下来的脏衣服先带回去。

乔菁和蓝瓒自小形影不离,从幼儿园起就一直同校。以前他们小,在一起习惯了,同进同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可自从上了初中以后,进入了青春期,同学中便总有关于他们的传言。乔菁并不觉得有什么,蓝瓒听了却很不高兴,为此他没少找那些嚼舌根的人麻烦,但依然难堵悠悠众口。

自从他们上了高中,换了新的环境,蓝瓒开始有意在学校和乔菁保持着距离,以防有人多嘴。高一时,他们不同班,偶尔在学校里碰到,也尽可能地减少交流。无奈高二时文理分科,他们又被同时分在了理(一)班——蓝瓒很怀疑这是他妈妈为了让乔菁这个眼线更好地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的杰作。

两人在同一间教室里,他们一个座位在最前排,一个在最后排,就和最平常的男女同学一样,只有少数关系较好的同学才知道他们两家是邻居,但也仅此而已。

乔菁很少拗着蓝瓒。既然他介意,她便配合。当然学校之外的生活一切照旧,每个周末蓝瓒如果不约同学出去玩,基本上也都耗在了她家,就连阿进叔叔从国外给他带回来的新游戏机,他也装在了乔菁家的阁楼里。假期里两家人也经常共同出游。

下午的事也因蓝瓒的偷懒而起,他不想坐他妈妈的车回去,也不愿意背着一大包脏衣服去搭公车,于是悄悄和乔菁约定,放学后让她在学校的人工湖边等。

乔菁一放学就候在了小湖边。几分钟后,蓝瓒也如约而至。

因为蓝瓒多次未交作业被老师骂的事,乔菁警告他,小心被他妈妈知道了吃不了兜着走。蓝瓒满不在乎,交代乔菁早点把作业写好,他晚上会过去抄。说完他又取笑乔菁新配的眼镜样式难看。两人正说着话,竟遇上了班里的同学。

杜存是学校教职工子弟,放学后正和同伴往回家的方向走,忽然眼尖地看见了湖边小树下的乔菁和蓝瓒。因为没想到会有外人在场,他俩站得很近,蓝瓒的一只手还扶在乔菁的镜框上。

高中时期,同学间谈恋爱也是不稀奇的事情。只不过蓝瓒和乔菁两人无论哪方面都相去甚远,即使是同班同学也很难将他俩想到一起。杜存和蓝瓒关系不错,都是班上出名的调皮捣蛋,见此情景夸张地叫了一声。

“老实交代,你俩在这里偷偷摸摸地干什么?”杜存走近,贼笑着问。

蓝瓒听见杜存的声音迅速收回了手,见他表情暧昧,又问得直接,不以为然地说:“我让她帮我带点东西回家,我们是邻居。你有必要笑得那么淫荡吗?”

“喂,咱俩到底谁淫荡?”杜存也不傻,蓝瓒说完话看似不经意地挪开一步也被他尽收眼底。他故意做了一个鬼脸,引来同伴心照不宣的笑。

跟杜存一起的那个男孩子也住在教职工宿舍,并且就住在杜存家楼下,是他们隔壁班的,平时经常一块打球,蓝瓒也是认识的。一下子多了两双眼睛用疑似捉奸的神情打量着他和乔菁,蓝瓒脸上有些挂不住,嗤笑道:“你们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我再说一遍,她只是替我把我的脏衣服拿回家而已!”

“对了,我想起来了,以前我们班就有人说过,你俩初中的时候就很好。当时我们还觉得不可能,现在看来……嘿嘿!”杜存继续打趣道。

“别说初中,我和她幼儿园的时候就是邻居。怎么了,你有意见?”蓝瓒扬起了下巴。

一直站在旁边扮做隐形人的乔菁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已经恼了,怕他与同学起冲突,便硬着头皮帮腔,“我们真的是邻居。是他妈妈让我来拿装衣服的,你们不要乱说。”

殊不知乔菁平时在同学们眼里就是无可指摘的学习委员形象,每天一板一眼地替老师收家庭作业,从不出一点差错。此时她红着脸慌张解释的样子更激起了杜存捉弄的欲望。

杜存笑着说:“这么帮他说话,还替他干活,莫非你是他家里的‘童养媳’?”

这句玩笑话莫名地触犯了蓝瓒的底线。

“你再说一遍试试!”他上前一步,身边的乔菁顾不上和他保持身体上的距离,慌不迭拽住了他的胳膊。

“到底是不是?你倒是说出来呀!”鬼知道,杜存今天为什么总揪着这件事不放。

幸好杜存身边的同伴不想把事情闹大,提醒道:“走吧,你爸快下班了。”

杜存的爸爸是他们班的物理老师,为人严厉,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惹是生非,谁都不会有好果子吃。杜存反应过来,道:“算了算了,开个玩笑而已。邻居就邻居嘛。”

“是啊,是啊!”隔壁班的那个男孩附和道。

蓝瓒低头看了一眼仍可怜兮兮地拽着他胳膊的乔菁,抬手摆脱了她的牵制,皮笑肉不笑地说:“当然是开玩笑,我的眼光哪有这么差!”

这是下午才发生的事,他说话时冷淡的眼神仿佛还在眼前。乔菁捡起扔在脚边的废纸团,闷闷地扔进垃圾桶,说她一点都不生蓝瓒的气是骗人的。蓝瓒不喜欢别人把他和乔菁凑对,可那也不能让她难堪啊。

“你眼光那么好,还抄我作业干嘛?”乔菁赌气道。

“什么?哦!”蓝瓒装糊涂,拖着椅子靠近她,谄媚道,“就是因为我眼光好,才非你的作业不抄。我干嘛要跟他们说?”

“那你也不用说……”

女孩子脸皮薄,她不想重复他带着轻视的话语。蓝瓒做了个恍然的表情,笑着说:“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轮到你贬我总行了吧?”

他把抄好了作业的本子在她面前晃了晃,说:“快来帮我写名字。”

如果有喜欢蓝瓒外表的女孩子见过他的字迹后,想必会有所失望,用乔菁的话说,她即使用脚蘸了墨水印在纸上也比他写出来的字好看。要不是两人自己悬殊太大,没准连抄作业这样的事蓝瓒都会让乔菁代劳。

“就知道注重表面功夫。”乔菁心有不满,但还是走过去替他写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说得可不就是他这样的人。

乔菁的一手好字,就连她那个在字画方面自视甚高的爸爸也认为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她下笔审慎,一笔一划写得很慢。蓝瓒看着她,催促道:“哎呀,差不多就可以了。”

被他这么一搅和,“瓒”字收笔那一点有些斜了。乔菁白了他一眼。

蓝瓒赶紧把作业本塞进书包,笑嘻嘻地看着乔菁,正想说些什么,却听到楼下传来汽车的声音。

一定是阿进叔叔或者淑紫阿姨回来了。乔菁趴在窗户上想要打招呼,却被人蓝瓒制止了,并示意她不要出声。

他俩悄悄地下楼,猫在院子的角落里,只能透过茂密的树枝缝依稀窥见有两个人的鞋子。

听说话的声音,男的是阿进叔叔女的却不是淑紫阿姨。很明显俩人在……

外面的确有不少关于阿进叔叔风流的传言,可乔菁很难把那样皎皎如芝兰玉树的人往龌龊的方面想。可她能说什么呢?蓝瓒想必也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蓝瓒低着头,沉默了一会:“这件事你就当没看见。”

乔菁点点头。

蓝瓒没有再说话。

0

第七章 邻居而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