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风起>第六章 秘密联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秘密联络

小说:风起 作者:千里明月2016 更新时间:2019/7/27 20:55:10

  信号山上,王民躲在茂密的丛林里,眼看着东方天空慢慢变白,雨也停了,山上各种树木的轮廓也清晰起来。不时有鸟鸣声从远处的灌木丛里传来。但李金刚的身影还没出现,小泰山也杳无音信。

这使得王民度秒如年。

日军大规模搜查,他俩会不会被抓住限制起来亦或已经……王民不愿再想下去了。一路走来,一条条并肩战友们的生命瞬间陨去,这种折磨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回归理性。他明白,一旦天亮,山上山下都会有人活动,日伪大规模搜山的行动也不能排除。李金刚没到,眼下最重要的是必须采取措施,先把自己整成正常人,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把沾满泥巴的裤褂脱下来,铺在草地上,用力摇晃了几下树干,树冠上的雨水哗哗落下,聚在衣服上,然后搓洗。一棵树不够再到另一颗树下,如是再三,衣服上的泥巴终于冲净扭干,穿在身上,虽然湿漉漉凉飕飕的,但心却放下了大半。接着是布鞋,这个好弄,脱下来往树干上连甩几下,再在草丛里倒翻着来回猛搓几下,也看不出痕迹了。

忙活完这些,天已经放亮了。海面的薄雾散去,几只海鸥在海岸边翩翩起舞,几里外的栈桥也褪去了朦胧的面纱,露出了“长虹卧波”的壮丽轮廓。远处,在鳞次栉比的红瓦绿树掩映中,高耸的天主教堂双子塔顶上两个巨大的十字架格外夺眼。

山下,远处影影绰绰地出现了几簇快速移动的黑影,王民强压心跳,俯身细望,近了,这才看清,来的竟是两辆日军卡车,车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

日军来干什么?搜山还是李金刚或小泰山被抓泄了密?

这个念头只在王民心头一闪,便旋即否定。这两人是自己的生死兄弟,也是久经考验的战友,即使被抓甚至被杀,也绝不可能对日军吐露半点信息。

李金刚和王民是中学同学,也是铁哥们,当初都在招远县国立中学读书,当七七事变后,王民投笔从戎,李金刚也抛弃学业,毅然决然地跟着王民加入到队伍里,跟他出生入死,拔据点,端炮楼,杀汉奸,时时冲锋在前,还几次奋不顾身把王民从绝境中扑救出来,也因此多次中弹负伤。这样的兄弟战友,是绝不会屈服于敌人的。

而小泰山呢,这是个苦命的孩子,自小没了爹,3岁起跟娘讨饭,尝遍人间疾苦,1937年日军轰炸烟台,小泰山的娘在讨饭路上被日军飞机投下的炸弹炸飞,14岁的小泰山哭喊着满地找娘的尸骨,恰遇王民的队伍路过,帮他掩埋了娘后,加入王民的抗日队伍,从一个满脸稚气的孩子,锻炼成了一个机智勇敢的抗日战士,仅凭这点,他也绝不会屈膝于日军脚下。

王民躲在山顶树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愈来愈近的日军军车,脑子疾速思索着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危局。

两辆载满全副武装的日军军车,驶到山下,却并没停下来,而是沿路径直向东驰去。他们是冲着湛山寺附近那辆被小泰山烧毁的车辆去的。

王民望着军车奔远,大松了口气,紧揪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放眼又向西面山脚望去,猛然又发现一前一后两个身影朝山上走来。李金刚?不,还有小泰山。这两个身影虽然模糊,但对王民来说,太熟悉不过了。可,他俩为啥天亮了才来?

原来,日军连夜戒严和大规模搜查也波及到了劈柴院。李金刚和小泰山先后返回出租屋换了身干净衣服,刚把滚满泥巴的衣服洗净,就被突然闯入的日军刺刀顶在了墙根下不敢动弹。

几个伪警察先搜身,接着满屋乱翻,连地砖也被揭开探寻。折腾无果后,才匆匆离去。离开时警告俩人天亮前不许出门,否则按通共处理。因此,才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三人重聚,激动之情自不必说,互相问了几句,王民边啃着窝头,边紧急布置起来。李金刚和小泰山留守,保护藏在墓地里的黄金箱,自己则匆匆下了山,向几里外的小鱼山走去。他要尽快跟上级组织取得联系,把自己目前所在的方位告知,以便来人尽快运走黄金。日军随时都可能来搜山,黄金随时都有被暴露的危险。

但,情势危急,时间紧迫,若仍按以前的联络方式,肯定行不通了,王民决定要用特殊联络“暗号”来特事特办,尽快打破目前的困局。

王民沿着马路向小鱼山方向走去,他发现以往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冷清了许多,路上没了来回穿梭的黄包车,路边没了兜售生意的小贩,偶尔有单身路人出现,也是步履匆匆。有的只是成队的巡逻日军和抱着长枪来回溜达的伪警。

他正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暴呵:“站住!”

二鬼子要盘查了,王民下意识地举手转身,见一高一矮两个伪警不知啥时从身后的路口冒了出来。

“你妈的,你是死人啊,过来,检查!”高个子警察又呵斥了一声。

王民举着双手走到了俩伪警面前,在这些东西面前绝不能有半点抵制表情和举动,否则意外随时都可能发生。

“你干啥的?”

矮个子警察仰头乜了他一眼,瓮声问道。

“老总,我干泥瓦匠活,刚才去雇主家看了下活路,想回去拿工具来干。”王民满脸堆笑道。

高个子伪警乜眼打量着他:“你家住哪儿?拿良民证看看。”

“嗯。”王民忙从贴身衣兜里摸出良民证,却突然发现证件湿露露的,心头猛地一紧,随口道:“不好意思老总,昨天下雨,又在外面垒墙,衣服都淋透了,这个也……。”

高个警察皱了下眉,拿过良民证看了看,把证件往王民怀里一丢:“滚吧。”

“嗯。谢谢老总。”王民握着良民证转身刚要走,矮个子警察突然又叫道:“站住!”

这些狗东西,脑子有毛病吗,来回折腾着耍什么呢?王民心里虽然恼火,但表面上却不敢有半点不敬,冲俩伪警一哈腰:“老总……”

“搜一下。”矮个子警察脑袋朝高个子一摆,高个子把枪挎在肩上,从上到下把王民搜了一遍,没发现可疑物品,这才厌恶地挥挥手,放行了。

遍布街巷的日伪警察,使王民意识到,要想把300斤黄金偷偷转移出去而不被发现,几乎比登天还难。怎么办?王民犯难了。也许,上级组织会有更高的策略来打破日军这种汤水不漏的围堵网络,这也是他要尽快联系到组织的原因之一。

他连续穿过几条街口,高耸的小鱼山就在前面,那里也是他跟组织单线联络的唯一地点。

王民加快了脚步,突然,身后又响起一声暴呵:“站住!”

他猛地一愣:又要搜查?

回头望去,却发现街边那几个警察吆喝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蓬头垢面,赤脚背袋的老乞丐。

那老头他认识,是个傻子,因一年四季都光着脚,人称“赤脚大仙”。

大仙在青岛地区非常‘有名’,不但人脏的出奇,而且脸部表情常年保持着‘天真灿烂’的笑容,即使在寒风凛冽、大雪纷飞的冬季,这老头也是笑呵呵的赤着双脚在雪地里乱走,在他脑子里,这世间似乎没有冬夏之分、好恶之辩,永远都是阳光灿烂的天堂。

赤脚大仙被几个警察持枪堵住去路,却并没因此改变面容,依旧咧着嘴,露着一口黑黄的大牙,笑嘻嘻地看着这几个凶神恶煞的伪警,不说一句话。

“特妈的……”一伪警捂着鼻子退了两步,可能是被大仙身上的恶臭味熏晕了吧。

“袋子!放下检查!”另一个警察隔着老远,伸出长长的刺刀,把大仙背上的破袋子挑了下来,袋子落在地上,里面滚出一只女人的破高跟鞋,这应该是从哪个垃圾堆里捡的。

大仙一下子急了,像动了他的宝贝似的,忙不迭地扑身去捡,几个警察顿时大笑起来,纷纷怂恿着:“特妈的,啥赤脚大仙,这不有鞋吗,穿上,快穿上,给爷走两步瞧瞧,哈哈……”

有热闹可看,两个过路的行人也止步远远看起笑话来。

王民轻叹一声,大步向前走去。又走了约莫几分钟,便来到小鱼山脚下。

小鱼山,原本无正名,因山下有条路叫鱼山路而获“小鱼山”之称。

王民仰头望了下山顶,拾阶而上。山上植被茂密,不时有飞鸟鸣叫着从灌木丛里一掠而起,转瞬即逝。

王民边走边不经意地弯腰捡起路边的一块巴掌大的石头,孩子似的把玩着,又顺手採了一把树叶,在石头上来回擦着,好像发现了宝贝似的,爱不释手。

山上游人不多,山顶有几个着黑外套白汗褂的男子在溜达,不时向这边瞟几眼。

王民并不理会,兀自来到半山腰的一处树林边,边走边扬起胳膊向树林里扔去,石头准确地飞进了不远处的一棵老槐树洞里。那棵树洞,就是我地下党组织和王民单线联络的秘密地点。

0

第六章 秘密联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