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丹江儿女>第六回、放电影近视眼舒眉谈恋爱多情女辍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回、放电影近视眼舒眉谈恋爱多情女辍学

小说:丹江儿女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更新时间:2019/7/27 17:07:22

  第六回、放电影近视眼舒眉谈恋爱多情女辍学

在兄妹几个中,徐国涛是最小的,他的姐姐已经出嫁,嫁的也是一个庄稼汉,为了能生个二胎,和姐夫一起东躲西藏,她自己都居无定所,更别说指望她来补贴娘家了。徐国涛的两个哥哥徐国江和徐国海都在上高中,徐国涛也面临初中毕业,家里的经济状况和生活状况可想而知。

刚好这一年麦口上,天凄凄沥沥下个不停,地里的麦子灌满浆后又开始发胀,很快又生出了小尾巴,麦子在地里就生根出芽了,庄稼人的心里像压着一块块冰冷的石头。

天一放晴,人们都忙忙碌碌割起麦来,尽管麦子出芽,但为了填饱肚皮不得不割。徐秀山家劳力少,起早贪黑还撵不上别人。徐国涛的母亲一边割麦,一边哀叹:“要不是我死不死活不活地拖累着你,也不会给你们爷儿们带来这么多麻烦。”

徐秀山直起腰,用镰刀把捶了捶背说:“大不了让几个讨债的都回来。要么学个手艺混口饭吃,要么出门找自己的出路。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

徐秀山说的“几个讨债的”是指徐国涛和他的两个哥哥,在徐秀山的眼里,他们就是喝血阎王,哪学期不为书钱学费让这个丹江汉犯愁,平时的生活费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扎在他心上,割在他身上。徐秀山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选择了这个态度,就是让他们辍学,各寻门路。

这事让徐松林知道了,劈头盖脸给了徐秀山一顿:“我不是说你,你目光太短浅了,难怪人们说你是近视眼!”

徐秀山低着头,长时间默不作声。徐松林急了,又说:“咋了?是聋了还是哑了?”

徐秀山叹口气说道:“三爹,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你看我们家这个境况,几口人哪个省心?我实在是迈不过去这个坎儿啊!”

徐松林缓和了口气说:“迈不过去也得迈,说实话,我长这么大,风风雨雨经了多少坎儿,我和你父亲、徐国红的爷爷一共弟兄三个,如今只剩下我一个糟老头子了,要是论死,我也早死够100回了,一步一步难坎儿我不都迈过来了?土改时咱们家被划成了大地主,人前面后抬不起头来,开始时我也对共产党有意见,可现在想想,人家共产党还是有本事,有本事打天下,有本事治国家,人家还很仁慈,给我五保,给我贫困照顾,我知足了。你们现在是在难处,但你看你的几个儿子也像当年我们弟兄三个一样,所不同的是三个孩子念书像喝凉水一样,这就是你的福气。徐秀山,学费的事儿你别担心,我给娃们凑一凑,我再去向下村的国红伸伸手,艰难个一二年,等老大高中毕业了,就会越来越省劲了。”

“可是,国红家日子也不好过,他是个民办,每月的工资还常常拖欠。”徐秀山摇摇头。

徐松林:“他拿不出钱,总拿得出点陈粮吧,过了这个关,咱还他就是了。”

徐松林的光景相对好一些,养着鸡,养着猪,由于他是村里的五保,不交提留款和特产税,不出义务工,但责任田他还坚持自己要种,村里照顾他,把离家最近最好的地块分给他。他把每年吃不完的粮食和油料作物卖掉变成钱攒起来,目的是为了防备自己的养老,现在见侄子徐秀山难过火焰山,就咬咬牙,把积蓄全部拿了出来,对徐秀山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说一步吧。”

出芽麦打出来的面乌青乌青,蒸出来的馍又瓷实又黏牙,用好面做面糊糊是越烧越稠,而出芽麦的面糊糊是越烧越稀,这种面吃得多了容易拉肚子,但人们不得不吃。本来徐松林有点陈粮,细打细算他一个人能吃对头一年好麦子,但在灾荒年景里,他把陈粮全部拿出来,和徐秀山一家搭配着吃。

在徐松林眼里,他最器重徐国涛,认为他机灵、聪明,所以,徐国涛每个星期回来,他都要偷偷多塞给他几个煮鸡蛋。

徐国涛的大哥徐国江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亲朋好友家送来了贺礼,县里、乡里和村里都送来了奖金,村里还在徐秀山家门口放电影,电影换片的时候,村主任徐富开始讲话,喉咙都说哑了:“乡亲们,大家都喊徐秀山是近视眼,让我看人家不近视,眼光远大的很哩,他吃苦耐劳,节衣缩食,供养的大儿子徐国江是我们村里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他是第一个鲤鱼跳龙门的后生,这是徐秀山的光彩,也是我们村每一个人的荣耀。到乡里开会,乡长、书记见了我都直伸大拇指,夸咱村如何如何重视教育、重视人才,我脸上有光啊!徐国江为咱村争光,村里决定拿出一千元赞助他上大学,现在我在这里表态,以后无论谁家孩子考上名牌大学,咱村里都要重奖,都要放电影;而且我还表态,以后徐秀山家遇到什么困难,村里一定会竭尽全力……”

徐国江为徐秀山争了光,徐秀山脊背直了,脸上堆满了笑容,破天荒地买了一盒好烟招待左邻右舍,这还是他第一次买过滤嘴烟,这种烟什么味儿,他尝都没尝过。

不久,徐国海也考上了大学,徐国江和徐国海靠勤工俭学来维持上大学的费用,不再伸手向家里要钱了。徐秀山的压力没有那么大了,就开始一心一意供徐国涛上高中,实指望徐国涛在他两个哥哥之上。

和徐国涛一起上学的还有本村的王俊芬,巧的是他们还被分在一个班里,那时徐国涛的成绩相当不错,尤其是语数,王俊芬的语数相对弱一点,但英语却是强项。所以徐国涛和王俊芬常常在一起讨论功课,取长补短,时间长了,这种学问的交流变成了情感的传递,他们开始互写情书,偷偷摸摸相约去看电影,学习成绩不但没进步,反而都开始倒退。

纸里包不住火,徐国涛和王俊芬的神秘交往自然没有避过同学们的闲言碎语,也没有逃脱班主任孙老师的火眼金睛,为此,孙老师找徐国涛谈话,说徐国涛的家境,说徐国涛的大哥二哥,说摆脱家庭贫困的唯一出路就是上学等等,徐国涛被爱情烧昏了,把孙老师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从孙老师的住室里一出来就又给王俊芬打饭去了。

孙老师又找王俊芬谈话,王俊芬始终不递腔,捂着脸哭个没完没了,弄得孙老师也没有办法。

徐国涛和王俊芬谈恋爱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孙老师用尽浑身解数也未能使他们回心转意到学习上来。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终于孙老师朝徐国涛发火了,说他不可救药,若再继续我行我素,她将通知家长到校领人。

王俊芬已经在徐国涛的心目中占据了一切,为了心上人,他可以不顾一切,为了能和心上人继续发展下去,徐国涛幼稚地想:如果我退出,孙老师就不会再抓我的把柄,也不会再找王俊芬的麻烦,我就可以自由了。他想到做到,先在一家修补轮胎处找到了寄宿的地方,然后给孙老师写了一封退学信,靠给饭店劈柴、给补轮胎的打下手、给食品站翻猪肠子挣了几十块钱,全给王俊芬买了饭票和菜票。徐国涛正暗自庆幸自己这一决策是多么聪明的时候,他父亲一跛一跛找来了,见面就扇了他俩耳刮子,骂道:“孽障,不挣气的东西,把徐家先人的脸丢尽了!”

原来,孙老师清查人数时不见了徐国涛,问同学,大家都摇头说不知道,问王俊芬,王俊芬爬在书桌上只是哭。班主任动员班里学生四下找,也是无果而返,孙老师正为这个农家孩子头疼的时候,见办公桌的玻璃下面压了一封信,署名就是徐国涛的。看完徐国涛的信,孙老师不敢大意,马上向学校做了汇报,那时候通讯不发达,学校就派专人赶到徐国涛家。

徐国涛和王俊芬谈恋爱在徐家村哄开了,成了人们茶前饭后的谈资,王俊芬的父母觉得受了莫大的侮辱,登到徐秀山的门前大骂。王大头更是暴跳如雷:“奶奶的徐国涛,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想占我妹子的便宜,没门,犯到我王大头手里,我不把你的腿打断就把我的姓颠倒写。”

村里的任传有爱较真儿,说:“把王姓颠倒写不还是王吗?”

王大头受到了戏弄,没和徐国涛打起来,却和任传有打了一架,王大头的头顶上起了个大包,任传有的胳膊上留下了两个血口子。

后来,王俊芬转学了,可是,这个多情女怎么也抑制不住青春的涌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又开始给徐国涛写信,从此两个人开始信来信往,为了防止意外,他们把相思的话写在信封的背面,信中要么是一张白纸,要么一无所有,这种通信方式恐怕天下少有。

王俊芬高三没有上完,就回到家来,任凭父亲打,母亲骂,以自杀相威胁,非要和徐国涛处对象,王大头只说了她一句“贱货”,这个温柔的女子就拿起菜刀和哥哥拼命,一时间,王家乒乒乓乓,被闹得乌烟瘴气。

张杰新的父亲张泰昌和王俊芬的父亲王清贵对脾气,就和王清贵商量说:“清贵啊,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你得拿个主意啊!”

王清贵连连摆头,唉声叹气:“家门不幸,我也乱了方寸,这可咋办呐?”

张泰昌说:“俗话说女大不中留,留下结冤仇,你们这样闹来闹去,村里人看笑话哩。依我看,不如顺了她,早晚她是门外人。”

王青贵警觉:“是徐秀山那个老狐狸让你过来说合的吧?”

张泰昌扭身就走:“好心当成驴肝肺,算我嘴痒。”

王清贵马上过来拦住,换成了笑脸:“好哥哥,我和你说着玩的,你咋当真了呢?咱商量商量。”

张泰昌也缓和了口气:“要是换了我,就气气派派过过礼数,免得僵到最后,像任天龙一样落个鸡飞蛋打,脸上也无光。”

王清贵:“可是,他们都还不够年龄啊!连个证也扯不来。”

张泰昌:“在咱乡下,不够年龄的成亲的多了去了。只要你透口,办法有的是。”

王清贵:“能有什么办法?”

张泰昌:“一个法子是让他们先成亲,够岁数时再让他们去扯证,第二个办法是让徐家花俩钱,找徐富出面打点打点给改改户口,一切不都皆大欢喜了?”

就这样,在张泰昌的撮合下,王清贵和徐秀山别别扭扭成了亲家。有意思的是,在兄弟几个中,徐国涛最小,却成家最早。

2

第六回、放电影近视眼舒眉谈恋爱多情女辍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