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第二十三章 谁帮我换的衣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 谁帮我换的衣服

小说: 作者:水兮寒 更新时间:2019/9/15 21:18:47

怎样打消乔菁被人撞见后的羞怯和退缩,这是蓝瓒当前最棘手的难题。他不能刚尝到一丝甜头就眼睁睁地看她缩回自己的壳里去。

蓝瓒的手从乔菁胳膊滑下,分别撑在她身体两侧的秋千坐椅边缘,不让它钟摆似的轻晃,晃得他发慌。他问:“找到感觉了吗?”

“你呢?”乔菁竟然微微一笑,用手拨开贴在额头的发丝。

蓝瓒想到乔菁在等待他的回答,他笑出声来,说:“我是负责传授经验的人,能有什么感觉?你放心,我对你没有私心,就像亲我自己的手背一样。”

“让我看你的手背。”乔菁抓起蓝瓒一只手,拇指蹭着他手背上青色的血管,幽幽道,“你的手背真可怜。”

她现在言行无法以常理度之,可蓝瓒仍然想问什么,乔菁却已笑吟吟地站了起来说:“我们回去吧。”

走出去的时候,乔菁险些在吧台旁的台阶上踩空,蓝瓒忙扶了她一把。他不小心看到调酒师和侍应生的表情,仿佛他做尽了亏心事。可乔菁的酒量让蓝瓒大出所料,她明明没喝过酒,今晚足以把十个蓝瓒灌醉的酒精只让她表现出些许亢奋和眩晕,不但没有不省人事的迹象,思维反而比往常更大胆活跃。

乔菁扎着的头发松垂下来,她手随手撤掉橡皮圈。现在她才不管美和丑,海风把头发吹得如乱草一般,舒服得很。适应了那阵晕乎乎的感觉,她反而浑身都轻快了起来,脚踩着沙,一半像行走,一半像在飞。

蓝瓒的手自从扶助了快要摔倒的乔菁,就一直没有收回来。于是他牵着手并肩而行,像回到了儿时。

蓝瓒从乔菁包里找出了她的房卡。一进门,乔菁就喊着口渴,蓝瓒替她去拿矿泉水,无意中发现房间迷你酒柜上陈列着一组小瓶装的洋酒。蓝瓒伸手,指尖在排列整齐的酒瓶上一一掠过,他很想知道,乔菁的酒量到底好到什么地步。

“我只找到了烧水壶,水烧开还要等一会儿。”蓝瓒探头问乔菁,“你要睡了吗?”

乔菁盘腿坐在床对面的软榻上摇头。

“要不要跟我玩猜拳?”蓝瓒走了过去。

乔菁歪着头问:“怎么玩?”

“为公平起见,规矩我们一起定。”蓝瓒大方道,“你先说,你赢了想怎么样?”

乔菁冥思苦想,眼睛看着蓝瓒心里发毛,最后她下定决心,“我赢了就要捏你的鼻子!”

蓝瓒极力掩饰想笑的欲望:“好吧。轮到我了,看在你是女孩子的份上,我就不用刑了。”他转身把那一组洋酒摆到乔菁面前,“如果我赢了,你喝酒!”

半小时之后,蓝瓒成了说谎的匹诺曹。当乔菁又一次扑过来在他又红又肿的鼻子上用力施虐,他那句“我操”差点就骂出了口。他们面对面坐在地毯上,乔菁看着痛不欲生的蓝瓒,乐得直用手拍大腿。她面前的酒瓶只空了两个,而蓝瓒已经忘记自己到底被捏了多少次。

“这太邪乎了。乔菁,你是不是作弊?!”蓝瓒怒道。

“这有什么好作弊的。不过,你运气也实在太差了。”乔菁笑道。

“不玩了!”蓝瓒气咻咻地选择放弃。他算看明白了,乔菁酒喝得越多只会越亢奋凶残,再继续玩下去,她恐怕能把他鼻子活生生地揪下来。

乔菁正在兴头上,哪由他说不玩就不玩,落地有声:“不行,酒都没喝完,你不许赖皮。”

“我怕了你了行不行?”蓝瓒忙不迭地去收拾剩余的酒。

乔菁面露“狞笑”,“临阵脱逃,除非你再让我捏十下,不,二十下!”

蓝瓒来不及抗议,鼻子上又一阵痛。他火了,重重放下手里的酒,扣住乔菁行凶的手,“说不玩就不玩了!你明天还让我见人吗?”

“那你明天躲在房间里呗!”乔菁笑得前仰后合。

蓝瓒汗颜,这种醉法也挺吓人的。他后悔回房后又让她喝酒了。蓝瓒在懊悔中撇开头,险险躲过乔菁另一只手的攻击。为了鼻子的安全,他果断将她那只手腕也截住了。

蓝瓒正在对着乔菁浮想联翩,乔菁乘机挣脱了一只手,再度偷袭成功,开心得像孩子一样。蓝瓒重新钳制住她,警告道:“不许动,再捏我要亲你了啊。”

乔菁静了下来,她摆脱蓝瓒放松了力道的手,轻轻地从他鼻尖刮过,问:“像亲你的手背?”

蓝瓒的脸此刻也是通红一片,呼吸不由自主地加快。道:“像亲一个女人。”

乔菁的手摸了摸蓝瓒发红的鼻子,被他张嘴咬住。乔菁嘶了一声。

“你妈让我看住你,不让你出什么差池。”蓝瓒含糊道。

乔菁手指退到了他的唇边,“你看住了吗?”

他们滚落在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蓝瓒亲着亲着,累了,平躺在乔菁身边。乔菁又笑了起来,“喂,你经验不会是在华兄那里学来的吧?”

“放屁!”蓝瓒气结。

“难保那天你没有落入他的魔掌。”乔菁翻身,撑在蓝瓒上方看他。

蓝瓒摸她的脸,笑意若有若无,“你有多纯洁,我就有多纯洁。”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不纯洁了呢?”乔菁散落的发丝搔着蓝瓒的脖子和下巴,他从一个完全陌生的角度端详着乔菁,原来被她压制在下方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那我也一样。”

……

乔菁梦到自己拿着一把勺子,在即将融化的冰淇淋杯里搅拌着、搅拌着,成了甜腻而黏稠的漩涡。她醒来没有摸到床头的闹钟,重新捂住脸的被子也是陌生触感。这不是家,也不是学校宿舍,她的喉咙像被灼烧过一样疼痛。

从落地窗帘缝隙溜进来的阳光昭示着外面的世界是个艳阳天。乔菁坐起来,对了,她在三亚,可昨天最后的记忆是在哪里呢?飞机、酒店大堂、宴会厅、沙滩和海、五彩缤纷的液体……总之不该是这张床。

“醒了?快起来,等你吃早饭我都要饿死了!”房间某处传来的说话声吓得乔菁肩膀一缩,可那声音偏又无比熟悉。

“蓝瓒?”

他靠在房间的软榻上玩游戏。无数个疑问瞬间将乔菁淹没,她想要问他话,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身体和脑袋一样沉,明明坐着纹丝不动,身下是柔软的大床,却有一种在流沙中陷落的错觉。

蓝瓒也没有出声,乔菁微张着嘴听了一会他正在玩的游戏发出的声音,那一定是个紧张的竞技游戏,配乐高亢而激越。她慢慢屈膝,将头埋进了被子里。

乔菁身上穿着酒店的浴衣,低头时她有意无意看了一眼,浴衣下她什么都没穿。

“谁……谁给我换的衣服?”乔菁的停顿是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

蓝瓒头也不抬,说:“半夜你自己非要换的。”

“你看见了?”乔菁又惊又羞。

“没有。”

……

次日上午他们集体返程。蓝瓒先上的飞机,他在座位上看着乔菁和徐之澜一前一后进了机舱。乔菁一大早去吃了早餐,后来也没给蓝瓒单独说话的机会。蓝瓒有些不是滋味,故意别开脸看窗外。乔菁登机牌上的位置是和蓝瓒在一起的,他正在想,她该不会和别人调换位子吧,耳边就听到了乔菁的声音,“这个位置好像是我的。”

蓝瓒也不看她,低头摆弄手机,说:“你不是喜欢靠着窗坐吗?”

乔菁咬着唇,挤进了他身边的座位。两人挨着坐也不说话,蓝瓒关了手机就翻看航空杂志,不知哪来的阅读兴趣。乔菁在飞机刚起飞不久就睡着了,头顶的出风口吹动她的发梢,不时扫在蓝瓒的手臂上。蓝瓒这才放下杂志,靠在椅背上侧头看着她。

0

第二十三章 谁帮我换的衣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