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第八章 哪门子亲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哪门子亲戚?

小说: 作者:水兮寒 更新时间:2019/7/19 15:36:57

  蓝瓒回家时,文淑紫的车已经在了车库。他躲回自己的房间,迅速洗漱完便躺在了床上翻看着新买的杂志,几声敲门声刚落,不等他回应,门外的人已经走了进来。

文淑紫坐在头也不抬地儿子身边。她已经有一个礼拜没有见到自己的心肝宝贝了,很想跟他聊聊天,问问他在学校的一些情况,有没有遇到什么开心或者烦恼的事儿……文淑紫是地道的职业女性,在外企担任公司人事高管多年,每天约谈职员无数都得心应手,唯独在儿子面前,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好像都会激起他的逆反心理。上周母子俩还为了找家教的事闹了点不愉快,今天她特意提早下班去接蓝瓒,想带他和小菁一起去吃顿好的,他却故意跑去踢球。

“你呀,别总是欺负小菁。一大包脏衣服让人家女孩子替你扛上车,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文淑紫挑了个相对安全的问题话题。

“不会啊!”蓝瓒将杂志翻页。

“最近我都没有接到过你们老师打来的投诉电话,看来你的学习态度有所改善啊。”

“拉倒吧,我都一个礼拜没有交作业了。你主动给我们老师打电话,竟然没告诉你?”

“没关系的,学习的事除了讲兴趣,还要讲方法。我认识一个很不错的补习老师,说起话来也很风趣幽默,找个时间,我带你去接触一下?”

“直说吧,你约了老师什么时候?”

“……明天行吗?”

“我说不行,你会同意吗?”

“不会。”

文淑紫心高气傲,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主儿。她自认在儿子面前姿态已经放的够低了,也很讲究教育方式和说话技巧,但仍会不小心被激怒,最后拿出强硬的本色。

“那不就得了,干吗非得绕那么大一弯子?”

“行吧,既然我儿子喜欢直接,那我可就说了。”文淑紫拿过蓝瓒手上的杂志翻了翻,说:“如果你喜欢画画,可以让你迁叔抽空指点指点。如果你对音乐感兴趣呢,我也可以给你找最好的老师。人人都有爱好,但我是不建议你把这些当作日后的谋生手段。”

“你的意思是你不希望我做艺术生?”

“你迟早要接你爸的班,何必把大学的时间都浪费在不相干的事情上呢?”

蓝瓒没有太惊讶。他早就习惯了,从小到大,不论他的兴趣爱好是什么,最后都会因他妈妈的一句话而被迫终止。能够住校也是他力争的结果,然而却莫名被分到了学校仅有的几间四人宿舍里,不用与班上其他同学一样挤在八人间,舍友也都“温良恭俭让”,如此“幸运”。

如果说他父亲对婚姻不忠,那他母亲就是个控制狂。偏偏蓝瓒还不能明明白白地表达出他的愤怒,因为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知道,文淑紫只是太在意他,继而想用自己的方式来保护她的儿子。

文淑紫也曾在丈夫的摇头和好友江晓红的一再规劝下反省过自己的教育方式,前一分钟她还承认自己做得确实太过分了,过分的爱就等于伤害,然而下一秒钟当她发现儿子有可能被置于“危险”之中时,她又不由自主地想要把他护在羽翼之下。她这辈子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况且还继承了她和蓝进所有的优点,聪明又帅气,是她心尖尖上的肉。保护他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能让他失去掌控。

像蓝瓒这样成长起来的孩子容易走上极端,要不就是极度懦弱,要不就是极度叛逆。蓝瓒显然就是后者。他还未成年,脱离不了管制,然而在他的心里一直憋着一股火,越是他妈妈喜欢的,他就越是讨厌,她越想让他做的事,他就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他就喜欢看他妈妈着急跳脚的样子。

蓝瓒很想问,什么才是“相干的事”“正确的事”?是变成像她和爸爸那样的成功人士,过着别人想过的生活,背地里却各怀心思?如果真是那样,他宁愿一辈子都不靠谱。

但他嘴上却什么都没说。语言和行为若对改变事实毫无帮助,又何必浪费口舌。这时他“良好家庭教育”教会他的道理。

文淑紫把儿子的压制合了起来放在床头,叮嘱道:“别看了,躺着看书伤眼睛。”

“嗯。”蓝瓒双手枕在脑后,闭上了眼睛。

文淑紫为他调暗灯光,又说:“有空叫上小菁我们一起去逛街,顺便给你买几件衣服。”

蓝瓒忍耐着妈妈事无巨细的“关怀”。可脑子里却闪现出那两双紧紧并在一起的鞋。他烦她,又可怜她。

“你还是多管管我爸吧!”他转过身背对她说道。

文淑紫一怔,她以为儿子指的是她最近食不下咽的那件事。

蓝瓒的祖父去世已有八年,蓝进他们几兄弟商量着借这次回乡祭祖,将老父亲的坟茔迁徙到更加的“风水宝地”,顺道与五年前撒手西去的老母亲合葬。以前但凡老家有事蓝进都会百般哄着文淑紫,希望她尽量能与自己同行。可是这一次他却很体谅她工作忙碌,主动说回老家路程奔波,事情繁琐,让她陪着儿子在家就好。他的兄弟在她面前也对这次祭祖的事含糊其辞。

文淑紫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她隐约猜到他们打着的别的算盘,很可能与最介意的那件事有关。蓝进或许也猜到她有所警觉了,只不过两人都没有说破而已,都在心里暗暗计较。半个月来他们夫妻分房而睡,谁都不肯先退一步。

文淑紫心中苦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竟连吵架都觉得费力了!她甚至怀念从前两人一言不合就大动干戈的时光,最起码那时候彼此是真真切切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那时候他们是真的动手干架,也是真的和好如初。

“你大伯母的父亲得了重病,送到我们这边的医院检查,他们夫妻俩和她娘家的几个哥哥也都来陪着了。明天你三叔请一大家子吃饭,你也一起去吧。”文淑紫站起来对儿子道。

“大伯母的娘家人,这算什么亲戚?老家二姨妈表弟的舅舅来了,要不要也去夹道欢迎?十万八千里!我明天没空。”蓝瓒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换作以前,文淑紫未必会强迫儿子去应酬这些破事,然而她想象着如今这样的情境下,她独自一人面对丈夫那一大家子人时的孤立无援,任她再好强,也不由得有几分疲惫。

文淑紫叹了口气,“毕竟你是我的儿子。”儿子大了,心思行事越来越有自己的主张,她都快猜不透他了,但这种时候,只有儿子才是唯一能站在她这一边的人。

她站在床边等了一会,听到蓝瓒含糊的声音:“地址给我,我自己过去。”

蓝瓒赶到吃饭地点,俨然他已经是最晚到的那一个。包厢里既有他熟悉的面孔,也有些似曾相识。他爸妈坐在那里,意外的是乔菁也在。

文淑紫笑着招呼蓝瓒坐到自己身边。蓝瓒拉开乔菁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听见他妈说:“小菁家里晚上没人做饭,我就把她拉了过来。”

乔菁朝蓝瓒笑,他翻了个白眼。她竟傻乎乎地来这种地方蹭饭,自己躲都躲不及。

在爸妈的提醒下,蓝瓒和在座的远近亲戚都打了一遍招呼,态度虽略有敷衍,但该有的礼数却一点没有荒废。蓝进稍感欣慰,文淑紫但笑不语。

文淑紫和蓝进老家的人相处得算不上和睦。当年蓝进父母就不看好他俩的婚事。他们担心以文淑紫的家庭背景和烈火一样的脾气会让蓝进吃苦头。而事实上蓝进也确实是这段婚姻中比较迁就对方的那一个,即使后来他事业远胜文淑紫,也没有改变这种相处模式。

文淑紫有自己的工作,家务上不甚上心,蓝进在外忙碌,如果不是后来请了保姆,恐怕回家连一口热水都喝不上,这让观念传统的蓝进父母多有微词。他虽与文淑紫感情甚笃,这些年也不断有一些风言风语流出。若他主动提出离婚再娶,家族方面是没有任何阻力的。然而让大家意外的是,他和文淑紫磕磕碰碰,却始终没有过离开她的念头。

文淑紫心高气傲,不善逢迎,丈夫家里不待见她,公婆似乎更偏爱老三家的长孙,她都淡淡地不放在心上。过去她并不在乎蓝进家人对自己的看法,也不阻挠他孝敬父母,只是尽自己本分,其他一概不管。后来发生了一些戳她心窝的事情,导致文淑紫与蓝进家人几乎决裂,往来也中断了近十年。直到蓝瓒渐渐长大,二老年迈后对这个小孙子多有牵挂,她才在蓝进的斡旋下逐渐有所释怀,愿意让儿子与他父系家族的亲人来往,然而与他们亲如家人却是再无可能。

出于这层关系,蓝瓒对父亲那边的家人亲情一向淡薄,他只与三叔家的堂哥往来得比较密切,其余的人在他眼里可有可无。

0

第八章 哪门子亲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